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特西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推理 >
< 第 2 集 >
  輸入集數 2/51
4/25/2004 11:16:20 PM
黑傑克始動
附註:重新排版(= =)"
 

特勤女警隊台北總部,女隊員們正聚集在休息室裡說著悄悄話。

「真姐今天早上的心情很不好喔!危險指數九十。」

首先打開話題的是「飲水機三人組」的郝樂迪,她口中的真姐是指特勤女警隊的小隊長林真舞警官。

「是啊,火山似乎隨時有可能爆發。」溫凱麗隨口回答。

「火山爆發?在哪裡?」

少根筋的梁冰冰抬起頭,她正準備泡咖啡。

「傻瓜,她是形容真姐啦!順便幫我泡杯咖啡,加糖和奶精。」郝樂迪說。

「噢……」梁冰冰楞楞地點頭。

這三個人是特勤女警隊的奇妙組合,她們自稱是三位一體。

由於三人的個性分別是冷、溫、熱。所以,特勤女警隊裡的人又稱她們為飲水機三人組。

「看樣子真姐還是忘不了那檔事,都已經過一個多月了。」郝樂迪說。

「沒有辦法,真姐是個很不服輸的人。」溫凱麗平靜地說:「她無法接受黑傑克在她眼前逃走的事實。」

一個多月前,林真舞指揮的「獵狐專案」,在近千名警力的支援下,最後竟以失敗告終,怪盜黑傑克就如同空氣般在人間蒸發。

最誇張的是,在黑傑克負傷潛入的大樓現場,鑑識人員竟然採集到十幾種摻雜了人類和動物的血液樣本!

「他還是人嗎?簡直是怪物嘛!」

在忙碌了十幾個小時候後,實驗室的分析人員不禁發出了悲鳴。對他們來說,再沒有比這更惡質的玩笑了。

「說來奇怪,那棟大樓在我們嚴密的封鎖下,黑傑克是怎麼逃脫的?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透。」郝樂迪啜飲了一口熱咖啡,「啊!真好喝,凱麗,妳也來一杯吧!」

「好吧。」溫凱麗很自然地,大大方方地拿起梁冰冰泡好的第二杯咖啡。

「太甜了,冰冰,妳難道不知道我最近正在減肥嗎?」溫凱麗說。

「再給我一杯吧。」

郝樂迪隨手將杯子遞給了梁冰冰,又說:

「說不定他真的會隱身術。」

「夢幻的魔術師、暗夜的黑狐……那些都是八卦雜誌亂寫的啦,好用來吸引大眾目光,多騙幾個錢。」溫凱麗說。

梁冰冰覺得她們聊的內容好無趣,她隨手拿起了一本東邦週刊,坐在沙發上邊看邊喝咖啡。

「……總之,黑傑克就是犯了真姐的大忌。」這就是郝樂迪最後的結論。

「沒錯。」溫凱麗說。

突然間,梁冰冰發出了長聲的悲鳴,她哭喊著: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狠心的父母……」

溫凱麗知道梁冰冰的老毛病又犯了,主動溫柔地摟著她的肩。

梁冰冰是個正義感超強的人,她這個人又天性敏感,往往一件社會新聞,就能讓她激動個老半天。

「都是我的錯……如果我早點發現,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梁冰冰靠在溫凱麗肩上,淚水如水庫洩洪般滔滔不絕。

郝樂迪瞧了週刊一眼,她唸著上面的標題:「十三歲美少女流浪大賣場兩個月………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代誌?不過是很平常的社會新聞嘛。」

「平常?」梁冰冰又是一聲悲鳴,「妳說這是很平常的社會新聞?」

她大聲唸著週刊的內容:

「十三歲的少女妮妮,獨自在外流浪兩個月,靠著撿食大賣場的垃圾維生,晚上就住在紙箱裡……由於她有著藍眼褐髮的外形特徵,導致她的親生父母誤以為她是亡靈投胎,會給家人帶來不幸,因此妮妮出生後不久,就送給別人當養女……」

唸完後,梁冰冰不忘再加上高八度音的慘叫:「喔!……天啊!地啊!怎會有如此狠心的父母啊!」

溫凱麗和郝樂迪兩人相視了一眼。

梁冰冰待在特勤女警隊實在是台灣演藝圈的大損失,她如果去演出八點檔,保證能一砲而紅成為最佳苦旦。

「唉啊,冰冰,妳就別擔心了。她現在住在少年觀護所,有吃有住,又不用像一般學生每天補習、考試,如果我是她這種年紀,也想過幾天這種輕鬆逍遙的日子。」溫凱麗安慰她說。

「對啊!這已是上一期的週刊了,說不定少年觀護所早就聯絡上她的親生父母,把她接回家休養了呢!」郝樂迪說。

「真的嗎?」梁冰冰這個人就是好騙,而她的獨門哭功也早已修到收放自如的境界,說停就停。

「傻孩子,別哭了。」溫凱麗說。

「嗯…好吧,那我就不吵妳們了,請繼續剛才的話題吧。」

梁冰冰說完,又拿起週刊津津有味地讀著。

溫凱麗和郝樂迪若無其事地拿起了咖啡,她們已經習慣梁冰冰這個人,誰叫她們三人是特勤女警隊的好姊妹,獨一無二的飲水機三人組。

這時候,休息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不,應該說是被撞開才對。

「真舞小姐……」

闖入的男子,發出震耳欲聾的牛吼,聲音之大幾乎可以掀開屋頂。

溫凱麗和郝樂迪被嚇到,剛喝入口的咖啡,不約而同地噴到彼此的臉上。

「厚!鐵牛你要死啦!」郝樂迪聲到拳到。

被稱為鐵牛的男子躲也不躲。雖然郝樂迪的拳頭經過了怒火的加持,可是,打在鐵牛的身上,就好似替小貓咪搔癢癢。

溫凱麗用紙巾擦拭完臉上的咖啡,這才說:

「你就這麼突然闖進來,也不事先敲個門!沒看到這裡有三位美麗的淑女正在休息嗎?」

「三位美女午安。」

鐵牛不好意思地搔著頭,露出一臉憨笑。

他的名字叫康有力,是特勤女警隊的唯一男性。他是林真舞的部下,也可說是私人助理、隨從和家臣。他的工作內容簡單一句話就是跑腿小弟,只要是真舞女皇的聖旨所在,就算要他赴湯滔火,他也在所不辭。

康有力人如其名,長得像大樹一樣。
儘管他外表長得很、十分、非常地抱歉,優點就是身體很健康,感冒兩字對他來說,就像是仙女星座傳來的外星語。

「康有力生病?怎麼可能?這頭牛壯得跟不袗一樣!」

林真舞曾經這麼形容過他。於是,隊裡的成員就給他取了「鐵牛」的綽號。

「鐵牛兄,喝杯水吧,看你跑得多喘啊!」

梁冰冰從旁遞給康有力一杯水,眼神中充滿了愛意。

康有力也老實不客氣地拿起水就喝。

梁冰冰喜歡鐵牛,早已是特勤女警隊裡半公開的祕密了。不,應該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眾人皆知,只有康有力這個當事人不知。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鐵牛上啊!」郝樂迪如此歎息過。

康有力一口氣喝完杯中水。

「好喝嗎?」梁冰冰含情脈脈地問。

「哇!真好喝,再來一杯。」康有力滿足地說。

「這也太誇張吧,白開水有這麼好喝?」溫凱麗心裡暗笑。

康有力話才說完,梁冰冰就如聞聖旨,叭噠叭噠地衝向了飲水機。這兩個人可說是天生絕配,神經都有點大條,個性也像小孩子。

「找真姐有什麼事?」郝樂迪問。

「啊!我差點忘了,組長找真舞小姐有急事。妳知道真舞小姐在哪?」

「在地下室的射擊訓練場……」

郝樂迪話未說完,康有力早已跑得不見人影。

「唉,也不知他在急什麼,本想提醒他真姐正在氣頭上。」郝樂迪說。

「別管他啦,反正鐵牛是刀槍不入,我們就別替他擔心。」溫凱麗笑了笑。

這時,梁冰冰小心翼翼地捧著一杯水回來。

「咦?鐵牛兄人呢?」梁冰冰問。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