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門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2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2/15
1/30/2005 11:29:18 PM
看不見的戀人
 

第二章 救贖
微暗的燈光,密閉的房間內.....
退去了衣裳,以及身上所有屬於自己的物品,兩個男女正不斷浸淫於肉體上的快感.
飢渴的雙唇,誘人的肉體,瞬間發熱,不斷滋長著愛慾,雙方帶來愉悅的交響曲,就在那赤裸裸肉體交會撞擊上.
快感,高潮在那時已經達至最高點,黏滯的溼潤,隨之渲泄而出.
在完事後,雙方疲倦地躺在床上,那位女人在不久後便起身要去洗澡,男的則躺在沿著床上的牆邊,點著一根煙,吹吐雲氣,看著眼前那位女生的肉體,清洗著其身上的汙垢.
她很美,有著誘人的裸體,烏黑的長髮及優美的臉龐,在水舞激盪下,浴室的密閉空間裡,濛濛中,像迷霧一樣,更惹人暇想--那眼前的女性其婀娜多姿的姿態.
10多分鐘後,男方已抽完了2根煙蒂,地上的灰燼滿是他所留下,女的也正好走出來,只裹著一身毛巾就對著男生說:
<晨光,把我的衣服丟過來吧.>
晨光聽完之後,便將女的衣物,類似上班族的粉紅色穿著,通通丟給她,只待她穿完.
不久,女的已經穿好了衣物,塗抹上那鮮紅的口紅,抹上淡淡的薄,轉眼間,又變成一位成熟的女性.
眼前那位成熟女性對著鏡子中的晨光說著:
<晨光,我下星期要去南部開會,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會回來.這些錢先丟給你用吧,我想這些數量在3個月內應該夠你花吧.>
從她皮包中丟了約10萬元的現金在晨光的床上,晨光隨即將將煙蒂丟入筒中,隨後收下那筆金錢,在他口中聽不到一句謝謝,或是感恩的字眼,他也只是冷冷的回應,好像那筆錢就是他應該得到.
<佳嫣,妳要出差了,那你自己要小心身體吧;那天妳若辦完事後,再回來找我吧.我是不會主動連絡妳的,請妳自己還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狀況,別累壞了,公司的事要辦,自己的身體也要多注意一下,那這筆錢我還是收下吧.>
陳佳嫣年約25歲,有著不錯的家世及工作,加上臉蛋長的不差,受到許多男同事們的青睞;但過去佳嫣或許曾經歷過一場愛情的折磨後,對愛情已失去信心,她想遊戲人間,不想受人羈絆.
晨光與她的認識,沒有什麼多餘的字眼溝通,晨光也沒有驚人的舉動為她而做,但語嫣卻在大馬路上的街頭認識了晨光,也被他的冷漠,以及孤寂所吸引著.
她的心中明知道晨光是個對愛情不會負責的男人,也知道他沒有多餘經濟能力去擔負自己的愛.
他是個騙子,情場上的騙子,但語嫣卻深深迷戀上他的騙術.
在她見過眾多男人中,他是特別的也是唯一的,或許她活該被晨光騙,可是她就是喜歡,短短的相聚時間裡,只要他能緊緊擁抱她,感覺他的體溫,他的胸膛,她也願意.
為了他付出一切,這種像是援交式的愛情,就是兩個人交往的過程,語嫣是這樣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
..
.
語嫣在與晨光道完再見後,就離開晨光的家中,開著賓士車離開現場,二樓的陽台上,晨光這樣看著語嫣離去...
晨光的家位於巷弄中,相當難找,那棟房子,也不過是一個月花著5000元租借而來,錢還是透過別的女性資助他而有的.
這棟不過20多坪的屋子,共有兩層樓,樓下有一個客廳,以及一間廚房,但晨光不會煮菜,只把它當作倉庫,滿地的酒瓶以及垃圾,成為他的象徵.
二樓有一個小房間,是他的休憩的地方,地上擺滿了許多張唱片,音樂可以使他忘記一切,忘掉痛苦,他喜歡聽著國外卡本特兄妹的柔情朗誦和還有BON JOVI的嘶啞吶喊,國內王菲或是那英的歌曲也是他所喜愛的.
看著自家牆上貼著滿滿的照片,各種風景照,他不迷偶像,只喜歡那種難以捉摸的美,凡人的外貌縱使再美,但他已見多了,也厭倦了,唯有虛幻不真實的美,或許才是他最想要的.
在許多相片中,唯有一張照片特別奇怪,沒有落地楓葉去襯托她,沒有華麗的衣物來表現她,她是如此平凡,但卻又令人如此難忘.
在幾天前為那個她照了那張照片後,裡面的她正起身,對著自己看,她或許不知道自己正在拍她,當時的風迎面吹過來,她的髮絲飄逸,思緒千愁,那雙迷人的眼神,不斷吸引著自己,有4-5天了.
自那夜歸來,晨光就已經被她著迷,透過門口落地窗外,有個小陽台,他就坐在折疊椅上,數落夜空星星,月光映射陽台上,為著她,晨光不知作了多少夢,失眠多少夜.
晨光很想再看看她,她應該叫----曉明吧.
來到這個城市中這麼久,他頭一次很想去了解一個女生,她像是可以猜出晨光的心,在那不經意的接觸,晨光感覺到曉明能看出自己的內心,那種悲傷且孤獨的內在,對於素未謀面的人,居然會給了自己這樣的眼神,她的眼睛好像正在對我說著...你內心的一切傷痛我都能了解.
靜靜的夜裡,晨光有了打算,想要試著要再去出發,前往那個舊地,她--曉明是否能告訴他該如何做,是否能幫助他怎麼做.
那或許是種對自我的解放,還是種救贖吧....
..
.
翌日早晨,他隻身騎車前往河堤公園,從自家門口到那裡不過15分鐘的車程,很快就抵達,但是茫茫人海中,要找到她們爺孫兩個其實也不易,在他心中是這樣念著....
一個老人獨自帶著一個失明的少女流浪,說真的,能活動的範圍確實不大,或許吧,他們會在那附近出沒吧,或許吧.....
但答案當然不會這樣簡單,在晨光抵達到那個停車場後,已經足足等了個把小時,就像個呆子一樣的在那尋覓可能出現的人群,看在當中是否有要他要找的人.
晨光已忘了他等了多久,只知道時間突然間變的很快很快,在來往人群中早已不知交錯多少個,正午烈日也變得柔和沉靜,像要準備迎接月亮的到來.
晨光有些累了,也倦了,它本想說明天再來看看,正想要準備起身騎車時,突然聽到了一群路人的驚恐聲,從她們口中好像是說著有一群惡霸在那裡欺負人家.
這對晨光來說原本可以不必管,但聽到被欺負的人,似乎是一個老人以及一位女孩,聽說女孩眼睛有些問題.
~~不行,我要前去看看~~ 晨光的直覺是這樣告訴他的,便飛奔前往.
經過路人指引下,果然在不遠處見到了老人以及那位女孩.
但只看到在他們身旁有2,3位無賴之徒,好像是要調戲那位失明的女孩,在旁爺爺是不斷的拜託肯求,可是卻被他們無情推倒在地上.
那種弱肉強食的情景,晨光過去早就見多了,也非常厭惡,而現在面對的又是那位女孩被人欺負,他,忍不住了..
晨光見狀便拋下機車,瘋狂的追打那群無賴之徒,過去的鬥爭的感覺好像已經回來,他的身材本就魁武,約有180公分上下,加上他善於攻擊他人的弱點,不論咽喉,腦門甚至於說是男性的私處,他都能狠狠的痛擊.
在旁人的眼中,他像是野獸,毫無目標不斷的攻擊那群弱者,他是個強者,只待那群無賴漢被趕跑後,很明顯的,他獲得最後勝利.
可是一旁的路人卻不敢接近他,因為他現在給人的感覺就像一隻兇殘的野狼,讓人難以靠近,其身上那幾處傷痕,烏青且帶點血色,殺氣騰騰的,更是顯示出他的恐怖.
沒有人會願意接近他,去關心他,但唯獨她--曉明,卻從身上遞出面紙,緩緩的走到晨光的面前,輕輕撫摸著他那受傷過的臉龐,而在旁的晨光是一動也不動的,等待她的治療.
臉上劃過的刀痕仍在,身上留下的痛楚仍在,曉明在他的身上不斷的感受到他身上所擁有的傷勢,包括他的內心,仔細打量下,她竟深深地..深深地為他那顆混沌不明的心所給吸引住,她囚困在他內心世界裡,彷彿了解到他的無助.
這種感覺,這份哀傷,她想全世界絕對不會有第二位了,那5天前所留下的強烈印象,又回來了,曉明在不經意的情形下,脫口說出了..
<你,是不是上次我碰到的那位先生呢?>
晨光聽後點頭應道..
<是的,妳怎麼知道的.>
曉明並沒把她會猜心的事告訴晨光只說著..
<不,那是我猜測的,不過,我真的很謝謝你,我很想請問你的大名.>
晨光聽後,高興的答道
<我,叫林晨光,雙木林的林,晨曦的晨,蠋光的光字,妳可以叫我晨光吧,那我能請問妳的名字嘛?>
曉明笑著答道:
<我叫許曉明,言午許的許,曉得的曉,明天的明,你就叫我曉明吧,呵呵我們的名字也真有趣.>
晨光聽了有點疑惑,不知是什麼意思.
曉明便做了解釋
<你是光,我是明,合稱為光明,只是這個名字用在我們身上是那樣不相稱阿.>
<喔,我不懂妳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晨光還是不懂,追問著曉明,這時曉明方知她剛說錯話了,正當不知如何圓謊時,一旁的爺爺跑出來打擾才解除了尷尬.
<曉明別跟他說這麼多了,看他年紀輕輕的,不學好只會打架鬧事,全身都是傷,說不定那群無賴是沖著他來的.>
晨光很氣,想要解釋,可是一旁的曉明卻不斷的阻止,他也只能默默聽著那位爺爺的無理取鬧.
不久,爺爺氣出完了,他要曉明離開這位男生,礙著爺爺的面子,曉明只好答應.
正當她要轉身離去時,突然間晨光雙手緊緊握住曉明的手,曉明嚇到了,只見他在曉明的手掌間,用手指劃了幾下,那是個約定...
~~妳,會再來嘛?~~
晨光不知道曉明是否真的知道他的心意,只是曉明馬上就抽開晨光的手,頭也不回就跑走了.
晨光還是不能掌握她嘛?失望之餘,那個女孩在跟爺爺收拾地上的紙箱時,她,竟面對著晨光微微的笑著,並點了點頭,那就是她的回答.
無聲的言語,無形的表現,兩個人的深刻印象卻已烙印在他們的腦海中,都期待著下一次的重逢.
未曾見過的光明,流浪於愛情的荒漠中,滾滾嵐塵中,等著被救贖.

~~在妳的手心畫上一顆心 代表我對妳的愛
只要妳說聲願意 我會為妳畫上數以萬顆的心
這就代表著我愛妳心是難以衡量的~~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