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特西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推理 >
< 第 16 集 >
  輸入集數 16/51
5/8/2004 8:13:31 PM
黑傑克始動
 

第四章

長虹飯店二一○○號套房內,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響個不停。

「簡直和露天演唱會沒什麼兩樣嘛!再這麼下去,我一定會瘋掉!」林真舞憤恨地低語。

她用力推開人群,找尋安東洛夫的身影。

幾分鐘前,安東洛夫在二一○○號房門前停下了腳步,他在門上敲了三長兩短的聲響,接著,就有人開門讓他進去。

林真舞也如法泡製混了進來,一走進房間,先是聽到震耳欲聾的動感音樂,緊接著,一股混合著尼古丁、香水和不明體臭的怪味道就撲鼻而來。

原來,這裡正舉行著私人的狂歡派對,也就是所謂的搖頭轟趴啦。

昏暗的房間裡,四周的桌子上,擺滿了五顏六色的不明飲料,抽過的香菸和雪茄則散落一地。

這場狂歡派對似乎是變相的化蛬R會,只見穿著奇裝異服的男男女女,不是成雙成對地相擁而舞,就是在沙發上互相愛撫。

「墮落啊!」林真舞低聲咒罵著。

她一邊推開擋路的人群,一邊還得應付突如其來的鹹豬手,幸好,她事先在大型遊樂場練過,她可是出了名的打地鼠專家。

「啊咧?這是蝦米?」

林真舞踩到一團軟綿綿的怪東西,她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右腳,不偏不倚地踩在一堆用過的保險套上。

「真是墮落啊!現在的父母只懂得賺錢,都不管小孩了嗎?」

林真舞憤恨地大罵著。

「暑假都還沒到就墮落成這個樣子,等到放暑假時還得了?」林真舞愈想愈生氣。

這時,如果有兩隻腳的活動沙包,讓林真舞出出氣,那就更理想了。

沒想到,會走路的沙包真的自動送上門。

一個禿頭的中年老頭張開雙臂,擋住了林真舞的去路。

中年老頭一身酒氣,手裡還拿著兩杯雞尾酒,光看他兩眼浮腫的樣子,想也知,是隻酒色過度的老色龜。

最讓林真舞看不順眼的是,老色龜竟然穿著志村大爆笑的搞笑天鵝裝!從他腰際突出來的細長天鵝頭,在林真舞眼前,不懷好意地晃來又晃去。

「小姐,妳是新面孔喔,」老色龜笑開了嘴,又說:「長得真是漂亮,要不要一起玩啊?五萬塊怎麼樣?就這個價錢,不能再多了……」

老色龜膽敢向虎口拔牙,算是他命中該絕。

「五萬塊?去死吧!你∼!」

林真舞猛力甩動右腿,一聲悶響後,接著是一聲殺豬般的嚎叫。

「唔……妳……妳……」

老色龜脹紅了臉,手中的雞尾酒早已撒滿一地,他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雙手抱住兩腿間昏死了過去。

「活該!像你這種人不僅是腦袋呆,就連兩腿間也是爛的,讓你這種人活在世界上,根本就是危害世界的和平。」林真舞說。

她愉快地尖聲怪笑:

「呵呵呵∼,從今以後,你再也沒辦法對女人亂來囉。」

沒想到,在搖滾樂、酒精和搖頭丸的催情助興下,四周的人群對林真舞「執行公務」的大場面竟然視若無睹。

這就像賣力演出的女主角,沒有觀眾的掌聲,林真舞的心情更加地不爽。

而且,隨著音樂的激清旋律,男男女女變得更加狂野。有兩名男女在眾人的鼓噪下,開始跳起了人體鋼管舞。

只見女子把男性身軀當成了鋼管,極盡誘惑地上下扭動著,突然間,她一個甩手動作,一件胸罩從她上衣內被拋了出來,現場的男人又是一陣瘋狂尖叫。

女子跳起了脫衣舞,原本就穿得不多的衣物,被她一件件地拋向了人群。

搶到內衣的男人,紛紛發出了勝利的狼嚎。

「反了,反了,實在是越來越不像話。」

林真舞氣得全身直發抖。

在她左前方的沙發上,兩男一女光明正大地分享著搖頭丸,三人有意合拍ON LIVE的愛情動作片。

現在,林真舞的怒氣,已不是一兩個活動沙包,就能輕易平息。

看過七龍珠裡的超級塞亞人嗎?林真舞目前的戰鬥力已經嚴重破錶,到了無法估計的恐怖地步。

林真舞拿出手機,大吼:

「鐵牛∼!你馬上派人來支援,這裡有人正準備做亂……」

可憐的鐵牛,吃便當吃得正高興的時候,就接到林真舞的奪命摧魂CALL,他差點沒被豬排給噎死,梁冰冰帶來的愛心便當,他才解決了七個耶。

「喂!喂!什麼?你聽不清楚?音樂聲太大了?鐵牛!你是皮在癢啊!限你三分鐘馬上給我出現!聽到了沒?地點是二一○○號房!別跑錯了!」林真舞一口氣吼完,很不爽地掛斷手機。

說真的,正準備做亂的人,不就是她本人,林大小姐嗎?

打完手機,林真舞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她一邊注視著房門口,提防安東洛夫脫逃,一邊悄悄地走向播放音樂的DJ手。

她拿出隨身攜帶的警用口哨。

沒有多久,就聽到門口傳來一聲巨響。

「很好,時間剛好是三分鐘。」林真舞看了眼手裡的碼錶。

想也知,是康有力這輛人形坦克破門而入。

林真舞適時地切斷音樂,打開套房的照明大燈,用力吹著警用口哨。

「通通不許動!我是警察!」林真舞亮出了警察證。

她大聲宣佈:

「我現在以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和妨礙風化的罪名逮捕你們!」

現場一陣騷動,幸好門口有康有力和其他隊員的優勢警力支援,要不然,可能會出現無法控制的混亂場面。

「為……為什麼這裡會有警察?」

「對啊!怎麼會有條子?」

幾名男女不平地嘶吼著。

「噢∼呵呵呵!」林真舞又是一陣尖聲怪笑,她說:「你們聽清楚了,警察是無所不在的,甚至是你們肉眼看不見的地方,只要看到了一名警察,就代表附近至少有十名警察的存在。」

「可惡的警察……!簡直……就跟蟑螂沒兩什麼樣嘛!」

吸食搖頭丸的年青男子,勇敢地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謝謝你的意見,現在,請你給我閉嘴!」

林真舞自豪的美腿水平一踢,只聽到咻地一聲,高跟鞋擊中了年輕人的兩腿間。

年輕人雙眼噴出了火花,口中只能發出斷斷續續的哀嚎,他整個人隨即癱坐在地上。

「還有誰有意見啊?」林真舞溫柔地說。

她環顧四周,臉上還帶著可人的微笑。

參加搖頭轟趴的男男女女,這時候早已呆若木雞。

不料,剛才那名昏死過去的老色龜,竟然奇蹟般地恢復了意識,他慢慢從人群裡爬了起來,腰際的那隻天鵝頭,還不識時務的抖啊抖地亂晃著。

老色龜口中發出模糊的呻吟,說:

「發生了什麼事?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安靜?好刺眼的光啊!是天亮了嗎?」

「吵死了,你∼!馬上給我滾回去睡覺!」

林真舞毫不留情地補上了一腿。

老色龜也很識相,二話不說,立刻躺回地板補眠。

「各位……」

林真舞的話音才起了個頭。

這次,在場的男男女女,全都不約而同地舉起了雙手。

「這才乖嘛,感謝各位善良市民與警方合作。」

林真舞兩手叉腰,露出了今天最燦爛的微笑。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