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幻琉璃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另類 >
< 第 1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1/3
10/26/2013 1:12:45 AM
一股風,吹過了千古絕唱...
 

搭、搭、搭、搭......麵攤的老闆敲打著鍋裡的麵,小齊兒和琳兒兩個人坐在麵攤前的石崁上,眼巴巴的望著鍋裡冒著熱氣的麵條。

「你們的麵好了,拿到別處去吃去...」麵攤老闆說著台語,紅通通的嘴裡叼著根牙籤。他把兩個孩子趕到了石崁旁的雨棚邊坐著,自己則去招待店裡的客人。那天的天氣很冷,嘴裡說出來的話,都冒著白霧。但是這一碗熱騰騰的麵卻溫暖了姊弟倆人的四隻小手。

『姊姊,為什麼今天的麵裡沒有蛋阿?』小齊兒說著一口外省口音的標準國語,眼上露出疑惑。

「一定是老闆忘了,我去和他說去......」琳兒端著麵走進了店鋪裡,這時的天空,颯颯的飄起了雨來。

這是一個戒嚴時期的台灣,當時的時代背景相當的威權,國民生活的素質普遍不好,在電訊傳媒也不發達的情況下,時常的可以看到有人在街上發著快報、廣告,賺點小零錢,順便也能讓人們知道近期來周遭發生的事情。

小齊兒身旁的布袋裡,就裝著很多的廣告,這是小齊兒和姊姊的工作。平日堨L們就是要把這些廣告在一天之內通通發完,才能拿到三塊錢的酬勞。

一個挑著扁的老頭,走在雨中,口中喊著叫賣聲:「冬至吃湯圓,芝麻湯圓,花生湯圓,鹹湯圓;一碗三顆一塊三,加顆蛋花送酒釀......」原來,今天是冬至......

琳兒臉色黯淡的走了回來,碗堥S有多顆滷蛋,反而是眼角旁,泛出了兩滴淚光。

『姊姊怎麼哭了?因為老闆今天沒賣滷蛋嗎?』小齊兒安慰著姊姊,挟起碗裡的兩片菜葉放到姊姊的碗裡。『姊姊不哭,小齊兒的菜今天給你吃,妳不要難過!』

琳兒哽咽著,看著一臉純真的小齊兒:「沒關係,這幾天我們不吃蛋,等過幾天之後,姊姊帶你吃黑油拌飯兒!」小齊兒興奮的點了點頭,大口的吃著碗裡的麵。

『是不是天冷,所以雞不下蛋了呢?』小齊兒嘴裡塞滿的麵問道。

「不是,是爸爸留在麵攤裡的錢快用完了,老闆不給我們加滷蛋...」琳兒說到這裡,眼淚又嘩啦嘩啦的流下...

小齊兒拍著姊姊的背,指了指布袋:「姊姊,我們只要把裡面的傳單發完了,就有錢了!到時候我們去買湯圓來吃?好不好?」聽到這裡,琳兒緊張的說道:「不可以,這是要給媽媽買藥的錢,怎麼可以去買湯圓吃呢?」小齊兒嘟著嘴,默默的低下了頭。

「小齊兒乖,不然我們等等去和賣湯圓的商量一下,買藥能剩下兩毛,看看它可不可以添碗酒釀湯給我們喝...」琳兒不忍心小齊兒難過,細細的在小齊兒的耳邊說著,哄著小齊兒。

今年是民國四十九年,小齊兒六歲,沒有人記得這一年的冬至就是小齊兒的生日。但是小齊兒和琳兒都知道,等過了年之後,海外的爸爸就會回家,到時候就可以吃頓還不錯的團圓飯了。



一家門口早上還堆積著層層紙疊的派報社,下午五點門口已經是空空如也。換來的是準時出現的人龍,因為這個時間是發傳單的零工們領錢的時間。

「頭家,今天怎麼少了五毛?」家住在巷子口的復國用著一口破台語,問著派報社的老闆。

「少五毛?少五毛還是我看的起你,你當我不知道你都把單子丟在腳踏車的籃子裡嗎?」派報社的老闆,則是用一口台灣國語回著復國的話。兩個人用著奇怪的腔調說著不屬於自己的方言,景象非常的滑稽。

人群漸漸的散去,小齊兒和琳兒才慌張的跑進報社裡,準備領今天的薪水。

「報社爺爺,我們全部都發完了!」滿嘴童音的小齊,露著沒有門牙的小嘴兒,開心的說著。

「呦呦呦...小齊兒好乖,爺爺抱抱。」報社老闆把小齊抱起來,開心的用臉模著小齊兒的鼻子。

「琳兒,今天冬至,去我的抽屜裡拿五塊錢去買點湯圓和小齊兒一起吃吧!」報社老闆開心的和琳兒說著,手裡指著收銀台的櫃子。

「不行,這樣太不好意思了!」琳兒嘴上拒絕了老闆的好意,但是心裡卻是高興的小鹿亂撞著。

「不用和我客氣,我巡過了!就你們姊弟傳單發的最好,上次還有老闆來和我說,指名要你們幫他發單。多給你們兩塊錢不算什麼的,拿去拿去...」琳兒開心的跑到收銀台旁,拿出了好幾個銅板,銅板的溫度很低,但是此時琳兒的心中卻是無比的溫暖...

那天的晚上,小齊兒和琳兒一人吃了一顆湯圓,一起喝了參了熱水的甜湯;琳兒和賣湯圓的商量一塊錢買兩顆湯圓,多出來的錢,他則是按照慣例的把它存在床下的鐵桶裡。

「志明,志明你回來了嗎?」躺在床上的母親突然開始嘶吼著。

琳兒放下了手裡的檳榔,跑去幫母親從廚房裡端藥。

倆姊弟的母親患有精神上的疾病,所以倆個孩子從小就得自立自強,早上發傳單,晚上除了要照顧母親的寢居,還要幫忙處理王媽媽家的檳榔。這份活兒是爸爸拜託王媽媽讓倆姊弟接下的。這樣一天能讓倆姐弟多賺個幾塊錢。

冬天的水很冷,小齊兒顫抖雙手搓著水裡的檳榔。

屋內,母親的喊叫聲漸漸的削弱,琳兒紅腫的兩頰,滲出了血絲...這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情。

小齊兒熟戀的拿起了熱壺下墊著的毛巾,幫姊姊敷著臉,倆姊弟此時沒有悲傷,反而是有默契的相視一笑,繼續手邊的工作。

『姊姊,你認識字嗎?』小齊看著殿在檳榔下的傳單,上面五花八門的寫著各式各樣的廣告用語以及愛國口號。

「我一共認得二十八個字,小齊兒認識幾個?」小齊拿著牆角邊的石塊,刮著家中的石頭地板。

「梁...梁祝?」琳兒看著小齊兒在地上劃著歪歪扭扭的字,輕聲的讀了出來;那是前幾天在村子口演的野台戲名,所以兩個孩子都認識。

在那個傳媒不發達的年代裡,野台戲大概就是所有國民生活的娛樂了,舉凡歌仔戲、皮影戲到平劇,三不五時的都會在各眷村裡演出,偶爾有幾戶小康的家庭中有電視的,有類似傳統戲的演出時,也會邀請接訪鄰居一起來家裡看電視、看演出......

倆個孩子能認識字的機會,大多都是演戲的戲名,而且還是常常被搬演的戲名才會被孩子們記住。

那一年是小齊兒第一次寫字,他寫的字不是別的,就是唱紅了大街小巷的...

『梁祝』。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