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默思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2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2/4
5/28/2000
 

法國早餐非常芝士

戴高樂機場離市區不是太遠,高速公路上處處可見路旁建築物上的塗鴉,像紐約地下鐵一樣,除了遠處的艾菲爾鐵塔不斷提醒我身在巴黎,要不然景色和全世界大城市並無太大分別。

阿諾是警察,就住在他所屬的警察局旁邊的老公寓房子裡,說起來好笑,他是先租到房子,才決定跑去幹警察的,他常常一直睡到上班時間,才施施然咬著麵包進辦公室。他給了我大大的熊抱,那真的是「熊」抱,阿諾足足有192公分高,250多磅,虎背熊腰的,胳臂幾乎有我的大腿粗;他的女友愛蜜莉是幼稚園老師,個兒小小,一頭金紅色俐落的短髮,愛蜜莉是農家出身的女兒,一提到豬就眉飛色舞,事實上,她說她帶小朋友的方式就像她在家管小豬一樣的。

公寓房子樓面甚高,臥房浴室都很小,廚房則十分寬大,法國人重視吃由此可見一斑。餐桌是厚重實心深棕色的木製圓桌,一點花巧也沒有,他們很快準備好早餐,一籃子可頌麵包和長形的法國麵包,自製果醬,攪過的新鮮奶油放在白色陶瓷的小圓缸裡,新鮮的牛奶和現煮的咖啡,圓形木盤上盛著六七種顏色形狀不一的乳酪,用雪白的手巾布蓋著,還有一條煙燻熟香腸(Saucisson Fume)。喝咖啡的杯子拿出來,我嚇了很大一跳,淺綠色的厚厚陶瓷大碗,沒有杯耳,簡直是我們在鄉下吃飯用的碗公嘛!後來去造訪了許多法國家庭,端出來喝咖啡的全都是這種尺寸的碗公,我才確定沒錯,法國人在家喝咖啡都喜歡這種大碗公的。

大家邊聊天邊吃喝起來。愛蜜莉遞給我一個可頌麵包,拿在手上還是熱的,他們都在咖啡碗裡加糖,不放牛奶,然後把可頌拿來沾咖啡吃,沒有錯,放進咖啡裡再拿出來吃,為了遷就我法文一個字都不會說,大家在餐桌上盡可能說英文,配合法國手勢,場面熱鬧非凡,我們加起來一共三本字典,他的法翻英,我的英英字典,再看不懂還有英翻中的字典,很多時候原來他們說的是自創的法式英文,把法文用「很像英文的口氣」說出來,哪裡聽得懂?

我在麵包上塗抹厚厚的奶油和自製的草莓醬,配上熱騰騰的黑咖啡真是美味極了,奶油的味道濃郁香醇,和我們一般在市場買到的不太一樣,愛蜜莉用她那口可愛的法國口音英文努力解釋,這是她老家自己生產的奶油,脂肪豐富的牛奶才造得出好奶油,美國人怕胖,產出來的牛奶一脫脂二脫脂,味道自然就淡薄啦!

男人們邊快速的用法文交談,邊用自己的小刀切起乳酪來配麵包吃,他們笑著打賭我一定吃不消乳酪的味道,我是一早便已經決心什麼都要嘗試了,法國可是乳酪和葡萄酒之王,入寶山豈可空手而回?

我決定從看起來比較安全的Camembert乳酪開始,上面覆蓋著一點點白白的粉狀物,經過解釋才知道,那是因為製造時灑了青黴菌,所以產生覆有白黴的乳酪皮,鵝黃色的乳酪看起來還蠻可口的樣子,我用小刀削了薄薄一片,有點鹹鹹臭臭,不過奶香味十足,白色一小塊像豆腐似的奶油乳酪味道淡而醇,像是極厚膩的牛奶,白色小圓筒狀的是山羊乳酪,看上去溫和,聞起來有點草香,誰知道吃到嘴裡全不是那回事,又衝又辛辣,像羊欄,混合著乾草屑、羊羶,和新割的草腥味,Livarot乳酪是阿諾的心頭愛,味道濃重,比較硬,有一層紅色的乳酪皮,重頭戲是他最喜歡的Bleu,藍紋乳酪,正確的吃法是把乳酪攪碎了抹在麵包上吃掉它,我瞪著那些藍藍綠綠的毛毛,老天!那真的是發霉長毛的東西,我媽媽交待絕對不可以放進嘴巴的那種,法國佬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我的民族自尊心倏然升至最高點,嘿!這一口我是為炎黃子孫的面子而吃的。悲壯的情緒只維持了三秒鐘,黴菌的毛毛使我的喉頭上顎都開始發癢,趕快用一口咖啡沖了下肚,可是那種怪怪的感覺還在嘴裡。

幾個人看著我表演,不由得鼓起掌來,阿諾豎起大姆指,稱讚臺灣女生硬是要得,愛蜜莉於是告訴我,不是每個人都耐得住藍紋乳酪的味兒,她就從來不去吃它,所以更是佩服我的勇氣云云。其實並不是每個人一早起來都會把乳酪拿出來吃的,只是阿諾酷愛芝士,一日三餐均少不了它。那就難怪他長得那麼高大強壯了,乳製品有益發育,信焉。

下飛機才一個小時,時差都還沒有調過來呢,我就有了第一個乳酪經驗。以後有人問我:對法國的第一印象是什麼?非常芝士,朋友,very cheesy。

逞強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我的胃一路到西班牙都還覺得怪怪的。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