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幻琉璃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武俠 >
< 第 4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4/4
3/29/2006 7:02:18 AM
查小庸
附註:【天教嬾慢帶疏狂(中)】
 


次日清晨,天香起了身來,見趙統的外袍在自己身上,身子一熱,臉上不禁紅的發燙,坐在原地不敢亂動。不久,趙統也起了來,見天香也已起身,大聲說道:「香兒,早。」天香一聽,更是害羞,連忙站起身來將外衣送還給趙統,又說道:「趙家哥哥,你叫…叫我什麼?」趙統一笑,說道:「我不是幫妳起了名兒?你也答應了,所以就直叫妳香兒了。怎麼?妳不喜歡麼?」天香搖了搖頭,臉上一紅,微微笑道:「你可還沒送我東西呢!怎麼就自己就先叫了起來?」趙統不語,先行梳洗的一番,穿上外衣,觀看四周。

只見四周連綿山峰,山峰似乎無窮止境般,一直沒到天邊,與天空連成一線,好不壯觀。仔細一看,東邊山腰堛漁k壁之上有兩朵碗口大的奇花,花瓣鮮紅,山化青蔥,白中映艷,加上薄霧一照,嬌豔華美,奇麗萬狀。

天香依著趙統目光望去,道:「那朵是花王牡丹,是只有這山谷才有的寶花,一年也生沒幾株。」趙統問道:「妳想要麼?」天香嘆了口氣,說道:「在這裡,只要看的到我就覺得是福氣哩,怎還敢奢望拿到?」趙統走上前去,發現在那花方圓數十里地,都籠罩了一股富貴的甜香。見那花離地少說也有二十餘丈,但那香氣依然能飄傳至此,可見那花香如此之濃。

趙統心道:「這種花的香氣濃郁,和香兒身上那一股幽香又煞有不同,如果說把這花摘給香兒,那不知該有多好?」心想良久,趙統望了望天香那對水汪汪的眼睛,心中總覺得應該將這鮮花送予每人才是,想罷,對天香笑道:「我明白送妳什麼了。」說完便指了指那雪牡丹。天香一驚,大叫了起來:「太危險了。」趙統一笑,突然縱身而起,向峭壁躍去。天香驚叫起來:「趙哥哥,別…」聽聞自己情急之下叫了聲『趙哥哥』,臉上不禁一紅,安靜的不敢再說話。

趙統全神貫注,不發一語。他將全身上下的內息提在雙臂,雙腳分點左右山壁,身子輕飄飄一躍而起,如此手腳並用,緩緩的上了十多丈,再向上時,峭壁上青苔都遍佈,滑溜不堪。此時趙統早已將生死置於度外,運起『飛沙之術』借勢旁竄。又上了幾尺,趙統已攀附不穩,見壁上四處已無可立足之地,要再往上爬可說絕無可能。心想:「難道真的沒有辦法?」靈機一動,抽出腰中青缸寶劍往壁上一戳,寶劍立即沒入壁中。如此一來借力使力,最後只見兩朵花兒越來越大,伸手可得,於是輕輕將兩朵大花折下,放入衣中,只覺幽香醉人。

下去時倒不如上來般困難,此時趙統抽回壁上寶劍,將寶劍於壁上一按,順著這力往下直溜而去,速度太快,只需將劍身再押入壁中些許,便可減緩墜勢。離地到剩三四丈時,右足在峭壁上一撐,屆時在空中輕輕迴旋數下,姿勢圓熟飄逸,慢慢飄落地上。

趙統笑了笑,將手上兩朵牡丹捧到她面前。天香伸出一雙纖纖素手接了去,眼淚滾滾流下,有幾滴淚水落在花上,使花瓣輕輕抖動,明澈如朝露般。趙統不明她為何流淚,問道:「難道妳不喜歡麼?」天香哽咽說道:「喜歡的緊,但也不能這樣,如果你摔死了怎麼辦?」說完分了一朵雪牡丹給他,說道:「這種花兒和著糖水煮來吃了可以潤喉,又能順氣排毒,只是這裡實在找不到糖水…」趙統見她眼淚汪汪的容貌,真痛恨自己不能變出一鍋糖水,馬上成了天香的願。


天香說道:「牡丹花王,對習武的人有很多好處的,快吃了罷!這花一摘,便開始枯萎了。」趙統原想拒絕,但又怕惹天相不高興,一句話縮了去。不加思索的將牡丹王吃了去,說道:「香兒,那你也快吃了罷!」天香一笑,說道:「這是你給我的,我捨不得吃。」趙統臉一紅,幫天香將牡丹的花瓣摘下,天香點了點頭,也一辦辦的將那花吃進了肚。

此時趙統心下尋思道:「自從來到這裡,四肢總是不聽使喚。但方才卻做出如此危險之事,卻又是為何?」回頭見那峭壁,但見峨然聳立,自己也不禁心驚。一想方才之事,忽覺全身冰涼,手足也隱隱酸軟。只覺在天香的美貌當中,似乎蘊含著一股極大的力量,不論自己為她做什麼事情,都會奮不顧身,而且死而無憾。

如此一來,兩人的關係更是交好,趙統服用牡丹王後,全身筋骨都使了開來,比之前有過之而無不及。而身體更是無所異狀,反覺通體舒暢。

那日夜裡,兩人圍在營火邊談天。趙統說了些自己帶兵打仗的往事,還說了自己身上的青缸寶劍是如何的鋒利,自己的功夫又是家中誰所創的招式等等。而天香則盡是說些幼時嬉笑遊玩之事,後來也說了些養畜採花之事,可是聊了甚久,卻毫無談論年長之後。趙統初時只當天香忘了說,後來覺得不對,才問道:「香兒,妳怎麼總是說自己小時候,少年時期都沒什麼事麼?」

天香臉一沉,黯然道:「我四歲便來到這兒了。十二年來,我都一個人在這兒。」趙統一驚,又問:「那妳為什會在這裡?難道妳都不想出去這個谷麼?」天香不答,拿了根樹枝,劃了劃地板,說道:「我知道出谷的法子,但我做不到。」趙統忙道:「妳說說,或許我們能一起出去。」天香指了地上自己畫的圖,又道:「要從這裡出去,必須跳上一座大瀑布,才能出去。趙哥哥,你的功夫那麼厲害,我相信你出的去的….」說到這裡,後面的言語細如蚊鳴,完全聽不到了。

趙統又問道:「那瀑布有多遠?」天香又在地上畫了畫,說道:「不眠不休需走三天的路程,但去了又有何用?」趙統聽了,沉思了一番,方道:「難道說,這路間有什麼猛獸?」天香瑤了搖頭。

趙統又道:「難道,這路間有什麼敵人?」天香也搖了搖頭。兩人沉了許久,天香無聊,便將頭上的白虎毛帽取下來把玩,看了看在火上的烤魚,又看了看趙統。其實,這幾日兩人天天生活在一起,白天便在河裡抓魚,順便四處尋覓還有沒有其餘可食的青菜蔬果。這樣的生活對原本都一個人生活的天香來說,已經是頗大的改變了,從未想過要離開,或是改變這個生活。

趙統一人正沉思著該如何方可出這深谷。低頭望著水流,見那清澈的溪水由上游流下,經過了自己的眼前,又流向下游,潺潺不止。趙統說道:「這幾天我想想法子,或許我們出的去這裡。到時如果出去了,我定要帶妳去見見我爹爹。」天香臉上一紅,低下了頭默默不語。

趙統道:「這溪水流動甚快,可見此地離上游的瀑布不遠,我們只要順著水流而走,不帶不怕糧食短缺,更不必擔心會迷失方向,這不是兩全其美麼?」天香一靜,點了點頭,表示認可,便道:「那…我們該何時啟程?」趙統道:「越快越好。」天香原本聽了這話,登現憂容。

晌晚,兩人依舊躺在草皮之上,隔著火,疏疏而談。天香說道:「我們每天都這樣生活著,你覺得快不快樂?」趙統聽著天香這般說,不加思索的說道:「和妳在一起,怎會不快樂?」天香又道:「你…你真的那麼想出去,想離開麼?」

趙統道:「現在國勢並不單純,我們蜀軍位置危險。更何況,我的爹爹又是蜀國將軍,我怎麼可以一人躲在這個山谷間呢?況且到了外面,我可以帶妳去逛市集,帶妳見見我們蜀國有多繁榮,有多好玩兒。」天香微微一笑,獨自走向了火堆的另一邊,俯地而睡。

趙統躺在一旁,看著天香那張俏麗緋紅的臉龐,臉上一紅,不敢再看。轉望天際,自己唱起那外語的曲兒來:「山兒郎,山兒郎,山兒旁邊有個郎…」唱了唱,想起自己不知是否能夠出去這個地方,眼眶也不禁紅了。男子漢大丈夫,誰不願為國效力呢?獨自幻想著回家時的情景,時事無法入睡,望著天際,等待天色漸亮。

天香道:「趙哥哥,你睡不著?」一旁的天香,轉過身來,望著趙統。趙統見天香未睡,語重心長的督促他入睡,但天香只是雙眉一蹙,並沒有依言入眠。趙統不願見天香不悅,索性坐起笑道:「不休息便罷,幹麻苦著一張臉呢?」天香聽了趙統的話,才又展開了笑容,但沒多久又黯淡了下來。

趙統道:「香兒,你知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麼?為什麼妳會在這?為什麼我又會在這呢?」天香不語,臉上透著悲傷。趙統看了看她,自省自己話中無誤之後,柔聲問道:「怎麼了?為什麼不歡喜呢?難道你不希望我們離開這兒?」只見天香紅著眼,兩行淚掛在頰上,道:「你是不愛和我在一起麼?」趙統聽了,心中一凜,心下尋思道:「我不愛和她在一起麼?香兒如此的漂亮,根本就是天上下凡的仙子,我怎麼會不喜歡和她在一起?我……」天香見他不語,登時放聲大哭,說道:「我從小就不受爹娘的疼,長那麼大,最疼我的便是趙哥哥你,你知道麼?」趙統點了點頭,天香又道:「當我說要送給我東西的時候,我一直期待你要送我的禮物。但我萬萬沒想到你會冒著生命危險送我那兩朵花兒。那時我便已經下定決心,這一生便是你的人了,如今你要離開這個地方,我怎麼能不傷心?」

趙統一聽,耳中翁的一聲,登時迷迷糊湖的出了神,忽然一隻纖纖素手輕輕搭上了他肩頭,

天香又道:「我們族裡的勇士都要和別的部落作戰,我們族裡的女人,也要為族裡戰鬥著,女人的天職不止生孩子,還要為著部落打仗。」趙統點了點頭,心想南方民族的征戰,本就是家常之事,想來也是少見多怪。天香續道:「但是,我們族裡的女子,成年的儀式每人都一樣,那便是要相自己的阿郎,我不在部族裡,所以…」話還沒說完,天香便嚎啕大哭起來。

趙統獃了,一點思緒也無。

一個淚人兒,不知該如何下手安慰,只覺得自己有千不該,萬不該,使天香哭泣。但又礙著國家社稷,無法長久留在這裡。

緩緩抬頭,只見天香獨自走到了溪邊坐下,全身白衣如雪,長髮垂肩,那拿著梳子慢慢梳理。她赤著腳,眼眶紅著,淚水緩緩而流。見了他的臉,趙統心中想的依是:「天下哪還有天香如此獨一無二的美人?為何我…」望她坐在湖邊的樣子,平時瀟灑自如的趙統,竟也變的恍恍惚惚。

天香招呼趙統坐在自己的身旁,將頭靠在趙統的肩上,說道:「我知道趙哥哥很想出去,是在這裡悶了?不想陪我了麼?」趙統一時吶吶的說不出話來。

天香又道:「也許你的部族,有給你壓力罷!爹爹說漢族的人都很狡詐。」

趙統看著天香那惹人憐的樣子,不禁語塞,久久才又說道:「我的爹爹,是個大將軍,也就是妳們那的大長老,如果我不回去找我爹爹,幫我爹爹守著部族,那我們族長怪罪下來,我爹爹怎麼辦呢?」天香一聽,不發一語,可見他也明白其中話裡的意思。

趙統又說道:「我是一個將軍,我要保護我的國家,保護我的家園,如果我一直在這邊,那別的人就會來傷害我們的老百姓,到時候就會死很多很多的人。」天香點了點頭。趙統接道:「你那麼的美,又那麼的好,我怎捨得離開妳?」天香聽了,不禁全身一熱,羞在一旁。

如此過了許久,天香才道:「我…我有出去的法兒,但我不想使。」趙統一聽,全身一震,歡喜的大叫:「你把法告訴我,我來使便可。如此一來我就帶妳出去這深谷,帶妳去見我的爹爹,帶你看看我們趙府……」天香眼淚聽玩,不見喜色,又是許久不語。

天香將腳放在溪水之中,搖擺著雙腳,緩緩地又說:「趙哥哥,你喜歡我麼?」趙統臉上一紅,說道:「你那麼的美,有誰看到妳會不心喜的?」天香又道:「那如果我長的不好看呢?」趙統沉思了一會兒,又道:「就算長不好看,但因為妳有顆善良的心,所以我也會喜歡妳。」天香笑了笑開心道:「真的嗎?我…我也是喜歡著你,但…」。

趙統聽天香也喜歡自己,心裡高興,一個人獃著,傻傻出神。

看了看天香,突然覺得她的神情間透露出一股柔和。天香嘆了一口氣,道:「有一次爹爹生日,我偷了爹爹的草藥書,想摘些補品送給爹爹當禮物。結果我就在家後面的小山,試吃了很多書上記載有效的草藥,但不小心卻中了毒。」趙統臉一沉,說道:「那現在好了麼?」

天香道:「我看那書上的畫和我找的明明就一樣,它寫說能有益筋骨,但我吃下肚卻覺得好痛好痛…」趙統急問:「然後?」看趙統那急迫的樣子,似乎那藥是自己吃下肚般。

天香說道:「治病的長老說我傷了肚子,大概以後不能生寶寶咯…」說到此,淚珠不禁滾滾而下。又道:「我們部族的女子,要是不能生寶寶,不等於沒用了麼?爹爹當時聽了,一氣之下殺了好多叔叔伯伯,最後也嫌我沒用了,要連我一起殺,但媽媽一直幫我勸爹爹,爹爹一氣之下決定把我放在這兒,要我學會神像的武功,才讓我回去部落裡。」趙統一聽,不禁大怒:「天底下哪有這樣的父親?」說著便幫天香拭去頰上的淚水。

天香臉一紅,退了一步,又道:「媽媽把我放在大籠子裡,從山頂上用繩子放了下來。臨走和我說,如果我想離開,可以去看看溪水上游的神像。」趙統望了望天空,只見四周群山深入天際,心道:「如此由山頂上放下來一定受到了不少煎熬。」回過頭去柔聲道:「妳一定吃了不少苦罷!」

天香道:「我不喜歡打打殺殺,所以我當然沒學神像上的武功,更何況功夫那麼難,我也學不會。」趙統笑了笑,道:「如果我教妳香兒呢?」天香瑤了搖頭:「我還是不學。」

趙統瞇著雙眼,道:「但是學了可以和我一同出谷…」天香此時猶豫了一下,道:「趙哥哥是真心這樣說,還是騙我開心說的?」趙統說:「自然真心不過了。如果我們出的去,以後我趙統就娶妳當老婆,好不好?」天香嫣然一笑,道:「你不會出谷就忘了我罷?」趙統道:「我永遠都不會忘了妳。」靠著天香的手不禁晃了一下,摟住了天香,天香也靠在趙統身上。

此時兩人臉頰相離不過寸許,趙統見她粉臉紅潤,小嘴微張,甚是可愛,伸手摟住了她的纖腰,只覺觸手溫暖,柔若無骨,心中不免一動,便低頭往她唇上吻去。趙統生平第一次親吻女子,不敢久吻,便即仰頭向後,痴痴的望著他美麗的容貌,柔聲說道:「妳不再沒人疼了,因為我會來疼妳。不論妳怎麼了?福,我讓你享,苦我為妳過,讓妳永遠不再哭泣。」天香登時羞的滿面通紅。

天香給趙統一吻,又聽到趙統這麼一講,一顆心砰砰亂跳,紅韻生頰,嬌媚無限,本來便已美若天仙的她,如此一來更添增了三分艷麗。天香沉默不語,望向了趙統,眼裡泛著淚光,從腰間卸下一條燦爛生光的白絲帶,套在趙統頸上,唱道:「我的情郎,我此生與你永不分離。生,與你相隨;死,也與你相隨…」絲帶一去,外衣便散了開來,趙統站起身來,道:「香…香兒,妳快將衣服穿好。」

天香將全身的衣物一件件的脫去,說道:「趙哥哥,瞧著我,從今以後,我便是你一個人的了。」在溪水淙淙的山谷中,微弱的火光照著一個絕世無比的美麗身軀。趙統只覺得一陣暈眩,不敢正視,隨即見到她那天真無暇的笑容,忽然覺得自己真是三生有幸,自己的妻子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純潔。

沒過多久,天香的身上已是一絲不掛。她慢慢的走向前牽著趙統的手,走進溪中,偎倚在他的懷裡。起初只覺溪水至腰,沁涼無比,後來便覺趙統緊緊的抱著自己,而他身上的體溫也使身上不至寒冷,此時的自己是多麼的幸福?多麼的幸福…淡淡的火光照在自己臉上,天香柔聲一說:「你要我做什麼,我以後總是依你,我們出谷罷!」

趙統只覺得他吹氣如蘭,忍不住在他左頰上輕輕又是一吻,說道:「有妳如此溫柔斯文、天真爛漫的妻子,我未來還需要苛求什麼呢?」天香道:「你對我絕對不會變心麼?」趙統柔聲笑道:「妳別胡思亂想,我今生就只愛妳一個人。」天香凝視他的雙眼,說道:「不准嘻嘻哈哈的,我要你好好和我說…」

看著天香那俏麗緋紅的臉龐,趙統臉上一紅,轉過頭去,不敢看她。望向天際,唱著那外語的曲兒來:「山兒郎,山兒郎,山兒旁邊有…」心中一凜,雙手緊抱著天香道:「怎麼會,我多歡喜和妳在一起。」望著天香,只看得她臉上紅通通的,躺在趙統的懷裡,進入了夢鄉。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