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3 集 >
  輸入集數 3/7
5/30/2004 7:33:02 PM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附註:存稿快用盡,新的想不出。天啊……
 

※※※※※※※※※※※※※※※※※※※※※※※※※※※※※※※※※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第三章 懇祈》

※※※※※※※※※※※※※※※※※※※※※※

  「嗨。」少年向著我笑了笑,伸手打了個招呼:「美女,要幫忙
嗎?」

  我沒好氣道:「你瞎了那雙大眼睛嗎?」實在無聊,我手上捧著
一大箱的書籍,壓得我快透不過氣來,他還可以問我要否幫忙。

  他再次笑笑,從我手上毫不費力的接過了箱子,輕輕鬆鬆地走著。

  「怎麼妳會收拾這堆紙張的?」他問。

  「天啊……這叫『書』,不是一堆紙張,笨蛋雪燄。」

  「書本還不是紙張做的?」天雪燄抗議道:「芙蘿拉,再說我是
笨蛋的話我會把妳的『紙張』拋走的啊。」

  「是嗎?你試試吧,這些書都是媽的書本,拋走了可有你好受。」

  雪燄嚇了一跳,慌張的道:「是百合姑姑的嗎?」

  「說的不錯,有膽便試試看吧。」

  雪燄陪笑道:「好吧好吧,算我不對了。」

  這還差不多……我岔開話題道:「斐洛呢?你一個人來的吧?」

  雪燄沒好氣道:「別提了,斐洛那傢伙。我邀他一起來,他竟然
推說要練劍不肯來。」

  我愕了愕:「等等,這麼說,你是偷走出來的嗎?」

  雪燄理直氣壯的道:「當然。爹根本沒有理由要我學魔法嘛。他
的劍術那麼厲害,竟然不肯教親兒子而去教弟子。說實在的,我很妒
忌哦。」

  我又好氣又好笑,道:「這次又有那個咒文不會,要來向媽求教?」

  雪燄俊臉一紅,尷尬的道:「妳看穿啦?是『召物術』和『元素
召喚』。」

  我抿嘴一笑道:「有哪次你是會無故來探我們的啊?看不穿的是
笨蛋,一試便試了出來,教人家怎麼不罵你是笨蛋?」

  看著雪燄羞紅了的臉,我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動,急忙岔開話題道
:「事實上,你不是最崇拜名伯伯的嗎?」

  雪燄坦然道:「對,我最崇拜、也最尊敬爹。但是,尊敬得有多
深,便有多討厭他啊。我恨他,恨他不認同我,恨他不教我他最擅長
的劍術,恨他對我冷淡,恨他對媽冷淡……」

  我默然無語。

  忽然,我的眼睜了開來,初昇的太陽立即毫不留情的把光線刺在
視網膜上。

※※※※※※※※※※※

  「踽踽獨行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我拖著剛醒過來的身體,穿著艾莉絲為我補好的衣服,獨自在陰
暗的樹林中一步高一步低地走著,思索著剛才的夢境。

  自從我成為守護者後,當我睡著時,偶然時間的意志會讓我看見
一些情景。有的是我耳熟能詳的,也有的是搜索枯腸仍無所獲的。然
而,我也是第一次親歷其境般來看這些情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不是夢中,我也能清晰無誤地重溫那段時間。因為,我無法
忘懷記賢者村渡過的童年,每一分,每一秒。

  可是,時間的意志為什麼讓我看見雪燄?」

  我停下了寫著扎記的手,因為答案不在心中。

  當我成為時間的守護者後,夢就是讓我超越時間、空間、心靈、
種族隔閡的橋樑。

  但是,時間的意志豈是我這種凡人能明暸的?等於我問一個嬰孩
他父母在想什麼,他也會瞠目以對。

  「今天是我離開精靈宮殿後的第十天,太陽曆一一五零年的冬之
一月四日,距天地大戰完結剛好踏入第九十四年。我亦重新踏上通往
大戰終結的地方——幽明深域的路上。既無法避免,亦違反我以往寧
願迴避的心態。

  對我來說,幽明深域內除了危險之外,就儘是陳舊、甚至是不堪
回首的的回憶。斐洛和雪燄的劍塚……就在幽明深域最深處,死亡深
淵中。縱使我明知他們屍骨不在那處,我仍不肯去那堙C

  只要我一天沒回幽明深域,他們便一天好像仍在深域堿§o好好
的。他們沒有死。」

  我總是這麼想、這麼希望。

※※※※※※※※※※※

  一直走在暗黑樹海堙A吃的不是果就是薯,我都快覺得自己變了
苦行僧。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座村莊,我跡近是流著熱淚,感謝著上蒼賜我
這種最好的禮物。早知便不要逞強,要艾莉絲把我傳送到這塈a。坦
白點說,柔軟的床和溫暖的食物的呼喚聲已經使我的耳朵快聾了。

  「這鎮子沒有旅館吶。」某位看起來很好心的大叔告訴我。

  不是吧!!

  我呆若木雞的站在村子的入口,內心失望透頂了。當你以為自己
可以享受到夢寐以求的事物時,現實卻會狠狠地打碎你的想法。

  「別聽他胡說八道。這村子當然有旅店啦。」一位路過的半老徐
娘道。

  「??」

  大嬸舉舉裝滿了食物的購物籃子,驕傲地說:「我家就是旅館了。」

  我哭笑不得的道:「哪,為什麼剛才的大叔向我說謊?」

  老闆娘看看四周,低聲的道:「妳可不要說出去,免得人家說我
長舌。古斯他啊信奉了聖靈教。剛才他對妳說謊也不是惡意的,是遵
於聖靈教的規條才這樣說。請原諒他吧,他沒有惡意的,小女孩。」

  聖靈教啊……我不認識這個教派,但可以猜出個大概吧。

  「老闆娘,可以到妳家旅館光顧一晚嗎?」

※※※※※※※※※※※

  「嗨,美麗的女士,請問有這個榮幸和妳一起進餐嗎?」

  「請問有這個榮幸可以讓我獨處嗎?再看著你,相信我會倒貼食
物給老闆娘呢,連本也虧了。」我淡淡的對裝作俊男的傢伙道。

  當偽美男臉漲紅了的時候,老闆娘順便踩了腳:「為什麼呢?」

  「因為我會連三天前的食物也吐出來啊。」我裝出一副嘔心的表
情。

  偽美男終於抵受不住精神攻擊,風一般的逃走了。

  我鬆了一口氣之餘,反問自己這是第幾次了?我在精神攻擊別人
,別人也在疲勞轟炸我啊。自我洗過澡後出來吃晚飯起算,最少已經
有四個人來搭訕。

  拜託,儘管我只穿著大得可以當裙子的厚襯衣和褻褲(當然還有
腕上的十字架吊墜和耳飾),但我已經晚吃飯,肚子餓得前胸都可貼
後胸了,讓我吃飽才應付你們可以嗎?這些傢伙都是瘋子!

  「哈,小女孩,妳真受歡迎啊,不如在我這堨握u吧。保証賺個
盤滿砵滿啊。」

  「不了,老闆娘。我還有要事在身。」

  老闆娘嘀咕道:「幽明深域真的這麼有吸引力嗎?」

  我奇道:「老闆娘妳怎麼知道我會到幽明深域去的?」

  老闆娘有點不屑的道:「哼,來到這座村子的維特人難不成會到
魔族大地去嗎?而且妳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女孩魔法師來到這堙A不是
到幽明深域去冒險又會到哪堨h?」

  「嗯嗯。」我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又道:「哪,老闆娘,我想
問妳聖靈教是信奉『聖靈女神』的嗎?」

  老闆娘點點了頭,奇道:「我還以為妳不知道哩,看妳剛才的呆
樣子,我實在猜不到妳會知道聖靈教呢。」

  「是新興的教派嗎?我真的沒聽過聖靈教的名字,我只是從聖靈
女神的開首二字猜出來的。」

  「嗯嗯,是信奉神王天姬的教團,近十年堀起的教派。本來只在
人族大地流行,現在就流傳至魔族和靈族大地了。信的人可多著啦,
多得妳都不會信。這麼一個小鎮,竟然有近八成人口信奉聖靈教。這
在以前根本就不能想像呢。」

  我淡淡的道:「有這麼多人信奉自己不好嗎?天姬公主。妳在這
媯尼琩鴝閉陘F什麼?」

  老闆娘愕了愕,笑著搖手道:「別開玩笑了,小女孩。我怎麼可
能是神王天姬呢?」

  「殿下還不知道馬腳露在哪塈a?」我嘻嘻的笑了聲,神王天姬
的偽裝真滑稽:「這怪不得妳呢。因為在米克蕾蒂拉,知道至高神『
神王天姬』就是『聖靈女神』的,除了神界就只有聖衡之子民、冥龍
王、精靈女王、魔界七君主和九芒星而已。我想,殿下妳從沒想過我
們會在大地隱瞞妳的真正『神名』吧?」

  「看來紙始終包不住火……殿下的名號終究還是會被宣揚吧?被
殿下所救的、被殿下指點的、被殿下教導的、被殿下……」

  「好了!」老闆娘打斷了我話,慈和的臉變得嚴肅,道:「芙蕾
西亞,我喚妳喚作芙蕾西亞,妳可以相對的喚我本名嗎?」

  「至高神不用這麼謙厚吧?」我笑笑:「好吧,我只喚簡名——
希蕾雅,我們的神王,妳來這個偏僻的小村子有什麼事呢?」

  希蕾雅不答反問道:「請先讓我問妳一個問題吧,芙蕾西亞。」

  「妳和天雪燄、斐洛西亞•滅、芙蓉他們不同。在九芒星中,就
只有妳是一個普通的人族,妳一切的成就都是全靠自己努力掙來的。」

  「我真羡慕妳……妳與我不同啊……」

  「別開玩笑了。」

  冷冷一句話,我狠狠把希蕾雅的話打斷了。

  「我與天雪燄、斐洛西亞•滅、芙蓉他們不同?只有我的成就是
全靠自己的?神王陛下,我誠心希望妳並不理解自己在胡說什麼。」

  我惡狠狠的瞪著祂,左手用力地捏著右腕,竭力按捺著出手的衝
動。

  「不管是雪燄、斐洛還是芙蓉,他們都付出了比我更多的代價才
能獲得今天不滅的名聲。別以為他們一個是御神之子,一個是墮天使
末裔,一個是受神祇愛寵的聖女,他們的成功就是理所當然。其中走
過的路有多艱苦,也只有我們知道。」

  好友被侮辱而爆發出來的怒氣強烈得令我也暗吃一驚。退縮到腦
海一角的理智不禁暗忖,如果我在這心境下出手,破壞力所及範圍內
應該會灰飛煙滅吧?包括了面前的神王。

  我不是自誇力量勝過神還是什麼;而就是力有不逮,失去理智的
我也會緊咬不放,直至把侮辱好友的人抹殺為止。九芒星之間的感情
就是這樣,比家人更強韌,比絲線更纖細,值得我不惜一切去維護。

  希蕾雅一臉歉意的道:「對不起,是我說錯話了。但是我對妳有
著特別的感情是真的。」

  ……聖靈女神是同性戀?

  我相信自己臉上或多或少有點不自然,大概兩三條黑線掛了下來
吧。背景呢?背景有沒有暗淡起來啊?

  「芙蕾西亞,再怎麼說,我想問:妳可以打消到幽明深域的念頭
嗎?」

  經過一連串的跳躍思維,也就是前言不對後語,女神終於也入正
題了嗎?

  「很對不起啊,如果符合我的猜測,我這旅途關乎到整個米克蕾
。要我打消,是不可能的。」

  「經歷了常人渡不過的河流,時之流水有洗刷妳對光之聖子的思
念嗎?」

  「……何以見得?何以見得我想見雪燄?」

  我沒空怪責希蕾雅的思考跳躍,心中亂成一團。為何?為何祂會
說我思念著雪燄。

  「別的人可能不知道,」女神嘆了一口氣:「我……只是我吧,
我看見了妳的寂寞,連妳自己也沒有發現,隱藏在內心深處、深黯不
可見底的寂寞。可是這次的旅程並不像妳想像中那麼簡單……」

  「轟隆」的一聲巨響從外面傳來。

  我和希蕾雅面面相覷,心中都知道是麻煩來了。

※※※※※※※※※※※

  ……啪!

  我彷彿聽到了神經斷掉的聲音,理智也開始模糊。

  聽到巨響的同時,希蕾雅向我說:「芙蕾西亞,我不方便出面解
決麻煩。妳知道啦,我是一個很平凡的老闆娘嘛。」說罷還佻皮的眨
眨眼。

  當時我無暇細想,隨便把希蕾雅手中接過的寬闊桌巾圍在腰間,
權充裙子,心中咒罵著是哪群山賊吃了豹子膽,敢來打擾我吃飯,就
衝了出來。

  豈知才出來我便後悔了。

  天呀!又是牛頭人!!還要一大群的!!

  真想一頭撞死!!

  「吽……怎麼又是這女人?!給我殺吧兄弟吽∼∼」領班的牛頭
人角特別大,上面還有一道刀砍出來的缺口,也讓我一眼認了他出來。

  他的角就是被索維亞砍缺的。砍了牛頭人尊嚴象徵的角一刀,也
代表了與牛頭人全族結下不解仇怨,因為他們全都自認是有尊嚴的戰
士,就算死了也要維護尊嚴,那管是族人還是本人。因此絕不肯放過
損害了所謂戰士尊嚴的人,當然,包括了伙伴和祖宗十八代。

  為何天生腦筋遲鈍的牛頭人可以清晰地記著仇人的臉?恐怕就算
是神也不知道答案。

  眼前陣陣發黑,再自怨自嘆也根本無法集中精神。兩手胡亂的揮
動著,作著無意義的動作。

  左手的十字架出乎意料地亮起一道銀芒,暫時抹走了我的頭暈。
我的訝異還沒完結,銀芒已隨著揮手的動作化成箭矢,疾飛而出。

  牛頭人的前鋒才接觸到芒箭,「吽」的一聲直著衝來橫著飛回,
撞入了身後的屋子內,發出轟隆的碰撞聲。

  呆呆看著腕上的聖靈十字架,我根本沒想到這東西如此厲害。法
亞原來給了我一件這麼厲害的東西嗎?

  「吽!!!!」領班發出一聲戰吼,掄起巨斧就衝過來。

  我看著討厭的牛頭衝過來,左手連揮,卻連半絲光芒都欠奉。猛
咬牙根,我唸起咒文:

  「魔法飛彈!」

  五道氣彈在我伸出的左手成形,繞著中間的空位迴轉,五道螺旋
狀的氣柱飛出,狠狠地擊中領班,邀請他嘗一趟無重力之旅。

  …………

  …………

  …………

  …………

  這只是想像啦。

  魔法飛彈連影子也沒有,難道那次消耗過度令我連施法的力量都
失去了?

  不,不對。我還感覺到瑪娜和以太的流動。不是我的魔力消失,
而是某些東西阻礙了我的施法。

  我還在思考著,牛頭人「吽吽」的戰吼聲瘋狂迫來。那麼,就只
剩下一個辦法。

  掉頭便走,實施美其名為「轉進」的戰略,「走為上策」。

  嗚嗚,魔法師果然不要單獨行動的好!

※※※※※※※※※※※

  在屋子圍成的小巷中,我和牛頭人們對恃著。

  牠們也實在太厲害了,我接連使計使牠們受傷壘壘,反而激起了
牠們澎湃的戰意,不顧一切的殺過來,有機會的話我要寫書來讚揚牠
們,讓牠們當大地上無數戰士的榜樣。

——怎會有這麼蠢的生物啊!!

  「吽!去死吧!!」其中一個掄起巨斧就劈過來。

  巨斧瞬間由小變大,覆蓋了我的眼所能看見的範圍,斧上的寒氣
直迫而來。我連躲避的空間也沒有,只能感到死亡的氣息。

  沒想到我會在這埵滷憬O……

  對嗎……雪燄?

  希蕾雅說得對……我只想見你……

  隨著鏘的一聲金屬清鳴,火紅髮色的劍士一揮巨劍、硬碰硬的撞
上巨斧,比牛頭人更狂暴的劍威硬生生震開巨斧。

  雪燄……?

  「沒事吧?芙蘿拉姐?」撲到我身邊的半精靈關心地問著,閃耀
著神光的手就要按上來。

  「啊……我沒事。等等…」我阻止了她,說著才想起:「你們怎
麼在這?我不是要你們留在精靈宮殿的嗎?」

  沉穩的聲音在背後響起:「管妳是時間魔導師還是第四星芒,芙
蘿拉妳一天沒跟我們解約,我們就一天是伙伴。」

  言猶未已,他已拔出腰間的騎士劍,衝過我身旁支援其弟:「伙
伴有麻煩怎可以不幫忙?」一劍就砍在領頭的盾上。

  「沒還清退團金就想跑掉嗎?芙蘿拉!!」手持巨劍與領頭激鬥
的索維亞抽空胡言道。

  「不知好歹的小鬼頭……」我喃喃自語,引來了索維亞的怒吼和
索修斯比平常響亮的閃哼,嘴角逸出微笑。

——因為這樣子的他們,我才拒絕不了他們入團的請求啊。

  「艾莉亞,支援他倆,有什麼事便尖叫。」我吩咐兩句便闔上眼。

  深邃而不可測的魔力在血液中浮沉著,在精神的操弄下慢慢沸騰
起來,漸漸流轉全身上下,為魔法師帶來力量;播弄著魔法之源——
瑪娜和以太,直至達到心目中的陣形,化成魔法。

  我的魔力偏偏到了左手腕便無寸進。

  我沒有猜錯,不是我的魔法失效,而是聖靈十字架具有消除魔力
的特性。心中不禁暗恨給我這東西的法亞,給人家東西就要解釋用途
嘛。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狼狽不堪。

  睜開眼來時,形勢又有改變。

  索維亞劍一橫,硬擋了領頭的巨斧,狂猛的力量令他不禁屈膝半
跪地上。雖然有盔甲的保護,索維亞還是痛得咧嘴咬牙,一時間站不
起來。

  索修斯倒是臨危不亂,騎士劍乘著領頭露出來的破綻刺去,恰好
為其弟解圍;不想吃劍的領頭被迫開兩步,失了先機的同時被索修斯
狂攻起來,再退兩步。

  「呼呼」兩聲,兩斧從旁襲來,一取頭顱一取胸口。這種情況下
索修斯根本無力擴大戰果,又退了回來。

  索維亞終於回復過來,猛虎出匣似的衝前,一轉身巨劍隨著手臂
暴風般迴旋過來,連一絲輕響也沒有便斬下了面前牛頭人的首級。

  為同伴的死而暴怒的牛頭人回敬一聲戰吼,巨斧又往索維亞頭臉
劈去。恰好回劍的同時索維亞不堪巨力,給震得倒退數步。

  牛頭人佔了絕對的上風,雖然兩兄弟默契也不簡單,可是車輪戰
令兩人完全發揮不到聯戰的優勢。說得坦白點,索維亞和索修斯他兩
個即使有艾莉亞的神術支援,還不是這群牛頭人的手腳。能守著巷口
已是萬幸了。

  以太構成的二十枚氣彈緩緩憑空出現,中轉迴旋起來。「快閃開
!!」我右手一伸,氣彈立即如斯響應,朝最前線的數隻牛頭人電射
而去。連慘呼也發不出來,悽慘的牛頭人們嘗到了無重力之旅的樂趣。

  趁著這數秒不到的空檔,我思索著可以用什麼法術。精靈暴風雨
消耗過大是不能用的了,連鎖閃電術威力又不怎麼夠,火球術鐵定炸
不死一大群牛頭人,那……用這招吧。

  「給我十五…不,十秒!一口氣就要殺盡牠們。」我再次闔上雙
眼,在腦海一角封塵的回憶中,找到這個「真燚之龍火」的咒語。

  一連串流暢的不明語言從唇邊吐出,魔力一陣陣的環繞著伸出的
右手,讓瑪娜慢慢地積聚成理想的形狀,令我重新感受到當初施法的
滿足感。

  「……在天地間燃盡一切,以此毀滅的龍燄破壞所有吧!真燚之
龍火!!」

  啐,真的很久沒唸咒文了,還是一樣煩得要死。好像還嚼到舌根
……真不明白為何古代的魔法師要把咒文的繁雜程度和威力掛勾。還
是瑪娜契約免了「唸咒」方便……

  我一邊發牢騷,一邊看著龍的幻影在面前成形。時候一到,這團
威懾力幾可媲美真龍的幻影便會吐出一團金黃的烈燄,把射程內的一
切燒毀,直至剩下灰燼。除了我收回魔力外,牛頭人再沒有存活的可
能,就是稍稍觸及也不行。

  在我感到使出魔法後、那魔力急速流失剩下的空虛感時,燚龍現
出實體,然後……

  消失無蹤。

  恰在這時,一種奇異無比、似是整個大海貫輸全身的感覺蔓延起
來,讓我瞬時間陷入沉思中,沒有去想。

  「喂!芙蘿拉!!快醒過來!」索修斯的高呼傳回來。

  兩兄弟再次仗劍擋在前方,吃力無比的為我和艾莉亞擋下了牛頭
人新一波的攻勢。

  「妳瘋了啊?!我們正在交戰啊!妳很厲害,不是我們很厲害!
」索維亞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硬格了數斧,又叫道:「這次可不是
開玩笑的!」

  才說罷,他的左臂立即被擦著,血液汨汨流出。

  「每次都只會倚賴魔法……好吧,來了。」右手對準兩兄弟,唸
起咒文:「護盾、灼熱、勁力倍增。」

  三個輔助魔法生效的同時,戰況開始扭轉。我以前也說過了,兩
兄弟劍技本就不差,作戰經驗也不少,若不是人數比例太吃虧,也不
至於陷入全面捱打的窘境。

  現在兩人恃著輔助魔法和艾莉亞的治療,一寸一寸的把牛頭人全
數趕出巷口,屍橫遍野不消說,只剩下領班和兩頭特別健壯的傢伙。

  索修斯再砍一劍,才退後,冷靜、淡漠而隱帶憐憫地道:「你們
還是投降吧。」

  他手中的古老騎士劍沾滿了牛頭人的鮮血。是鮮紅色的,似是人
類的血般。血液輕輕的溜過劍身,在劍尖頓了頓,跳入了虛空之中。

  「嘀答……嘀答……」看見血溜著,聽到血滴著,彷彿看見了索
修斯的心。第一次奪去這麼多生命的索修斯,臉上雖然沒有表情,我
總覺得他在哭著。

  「吽!!」三斧同時下劈。

  又是這種戰吼……他們不厭倦的嗎?我輕嘆一口氣,開始提聚魔
力。留著牠們的性命也只會白費在無益的戰鬥上,倒不如送牠們到命
運女神處吧。

  紅髮飄揚,一聲刺耳的鳴響傳出同時,巨劍一口氣擋下了三斧。

  在後方的我看不見索維亞的表情,但是他低著頭,雙手硬架著三
柄牛頭人擊出的斧頭。

  「難道仇恨就是難以放棄的包袱嗎?」索維亞一反往常的衝動,
以平靜得過份的聲音漠然道:「就是因為我們得罪了你們?夠了吧!
鬥爭是多麼愚蠢的行為啊!」一振劍,把三柄戰斧格開。

  這是什麼感覺……?

  我停止了魔法的準備,溫溫熱熱的點滴落在袍子上。我茫然看著
這些透明的水珠,完全地不知所措。

  雪燄,雪燄他也曾經說過這一番話。

  在模糊的視線中,紅色漸漸白化,雪燄背對著我,向敵人續道:
「你們沒有想過武器的意義嗎?武器不是為了炫耀武力或守護個人尊
嚴!最初拿起武器的人,是想要守護啊!盲目揮舞著武器的你們,到
底為了什麼!?」

  雪燄對著聖皇御衛,再次在我面前說出這一番心底話。

  「難道你們喜歡不必要的傷亡嗎?同伴死去很有趣啊?除了戰鬥
外什麼都沒有嗎?這樣的人生是多麼的虛無!你們都是白痴!」

  我全身一震,醒了過來,急急用袖子擦去淚水。深呼吸平復翻湧
的情緒時,牛頭人遲疑起來,退後了兩步。

  啊,不用打了嗎?牠們本來犀利的眼神變得猶疑起來。啊,我壓
根兒沒想到索維亞的一番話會有這麼大的效果。還是說戰士始終是笨
蛋的代名詞了?笨蛋和傻瓜,還是說牛頭人和食人魔始終是比較容易
溝通的吧?倒是啊,我想也想不到出名頑固的牛頭人會聽索……

————!!

  「你們退後!!」我用盡所有氣力衝到兩兄弟背後,連驚愕的時
間也沒給予,一下子就把他們拉後。

  完全沒有時間去思索或解釋,一股強烈的不祥感狂湧上心頭。我
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但我就知道這感覺的意義。

  極度的危險!

  隨即,牛頭人的腳下現出一點光芒,然後整個魔法光圓在瞬間繪
了出來。我在這瞬間緊緊盯著這光圓,而上面的符文是我看不懂的,
我竟然看不懂這些符文。

  說時遲那時快,牛頭人們露出了痛苦的神情,連眼睛也突了出眼
眶,連慘叫也沒有便爆成漫天血肉,瀰淋在光圓的範圍內,把金色的
光圓壁染成一片艷紅。

  雖然已經瞧見,我的雙手還徒勞無功地掩上兩兄弟的眼睛。視線
緊盯著魔法圓內。一絲一毫的分神也不敢,我那能感應時間的右眼早
讓我看見分神的下場。

  「黏」在光圓壁上牛頭人的血肉開始緩緩盤旋起來,肉連肉、骨
連骨,血如靈蛇般在其中穿插,漸漸描繪了一個人形出來。

  來到我身旁艾莉亞倒抽了口涼氣,顫聲道:「芙芙蘿拉姐,哪哪
……是什什麼來的?」

  連神經大條的艾莉亞也感到這種壓力了?這種像是威凌天下般的
壓迫感,我有很久沒感受過了。

  比龍、比魔、甚至比神更凌厲的壓迫感……

  我緩緩放下雙手,輕輕的道:「……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這世界「米克蕾」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一刻更希望你在我身旁……

  雪燄……

※※※※※※※※※※※※※※※※※※※※※※※※※※※※※※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