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鮮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1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1/4
7/19/2004 5:32:13 PM
科亞大陸傳奇──月之牙印
 

第一章 龍捲風的預言

傳說在這片大陸上有一個家族,世代都可以得到月神所賜的力量。對其他人來說,這或許是一件光榮的事,但這些血脈並不感到慶幸。他們心中總有一個疑問:這所謂神之力,到底是恩賜還是咀咒?



科亞曆二百三十五年,波方國發生內亂。遭受強烈壓迫的梅爾族人為了尋求自由,發動了名為抗戰,實質為大逃亡的內亂,後世稱之為「梅爾獨立抗戰」。

抗戰在一年後結束。最終波方國軍無法制止梅爾族人逃亡,抗戰以梅爾族勝利告終。逃亡到波方國以北島嶼的梅爾族成立了新的政權,國名取名為「望月島國」。

然而,無法逃離的梅爾族遺民,所要忍受的是比以前更殘酷不仁的地獄。有些被送上死刑台當作發洩工具;得以存活的,則被強迫在手臂上烙下屈辱的烙印,他們的工作時間甚至是一日二十小時,做的是最粗重如挖礦般的工作,因無法忍受而死亡的人不計其數。

在自尊、地位、自由俱失之下,這些賤民還可以稱做人嗎?

他們只是成功逃亡的人的踏腳石。



梅爾獨立抗戰後十八年,梅爾族人雖然在波方國得到一定的人權,但波方人的偏見和歧視始終無法消除。直至目前為止,仍然有不少波方人把梅爾族人當成犬馬奴役。梅爾族人因饑寒而死亡的人數每年不下百人,加上過勞、疾病等因素,數目絕非一時三刻可以計算清楚。

所謂的平等,只是一個掩飾罪行的包裝而已。

卓勒提都,就是波方人安置梅爾族這等賤民的城市。

一名女子踏在入口的城牆碎片上,走進卓勒提都。她年約十八,有著棕色的長髮,玉立娉美,而且散發著與別不同的氣質,眼睛是梅爾族特有的紅、藍雙色,從不同角度望去的話,可以看到紅、啡、藍交疊出現。她身上唯一的缺點,就是衣著褸襤。一名同樣衣著褸襤的中年人向她揮手,說:「凱莉,今天回來得真早,妳又被人解僱了吧。」

「是的。」凱莉坦白說。

「妳真是的,今次又因為甚麼原因?」中年人嘆了口氣,看見她身上的衣服滿佈血痕,明顯是被鞭打了。

「只是和老闆吵了一架。」凱莉只說了一半,事由是她不小心打翻了一盆水,結果演變成爭執。

「唉,青年人就是血氣方剛。」中年人抬頭看看天空。「中午了,今天來我家吃飯如何?」

「不用了。」凱莉婉拒,因為她明白大家的生活一樣辛苦。

「我說妳再不收儉一下的話,妳的夢想一輩子也不會實現。」中年人收起手邊的工具,說:「那我先走了。」

凱莉微笑著說了聲再見。

夢想嗎?凱莉的夢想就是到梅爾族建立的國家──望月島國一趟。聽說那媮鷁M落後,但至少不用遭受勞役。雖然這個夢想是那麼平凡,但卻是比不被解僱更難的夢想。並不是波方國禁止離境,而是船票的價格貴得驚人,一個梅爾族人大概窮一生時間也無法賺取的巨額款項。當然,這只是梅爾族人的價格。

我的夢想是一輩子也無法實現的吧。凱莉無奈地笑了一笑,再看看自己的衣服,一件破舊的簿長袖衫,而且破了幾個洞之餘,還髒得早已變了色。一個吃不飽,穿不暖,而且沒有穩定工作的人,還可以談甚麼夢想呢?

夢想終歸是夢。

「今天早些去那塈a。」凱莉自言自語道。

凱莉走到城的最深處。在倒塌了的城牆前矗立了一座兩個成年人高度的石像,這座石像模彷的是月神禖爾──梅爾族信仰中的神明,是城中唯一完整的物件。梅爾族人雖然生活艱苦,但對信仰有著強烈的執著,故此他們不時會修緝這個石像。

現在有不少人正在參拜。

「午安。」一名滿臉白鬍,身穿有點髒的白色長袍的老人向凱莉拱手道。

「午安,神官長。」凱莉也向神官長拱手,然後她跪在石像前,合手參拜。

一眾參拜的人完全沉默,因為肅靜是敬意的表現。

「神官長!我把包子拿來了!」一名青年拿著一籃包子,跑向神官長。神官長小聲向青年道謝,然後接過籃子,拿了一個包送給青年。青年滿足地笑了,然後愉快地離開。那不是甚麼珍味極品,只不過是劣質的麵粉所做成的白麵包。

有食物可吃,對這些人民來說,已是最大的幸福了。神官長婉惜地嘆氣,心想。

這不知是高尚還是貧賤?

神官長把包子分發給在場的人。當然他也拿起個包子,打算交給凱莉。當他的視線移到凱莉身上時,手停住了,他彷彿看到了神光。一團光從凱莉身上溢出,雖然不是十分耀眼。這道光看得神官長出了神,那道光是多麼尊貴,而且讓人的心感到莫名的平靜。

神官長驚訝,他環顧四周,竟沒有人注意到。他一剎間,還以為是錯覺。但是這個景象,歷久也沒有消失。

這女孩是最接近神的人,比自己更接近神的人,神官長這樣認為。
但是,神官長以前曾見過凱莉很多次,為何現在才……

會有甚麼大事發生嗎?



凱莉參拜完畢,當她張開眼時,一個包子出現在她眼前。她循拿著包子的手追塑,一直找到手腕的主人。

「神官長。」凱莉對手腕的主人說。

「吃吧,妳也該餓了。」神官長溫柔地對凱莉說。

一個梅爾族人時常食無定時,凱莉不單每吃午餐,今天連早餐也沒吃。她的肚子不知投訴了多少次,但她還是擺擺手,拒絕了神官長的好意。
凱莉曾經多次拒絕這種「最大的幸福」,但神官長卻覺得今次不一樣。也許是因看到「神光」的關係,神官長第一次覺得這孩子不是一個聖人,便是最得寵的幸運兒。

但是在未知的將來,有誰可以保證甚麼呢?

突然,天色開始以驚人的速度沉下去,雲開始急速地移動。這一切都來得很突然,一陣不安彌漫在人群人間,人們開始議論,這似乎不是好兆頭。

很快,四周已被黑暗所籠罩。

「現在還只是中午啊!」神官長對這超出常理的突發事件露出了驚嚇的表情。

「到底怎麼了?」凱莉感到強烈的不安在胸口鼓動,漆黑的冷漠叫她發抖,這些都比她過去所遇到的都更可怕。

忽然一道光映入凱莉的眼簾,她朝向光的來源,不禁教她吃驚。

月神像。

那道光與漆黑的環境形成強烈的對比,卻給人一種溫柔的感覺,令凱莉覺得心頭一陣暖意,似乎要保護她似的。

然而,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人有反應。是他們沒察覺,還是光不存在於他們的空間?

「逃啊!是龍捲風!」一名村民遑遽地呼叫。

一個具大的龍捲風襲向月神像,恐怖的慘叫聲在人民間迴響,這個情境叫人驚懼,城中的人皆作狼藉的老鼠在逃竄。

除了凱莉之外。


「凱莉,逃啊!」正在逃跑的神官長回頭,吶喊說。

我也想逃。凱莉的腦袋正呼叫著她的神經,然而肌肉卻不表示合作。凱莉只覺有一條鎖鍊連接著數百公斤的重物捆著她雙腿,而她心中所認為的重物就在她身旁。

發光的月神像。

凱莉無法知道原因,但直覺告訴她是這樣。她只能看著眼前的龍捲風移動。

逼近,逼近,然後吞沒了凱莉和月神像。

龍捲風的力量扯斷了捆著凱莉的鎖鍊。

凱莉的慘叫聲迴蕩著。

「凱莉!」神官長呼叫,臉上露出了擔擾的神情。

凱莉聽到神官長的呼喚,但手腳仍然不聽指揮。但這已比她想像中被風壓碎,被龍捲攪拌來得好,至少龍捲風只是輕輕托著自己。她恐懼地望著地面,被捲入的月神像竟然絲毫無損。
其他人沒事嗎?

這一切都意味著甚麼?

凱莉漸漸失去了意識。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