友泉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靈異 >
< 第 1 集 >
  輸入集數 1/1
9/27/2007 8:01:21 PM
電梯
附註:電梯 鏡子 陰謀 詛咒
 

電梯


本文中的人物都真實存在,但故事本身不存在。如果您發現故事的劇情跟您的經歷過於相似,您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繼續閱讀下去......

*主要人物列表*

紀奕丞/Elton/丞

蕭友誠/Albert/柳橙

劉哲偉/Daniel

彭勃/Paul

林怡君/Jean/君

蒲仁偉/Jenwei

劉翊涵/Anita





*Chapter0 楔子*
5/21 夜
下雨了……
雨點撞擊在屋頂上,發出規律的撞擊聲。在一般人聼起來,雨點似乎是無聲的,但雨點造成的撞擊聲實際上是存在的。聼得到與聼不到,全在於有沒有注意聼。
曾經有人說他像幽靈。
行動無聲無息,平時沉默寡言,偶爾會變成吵鬧鬼。專長是在別人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在別人的身後。
但他不喜歡幽靈。
幽靈太縹緲了,而且受到許多限制。更何況他的動作並非百分之百無聲。只是沒有人會注意到。實際上,他走路發出的聲音甚至比某些人還要大。只是沒有人會注意。
比較起來,他更喜歡雨點。或許是性格中的多愁善感讓他更喜歡自然的東西,但雨點的確比幽靈更適合形容他的身手。
雖非隱形,但比隱形更強。
今天,他又再度隱形,不是爲了嚇人,而是……
想到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他的嘴角忍不住地上揚。


*Chapter 1 雨夜*
5/21早晨
又是無聊的一天……
跟維亭道別之後,我又走進「我們班的」教室,編號CN203的英文教室。
雖然這是我們班的教室,我們一天當中呆在這裡的時間卻少的可憐——全班同學聚在一起的時間也一樣。
不一會兒,蕭友誠跟徐顥也相繼進入教室。自從Yang走了以後,整個9IK就剩下我們3個台灣人相依爲命了。照理來說我們的感情應該不錯才對,但他們兩個「獨特」的個性,使得我不得不敬而遠之。
蕭友誠呢…基本來說是個好人,尤其是當你需要人幫你洗盤子的時候,他更是會義不容辭的幫你洗到老師都嫌太乾淨的程度,因為那就是他的命運……不過要是不小心講到了他的痛處,輕則被瞪,重則當場翻臉,而他的痛處是……天哪,如此衆多!
比較起來,徐顥表面上看起來就好相處得多了,不太會記仇,而且就算被記仇還是有很多彌補機會……不過這些是表面上!在算計人方面他絕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萬一不小心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讓他銘記在心......小心最後怎麽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還是不要走太近會比較保險。
不過再怎麼遠,晨會的時候總是會坐在他們旁邊的,比起跟小韓民國的人坐在一起,自己人總是比較「親切。」
「嘿,今天下午Personal Project展覽你要不要也一起留,每次有活動你都沒參加,這次不要那麼不合群了吧?」Albert問。
“不要啦,我家住那麼遠。”我想用這個理由搪塞過去,但我知道其實很多住在新區的人都會留下來,展覽結束的時候跟他們一起回去並不難。
“阿今天那麼多人留,你到時候找個住新區的人送你就好啦。”果然如此,蕭友誠的心思一向很淺,不難猜出他在想什麼。
“再說啦。”這倒不是搪塞,因為家人不一定會允許我留那麼久。
------------------------------------------------------------
第二節中文課上,整個九年級的台灣人終於「團員」了,不過其實我也沒什麼跟大家聊,一方面是沒什麼時間,另一方面,其實也沒什麼好聊的。
不過這個時候,坐在我旁邊平常沒什麼在説話的仁瑋一反常態,在老師忙著跟老蕭扯話題的時候問我「今天下午你會留下來嗎?」
我有點不悅,倒不是因為這個問題,而是她的問題打斷了我正在幫課本添加的「蘇凱戰機插圖」。
“再看看”。我簡單代過,因為有關唯物主義與唯心主義的論點已經差不多吵完了。
一般人總是覺得上課塗鴉是不認真的象徵,但這套規則在我身上似乎不怎麼適用。當我能夠在課本上準確畫出我想要的插圖時,往往是我狀況最好的時候,這時的中文課只要聽到70%就能夠理解100%了,反倒是畫不出插圖的時候事倍功半,認真聽課還不一定懂。
------------------------------------------------------------
度過了早上的課程之後,來到了下午的課程,不過今天下午的課似乎上的不太順利,原本應該可以輕鬆過關的烹飪課,因為我這邊的鬆餅調料出了點狀況,加上柳橙的手指受傷洗碗變慢,使得我們這三個人因為清潔多花了一點時間而錯過了校車,造成我被迫留下來看展覽。
放學的時間是下午3:30左右,但展覽要到5點才開始,於是這多出來的一個半小時,我們幾個台灣人便聚集在中庭消耗時間,除了我和柳橙沒有回家(跟我們一起被delay的Dennis自己坐車回家了)打算留在學校看展覽之外,其他班的幾個女生以及Daniel也留了下來。
麻煩,就是在這個時候產生的。
一開始Daniel跟怡君似乎因要不要先回家起了一點爭執,怡君想先回家換衣服,但是Daniel今天不知道又遇到什麼「鳥事」一直想找怡君聊聊,結果最後雖然是決定先讓怡君回家,但是Daniel的臉似乎更黑了……
然後是柳橙根賴冠妤小吵了一下,柳橙是一定要留下來,而賴冠妤是確定不不會留。平時一個不說話,一個拼了命的把話咽回去,這樣還吵得起來真是神奇。
國中生啊……幹嗎把自己弄得那麼辛苦呢?
一群人便這樣坐在中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直到天色漸暗,賴冠妤離去還有怡君重返學校為止。這個時候離展覽還有足足半個小時,照理來說我們應該繼續聊下去才對,但這個時候的意外事件,卻打斷了我們的交流。
Daniel不知道是不是剛剛的氣還沒消,一把把怡君拉到左邊的樹叢堙A雖然聼不清楚他們在講什麼,不過口氣真的蠻差的。不一會兒兩個人臉色陰沉的走出來,Daniel坐回他原來的位置,看起來很懊惱。怡君則直接走向會場。
“怎麼了?”柳橙稍微關切了一下。
「沒什麼。」Daniel也簡單敷衍。
------------------------------------------------------------
展覽很快就接近尾聲了,對我來說這實在是難熬的幾個小時。堶惜W充滿了晦澀的詞語,看不懂的半成品以及聼不懂的解說,我不知道這對我明年的Personal Project有多大幫助。
散會了之後,人們不是回家,就是三三兩兩的在校園中散步、聊天,要不然就是去樓上拿東西,我則是跟Paul以及Dennis在門口等車。這個時候,Paul的手機響了。他如往常一樣接起它,但還來不及說出任何東西就聽見電話媔ヮ茷瑹P的說話聲,雖然我們離的比較遠,但還是可以感受到對方的緊急。
“柳橙叫我們快點到電梯的三樓,爬樓梯上去,不要按電梯。”他剛說完就立刻往樓梯的方向跑,我們趕緊跟上。
我們從樓梯出來之後第一眼望見的就是電梯,但又不止電梯。
柳橙跌坐在電梯門前,眼神呆滯,手上還拿著手機;Daniel倒臥在旁邊,大口的喘著氣;怡君則是「坐」在電梯內。
從她胸口流出來的血,染紅了地板。
這個時候,一道閃光刺穿夜空,不到一秒之後,震耳欲聾的爆裂聲向我們襲來。
下雨了......


*Chapter 2 升華*
5/21 夜
好女孩上天堂,壞女孩得天下。
14診,急診醫學科。
醫院堨R斥著各種儀器運作時發出的細小雜音。堶情A重傷的怡君正在急救。外面,除了剛剛被帶到門診空的檢查室進行筆錄的Albert跟Daniel之外,還有Paul、仁偉、Anita和我在等待結果。Dennis的家人打算把他跟這件事情徹底劃清界限,所以他不在現場。
按照規定,醫院必須進行至少30分鐘的急救,但是依我們在現場看到的失血量,應該只會急救30分鐘了。
不過,怡君的父母要在30分鐘內趕過來恐怕有難度,即使不含消息傳到她的父母親之前要花的時間,橫越大半座城市也不是容易的事。
自始至終,我都沒有看到她的雙親。
當急救進行到29分半的時候,大家心媕雩茬ㄕ頃々F。
醫生推開門的瞬間,大家情緒都崩潰了。Paul不斷地用拳頭捶打等候區的座椅,Anita哭到幾乎吸不到氣,仁瑋雖然也在流淚,但她還有餘力安慰Anita.
我則是直接往門診的方向走,我要去看另外兩個人。
------------------------------------------------------------
當我走到臨時被當作詢問室的門診診間的時候,他們兩個也剛好走出來。我當場告訴他們兩個剛剛的噩耗。Daniel的反應跟Paul很像,但是Albert的反應就不同了。他先是用手按住脖子,很用力地吸氣,好像有什麼東西卡在他的氣管堶惜@樣,緊接著便倒在地上,喉嚨勉強擠出「厄,厄」的聲音。
看起來很像是氣喘發作。
兩位刑警只好把他擡回急診室去接受純氧灌救。當我們回到急診的時候,Paul已經抱著頭,坐在椅子上啜泣了。仁瑋已經沒再哭了,一旁的翊涵不時發出斷斷續續的嗚咽聲。我指了一下時鐘,示意大家該走了。萬一等一下又出現什麼傷心畫面,我們五個搞不好會哭出一公升的眼淚。
但是外面的雨還在下,於是我們決定跟著需要住院觀察的Albert到病房去。如果晚一點的時候雨還是不停,就只好淋雨去攔車了。
大家這個時候才想到要打電話回家報備,趁大家打電話的空檔,我稍微把今天的事情整理了一下。
最直接的看法,就是Daniel和怡君在下午的時候發生的爭吵導致了事件的發生,但是Daniel可能因為緊張過度,所以在走出電梯的時候暈倒了,然後因為某種原因,Albert經過了那個地方,並且打電話通知我們。
但是,Albert怎麼會在那個時候跑到那堨h?
還有,學校的電梯應該是沒有鏡子的,但是當我們沖出樓梯間的瞬間,我似乎看到一面急速萎縮的鏡子?鏡子萎縮?
除了這些之外,從剛剛我就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好像什麼東西在附近的感覺。這件事情,恐怕已經超過警察的能力範圍了。
我當下決定,明天早上要抽時間再去那邊檢查一次。
想著想著,我覺得口有點渴,想到走廊上的飲水機去喝點水。但是我在走廊上低頭邊走邊想走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踫到飲水機。
我擡頭,看到在我面前的,是一部大門開著的電梯。
------------------------------------------------------------
真是見鬼了。
我在醫院想喝個水,結果竟然又看到兇殺案的電梯。
這下恐怖了。
我回頭看了一下走廊的另一端,雖然沒有電梯的白光,但卻是黑壓壓的一片。可能已經很晚了,所以沒有開燈。
已經很晚了?
我們剛剛進病房的時候,還只不過快八點而已,怎麽這麼早就關燈了?
這可真是詭異了。
現在有三種選擇,走反方向,退回房間或者去電梯那堿搰搳C
背後的走廊這麼早關燈是有些不太尋常,但是面前的電梯似乎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最後,我還是決定退回Albert的病房。
因為眼前的電梯,有鏡子。
沒想到,病房內的景象同走廊上的一樣詭異。
房間堸ㄓFAlbert之外的所有人,都雙手朝上的被吊著。


*Chapter3 吊人の顏*
5/21 夜
真的是很詭異,這個動作讓我想起耶穌受難記的情節。
更詭異的是,耶穌受難時是痛苦的,而大家的臉,都在微笑。
我試著喚醒被吊住的四個人,不過他們完全沒有反應,被推了之後也沒有像真正被吊住一樣前後擺動,另外我在大家的手上都找不到繩子。這代表大家的重心還在腳上,手被吊住只是因為雙手的動作造成的錯覺。
好吧,那就只剩下沒有被「吊」起來的Albert了。
不過我走到他身邊,一踫到他的手背,我的手就立刻縮了回去。
沒有溫度。連一點餘溫都沒有。
這個時候,情況開始有變化了。
被吊著的幾個人開始向門口滑行,雖然他們的腳仍然有在踏步,但跟他們行動的速度是不成比例的。感覺上就像是被隱形的東西架著。
或者是,很像木偶娃娃。
但是當一行人的最後一個(Paul) 走到門口的時候,整個隊伍停住了,但是大家的腳還是按照原來的頻率晃動著,詭異地原地踏步。
然後,已經「冷卻」的Albert的左手腕突然抽動了一下。
然後,包括我,大家都跌倒了。
------------------------------------------------------------
這一跌,像是把全身的力氣都摔掉了一樣,我花了大概半分鐘才站起來,而且我還是所有人中最早站起來的。
然後一個從床上,一個從地上,Paul跟Albert幾乎同時間爬起來,然後是其他人,其中仁瑋跟Daniel一開始還很難站穩,而Albert僅僅是坐正都很難,更遑論站立了。
過了好久,Anita才打破寂靜。
“剛剛,誰做夢了?”
幾乎所有人都震了一下,如果那是「夢」,那麼大家或許都遇到了一樣的情況。
‘很變態的夢。’Paul回答。
「時空錯亂的夢。」我回答。
Albert深吸了一口氣,吐出來,再吸一口,然後問到:“誰要先講自己做了什麼夢。”
‘我先好了。’我說。我把剛剛在走廊上遇到的情形跟他們講,沒想到他們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一樣,情節完全不一樣。’仁瑋說。
接著她便開始講述她的夢境,主要是被困在一個迷宮堶情A大部分東西都是相同的,導致她跟本沒辦法認路。
‘不管怎麼走,都好像在同一條路上來回,連走廊邊的擺飾,似乎都是一樣的。’這個時候,另外三個人的表情變得更加惶恐。
“我也是一樣。”Anita.
‘我的也是’Paul.
最後是Albert,他的夢境最特殊。
他夢見自己「醒來」之後,看到大家正在往外「走,」但是他看見大家的手腳都各自被被一整條貫穿的鐵鏈鎖住了。
「我記得塔羅牌堶惘酗@張叫做倒吊男,你們剛剛的情況,除了不是被倒吊之外,簡直一模一樣!」他說。
然後他試著隔空凍結住鎖鏈,出乎意料的,他抓住了。
Albert在現實世界中只不過是個二流算命師,符畫得像鬼一樣,但是他的「食夢」特性,使得他在夢中(亦或幻境)常常變得出乎意料的強。某種程度上,這是他愛做白日夢造成的。
這個時候,Paul轉過頭來,微笑著。
“你不一起來嗎?”他們一起問。
「你不打算留下?」Albert反問,然後用手扯斷了鐵鏈。
然後,大家都醒了。
我把窗簾拉開一條縫,外面的雨已經停了,我們該走了。
我們走出病房,這是我發現,病房的正上方剛好有一組高功率日光燈,照亮了整條走廊。
而剛剛的走廊,則只有低瓦數燈泡是亮著的。
“這燈......什麼時候亮的?”我問。
‘嗯?它有熄過嗎?’
鏡子,弱光。



*Chapter4 紙人*
5/22 早晨
隔天早上,我們照常到學校上課,只是每個人的臉上都多了倦容。
昨天晚上回到家,我原本想再去找找看有什麼相關的綫索的,但是後來想想,哪來的什麼綫索?我並沒有像Albert那樣進行過專門的修行,雖然某种程度上Albert比我弱很多,但畢竟對這一類的東西我一無所知。但是根據Paul的消息,目前Albert還在醫院,最快也要今天下午才能到學校。
不過今天一直到中午都沒有什麼特殊事件發生,外界議論紛紛,不過傳言大概只有一半是真的。甚至有好事者已經開始在猜測昨天晚上更這起事件有關的人到底誰是兇手了。
這對我而言似乎沒有多大影響,但對Albert和Daniel就不是了。
因為他們兩個,可是「兇手」的大熱門。
------------------------------------------------------------
快到午餐時間的時候,Albert回來了。帶著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除了他最常用的塔羅牌之外,還有一副擺錘,一些奇奇怪怪的書籍,符咒。那些符咒顯然是他自己畫的,因為它們的長相實在是已經到了鬼見愁的程度。
符號這麼「優美」的符咒,真的能夠起作用嗎?
「問題大了。」他跟我說,「你今天下午恐怕沒辦法早回家了,我會順便去請Paul幫忙跟大家約今天下午在學校中庭。」
“出了什麼問題?”我問,“有嚴重到需要辦祭典嗎?”
「嚴重多了。」他說,「如果要靠祈福,萬人大法會都不一定解決問題。」
中餐前的Drama課只剩下最後十分鐘,眼看就要結束了,卻被不請自來的警察給打斷。
隨行的翻譯向老師解釋了情況,我們雖然聼不到,但從他們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警察恐怕要介入了。
最終,警察當中等級比較高的那一個走向我們。他的眼神宛若獵人瞪著他的獵物的眼神。
「請問,哪位是劉哲偉?」他的聲音雖然不如眼神那麼犀利,但是還是給全場聼得懂中文的人一個震撼。
我看了旁邊的Albert一眼,他正在盡可能快地把資料夾堶悸漱@張廢紙剪成人型。
我注意到,剛剛帶走Daniel的警察要求他把包包一起拿走,所以這次不是三五分鐘就能解決了。
當我再回頭的時候,Albert已經拿起他的原子筆,開始畫符了。不過我完全看不出他是在畫個什麼。
“這......這是符文嗎?”我用挖苦的語氣說。“鬼不一定看得懂餒。”
「拜托,符令的效果在於發動者而不在長相,ok?」說完,他用白話文寫下指令。然後對著它吹了一口氣,紙人就「站」了起來。
「應該還追得到」,他說,然後又呼了一口氣,紙人就以極快的速度「飄」出教室了。
「Elton,接下來要靠你強大的偵測能力了。」他說。
我在腦海中回想紙人的特徵,然後想像進入紙人的感官,沒過多久我就能從紙人的視野看到和聽到東西了。
「當那個女孩的屍體被發現的時候,你是離她最近的,而且被當作兇器的美工刀上面佈滿了你的指紋,美工刀本身亦屬於你,所以我們有充分理由懷疑你有涉案。」警察說。
Daniel沒有說話。
「根據法令,少年犯罪自首至多可減刑一半。」
‘……’
「希望你不會後悔。」
隨著警車門關上,我的感官被拉回這間Drama教室。
「怎樣?」Albert問。
“他們真的認為Daniel是兇手。”
「哎……條子哦……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稍微長進一點。我在偵訊的時候很明顯地跟他們講這是靈異事件了嘛。」
“……”
「怎麼了,難道不是嗎?」
“……”這種證詞誰會信啊。
------------------------------------------------------------
度過了下午的兩節課之後,我們在學校的中庭集合,這次雖然有重大事件發生,不過無奈作業量同事件的進展一樣驚人,所以最終只有我跟Albert兩個不怕死的留下來。
「我需要做個實驗,來證明這個理論對不對。」
他先拿出了塔羅牌,按照順時針方向洗過之後組合成橫向的一曡,接著逆時針旋轉九十度,取出由上往下數的第十三張,然後把右手拇指輕放在塔羅牌上,這個時候通常是占卦者默念心中的疑惑的時候。
不過或許是爲了讓我也知道他想要問什麼,以方便等一下要進行的其他步奏,他把問題直接念了出來。
「請您告訴我兇手的一個最明顯的特質。」
然後他把塔羅牌向右翻開,是惡魔的正位。
「貪婪。」他說。然後他拿出擺錘,遞給我。
「麻煩你用右手的無名指和拇指夾住線可以嗎?」
我把線夾住,然後根據他的指示,把擺錘垂掉在塔羅牌正上方一點的地方。
「我從來沒有試過這種方法。」
剛開始擺錘是完全靜止的,過一下子便開始前後擺動,幅度不斷加大,擺動到一定程度之後幅度便不再加大了。
「可以了,現在我們可以根據擺錘的指示找出跟兇手最接近的地方」。
我們在中庭繞圈行走,發現擺錘擺動比較明顯的地方就往那個方向靠近。我們原本預期擺錘會把我們帶向電梯的方向的,但出乎意料的,他把我們帶到了最近的廁所。
我們試著走走看其他方向,卻又被帶到了另一間廁所,再換,還是廁所。
最後,我們還是走進了廁所內。
擺錘劇烈地擺動著,尤其是接近鏡子的時候,擺動的幅度幾乎是用甩的。
然而,我是用無名指和拇指夾住線的,我完全沒有,也不可能用力!
所有的鏡子,都是兇手!


*Chapter 5 非對稱*
5/22夜
回到家之後,一切就跟往常一樣,沒什麼不同。不過今天的功課量是在是前所未見,我能夠了解為什麼大家都急著回家趕作業。從回到家坐下一直到吃晚飯我都在寫作業,而且吃晚飯之後還要繼續寫。
到最後我乾脆放棄了,大不了拿個一張黃卡,反正做不完就是做不完。接著也是跟往常一樣,上網隨便晃晃,不過也沒什麼特別的。最後乾脆去拿衣服,想說早一點去洗澡。
我忘記了一件事,就是浴室堶情A有鏡子。
------------------------------------------------------------
洗澡的過程沒什麼問題,是沒有變成血色,衣服堶惜]沒有跑出什麼噁心的東西,毛巾更沒有自己飄起來,不過出門的時候一個意外差點要了我的命。
浴室堶惘釣熇媬O,一個是負責整間照明的大燈,另一個是梳妝台前面的小燈。儅我把兩盞燈都關上了之後,我才想起手錶還忘在堶情A便直接從門口伸手進去拿。沒想到手才剛伸進去,就被另一雙手抓住!而且這雙手的力道驚人,要不是我的另外一只手及時扒住門框,否則我可能已經被拖進黑暗的浴室中了。
不過我必須馬上想辦法脫離這雙手的掌控,不然的話,謀殺怡君的兇手可能正在鏡子旁邊等著我。
我現在唯一的希望是開燈,用燈光把「它」逼退,不然我現在只有一只手,完全不可能結手印。但是如果現在放開右手,我可能還來不及按電燈開關就會挨上那致命的一刀。
血色逐漸從我的指關節退去,手指末端開始麻木,僵硬。手掌逐漸從門框滑落……
這個時候,我妹剛好打開房間的門,看到我奇怪的舉動,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可管不了她迷不迷惑,“開燈,快點。”我對她說。這個時候右手的血色已經退到手指的第二節了。她按下電燈開關的同時我的右手也到達了極限,電燈亮起的那一刻,我鬆手了。
一股力量把我往浴室堶惟魽A不過這根剛才的力量不一樣,僅僅是一股慣性。
同時,不知道是不是幻聼,在開燈那一瞬間,似乎有什麼人發出了尖叫聲。
鏡子的周圍似乎還殘留著一些紫色的氣息,那應該是剛剛的刺客留下的殘餘能量。雖然現在殘留的能量微弱的程度可能只有具有「天賦」的人才能輕鬆的辨別(這個事件結束後兩年,Albert才終於能察覺到這種微弱的殘留),但是以剛剛的怪力來判斷,「它」在黑暗中的力量遠不止如此。幸好我家並不是隨處都有鏡子,不然的話就慘了。
------------------------------------------------------------
被暗殺的後遺症還不止這些,過半個小時之後我開始發起高燒,雖然症狀在睡覺前就已經緩解,不過我還是順理成章的要了一天假。
隔天因為沒去學校,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下午的時候Paul打電話給我,跟我說Albert叫我明天下午準備留在園區。還有,Daniel那邊似乎有狀況。
第三天,我帶著前所未有的危機感,踏上上學的路途。


*Chapter 6 穿越*
5/24 下午
到了學校,看到Albert已經早早在學校的大廳等著跟「這件事」有關係的人。一一跟他們說明昨天晚上的最新情況。
「昨天最主要的消息就是你提供的重要警告。」他說,「在你通知我們之後,大家都會注意不要接近黑暗中的鏡子,所以幾乎沒有人被襲擊。」
“幾乎?”我問,“什麼意思?”
「正如我昨天晚上跟你講的,Daniel昨天出事了。」他說,「据Anita從同公司的人那裡得到的消息,昨天晚上Daniel就像中邪了一樣不斷用頭去撞拘留室堶悸疑銴l,結果他們一開燈Daniel就癱軟在地上,後來被轉送到醫院去,醫生說要等他自然清醒……」
“該不會變成植物人了吧?”
「有這個可能……」
我們兩個都沉默了,如果是靈魂已經被抓到鏡子堶悸煽茠咫H,或許還是有辦法救回來,但若是衝撞造成腦部受傷……
就算只是靈魂被吸走,要怎麼找回來還是個問題。
「Paul已經幫我們跟大家約好今天在學校的中庭集合。」Albert再度開口,「我們兩個要跟大家解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嗯。”說實在的,我根本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
與前幾天不同的是,今天一整天下來都沒遇到什麼突發狀況,鏡子沒出問題,沒有警察來帶其他人走,連功課問題也沒有。
不過這種感覺其實不怎麼令人安心,感覺就很像颱風來之前在街上走的感覺,明明無風無雨,但那種壓迫感還是存在。就像是俗話說的「暴風雨前的平靜。」
不過這種感覺比較像是颱風眼。
終於熬到了放學,我們兩個二話不說直奔中庭。接著大家也陸陸續續地到了。
「我大概已經知道情況了。」當大家都到齊的時候,Albert這麼說。「有人對鏡子下了詛咒,目標是我們。」
他見大家不作聲,便繼續說下去。
「理論上來說,這個詛咒應該是針對所有在指定條件下進入電梯的人,但是跟据Elton的經驗和我們兩個前天的試驗,看起來似乎不是這樣。」接著他對我點了一下頭,示意我講些什麼。而這個時候,我覺得我好像有點懂了。
“之前我們在醫院的時候不是發生的大家都被吊起來的事件嗎?”我說,“其實那個時候我們都離開了我們的軀體,而那個時候只有我的「意識」在走廊。所以我注意到一點,除了電梯的異常出現之外,整條走廊的燈光只有平時的一半!所以在弱光狀態下詛咒才會成立。”
「沒錯,而且那個時候出了我們兩個的靈魂,其他人可能都已經被拉進鏡子堣F,而那個時候你們的軀體已經完全被鏡子控制了」。
「然後,就是我看到的鐵鏈,‘它’應該是打算用某種方法摧毀你們的軀體,讓你們無法回到現實,最後變成詛咒的能量。」
「但是這個時候,莫名其妙的力量破壞了‘它’的控制,其實那天晚上是我們離危險最近的一天。」
「詛咒並沒有因此而結束,這個人如果能夠設計出詛咒,那麼他一定也設計了備用方案。而這個備用方案,就是在弱光狀態下的鏡子。這就是前天晚上Elton遇到的情況。」
「而且,這個詛咒只針對我們,因為前天下午我們做的試驗表明所有的鏡子都被詛咒了,但是它卻沒有殺死所有接近它的人。這應該是一種‘節能措施’,就像是冷氣,如果整間學校的冷氣都一直開著,那會消耗過多的能量。詛咒本身除了捕捉人的怨念和靈魂之外,沒有辦法獲得能量的供給。所以他設計了一個開關。」
「這個開關,只有在我們接近黑暗中的鏡子時才會啓動,這樣一來偵測消耗的能量是遠遠小於一直啓動消耗的能量的。」
「最後一點,從Daniel的事件可以看出,似乎只有靈體能夠穿過鏡子,既然是靈體,那麼火箭炮就不管用了,也不用想到槍械那一類的東西。」
‘那我們要怎麼辦?’Paul問。
雖然只有靈體可以穿越,但是如果我們也變成靈體的話不就可以過去了?
‘不會是自殺吧?’Paul又問。
這個時候我無意間想到了四個字。
「靈魂出竅。」
------------------------------------------------------------


*Chapter7 脫離*
5/24 夜
我們在離學校不遠的Paul家中。
脫離自己的身體,是需要不少準備的。免得到時候會不來反而會變成植物人。
但是,為什麼最後是我去?
「只有你有作戰能力。」Albert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對我這麼說。「我們不清楚在鏡子堛漸@界符咒會不會被扭曲,所以我沒辦法去。」
但是在我看來,這根本是在推卸責任。
「等一下我們會像降靈的時候一樣站成一圈,把你圍在中間。我會試著把大家的能量統合,轉移到你身上。你以前出來過嗎?」Albert問我。
我搖搖頭,廢話!要是我出來過,現在早就不在這裡了吧?
「沒辦法,一切都是第一次,試試看吧。等一下我會給你一些古符,其中有一張是確定你能夠找回自己的身體的。」
隨著大家逐漸準備完成,我開始慢慢了解到Albert到底是怎麼打算的。他其實打算用靈媒召喚亡魂的方法,只不過普通的降魂總共只有兩三個人,而他打算統合六個人的力量,直接把我從肉體中抽離。
儀式在Albert吹熄蠟燭的那一刻開始,出乎意料的,整個過程並沒有十分的痛苦,我反而能很自然的滑出軀體。當我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能夠俯視大家,和我自己的軀體了。
從靈魂的視角看到的光似乎比人類稍微明亮一點。因為整個房間應該是沒有光的,但我卻能大約看到大家的輪廓。
「一路順風。」Albert吐出了這幾個字。
於是,我開始往學校的方向飛去。
飛行的感覺和想像中的差別不大,除了速度不如所想。我現在的前進速度雖然比肉體快了一些,但是頂多跟摩托車差不多而已。不過以摩托車的速度到學校並不需要多久。很快我就到達了三樓的電梯門前。
一股寒意瞬間席捲全身,從靈魂的角度來看,電梯門竟然是半透明的!就像電影堶悸熄ヶe門一樣。我試著不去想像後面會是什麼,閉著眼睛就沖進了電梯堶情C
應該說,鏡子的詛咒堶情C
------------------------------------------------------------
我站在一條走廊上,前後都看似沒有盡頭。走廊並不寬敞,頂多能夠容許三人並排行走,而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
我試著飛往走廊的一端,卻發現在鏡子中我沒辦法飛行。於是我只能走到走廊的其中一端,卻永遠走不完。
這很可能就是詛咒的第一道防護,永遠走不完的走廊。
走廊的兩壁上佈滿了圖騰,很顯然這是針對沒有魔法基礎的入侵者,因為誰會把看得到的圖騰寫在暀W,讓有程度的入侵者輕易的破解它的設計呢?我乾脆一邊找破綻一邊整理一下Albert給我的符咒。不一會兒,我就找到了圖騰的破綻,用手在兩片圖騰的交界處用力槌一下,整面棓K應聲裂開。
第一道防線,突破。
第二層則是在一個陰暗的房間堶措鴾斷復活的黑影,雖然有點麻煩,不過他們還是留給我機會讓我結完手印。那種感覺就像浸泡在溫水堶惜@樣,不但包覆在周圍的能量大大增加,而且能量在體內的調度也更靈活了。
這也讓我能夠嘗試更大膽的攻擊。我出拳擊中塈痝怐顒熄翹v的腹部,它就像氣球一樣,爆開了。
既然早就知道是幻影,就不用客氣了吧?
接著,我用雙拳連續解決了好幾個黑影,雖然我也多多少少被他們擊中,但在強大的能量加持下,被他們打不會比打蚊子的時候自己打自己痛多少。
他們再生的速度逐漸比不上我消滅它們的速度,很快我就發現到底哪一個才是實體——唯一一個不會自動療傷的。
我隨機地從口袋中抽出一張攻擊性符咒,在我的意志之下符咒瞬間瓦解,化為我掌心的一顆光球,光球在脫手的一瞬間化為不斷變大的火球,向那傢伙沖去。
如我所料,它受到了火球的正面打擊之後當場倒地,黑影們也消失了。
我用右腳的腳尖指著頂著它的咽喉處,要是它趕動,必死無疑。

他指著房間的後方,那堿藒M凹陷下去,接著便出現了另一道傳送門。
我踏進傳送門,去面對未知的危險。
這是一個純白的房間,沒有任何裝飾,沒有武器,只有熟悉的背影。
雖然這只是幻影,只是模仿貢獻第一份怨念的人的外貌。但乍看之下還是會嚇一跳。這個時候,她轉過了身。
“又見面了。”「Anita」笑著說。
------------------------------------------------------------
「怡君哪媟S到你了?」我問她,即使我知道詛咒並不會思考,她呈現的僅僅是設計者的意識。
“那我又是哪媟S到你了呢?”
「不要用問題回答我的問題。」
“唉呀,你講話什麼時候變得像Albert那老頭子一樣啦?”
「變成詛咒之後大腦也沒長多少。」
“呵呵,但是力量增加不少啊。”早在剛剛進門時,我就注意到她周圍環繞著一圈不正常的能量。
「那又怎樣?」
“算了,反正等到你去跟Daniel他們作伴的時候你就知道怎樣了。”說完,她直接對準我衝過來。
她周圍的能量並不會比我多多少,但若是論儲存量,我搞不好少她很多。畢竟她有怨念和亡魂的加持,我卻只能靠自己。
她想要出拳打我肚子,卻被我頂住手腕內側用不出力的地方,輕易地架開這看起來很猛的一擊,接著我用左腳對準她的腹部,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卻被她雙手擋住。我收回左腳往後退了一步,她又打算出拳打我的頭,不過我稍微往右偏,她便揮了個大空拳。當然我也不會讓她好過,我抓住她的手臂,轉身往前一甩,趁她重心不穩時輕鬆完成了過肩摔。
這過肩摔並沒有重創她,但至少給了我一點時間反應。我抽出符咒進行攻擊,這次抽到的是風刃,但被她把能量圈縮小包覆自己的身體,毫髮無傷地擋下了風刃。
當她再站起來的時候,表情變得更恐怖了。
“你會付出代價的。”說完,她揮拳出擊。這次的動作明顯的比剛剛的快了,閃躲變得越來越困難,直到我用手正面接下一拳之後,我才知道她的能量究竟有多可怕。
在我接下那一拳的瞬間,痛楚從手臂傳至全身。在靈魂狀態不會有骨折等等的狀況,但也因此,痛完全沒有機會緩衝。
接下來我就不知道到底挨了多少打,因為在我反應過來之前全身的痛楚就像灼燒一樣擴散,痛到我沒有還手之力。
最後,等到我恢復知覺的時候,她已經拿著一把刻滿符咒的利刃次向我的額頭。
------------------------------------------------------------
在那一瞬間,我真的以為我死定了。不過當我的眼睛再度掙開時,我並沒有死。
實際上,連受傷都沒有。
照理來說,靈魂是不會流血的,但我卻親眼看見3滴血從我的額頭落下,化為淡淡的紅煙。
「又見面了。」腦海堙A一個聲音說。
「她」看樣子是試圖把利刃拔出來,但似乎被凍結住了。
「我還沒時間解釋我是誰,但以後我們會常碰面的。」說完,一大團黑影從我額頭冒出,它披著黑斗篷,藏在斗篷中的右手握著鐮刀。而「她」似乎無法轉身。
這個時候,他稍微擡起了頭,露出深紅色的眼睛。
「受死吧。」他舉起鐮刀揮了一下,雖然沒有擊中,但她卻開始扭曲,連聲音都來不及發出來,就被吸進了它的右手袖子堶情C
然後,這團黑影又從我的額頭回到我的體內,好像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後來Albert告訴我,在我借助他給我的古符回到了我的軀體之後,便陷入了漫長的昏睡。



*Chapter8 解*
接下來發生的事,大部分都是Albert告訴我的。
Daniel在我回來的隔天早上蘇醒了,不是醫生所想像的那種手指會動,眼睛能夠睜開的蘇醒,他整個就從病床上跳起來,然後問這裡是哪裡。
可惜,怡君暫時是不可能回來了,因為他的軀體受損得太嚴重。其實召喚她回來不是不可能,不過其他人又看不到她,有什麼用?
「等到以後能夠人造人的時候,再幫她製造一具軀體吧。」Albert試著安慰Daniel說。
而當初幫忙執行靈魂出竅的大家,在那之後都陷入了或長或短的沉睡。其中男生普遍比女生睡得久,畢竟男生在能量上有一點先天弱勢。
看得出來除非怡君能夠回來,大家心中的陰影短期內沒有辦法消除了。在沒有了有時沉默有時活潑的怡君,Albert又老了一歲幽默感逐漸流失,Daniel慾振無力愁眉苦臉的情況下,實在是需要有個人出來當開心果。
至於我在鏡子中召喚出的黑影,Albert的表姐認為那可能是守護靈。
一個人的守護靈並不是一開始就存在的,一般來說,就像漫畫堶悸漱@樣,需要召喚。
但是在一些特殊情況下,強大的守護靈有時會被封印在血統之中,隨著血緣隨機出現在這一代的某一個人身上。
又或者,過度強大的守護靈會需要所有人共同封印,所以有這個家族血統的人都有能力使用出它的一部分能量。
或許血統正在把我拖下黑暗的深淵,但至少在下一次災難之前,我還能夠祈禱,詛咒不要再度降臨。
平靜的生活,過一天,是一天。

電梯 全文完
柳橙 27-9-2007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