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罌粟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4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4/4
1/6/2008 1:58:21 PM
傾心。
 

坐在床上的婺穿上內衣褲和浴袍,坐在寬大的床上,思索剛剛令人臉紅耳赤的事。
「為甚麼……」她抹去一串一串不斷流下的珍珠,喃喃地說。
腦海中突地閃過白蘋的臉孔,白蘋會否也遭到同樣的待遇?
想到這堙A她連衣衫不整也不顧,立刻跑出格蘭傑的房間。
「白蘋!白蘋!你在哪堙H」她邊跑邊呼喊。
心急如焚的她即使撞到路上的人,連抱歉的說話也沒有說,像是盲頭蒼蠅到處找白蘋。
「白蘋,你在哪堙H白蘋……」大得會迷路的血盟令她找也找不到白蘋。
腦海閃過格蘭傑的樣貌,她馬上去找這男人。
隨手找了個僕人來問﹕「你們主人在哪?」
那個僕人怕得囁嚅﹕「主人……在書房……」話未完,婺便走去找格蘭傑。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格蘭傑的書房,,一腳踢開那堅固的木門。
「格蘭傑!你把白蘋藏到哪堨h了?為甚麼我怎樣找也找不到?我警告你不要對她有所企圖……」話說到一半便打住了,因為她看到書桌上的東西全被掃開,上頭躺著一個赤裸的女人。
「格蘭傑……來……快來吧……」那個女人浪蕩地叫著。
看到這一幕,婺呆掉了。
格蘭傑望向站在門口的婺,「怎麼了?穿成這個樣子,該不會是想我再跟你複習一次剛才的事吧?」
婺聽到他的話,往下一看,才發現浴袍的繫繩沒打好,秀出內衣。
想起剛才格蘭傑對她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她心中便有氣,但,她必須先找出白蘋。
「白蘋。白蘋在哪堙H」婺故意往別處看,不去看在書桌上的男女。
「殤虒在照顧她,你不必擔心了。」
「不必擔心?你憑甚麼叫我不必擔心白蘋的安危?我怎知道那個甚麼殤虒會不會做出甚麼傷害白蘋的事?」婺氣呼呼地說。
格蘭傑倏地放開書桌上的女人,走近婺面前,「我說過了,不要質疑我的承諾。」
婺看著他的雙眼,「白蘋,她在哪?」
格蘭傑翹起雙手轉過身不望她,「我不會告訴你。」
婺一聽氣炸了,「不告訴我?好,你不告訴我,難道我不會自己去找嗎?」
格蘭傑一聽,突然轉身抓住婺的手。
「你敢?」格蘭傑雙雙眼一瞇,閃爍著危險的光芒。
婺不屑一顧,「哼,我現在就離開這鬼地方!」
格蘭傑向身後的女人喝道﹕「你!現在離開!」
臥在桌上的女人帶著欲求不滿的神色和滿腔怨憤離開這房間,然而,她知道,那男人只能取悅,不能激怒,偏偏那女人就要挑戰他的底線,她倒期待這女人最後的遭遇。
想到這堙A女人的神色轉為幸災樂禍。
格蘭傑拉著婺的手走到書房旁,「你要走?」
「沒錯,再留在這鬼地方跟你一起,我怕我不出一年便瘋了!」婺氣憤地說。
「你再說一次?」格蘭傑把她按在桌上,身體緊緊貼著她。
「我怕你走不出這里。」格蘭傑低沉的聲音傳入她耳朵,她只覺這男人很討厭。
「即使死,我也不會留在這里。」婺倔強地說。
「好,你走!看你能不能過我這關!」他空出一隻手,高舉。
婺嘲笑性地嘖一聲,「我永遠也不會容許自己犯下相同的錯誤,不管甚麼事也好。」
她舉腳踢向格蘭傑的下體,並從髮上解下一支髮夾,「古拉滋華咕巴斯!」
髮夾以不正常的速度變大,變成一支可握著的尖頭鐵棒。
婺毫不猶豫地把鐵棒指向格蘭傑,「格蘭傑,我們再來一局!」
格蘭傑看著那支鐵棒,憶起這幾天的事情,歎一口氣,「你走吧!我會解開那結界。」
婺難以置信地看著他,「你讓我走?」
「數天前,我還可以堅決地跟你決戰,甚至把你的村莊在一瞬間消失,但,今天我發現,我對你,已經無法下手。」格蘭傑面無表情地說著。
「為甚麼?」婺緩緩放下那支鐵棒。
格蘭傑看準時機,當婺垂下鐵棒時,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走到她身後,並抽出一把小刀抵在婺的喉嚨上。
「格蘭傑!你這無賴!你明明說過會讓我走的!」婺看著那把鋒利的小刀,不敢輕舉妄動,只在口頭上逞強。
「想知道剛才我為甚麼要這樣說嗎?因為,我愛你。」他在她擊昏前說出最後這句話。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