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2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2/2
1/8/2004 1:16:40 PM
魔法字語
附註:很慢啊寫得……請諒,因為我和overmind都要考公開試了。
 

※※※※※※※※※※※※※※※※※※※※※※※※※※※※※※※※※

  《魔法字語》〈第二話 冒險的開始〉

※※※※※※※※※※※

——到底那傢伙去了哪堙K…

  原彌紗身穿一襲寬鬆的黑袍,頭戴著一頂四方帽,臉上露出了燦
爛的笑容,心中卻在納悶。

——連畢業禮也不來,人又不見……

  彌紗之前問過教授,丹羽龍京於兩天前向教授拿取了畢業証書。
在教授大大誇獎他取得了代表了香港醫學生數一數二榮譽的「香港大
學醫學系第一榮譽畢業」,並問他有否志向繼續進修。

  他竟然答:「沒有啊,教授。先告辭了,下次來探你吧,我還有
事要做。」

  之後彌紗使盡方法、扭盡腦筋,先是電話,後是冒險入侵一般駭
客避之則吉的政府內聯網,她也出盡六衽的進之調查。

  結果還是一無所獲,就像丹羽龍京這個人就此人間蒸發了。

——是不是時候找上門呢……

  搖了搖頭,四方帽差點便掉了下來。

——怎麼了,這麼關心那笨蛋……

  彌紗面上又露出了虛假的美麗笑容,與其他同學合照。

※※※※※※※※※※※

  「你在幹什麼呀,路基奧?」艾菲路•伊士達皺眉,不滿的道。

  路基奧•丹羽看著手上的一本漫畫,眼尾也沒有睄過艾菲路,滿
不在乎的回答:「我才想問你,你究竟想幹什麼?」

  艾菲路有點不耐煩的道:「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

  「天呀…」路基奧訝異地看著艾菲路凝望著那放映著遊戲畫面的
顯示屏:「找『字語魔法』要上網玩『魔法字語』的嗎?」

  艾菲路氣得咒罵一聲,道:「你先認真的玩,找到我要你找的情
報再說。」

  「喂喂,分清楚。現在是你要我和你拍檔,這十多天來你就只叫
我找這找那。那些龍鱗、妖精之淚,簡直要多少有多少,我可是快悶
死了。」

  艾菲路兩眼一翻,道:「你想想,『字語魔法』可是最高級、最
神密的魔法。就算是黑暗世界中知道的人也不多,那為什麼…」

  路基奧哂道:「箇中情由我早就在『魔法字語』推出時想得一清
二楚,不需要你廢話。我不去找情報只因為我對『字語魔法』沒有野
心。我要問的是你為麼不直接去找Sirus OverLife 的人,例如名或奧
斐瑪特(Overmind)等。」

  「我哪知道他們在哪裡?」

  「哪你怎麼不問我?」

  艾菲路愕然道:「你知道?」

  路基奧不答反問:「我怎會知道。」

  艾菲路有點感到路基奧像在耍傻瓜似的耍自己,怒道:「你在耍
我嗎?」

  「冷靜點,《神龍之謎》不是有言道:『魔法師必須是隊伍中最
冷靜的人』嗎?何況我哪敢耍你?」

  艾菲路啞口無言時,路基奧繼續其侃侃而談道:「你是根據遊戲
中第七級任務:先找到龍鱗、妖精之淚、鳳凰羽毛和麒麟之角,再做
一大堆事就可以找到npc天名。但據情報顯示,任務完成率不到1%,更
不要說參與任務者了。才區區0.0000075玩家人數參與,換算下即是二
十億玩家中只有一百五十人左右去玩這任務。而據我所知,這個『終
代御神者 天名』是創始人『名』所寫的小說《米蘭物語》〈命運的
傳承〉的主角,亦是他用以參與十多年前瘋麾RPG圈子的ERPG『魔洞神
龍』的角色。所以任務完成後得到的名的行蹤是絕對說得通的猜測。」

  艾菲路不得不佩服這劍士的頭腦。清晰的思路配合精確的邏輯,
路基奧瞬間就把艾菲路用了數天才整理好的枝節說得整整有條。

  「哪麼下步該怎樣走?」艾菲路虛心下問道。

  路基奧出其不意的道:「你不覺得肚餓嗎?」

  不提還好,一提之下艾菲路的肚子立即「咕咕」的響了起來。

  「你還有儲糧嗎?」迫不得意下,艾菲路只得向路基奧投降。

  路基奧笑笑道:「去你的,半個月來什麼都被你吃個清光了。還
想再吃?想要生活費嗎?簽下名字吧。」伸手遞過了一份文件。

  艾菲路一看到紙張的內容,下顎差點掉了下地。

    「劍士與魔法師:

       什麼也可以幫您辦到。工作是探險、護衛也可。有意
者可以留下訊息,我們看過會回覆的了。

                   Ryukyo•丹羽」

  艾菲路不解問:「這算是什麼?」

  路基奧淡淡道:「我們也要吃飯的,你想餓死嗎?」

  艾菲路就這樣胡里胡塗的簽上了名字。

    「劍士與魔法師:

       什麼也可以幫您辦到。工作是探險、護衛也可。有意
者可以留下訊息,我們看過會回覆的了。

                   Ryukyo•丹羽
                   Infernal Easter」

  「好了,簽下名字了,你可以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你不懂得中文嗎?我不是清楚寫著『劍士與魔法師,什麼也可
以幫你辦到』?」

  「那即是甚麼?冒險者嗎?」

  「你說得對,由現在開始,我們是冒險者。」路基奧自信地笑著
說。

  可是,艾菲路只是一臉疑惑地看著眼前的路基奧…

——現代人用「冒險者」這個名號…不是和時代脫節嗎?

※※※※※※※※※※※

——那大白痴死到哪堨h了?

  艾菲路靠在路邊的防撞欄,焦躁不安的到處張望。

  雖然他對路基奧當冒險者賺取生活費的主意很不以為然。出奇地
不到一天便有委託,酬金的出價更是高得嚇死人,令艾菲路不由得緊
張這單生意起來。

  「混蛋,委託人約定的時間快到了,還不知到了哪鬼混!」艾菲
路不禁的罵出口。

  「去你的,誰說我是去了鬼混?」

  艾菲路吃一了一驚之際,恰好看見了路基奧悠閒踱步過來。

  艾菲路大罵出口:「豈有此理,委託人快到了你才來!」

  路基奧反唇相譏道:「委託人未到就不算遲到。」

  艾菲路洩了氣時,一把嬌嫩的聲音傳來:「哇…我委託的就是你
們嗎?」

  二人回到一看,就只看見一團火紅色…不,只有路基奧看見,艾
菲路看見的是黑色的身影。

  「……厲害,Ferrari F500。」路基奧讚嘆道。

  「哇…美女。」艾菲路吹嚮了口哨。

  在艾菲路的觀察下,站在車旁的是一名約二十歲的女孩。秀麗的
臉孔上,烏黑的秀髮在陽光的照射下,非但沒有映出光芒,反是吸收
了所有陽光似的,神秘而美麗;與頭髮相配合的是那雙黑黑的、深遂
的瞳孔,從內裡可看出不可思議的光芒,卻又像是黑暗般昏暗。

  女孩帶著微笑地向二人走過來,此時,路基奧看見女孩的黑色西
裝上,右邊的胸口前掛著一個銀白色的徽章,一個「T」形的徽章。

  「想不到第一件任務便是大任務。」路基奧喃喃地說。

  「甚麼?」一直看著美女的艾菲路轉過頭說。

  「先別問,待會你便會知道的了。」路基奧沒有回答艾菲路,只
是緩步向前,對迎面而來的女孩說:「我是路基奧.丹羽,而這位是
艾菲路.伊士達。聽見你剛才的問題,看來你就是我們的委託人,蘇
菲亞.米諾斯小姐吧。」

  「沒錯,我就是留言委託的蘇菲亞.米諾斯。想不到…「劍士與
魔法師」的組合是如此年輕的。」女孩若有所思地打量著二人說。

  「我們從來沒有說過我們是年長的冒險者組合。」路基奧冷冷地
說。

——你這個大白痴…你以為你的回答很帥嗎?

  艾菲路心裡咒罵著路基奧,同時他向蘇菲亞說:「蘇菲亞小姐,
年齡不是甚麼問題,請相信我們的能力吧。你可以向我們說明委託的
內容嗎?」

  蘇菲亞定眼看著路基奧和艾菲路,突然,她笑了出來。

  「你們真是有趣的組合,魔法師先生。」她說:「我一定會向你
們說明委託的內容,但是並不在這裡,請先上車吧。」

  說罷女孩便轉身前進。看著她在空中飄逸的及肩黑髮,艾菲路問
路基奧:「我的頭上刻著『我是魔法師』五個大字嗎?」

  「我也覺得奇怪,為甚麼她會知道你這個人是魔法師?只是看外
表的話,我只會認定你是不知從何而來的瘋子。」

  被路基奧冷冷地挖苦,艾菲路咬緊牙關,正要咆哮時,路基奧平
淡地說:「快跟上去吧,你不會希望第一件任務便有甚麼問題吧?」

  艾菲路這才勉強地忍下這口鳥氣,慢慢轉身向F500走過去。

——這個女孩,研究過艾菲路的底細…看來事情不是這麼簡單。

  路基奧心中暗想著,平靜地步向F500。

※※※※※※※※※※

  F500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四周的環境像是被強硬地扯向後方,
但是它們仍是對F500窮追不捨,緊貼在它的後方。

  「米諾斯小姐,你可以說一下委託內容嗎?」艾菲路眺望著不斷
移換著的風景說。

  「叫我蘇菲亞便可以了。我現在正帶你們到委託的目的地,所以
,一開始我便打算現在說出委託的內容。」蘇菲亞從倒後望望二人,
說:「如果你們拒絕的話,我會載你們回去的。」

  「接受與否,總要聽過委託後才決定。」路基奧說。

  「那我現在開始說明委託內容吧。」

  路基奧閉上眼睛,艾菲路則仍是眺望著窗外,但是二人都是等待
著蘇菲亞的說話。

  「首先,你知道我是甚麼人嗎?」蘇菲亞說。

  「我們的委託人。」艾菲路開玩笑地說著,可是路基奧卻嚴肅地
接下去:「而且是泰坦科技研究所的機械部門主管。」

  艾菲路驚訝地將視線轉向路基奧,蘇菲亞也以驚訝的語氣說:「
原來你已經知道我是誰。請問你是怎樣知道的呢?」

  「你胸前的「T」字徽章,正是泰坦科技研究所的標誌;而在「T
」字內的「m」字,則是機械部門的簡稱;至於你是部門主管,這個是
我的推測。」

  「利害,只是看一眼便能知道這麼多的事情。」蘇菲亞笑著說:
「其實銀白色的徽章正是部門主管的證明,但是劍士先生你不知道也
是正常的。好了,說回正題,既然你們已經知道我是誰,那麼我便長
話短說,我希望你們能到我們的研究所的地窖看看。」

  「地窖?那個地窖有甚麼特別嗎?」艾菲路問。

  「一個月前,不知為何,地窖經常傳出怪異的聲音。」蘇菲亞瞄
一下後方,再回頭看著公路說:「我們既然是科技研究所,當然不相
信那是甚麼靈異現象,所以我們便派了一名工作人員到地窖調查。」

  「結果他沒有回來?」

  「正是。後來我們派了一隊工作人員到地窖搜查,可是在他們進
入後一星期,地窖的入口被石頭封住了。」

  「…大致上明白,即是你希望我們替你找回那些工作人員?」

  「並且順道找出地窖聲音的來源。」蘇菲亞說。

  突然,路基奧睜開雙眼,冷笑一聲。

  「劍士先生,怎麼了?」

  「剛才我就在想,為甚麼泰坦科技會委託我們這種工作經驗等於
零的人來幫助他們,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路基奧平淡地說:「正是
因為我們沒有甚麼名氣,因此,若然死了的話,根本就沒有人知道。」

  艾菲路駭然地叫了出來:「你說的是真的嗎?」

  「艾菲路,你還不明白嗎?泰坦科技是全球數一數二的科技研究
所,假如他們願意的話,數以萬計的偵探、探險家便會立即前來助他
們解決此事。可是,要是地窖內的東西是不見得人,或是前往探索的
人無故地失蹤,被外人知道後,泰坦科技在國際間的地位便會受到影
響。因此,他們必須找一些有能力,卻沒有甚麼名氣的人來作搜查。」

  路基奧慢慢地將事情分析出來,然後三人都噤口不語。F500劃破
空氣的聲音清楚地傳進眾人的耳中,直至蘇菲亞開口說話。

  「你說的十分正確。那麼,你們意下如何?要是你們不願意的話
,不妨告訴我。」

  艾菲路與路基奧互望對方,不消一會,路基奧首先說:「誰說我
們不願意?」

  「對。不過,還有一個問題。」艾菲路附和著。

  「你是指酬勞吧?請放心,每人五萬,這個條件不錯吧?」

  「不,我不是指酬勞。」

  蘇菲亞聞言,疑惑地皺起眉頭;路基奧也是疑惑地看著艾菲路。

  「請問那些失蹤的工作人員中,有沒有女性?」

  突然蘇菲亞大笑出來,路基奧則是無奈地掩臉搖頭。

  「第一個失蹤的是一個美女,魔法師先生。」

  「那便行了,我一定會竭盡所能。」艾菲路完全感覺不到路基奧
的無奈,只是逕自滿意地說。

※※※※※※※※※※※

  經過一小時車程,F500終於在一座建築物前停下來。

  二人隨著蘇菲亞下車,隨即抬頭眺望那座白色外牆的建築物。建
築物直指天際,最高層的樓層像是隱沒在雲中隱約可見,再加上其白
色外牆反射出刺眼的光芒,讓人感覺到這座建築物是連接天與地的神
聖高塔。

  建築物外觀轉向建築物內的工作人員,他們全是清一色的黑色西
裝,再配上胸前不同顏色的「T」形徽章。不知為何,艾菲路見狀,總
覺得眼前的工作人員,與其說是研究員,倒不如說是黑幫成員。

  「我還以為研究人員都是穿著白袍的。」艾菲路說。

  「魔法師先生,我們做研究工作時才穿上白袍。」蘇菲亞看看二
人,說:「請兩位跟我到地窖吧。」

  蘇菲亞沒有多說,慢慢進入建築物,二人立即跟著她的步伐。一
路上,路基奧氣定神閒地走著,但艾菲路對四周投來的眼光感到渾身
不自在。

  「路基奧,你沒有感覺到甚麼嗎?」艾菲路輕聲地對路基奧說。

  「你是指工作人員的目光?」路基奧反問。

  「原來你感覺到…為何你好像漠不關心似的?」

  「因為我接觸得太多了。」路基奧輕鬆地說著,艾菲路則呆呆地
看著他。

——接觸得太多?他一直做這些工作嗎?

  艾菲路好奇地環顧四周,就在此時,他的眼睛對上一位穿著白袍
,急急地走過走廊的工作人員的眼睛。

  就像觸電似的,艾菲路停下腳步,回頭看著那位急地跑開的工作
人員的背影。雖然工作人員維持著同一步伐奔離,但是艾菲路確信,
他曾放慢腳步,就是在他和自己眼神接觸的一刻。

——那個人…不…不可能,「死亡邪眼」不會在這裡的。

  艾菲路搖搖頭,企圖使自己冷靜下來。

——「死亡邪眼」不可能在這裡的,自從米兒死後,他便從這個世界
消失了…

  「艾菲路,你怎麼了?」路基奧見狀,立即停下腳步說。

  「魔法師先生,你是否感到不適?」蘇菲亞亦停下腳步說,不過
從話中的言不由衷也可以知道她的不以為然。

  「啊,對不起,我沒有甚麼事。」艾菲路被他們的說話拉回現實
,隨即深呼吸一下,說:「沒事的,我們繼續走吧。」

  「是嗎?好吧。」蘇菲亞聳聳肩膀,之後便再前轉身前進。

  艾菲路再次跟著她的步伐,跟在他身旁的路基奧輕聲道:「你的
表情告訴我,你並不是沒有事。」

  「我的確有事,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眼前的任務,不是嗎?」

  「我可不是拍擋有事也會置之不理的人。但是,看你現在的樣子
,你是不會告訴我的了。」路基奧笑著說:「將來有機會的話,你便
告訴我吧。」

  艾菲路低聲地笑了出來,說:「將來?我看你將來沒有時間聽我
說的了,原彌紗小姐會日日煩著你的。」

  這次是路基奧停下腳步。

  「你怎會認識彌紗?」路基奧平淡的聲線下蘊藏著某種異樣的激
動。

  「邊走邊說吧。」艾菲路慢慢地說:「我當然不認識原彌紗小姐
,只不過我擁有的『字語魔法』有能力知道她的存在。」

  「你是指Memory?」

  「當然。」艾菲路得意地說著。

  「我決定了。」路基奧的聲音再次變回往常的平淡,道:「你的
租金要加倍。」

  「甚麼?」艾菲路駭得叫出來,這使前頭的蘇菲亞再次不情不願
的停下腳步。

  「魔法師先生,發生甚麼事…呀!」

  艾菲路只顧著眼前冷笑的路基奧,一時不慎撞上蘇菲亞,稱得上
健壯的他當然沒有倒下,可是身形纖幼的蘇菲亞便被撞倒在地。

  「蘇菲亞小姐,不好意思!」艾菲路慌忙將蘇菲亞扶起,突然,
艾菲路再次感覺到剛才與那名工作人員目光相交時的那種感覺。

  一種彷彿世界上都沒有生氣,只有「寂」的感覺……似若所有人
都死了,只剩下世界本身般的感覺……

  「魔法師先生,若沒有甚麼事,下次請別在走廊上大叫,可以嗎
?」蘇菲亞沒有留意到艾菲路的表情,她只是低頭拍著身上沾滿了塵
屑的衣服說。

  「啊…對,對不起。」艾菲路心神恍惚地回答著。

——這是「死亡邪眼」.死亡預警的感覺…

  艾菲路茫然地看著蘇菲亞的背影,當然敏銳得過份的路基奧有把
這一切都看進眼裡,可是他並沒有發問。

  經過了這幾天的相處,他明白到如果不想說的話,艾菲路是絕對
不會說的。總有一天,他會向自己說,但不會是現在。

  「我們快點行吧,米諾斯小姐。」路基奧說。

  「好的,但其實只要用前面轉角處的電梯到L5便是地窖。我想
,我還是在這裡和你們分手,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艾菲路,不要多想了,快來吧。」

※※※※※※※※※※※

  電梯內不發一言是很痛苦的事情,就算身邊有人在,你也會感到
無比的孤觸。因此艾菲路無意地說:「不知道這座研究所的地窖是怎
樣的呢?」

  「我怎會知道?」

  本來沒有期望得到回覆的說話被回覆,但是艾菲路對這個答案極
為不滿。

  「你不可以有一點兒想像力的嗎?」

  「無謂的想像對現實沒有任何作用。」雙手盤抱著的路基奧冷冷
地指出,艾菲路立即氣得把剛才的煩惱拋到九霄雲外,怒斥道:「想
像力是活力的象徵啊!裝帥的怪人!」

  路基奧懶得答腔,一來他真的不想回答,二來電梯已到達L5。

  「出去吧,充滿幻想的少年。」路基奧伸伸懶腰,有氣無力地說
著,同時踱步前進;相反艾菲路則是緊咬牙關,拳頭握得不可再緊的
步出電梯。

  透過電梯照出來的光線,路基奧看看四周,四周甚麼也沒有,只
有一條向左右伸延的窄巷。他向前踏出一步,正想找出蘇菲亞口中的
被石頭堵塞的入口時,光線照出的範圍逐漸縮窄,最後變得一片黑暗。

——是誰按下電梯的鈕啊?

  路基奧心裡埋怨著,在黑暗中對艾菲路說:「你能弄個火出來嗎
?」

  「你當我是活動火把嗎?」

  「當然不是,現在四周一片漆黑,你想甚麼也做不到嗎?」

  艾菲路悶哼一聲表示他的不滿,突然,一個艷紅的火球在他的左
手上燃燒著,視界沿牆壁往左右擴展時,電梯重新出現在兩人眼內。

  路基奧笑著說:「不愧是大魔導士艾菲路。」

  「這並不算甚麼。」艾菲路自豪地把玩手中的火球。

  由於這裡只是一條沒有岔路的窄巷,在火球的映照下,不消一會
二人便找到蘇菲亞所說的入口。

  入目的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石球。在火球的映照下,連絲毫碎裂的
痕跡也找不到,更不用說可供擠身而過的空隙。

  「是這裡了。」路基奧伸手試著碰一下堵塞著入口的石頭。

——堅實得根本一動不動。

  「不是自然跌落的。」他迅速下了判斷。

  艾菲路奇道:「你說笑嗎?人類能夠移動這麼巨大的石頭嗎?」

  「那麼你能解釋為甚麼這麼巨大的石球跌落後,石頭上看不見任
何裂痕嗎?」

  被路基奧這樣一說,艾菲路頓時語塞。路基奧看看艾菲路,再看
看石頭,說:「艾菲路,記著石頭的位置。」

  艾菲路光火道:「…你在耍我嗎?石頭不就在我的前方嗎?」

  「我不是在耍你,而是我現在要將這石頭打碎,而你則要在石頭
碎裂時以魔法頂著上方可能會掉下來的石塊。因此,你必須暫時停一
下我們偉大的火球。」

  「好吧。但是,你未免太小看我吧?」

  「?」

  艾菲路伸出右手,突然一團淺藍的冷氣團在掌心慢慢旋轉凝固。
與左手的紅球互相輝映。

  路基奧恍然道:「原來你能夠同時使用兩種魔法。」

  無視艾菲路得意的笑聲,路基奧笑著站在石頭前,雙手自然的下
垂。讓艾菲路猜不透他想要如何「擊碎」這塊可能二十個人也舉不動
的巨石。

  驀地,路基奧虛握的拳頭已經碰在堅硬的石上。

  從完全沒有動作的靜立到擊中石頭,艾菲路竟完全看不見一絲一
毫的動作。沒有應有的激烈聲響,也沒有預期中的反應。一切仿似電
影剪接失敗般從一個動作跳到另一個動作。

  更嚇人的是,巨石無聲無息的就變成了碎粉,似水般「流」往四
周去。而不出所料,巨石消失,隨即便一大堆的石頭塌下,隆隆聲的
聲勢嚇人。

  「冰柱!」

  突然,四支首寬尾窄的冰柱從地面冒出來!硬生生的摃著天頂,
一陣沙土飛揚過後,工作人員失蹤的通道終於出現在眼前。

  然而,通道內的事物,不禁使艾菲路以為他們弄錯地方。

  堆積如山的白骨、散滿在地的腐屍、充斥通道的惡臭。

  「路基奧,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地窖,而不是墳墓,不是嗎?」艾
菲路掩著口鼻,強忍著嘔吐感說著。

  「這個的確是地窖,只是多了些屍體吧。」縱使路基奧對眼前的
事物全無恐懼感,可是刺鼻的惡臭還是使他不禁掩著口鼻。

  「這些屍體會是…」艾菲路躡手躡腳地步進通道說。

  「其中一具應該是你想見的美女工作員吧。」路基奧就像平常走
路一樣,只是掩著口鼻走著,但是他一時不慎,不小心踏中一具腐屍
的手,成群的屍虫立即從屍體處走出來,並向四周亂跑。

  路基奧沒有特別反應,只是反射性地閃避屍虫,可是艾菲路立即
嚇得跳開兩步。

  「你這個白痴在幹甚麼?」艾菲路對著路基奧吼道,可是當他看
到路基奧旁邊的屍體時,他感覺胃裡的胃液在翻騰,同時有某種極酸
的東西湧上喉嚨,就是這樣,艾菲路立即彎下身,嘔吐不止。

  「喂,你不是這麼沒用吧?」

  「去你的!咳咳…嘔…我…我是第一次看見腐屍的!」艾菲路擦
著嘴角,無力地叫道。

  「是嗎?我看得太多了。」路基奧的聲音從手掌後方傳來,聽起
來更加平淡:「既然你忍受不了,我們便快點離開這個入口吧。」

  「媽的!這個當然!」艾菲路邊咒罵著邊說:「但是…路基奧,
你是從哪裡看見這些景象?」

  「漫畫,恐怖漫畫,電子遊戲。」路基奧理所當然地回答,艾菲
路只是睜大雙眼的望著他。

——漫畫原來是這麼有用的東西嗎?

  帶著這個疑問,艾菲路急急地離開這個入口,向著更入的地窖通
道前進。

※※※※※※※※※※※

——難怪工作人員一去不回了…

  路基奧搖搖頭,煩躁地說:「艾菲路,這是第幾條岔路了?」

  「我怎知道?」艾菲路以同樣煩躁的語氣回答。

  「我不是叫你記著的嗎?」

  「我哪記得呀!我們已經走過百多條的岔路了!我做記號都做到
手軟!去你的你去記吧!」

  二人火氣旺盛地瞪著對方,同時洩氣坐在地上。

  泰坦科技研究所的地窖,就像是為了防止入侵者似的,每條通道
都有三條分支,有些分支是獨立路線,有些連到其他的分支上,有些
則是窮巷,整個地窖簡直是個迷宮。

  他們之所以如此煩躁,是因為他們已在這個迷宮走了三個小時以
上,遇到的岔路已經上半百,而碰上是窮巷的次數接近九成。像是在
地窖內不斷徘徊,卻又知道自己正在向前,失望與希望的心情不斷重
複交替,直至現在,失望戰勝了希望。

  「究竟還要走多少次呀!」艾菲路仰天大叫著。

  「我哪知道?我也想知道。」路基奧無奈地說。

  他們再次怒視著對方,突然,「架架」的聲響傳入耳中。

  「混蛋,不要發出怪聲!」「白痴,不要發出怪聲!」

  二人同時對對方吼道,下一刻則同時疑惑地望著對方。

  「你剛才說甚麼?」「你剛才說甚麼?」

  「架架」聲再次傳入耳中,他們這才驚覺有東西從前方接近。他
們抬頭一看,在其中一條岔路上,先是出現兩點紅光,後是四點、六
點…突然,一點紅光向前撲出來,在火光的照射下,銀白色的軀殼映
入二人的眼中。

  「這是甚麼?機械獸嗎?」艾菲路驚訝地看著那銀白色身軀的獅
子,在空中跳躍的重金屬質感沉重地壓在他的身上,可是路基奧卻冷
靜地揮動手臂。

  艾菲路還未清楚路基奧在做甚麼,撲向他們的機械獅子便在他們
的跟前停止下來,接著癱倒地上。

  「…你…」艾菲路呆呆地望著路基奧,然而路基奧只是冷靜地說
:「剛才我只是截斷它的電源。」

  「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那把東西是怎麼回事?」

  路基奧看看自己手上那把像長電筒般兒戲的柄子,氣定神閒地說
:「光之劍,天空神雷劍,天雷劍,隨你怎樣叫吧。」

  「我不是問你這把劍叫甚麼名字!我是問你為甚麼你有光劍卻叫
我用火球照明?」艾菲路怒道。

  「你好像沒有叫我用這柄光之劍照明吧?」路基奧笑著回答,突
然後方又再一隻機械獸撲過來!就在此時,奇異的銀光在空中劃出弧
形,光芒的尖鋒不偏不倚地劃過機械獸的心臟位置。

  是路基奧手上的柄子末端閃出了這道閃耀無匹的銀光。

  劍尖才剛從機械獸的身上拔出,又再三隻機械獸向路基奧撲過去
!就如獅子撲兔,機械獸伸出前爪,六把銀爪和一把銀刃就在空中交
戰著,突然,銀光再次在空中劃出弧形。「砰」、「砰」、「砰」,
伴隨著「嘎」的金屬和石磨擦的尖銳聲音,機械獸應聲倒下。

——這柄劍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以光作劍刃時連金屬也能輕易刺穿?

——就像Star Wars中Jedi的光劍般銳利……

  激戰中的路基奧悠然道:「你這個魔法師不會戰鬥?」

  「去你的!我只是在等機會而已!」艾菲路一震從沉思醒來,雙
手重疊向前,大叫道:「看清楚大魔導士的力量!十萬伏特——『閃
雷』!」

  事實上,艾菲路放出的雷電並沒有十萬伏特,不過閃電如同失控
似地從艾菲路的手上爆射而出,刺眼的白光將眼前的一切全包圍起來
,「轟隆」!待雷電在洞窟消失,眼前只是一片迷霧……

  「看到我的力量了嗎?」艾菲路瞄一下路基奧說。

  「的確很強,可是……」路基奧定眼看著霧裡,「你用魔法之前
可否考慮一下對手是甚麼?」

  「…這是甚麼意…思?不是吧!怎麼會這樣?」

  被雷電擊中的機械獸非但沒有損毀,機械眼球閃出的紅光反而更
光亮,似是史前怪獸般的怒瞪著兩人;之前被路基奧擊倒的機械獸,
也因為強勁的電力而全數恢復動力,更有力的站起來…

  「我真的很懷疑,你真的是魔法師嗎?」

  「一時失手而已!」艾菲路反駁道。

  機械獸的電力來源已不再是機械心臟,而是佈滿全身的閃電,因
此路基奧不能再以「斬破心臟」的方法停止它們的活動;而且二人皆
為人類,被閃電擊中的話不可能沒事,所以碰機械獸亦是不智的選擇。

  面對這種對手,二人決定了最好的戰法。

  齊聲發喊,二人掉頭、走為上著!!

  急奔的腳步聲中,路基奧怒道:「要不是你這個不知所謂的魔法
師,你認為我們會這樣狼狽嗎?」

  艾菲路反唇相譏道:「是你先挑釁我,才令我使用這麼厲害的魔
法吧!」

  「你是魔法師,這麼容易受挑釁的嗎?你是魔法師,連魔法的種
類也不懂挑選嗎?」

  「你管我!」

  艾菲路回頭一看,只見機械獸在狹窄的通道成一直線地追趕他們
。不料,他突然停下腳步,路基奧見狀不期然停下腳步。

  「路基奧,告訴你吧,我是故意跑來這裡的。」艾菲路喘著氣說。

——喘著氣說這種話,恐怕只有他才做得到。

  路基奧聳聳肩膀,然後一揮手,柄端再次透出銀芒。

  「而且,我剛才是故意使用雷電魔法。」

  說罷艾菲路唸起咒文,不一會,閃電再次在他的手掌心凝聚起來。

——原來打算用這種方法嗎?

  路基奧看著艾菲路的動作,放心地將拔出的劍光收回。

  「看你們能吸收多少吧!他媽的混蛋!五十萬伏特的『閃雷』!」

  一束撕破了黑暗的電流從艾菲路的手掌湧出來,直接穿透來襲的機
械獸群。散滿在機械獸身上的電流突然激增數倍,接著是機械關節的爆
炸聲音。

  一隻、兩隻、三隻…機械獸慢慢倒下來,爆炸持續…

  這是因為艾菲路貫注在機械獸上的電流的強烈遠遠超出機械獸的
回路所能負荷,本來應該跳線的電路全都爆炸收場了。

  「看吧看吧!這才是我的魔法啊!」

  「…你這個『大魔導士』還真麻煩…你就不能看清楚我們的處境
嗎?」

  「你又在說甚麼啊?這次它們總不會站起來!」

  路基奧一針見血地指出:「不過洞窟會因為爆炸而倒塌。」

  「…好像是…」

  「他媽的!還不快使用逃離迷宮的魔法!」

  艾菲路不禁遲疑道:「但是我們還未查出…」

  「現在先保住性命,我可不想被你這個『大魔導士』累死。」

  「…好吧,不用刻意提我的名號。」

  路基奧沒好氣地搭上艾菲路的肩膀,然後艾菲路趕緊唸起咒文,
二人霎時間便回到通道的入口。就在此時,通道內傳出駭人的巨響……

※※※※※※※※※※※

  立在L1電梯門外的艾菲路裝作不知情地四處張望,好奇得像個
孩子般道:「好像發生了大爆炸呢…」

  路基奧冷冷的道:「因為某笨蛋而起的爆炸。」

  「……我的力量太強了。」艾菲路仍在硬撐。

  「不會控制力量的人也算是笨蛋。好了,現在工作可算是失敗,
真是丟臉……第一次就有這樣的下場。不過,我認為我們完成了工作
。工作人員失蹤是因為被機械獸襲擊吧?」

  艾菲路彈響了指頭,恍然道:「對啊,可以這麼說。」

  「雖然我不認為這是真相……」路基奧喃喃地說。

  「甚麼?」

——機械獸…要是真的只是這樣,在科學界執牛耳的泰坦不可能查不
出來的。

  「沒有甚麼,我認同你的說法,就這樣告訴蘇菲亞小姐吧。」

——在更深處,那個不可告人的祕密西究竟是甚麼?

  路基奧帶著這個疑問,和艾菲路一起離開電梯所在的平台。


  《第二話 完》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