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極夜谷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1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1/1
2/16/2008 11:46:12 PM
巧合
 

大雨的冬天,河邊的路上不見你。


「郁菲妳打算站在這裡多久?」

趙花雁,荷鄉郡大地主的小千金。嘟著俏麗的小嘴巴,一手拿著雨傘,一手不時的拉緊身上的大衣。

「河邊的風很大,」我說「妳要不要先回家?」

「妳看雨有多大,妳覺得他會出現嗎?」
花雁搶走我的傘,一臉認真的想把我給拖走。

回頭看了一眼,接了雨傘我很認命的跟著大小姐離開。


柏西道,兩旁總是長滿了無時無刻都在伸枝招展的樹。

濃密的不像話。夏天站在樹下可能會以為到底在哪間冷氣房,但是冬天卻擋不住一陣又一陣令人心寒的冷風。

會這麼冷的原因我想也跟路旁的河有關吧。

要找到河並不難,只要穿過西邊那些愛牽手的樹就可以看到。但在樹中間聽不到所謂的河流奔騰的聲音。

不過一般都是從外圍直接去河邊,而不會從樹中間穿過去。

因為樹不止濃密的不像話,還濃密的很誇張。



我曾經在這裡遇見他,陳明修。

柏西道往北走右轉300公尺,是學校的新學樓。

往左轉100公尺是學校的明德樓。

學校的設計很奇怪,就喜歡卡在柏西道的中間。

「柏西道校長開的吧,說不定還他種的。哈哈哈!」

說這句話的是我們班班寶,汪元培。

他一說完全班都跟著笑,我不懂他的點在哪。



遇見他是三個月前的事情,秋天的放學後。

那是個涼爽的下午,我記的很清楚。


放學後總是一個人慢慢走回家,因為花雁那個千金小姐會有司機來載她。

不過她不喜歡我說她是千金小姐,她覺得她跟一般人都一樣。事實也真的証明是這樣。


秋天的落葉很多,但是不是像油畫裡的那麼紅。

很多都是黃色不然就棕色,仔細看會覺得非常的•••不好看。

畫還是會騙人的。

一路上低著頭踢著落葉踩著落葉,一邊想著今天的考試老師怎麼總愛出讓人看不懂的題型,然後不小心撞到人。

「哦•••對不起。」倏地抬起頭跟別人道歉,邊在心裡暗罵自己怎麼低著頭走路。

然後就對上他的眼睛。我沒蓋人,真的很帥。


「沒關係。」

他跟他的朋友往學校的方向過去,他的學校。


一頭玉米鬚燙的頭髮,瘦瘦高高的,四目對看的那瞬間一直有種很難以言語的感覺。而他的背影,給人一種神祕的感覺,連聲音也是。

但是最吸引我的,是他的眼睛,就是四目對看的時候。

黑色眸子裡透露出憂鬱滄桑的輪廓,也更顯現他給我的神秘感。


輾轉難眠,一直想不透的是為什麼有人的眼神,可以如此吸引我,讓我難以忘記。


「花痴。」這是我在告訴花雁之後,她給我的一句話。

嗯或許吧,花痴心態作祟。可是我開始每個放學都在離學校最近的第五棵樹下等他。

第五棵樹,我們相撞的地方。

或許等他的這種行為很智障,可是就是會忍不住想看他一眼。

明明放學時間一樣阿,他怎麼跟我走相反方向?



放學時間人很多,柏西道很熱鬧。我聽到走過我眼前的一對情侶說要去河邊吹風。男的看起來很想去,但女的就很意興闌珊,嚷著那堳雱N。

河邊阿,快冬天的天氣那理一定很冷,那男生是白癡嗎?




然後他出現了。

身邊跟上次一樣同一個同學,只是這次他是從學校出來。看起來上次可能是回教拿東西吧。

不過我也沒有什麼動作,只是默默的看他跟他的朋友走遠,然後我就默默的起步回家。

我沒跟花雁說每天放學我都在做的花痴的事情,我想她知道以後一定會說我很花痴。

所以我決定先保密。這個秘密我先知道就好了。


















這個故事可以說的多長,我不知道。

結尾能不能扣的住別人,我想因人而異吧。

重點是這個故事我想寫,但是連標題都好難下。

悲劇喜劇,不管怎樣我希望可以寫出一個自己的感覺。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