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幻琉璃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武俠 >
< 第 1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1/4
3/9/2006 11:13:04 PM
查小庸
附註:【我是清都山水郎(下)】
 

都江堰浩浩江水,日日夜夜無窮無休的流動於關中平原之上,孕育了關中大片土地。水畔旁遍地紅土,一望無際,連至遠天。劍竹林立,竹葉鬱綠鬱青,滿天濕霧搭著一股燥熱之氣籠罩著竹林。一抹斜陽映下,大霧瀰漫,視野難辨,卻連天上太陽的影子都看不見。

都江水畔筆直,氣勢宏偉,水勢壯闊,一道長長的水道蔓延至尾。一座堅固華麗的城池之前,東西兩道城門之上各豎立著一根兩丈來高的旗桿,桿頂飄揚青旗。左首旗上黃色絲線繡著一個碩大的『劉』字,右首旗上繡著『蜀漢』二個黑字,其中字體銀勾鐵劃,剛勁非凡。

城池朱漆大門,門上杯大的銅釘閃閃發光,門頂匾額寫著『成都城』三個金漆大字。城池門口十名穿著藤甲的蜀兵,手持長茅,腰扳筆挺,顯出一股英悍之氣。

此時遠方傳來一陣馬蹄聲響,十名衛士互視一眼,舉起長茅交叉擋著進城入口。只聽到城上持長弓的守兵眺望完畢,向守門衛士大喊:「是趙少將軍,給予放行。」指令下達,眾衛士一同退開,動作好不一致。

沿著江水望去,五騎馬踏著紅土,從竹林中奔馳而出。當先一匹駿馬全身雪白,馬勒腳蹬都是白銀打就,鞍上一個銀盔少年,約莫十八九歲年紀,左肩上停著一頭獵鷹,腰旋寶劍,背負長弓,潑剌剌的縱馬疾馳。身後隨著四騎,騎者一色青布短衣。

那四位侍者頭上都各纏了白布,一色青袍,似是斯文人的裝束,但卻光著雙腿,腳下赤足,穿著無耳麻鞋。這些川人如此打扮,頭上綁著白布乃當今蜀漢劉皇叔劉備駕崩,川人所為他戴孝,當時劉備親民仁慈,因此眾人白布皆不去首,至今川人亦同如此。

一行五人馳到城門口,眾守城士卒一齊喊道:「虎貫中郎將趙統進城。」那少年縱聲長笑,馬鞭在空中拍的一響,虛擊聲下,跨下白馬昂首長嘶,往城裡衝了進去。

趙統笑道:「成都就是不同一般,城門衛士喊的聲都比漢中大上許多。」眾隨從也是一笑,其中一名青衣隨從突然說道:「趙少將軍,趙老將軍信上吩咐要盡快回到趙府,切勿在外遊蕩。現下我們不直接回府嗎?」另一名青衣隨從也道:「是阿!趙將軍,您父子倆好一陣子沒見面了!快回去吧!莫讓他老人家操心了!」趙統嘴角微笑,顯出一股幼童頑皮之貌,神情似乎完全不予理會,而足下坐騎也依然往市集的方向行去,並不回身。身後隨從見小主人不從意見卻也不敢多說,驅馬緊跟趙統身後。

白馬首先在前,趙統雙腿輕輕一挾,白馬四蹄翻騰,直搶出去,片刻之間,便將後面四騎遠遠拋離。他縱馬奔到了一間茶樓之前,眼望茶館四周,心道:「長年待在漢中,好不容易回成都一趟,沒想到這成都竟變的如此繁榮。」那茶樓位於成都城南北交通要衝,車水馬龍,只見茶樓上提著斗大的『金庸茶館』四字,入木三分,搭配著四周人煙稠密,市肆繁盛的情景,顯現出茶樓爽朗的氣派與豪氣。

等了半刻,眾隨從才從遠方狂奔而至,臉上顯得驚慌異常,唯恐跟丟少主,因而發生了什麼意外。趙統見狀不禁噗嗤一笑,撫了撫白馬,將馬兒繫在茶館前的馬樁之上,肩上的獵鷹也放置在馬背之上休息,打點好一切之後,趙統吩咐隨從們在茶館之外等候,自己則進店入座。

趙統步伐輕盈,快步的走向離店口最近的一桌,動作之快猶如非常熟悉店中的擺設。坐畢後,趙統向櫃檯揮了揮手,掌櫃便快步的行來笑臉迎人的問道:「請問趙少將軍需要些什麼?小店雖不是說頂好,但趙少將軍要些什麼只消直說,您講的出來,小店便做的出來。要是趙少將軍點的菜,小店做不出來的話,那這頓就算小店的,絕不向您收錢。」趙統道:「掌櫃大哥說笑了,金庸茶館的這項規矩誰不知道?誰不知道金庸茶館是沒有任何一道菜餚做不出的?」掌櫃稱諾微笑道:「蒙趙少將軍誇獎,請問消些什麼好菜?」趙統道:「也不必多,就給我打幾斤上等的牛肉,一些溫熱可口的麵餅,夾帶著一壺上等的龍井好茶便可。」掌櫃點了頭命店小二前去點菜,自己則是在趙統身邊親自服侍。

趙統將頂上銀盔卸下,理了理散亂的髮鬚。腰間的寶劍以及背上的長弓卻不放下身來。掌櫃說道:「小店這治安算是良好,趙少將軍大可將武器除下,不必太拘束。」趙統笑道:「掌櫃說笑了,這亂世賊寇路霸到處都少不了。如果身上不帶些防身的事物,最後如何命喪黃泉都不明白。」掌櫃見趙統如此堅持道也不強迫,催促著店小二前來奉茶。

掌櫃向趙統續問道:「此次諸葛丞相廣徵分散各地的將軍前來成都議事,不知是發生了何事?」趙統細聲說道:「我們蜀國北有曹魏長期與我軍對持,長久的兵戎相見早已不在話下,因此這漢中一地早成了軍事重地,我和關興、張苞兩位將軍三人輪流職守,訓兵操演才能保得和曹魏兩軍對持之下有個不分軒輊的成績。」掌櫃連忙接道:「那真是辛苦趙將軍在這前線保護著我們蜀國。」

趙統微笑不答,此時店小二前來剛好將菜餚送上。只聞到牛肉肉香四溢,配著麵餅的散出的煙氣和龍井的清香,一股天衣無縫的味道,溫和柔順的傳開。趙統聞了聞四周的香氣,輕輕嗜了一口龍井。只覺這茶葉芬芳,一絲甘甜拌著茶香從咽喉順流至胃,溫和的一股暖意散至全身諸位。趙統突感禁神大振,這感覺和許久前來此飲茶時的感覺又感不同。

此時趙統茶一入肚,早已覺得飢餓不堪,看著桌上一盤牛肉,兩斤麵餅,早已耐不住性子,大口的吃了起來。顯官之後,吃相相較於市井小民顯得頗為文雅,手中抓著牛肉麵餅一把把的往口中送去,感覺起來是粗俗不堪,但在旁人眼裡卻是瀟灑倜儻,好不痛快。食至半中,看掌櫃依然杵在自己身旁才又道:「東面的孫吳,自從由陸遜領軍占了荊州殺了關羽將軍之後,先主劉皇叔悲憤之下和孫家斷交,大派軍隊與孫家作戰。但這背信忘義的孫寇不但不主動示好,反之聯合曹賊與我軍對陣,並且變本加厲的騷擾本國東南領地,使我國東、北兩地不能兼顧,造成情勢非常之危急。」

這金庸茶館乃是蜀國第一茶樓,不但許多的蜀國仕紳貴族會來此飲茶,一般的市井小民和武林人士等生意對茶樓來說更是絡繹不絕。此時趙統大談蜀國近期的危機情勢,雖說趙統故意將聲音壓低,但在外人耳中卻是字字鏗鏘有力,對於蜀國人民等的愛國情愫來看,沒多少便引來茶樓客人等的圍觀。

趙統也不避諱,續道:「不但如此,連西邊的西羌,南面的南蠻等,都在此時一齊起事,在我國西面、南面等地對我國邊防造成極大的傷害。」話說到此,已有許多漢子拍案大罵。趙統又道:「自從先主千古後,曹賊孫寇連同西南部落對我國四面進軍想要一舉殲滅我國,雖說我國能人義士不少,但四面受敵卻也危險至極。因此諸葛軍師此時才會廣徵各地將軍迅速回到成都皇宮共議大事。」

此時一旁的店小二說道:「現下天下三國鼎立,雖說我國情勢危機,但我國國力卻也不差。更加之我們蜀道地勢險峻,有如加上四十萬大軍助陣。對於我國這易守難攻的地形也會使四方敵軍傷透腦筋罷。」店小二話一聞畢,眾人皆點頭稱是,有些人更是大聲叫好。

趙統在一旁細聽這店小二所言,心中不禁一凜:「此人外觀雖掩飾的極好,但這說話聲調比之正常男子音調細微,喉頸間又無隆起,絕對是一女流之輩。但她說話語調氣勢卻比一般男子還更有威望和氣派。」趙統道:「小二哥,似乎對我國現在的情勢有什麼見解?」店小二接道:「見解倒是不敢,但意見卻有一些。」趙統道:「願聞其詳。」

這時眾人的目光都停留在這店小二身上,掌櫃不好意思說道:「這小徒說話過於狂妄,還請各位多加包含。」眾人一一回禮,皆道掌櫃的說話太謙。店小二道:「北方的曹軍雖說是對我軍危害不淺,但由趙老將軍率領的趙家軍防守漢中前線,領著五萬兵馬,靠著關中天險,卻也可以守下陣來,不至落敗。也許能靠著趙老將軍的英勇神武,打個我方大獲全勝也說不個準。」趙統聽到這店夥稱讚自己父親和趙家軍,心中大喜,鼓掌叫好。眾人看趙統認同店小二的意見,也紛紛鼓掌,四周也紛亂起來。

店小二又道:「西邊的西羌兵馬強悍早已不是新鮮事兒了。但這西羌人卻也不是極想與我國為敵,大半是因為曹賊以利為誘才會出兵。」趙統點頭稱是。店小二又道:「但這西羌人卻把我國的馬超將軍當英雄般看待。這馬將軍血統裡本來就有一半羌人的血液,加之先前馬將軍領羌人對抗曹操大獲全勝,又佔領曹賊大片土地,因此眾羌人對馬將軍這號人物可說是景仰的緊啊!」

店小二頓了一會兒道:「所以我看這西羌一軍派馬將軍前往調解,可說是上上之策。並且這西羌一軍對我國傷害也可瞬間降至最低,反倒還有可能助我軍共同抵抗曹賊。」這話才一說完,眾人又是大大的叫好,其中有一名老者乾脆就直稱這店小二乃神諸葛第二。有一名站在趙統身旁的漢子此時問道:「如果羌人不從怎麼辦?」趙統答道:「這位小哥,如果羌人不從,那羌王也會從。因為那新立的羌王和馬將軍乃叔姪關係。當時馬將軍的母親為西羌國王之女,羌王為馬夫人之弟,馬將軍大破曹軍就是和這小叔一起,因此這羌王對馬將軍極是疼惜。如今馬將軍已逝,而西羌也早已換了新主,新羌王反而還要稱馬將軍一聲叔叔,我軍只要打著馬將軍的招牌,羌王又怎敢不從?」趙統一說完,便轉過頭去問了問店小二說:「小將如此解釋對也不對?」店小二笑而答道:「趙少將軍過謙了。」

人群之中又有一人連忙問道:「那東方的孫吳以及南方的南蠻該如何是好?」店小二道:「東方的孫吳也不是極想和我國作戰,只是當初先主太過悲傷,不肯和孫吳談和,如今我國四面受敵,最好的良策就是依照當初的隴中對策,連孫制曹…」話還沒說完,有名孩童便叫起囂來:「當初孫寇是如何殺我關羽、張飛二位將軍的?就連先主劉皇叔也遭孫寇害死,如今真的要和我與孫寇談和,我第一個就是不從。」

趙統見那孩童不過十三四歲,未過志學之年,但說起話來正氣凜然,卻也令人好生敬畏。掌櫃笑嘻嘻的問道:「小英雄年紀輕輕便有如此的言論,真是難得。」那孩童也不稱謝,又道:「孫寇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怎麼可以如此作罷?」說著說著眼角卻也泛起淚光。

掌櫃道:「小英雄家住在哪?是不是遇上了什麼困難?這裡的叔叔伯伯都是好人,有什麼是就儘管說出來罷!蜀國的子民都是一家人。」那孩童咬著牙,眼淚不聽使喚的從兩頰流下,道:「莫在這假好心,如果天下那麼多好心人,那我關索也不會流落在此。」

趙統聽著,疑惑問道:「你姓關?試問你和關羽將軍是否有關係?」關索答道:「也不怕你們知道,我便是關羽將軍的兒子。」這句話一說出口,齊聚趙統身旁的人們不禁都大笑起來,就連趙統也是哭笑不得的望著那孩童。

關索怒道:「怎麼?覺得我在說笑嗎?要不要來是是我的功夫…」話未說完,便將背上的武器抽了起來,只見一把屠豬的大刀繫在一只長竹竿上,看起來可笑至極。眾人看了看他的武器又注意起他身上的穿著,原來他身上的衣物竟是一些以木板、粗繩做成的盔甲裝束,眾人看後無一不哄堂大笑的。趙統正想制止,但這時有一名持劍的士兵從人群之中站了出來,道:「那就讓我來會會你,讓我瞧瞧假扮關將軍的孩子有沒有辦法假裝他的功夫?」關索微笑不語,擺了一個起手式,預備起招。那士兵一見,不以為然的笑道:「快出招吧!頂多我不抽劍便是。」

關索也不囉唆,長刀一揮,自下而上舞了一招『青龍在天』。士兵還未意會過來,突覺寒光閃爍,自己迅速橫閃而過,舉劍一檔,手臂一麻,長劍立即脫手。關索不欲佔便宜,說道:「去把劍拾回來,認真點打,下次我可不會手下留情。」那士兵受辱,將長劍重新拾起,還不等關索出招,馬上就是一手殺式。只見關索不急不徐,左手單持長刀,右手掐了掐招式,一式『橫掃千軍』由左而右揮去,那士兵不想與他正面交鋒,長劍一擱,一砍一斬將長刀來勢盡數化去,雖說這動作看似簡單,但已使眾人看的眼花撩亂,目不轉睛。

關索不等招式使老,又是一招『青龍在天』,但此時卻是使上了十成力,不留餘力。霎時刀光一閃,士兵手中長劍由劍鞘自劍身應聲而斷。關索手上招式並不止歇,順勢將長刀由左上斜揮自右下使一招『弒龍斬』。趙統連忙喊道:「刀下留人。」只見趙統伸手護在那士兵頂上。但關索長刀並沒有因此收勢,反而順勢向前一送,往趙統胸前擊去。

趙統一驚,抽出腰間的長劍,此時寒芒吞吐,電閃星飛,一招『紫英穿月』推送而上。關索猛覺手下一輕,繫於長棍之上的屠刀已被趙統長劍從中頗開,跟著身上木板竹片等也被這柄鋒利無匹的利劍削下。此時人群中有人驚叫道:「那是趙家的青缸劍!」

關索一見武器衣物皆被趙統削去,氣得臉色雪白,一時說不出話來,指著趙統道:「你…你這……」那士兵起身笑道:「雖說我技不如人,但我們趙少將軍會隨便敗在你那可笑的兵器之下嗎?做你的春秋大夢去罷!」關索怒極,反手一掌,力道奇勁,那士兵登時昏了過去。趙統命人扶起那士兵說道:「我乃蜀國虎貫中郎將趙統。你如真是關羽將軍之子,那請和我去見諸葛丞相,或許丞相可以領你認祖歸宗。」

關索氣得全身發顫,喝道:「我不必你假好心,我和你拼啦!」縱身高躍,疾撲而前,雙拳『獅子搏兔』,往趙統兩邊太陽穴打去。趙統仰身避開,左足在地上一登,飛身而起。關索不再說話,腰帶一緊,使一招『右穿花手』,向趙統撞了去。趙統知他怒極,當下不敢怠慢,擰過身軀,寶劍一揮,劍氣倏地而出,快如閃電,劍刃已成紅色。

旁觀人眾齊聲驚呼,只見關索手臂鮮血淋漓。趙統一急,收劍入鞘,忙上來扶住關索,撕下衣襟給他媔芊C關索將趙統推開,道「走開,今日不和你拼了不能算完。」趙統趁關索受傷,手上沒力,迅速點了他膻中穴。關索身子慢慢軟倒,臉上露出十分驚奇、又十分憤怒的神色便竟自昏去。

趙統將關索簡易的包紮一番,轉身向掌櫃說道:「勞煩掌櫃幫我準備一駕馬車,我要將這孩童送回趙府。」掌櫃答應,便命人備車去了。趙統拿起桌上茶杯,倒了一杯茶,敬向眾人道:「此時天下大亂,小將承蒙眾人看得起,現下小將以茶代酒敬各位,預祝各位在這紛亂的時代能事事稱心,身體健康。」趙統話未聞畢,眾人卻早已哄聲大起,齊聲回禮。

眾人回禮後,皆回到原本的位上,談論起剛剛趙統和關索間對打的過程。這時忽聽門外吵嚷起來。趙統掛念隨從,忙搶步出去,只見那幾名隨從依然好端端的分立於門口兩旁。店外兩名小販卻在大聲嚇斥一個衣衫襤褸、身材瘦削的小乞丐。

那小丐約莫十五六歲年紀,頭上歪戴著一頂烏黑的破皮帽,臉上手上全是黑煤,完全瞧不出他原本面目,手裡拿著一個啃了一半的饅頭,嘻嘻而笑,露出兩排白白亮亮的雪色細牙,與他全身釉黑之貌極不相稱。眼神恍惚,全然傻獃之樣。

一個小販叫道:「小叫化子還在這幹麻?還不給我走?」那小丐道:「好,我走…」剛轉過身去,另一名小販叫道:「把饅頭錢留下。」那小丐把饅頭放在地下,做了一個身上沒錢的動作。那小販大怒,出拳打去,那小丐被小販打飛到老遠,趴在地上喘氣。

趙統見他可憐,知他餓的急了,忙搶上去擋著,道:「別動粗,算我帳上。」拾起饅頭,遞給小丐。那小丐接過饅頭,狠狠的在饅頭上咬了又咬,似乎很多天沒有進食一般飢餓不堪。趙統笑了一笑,回座又吃。那小丐跟了進來,側著頭望他。趙統也很大方的招呼道:「你也來吃,好嗎?」那小丐笑道:「好,我很久沒吃東西了。」

那小丐走到桌邊坐下,趙統吩咐店小二再拿飯菜。店小二見那小丐滿身骯髒樣,老大不樂意,但又要顧及趙統的面子,所以叫了許久才懶洋洋的拿了碗碟過來。趙統又拿起一大把麵餅夾肉,張口便吃,斜眼看那小丐。小丐眼望麵餅,不住的口咽唾沫,手卻遲遲的不敢伸手去拿。趙統道:「小兄弟,餓了便吃吧!別和我趙某人客氣。」那小丐道:「我…我這輩子…還…還為吃過那麼好的食物,我不敢拿了,怕弄髒這…這生好看的食物。」趙統聽完不禁捧腹大笑道:「別怕了,這餅和肉是我給你的,不用怕別人多說什麼。」小丐聽完心中一喜,彎著身就把一盤大餅扒著吃個盤碗朝天。

趙統見那小丐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也不便去打擾,只等他吃完後才問道:「小兄弟,你尊姓?」那小丐道:「你說什麼?」趙統道:「小兄弟你姓什麼?」那小丐道:「我爹爹都叫我查小庸,你叫什麼?」

趙統微微一笑,心道:「鄉下小乞丐,不懂禮法。」看著這個年紀和自己差不多的小丐,不由得對他的身世有了些好奇,說道:「我叫趙統。你家在哪裡?幹麻不回家?」

聽完趙統一問,查小庸眼眶一紅,哭道:「爹爹不要我啦。」趙統道:「怎麼啦?」查小庸道:「爹爹騎著馬和媽媽到處去玩,只把我一個人留在家裡。這次爹爹媽媽又出去玩了好久,我心上擔心,就出來找爹爹媽媽啦。」趙統道:「這可不好,你爹爹媽媽這時可能在找你呢!」查小庸破涕而笑,道:「倒也說的是。但我已經不知道我怎麼來的。」趙統道:「那可不好,你再想想。」

只見查小庸左想又想想不出個所以然,原本歡喜的臉色也從臉上淡了下來,說道:「趙統,我真的想不起來啦。只好由我再去找爹爹媽媽了。」趙統心道:「這小乞丐聽口音似乎也是我們蜀國人士,且幫幫他也好。」當下向查小庸說道:「你身上沒銀子使不又要挨餓了?不如我幫你找個活兒來做,等你爹爹媽媽來找你也行。」查小庸聽到,傻傻的搖頭晃腦一般,似乎想通了些什麼,喝了一口茶,笑吟吟的說道:「這真是一個好法子,那就麻煩你啦。」

趙統點了點頭,起身往掌櫃的方向走去,跟著拿出了一道令牌,只看到掌櫃直直允諾,趙統方才笑嘻嘻的走回了位子上來。說道:「我已經差掌櫃顧你到伙房打雜了,這樣你就不必擔心挨餓啦。」查小庸大喜,一把抱住趙統叫道:「真有你的,趙統你真是個大大的好人。」店中客人見查小庸天真爛漫,竟直呼趙統之名,又當眾抱住了他,無不好笑,都轉過了頭不敢笑出來。

趙統道:「這『金庸茶館』原是由一群武功高強的武林隱士所建立,因此裡面的菜餚都是以強健的內功烘煮而成,把你留在這兒幹活,不但能讓你不挨餓,更能學些功夫強身。但你可不能怕苦,明白嗎?」查小庸點點頭稱諾,但趙統這幾句話十分他似乎不明白四五分,不過見到趙統如此的關心,心下卻也好生感激,連連稱是。

趙統說畢,會了銀兩出館,牽過馬來,囑咐道:「小兄弟,好好的幹活兒等爹爹媽媽來找你,這幾文錢是我的一點心意,如果我哪日有空,一定會再來看看你的。」說完,便從衣袋中抓了一袋銅錢放在查小庸手中,又道:「拿些錢去弄套行頭,免得又遭人厭了。」查小庸拿著錢也不道謝,呆立著站在一旁,道:「我…我們是朋友嗎?」趙統大笑道:「當然是,我們是好朋友。」

趙統翻身上馬,獵鷹回肩。趙統命其中一名隨從領載關索的馬車回府,其餘隨從則跟自己回去。趙統坐在馬上向查小庸揮了揮手,在馬臀上輕輕一拍,雙腿一挾,白馬絕塵而去,查小庸杵在茶樓門口喃喃自語道:「朋友…我有了朋友……」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