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門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4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4/4
1/9/2011 11:48:14 PM
俠盜情人第二部曲
 

第29章 決戰前夕(上)
微暗的營火在火光在黑暗中搖晃著,太陽已經西沉,四周已被夜幕遮掩著,只有泛著成堆營火閃爍著紅光為黑夜爭奪不少光彩。
慕那魯半跪在吉布翁團長面前,不動聲色地等待吉布翁下達指令,慕那魯收斂起先前的狂傲,眼神上燃燒著憤怒的餘光,只因臉上多了一道不可抹滅的傷痕。
這道劍痕就直落落地刻劃在他的眉宇間,血還淌著,只能用棉布遮住,跟夏門之前的劍鬥,雖然表面上給了夏門一道下馬威,讓他吃了暗虧,但是自己臉上卻出奇意地多了一道長達數公分的傷疤,只要再入幾分,自己的腦袋將就此分離。
這樣侮辱,對他來說,精神上打擊遠比肉體上創傷難得疼痛。
同為四夫長貝爾、索奈無不驚訝在這樣偏僻小村中有如此高手,唯獨蘭諾特卻對這樣劍術行家一直保持濃厚興趣,最重要地是對方指名要他的人頭,習慣取人姓命的蘭諾特,反被人預告其生命終結之時,這倒令好戰的蘭諾特更想搶先一步跟那位名為夏門的高手對抗。
目前看來慕那魯的傷口,遠比他從達坦村帶來相關情報更具吸引力。
突然間,一道銀色的光線閃到,分毫不差地就落在慕那魯眼前,吉布翁的巨劍突乎其來砍下,但未見任何殺氣,顯見示警的味道遠比懲處還要濃厚。
「你害怕了嗎?慕那魯」吉布翁望著低下頭的慕那魯冷漠問著..
「不~一點也不,首領你那一揮已除去我心中迷惑,我已沒有任何迷惘」慕那魯抬起頭先是鬆口氣,很乾脆回答
「慕那魯,你遇到如此挫折,確認還要給他們三天時間,獅子搏兔也得盡全力,放著不管是否保險,可別到頭來被人將了一軍」索奈露出壞壞笑容,並用眼中餘光偷偷瞥了貝爾一眼,示意一同取笑這條戰敗之犬,雖說是揶揄,但只有在這時貝爾跟索奈才會站在同一陣線上一同恥笑這位新竄的千夫長。
蘭諾特仍舊不表態,手中不斷得意把玩手中的長槍,從稍早反應中他似乎對那位名為夏門的男人更感興趣。
在眾人意見皆抱持著速戰速決的論點,但吉布翁卻持相反意見,直接表態贊同慕那魯的做法
「我相信慕那魯,雖然此行遭受挫折,但日前留下攻心之毒,一定已經慢慢滲入每個村民脆弱心中,在其心未定前,冒然進攻,或許正如慕那魯所言,可能會遭受更頑強的打擊,讓他們自殺殘殺不是更好,更何況如此簡單得到的勝利未免也太無趣,我想看看那群行屍走肉的人們如何再度擁有殘存希望」
「慕那魯我想想聽聽你接下來的看法」
得到團長絕對支持,慕那魯說起話更是自信起來,他拿起樹枝接著在地上砂堆中畫了些圖案, 筆畫勾勒間,那樣子像極了達坦村的全貌
「據我所知,達坦村位處風之谷下,南面及西面均環山而繞,地勢高聳無法從側面突破,若他們全力死守,或許可以稍佔地利之便,但相對地他們也將失去所有能夠對外的逃生管道,若要採取正面突破,僅餘東面及北面地形可突襲,東面為大草原,分布在村落大片肥沃草原將成為戰爭首要戰線,可率領大軍由此突破。但為求安全,可再率領部份戰士由北面的山邊小徑經過,雖然此處道路彎曲難行,但由此進入,可直達村後方來個出奇不意的偷襲」
他邊說著又半蹲在另一個空曠處,畫出了鋒矢的圖案,他安排每個團員的隊列,逐一建構起一個完整隊列,井然有序的規劃,這並非一般強盜集團所懂得陣型。
姑且不論慕那魯的戰技有何強橫,心思有多細膩,真正可怕是他那種縱觀全局的佈陣能力,將吉布翁旅團由盜匪團體升格成一個小型軍閥。
最厲害地,是身為團長的吉布翁其細膩心思,除有著威赫天下的氣度外,他更懂得如何擅用旗下每個人材,不因眼前的近利而失去往後更大的利益,將戰局推向更有利一面,無怪乎王國視他為最可怕的恐怖份子。
自吉布翁旅團那把狼旗高舉於世時,十多年來,戰無不勝,爭無不敗,這一場實力懸殊的戰爭,只是將吉布翁旅團推向更高的惡名,因為王國最大財產-蒂潔諾公主將是這場戰爭中最大戰利品。
…………………..
達坦村今天顯得特別寧靜,就算達坦村的局勢正激烈動蕩著,全村的人卻都鴉雀無聲看著一位男子發表他卓越的看法。
荒野的賢者在達坦村的一個小丘上內正眺望著達坦村風景,並召集了村內壯丁,於小丘上等待名軍師的謀略。
或許是昨夜的失眠及策劃,廷華先生顯得有疲倦,臉上的皺紋又增加不少,身形更加消瘦,他先陷入了沉思,沒多久開始針對現狀指揮調度。
「依我所見,這場戰爭關鍵在於達坦村眼前這片大草原,要看清眼前的大局,針對每一個傳令內容不可有誤,最重要地千萬不要有個人行動發生,因為敵人太清楚我們的現況,稍一不慎都將使整個戰局陷入極度危險的情形;且不論是兵力或實力,都落後對方太多,我們唯一能夠掌握優勢就是地利之便,但是說這也是我們最大缺點,因為此戰若輸我們將失去所有可以可以撤退的空間。」廷華將現狀說得非常殘酷,不留一些希望給村民,身份已不是昔日的吟遊詩人而是名為軍師的身份,將局勢做最精確的剖析是他的任務。
比較雙方戰力,吉布翁旅團成軍至今已有十多年,手下坐擁身經百戰的四位千夫長,單是一位狂犬慕那魯實力就夠夏門頭痛,何況還有三位與其實力不分上下的男人,其背後還有一位實力早已聞名於世的吉布翁團長,且底下的亡命之徒更是個個嗜死如歸,身上裝備精良外,經由近年改變,原本擅常游擊戰的軍隊,已逐漸轉變為組織戰的勁旅,算算旅團成員,少說也有千名。
反觀達坦村,雖然村中全部人數不亞於旅團成員,但上得了戰場不過才200位,講嚴苛點真正能夠戰鬥甚至於說有打仗經驗的卻不到百人,除了蘇塔那團長及皮格、布諾幾位鐵之騎士團成員,尚有夏門、朵拉這兩名生力軍外,算算吉卡他們這幾位村內的壯丁還稱不上戰力,且看著手上武器不外乎木劍、耙子、木弓這類殺傷力甚低的武器。
兵力已不是數字上表示1:10甚至說是1:20懸殊比例,只剩短短3天要把這群蝦兵蟹將變成精猛勁旅實在是天方夜譚。
縱然雙方兵力及戰力相差甚多,廷華也得絞盡腦汁提出最恰當策略。
「簡單來說..要贏就是要學會一個字…拖」廷華拉長嗓子提出這場戰爭唯一契機。
「拖…這我不懂,一來我們無法逃出,二來又不可能等人幫忙,難道說你要請人飛上天叫人從背後偷襲嗎?」身材瘦小布羅克站在村民身後,說起話來不注意看還不知是他發言,他因為不解廷華所要表達意思,趕緊提出遲疑
廷華聽了這番話,倒是淺淺一笑回著..
「布羅克,你說對了一半,我的確請了一位朋友過來,牠現在應該正在飛過來途中,我打算將牠當作一個奇兵,利用牠來求援」
話說著..眾人反射性看著天空,不多久,無雲的藍天中有道黑影飛來,它正劃出一道不協調的軌跡緩緩落下,再靠近一看,狀似鳥類,牠帶著一身綠色的羽毛,降臨在微涼的大地上。
「咦~這不是專門送信的吉翁鳥,怎會突然跑來」一些村民看到那隻熟悉的朋友,又紛紛議論紛起來,但喜悅的程度卻比驚訝程度更多。
吉翁鳥著地後,一下子又鼓脹渾圓肚子,鳴叫起厚重的聲音,不論在什麼情形,專司其職的吉翁鳥,並不因村民的噪動而有所影響,看到廷華走來,像是看到好友, 不斷發出咕哇哇~~~的聲音,廷華只是體貼地摸摸牠的頭,一邊向村民解釋
「這隻吉翁鳥可是我在好友那邊借來一用,就是為了防止全村對外管道中斷的情形發生,另外我還事先寫信給我一位好友…,他也是公主最好的幫手」他說到此,突然笑笑地對蒂潔諾公主示意
公主不明白,滿是狐疑望著廷華先生
「他就是在王國素有號稱白銀將軍之稱法恩將軍」聽到這位將軍的大名,村民心中更是燃起莫大希望,就連公主也對這位已經許久未曾見面的親人,更感到莫名感動。
法恩將軍算是哈森王死後,最具盛名的將軍之一,當年,年僅30歲之青年,歷經先王及萊丁大將軍離奇身故後,獨力扛起指揮大任,在國內一片反對聲浪中,更繼任起大將軍一職,一直死守著邊陲地帶,不讓鐵諾比王國的強國軍侵入,經過半年時間,直至鐵諾比護國軍成功攻陷王都,一舉捉住強國軍重要幹部,法恩將軍便趁機驅逐強國軍於國境之外,並藉由友邦西丹國的保防隊不斷游擊強國軍的後勤支援,在後繼無力之際,強國軍才真正退出國境之爭,並受降於護國軍,大戰至此,那位一直位於前線身上總是身穿銀白色的鎖鏈鎧甲的將軍,就一直被後人歌頌至今;當時與他共事的廷華先生也曾於那段最艱困時刻一同抗敵,當戰役結束後,不眷戀權位的廷華便告別他最好的摯友而去,其名也消失於史書當中,獨自留下一位大戰末期最受矚目的大將軍。
只可惜因為法恩剛正不阿的個性, 得罪太多國內高官,正所謂功高震主,一堆不利他的傳言四起,情勢所逼他只能黯然卸去大將軍一職,更讓他一度面臨釋去兵權的窘境,若非鄰國鐵諾比王國局勢尚不穩定,只好將其安排到邊陲地帶鎮守,徒留著有名無實的位子,卻也守護著王國至今已有15年之久。
「我與法恩的友情那是不言而諭,當日我離開達坦村就是去拜訪我的好友,另一方面我也不斷追尋一名叛徒的下落」講到此,廷華眼神為之一亮
「你說的是誰….?」蒂潔諾公主如此問著
「這個人就是吉布翁,但為何我要如此詛咒他,這點容我私下與妳說明,不過公主殿下我今日請來吉翁鳥來,就是需要妳的幫忙」
「??」蒂潔諾公主不解
「當我在科拉城中聽到一位奇蹟舞者的故事後,種種跡象判斷,我就直覺是妳,因為我就曾親眼目睹妳的母親安娜王妃在戰場為受傷的人民們舞蹈著那段奇蹟之舞,令人動容;另外我先對公主說聲抱歉,早先在王城中及達坦村二度相見後,我就猜到是妳,因為妳的神情相貌與先王夫婦有太多神似之處,加上王國不斷散佈著公主離奇消失的訊息,我才斗膽認定是妳。
但我也聽聞帕里帕三兄弟之事,這才想起他背後仍有吉布翁旅團這道巨大黑影在,藉由旅團私下連絡管道,極可能尋找到妳本人,於是我趕緊告別我的好友,並向他透露,妳可能將面臨到巨大危機,只是我未確切告知他詳細地點,畢竟一切都只是猜測,而且他身負保家衛國的重責大任,也無法隨行太遠,只能秘密分別帶領幾百位騎士,駐紮在迪漢領地各處角落,離此約莫2-3天的路程,而國境方面則由他的副官暫代,匆忙離行前我向他借了一隻吉翁鳥,告訴他在不久的將來,會有重要的訊息告訴他,想請他儘快派兵援助
而…這時公主妳的隨身信物將是決定法恩將軍是否能夠全力動員的關鍵」廷華邊說著邊緩緩移著身子,走近公主身旁,希望她能提供一樣信物做為證明。
蒂潔諾公主想了會,撫摸著脖子上的頸,他想起某個人曾送她的銀色項鍊,因為造型特殊,全世界要找到與它相同的樣式,幾近沒有,法恩將軍就曾在公開場合讚嘆這付掛在公主項鍊之精緻,以此當做相識信物,是最恰當不過。
如此,她又信手寫了一封信,告知目前的情形及位置,和著項鍊一同交由吉翁鳥去做求救動作,是否能夠撐過這段緊急時刻,只能交由命運安排。
微微地,天空顏色變了,感覺有點灰灰地,同時那道高高的聲音已由地面升起揚長而去
咕哇哇~~~咕哇哇~~~吉翁鳥的鳴叫聲整齊交合著,不再令人感到刺耳,已變得像是祈導聲,保佑人民渡過難關.吉翁鳥終於帶著希望離開天空。
………….
一切準備就緒後,廷華一刻也閒不得又開始指揮建造投石機械,利用簡單的木材、繩索搭建起來,一連做了近十台, 這種武器大多用來攻打移動較慢的部隊,或是不會移動的建築物,如今卻用來對付行動迅速的旅團;比較特殊地是,兩條相同長度的皮帶中間繫上一皮囊,但皮囊裝的卻不是一般石塊,卻是達坦村的名產---布瓜。
數以千計如籃球大的布瓜就這樣一顆顆被摘下,一一擺在地上供村民做練習射擊使用,由於布瓜重量不算重,搬運甚為簡單,稍施點力就可以連續發射出去,但就算打到人,給予的傷害程度實在有限,如何做為這場戰爭的秘密兵器。
「布瓜的瓜肉相當豐厚,而且有一種獨特的黏稠度,沾到腳上,會感覺施不上力,步行都略顯困難,利用這個布瓜阻礙敵人的行動力是最恰不過」眾人不解的問題,廷華卻避而不談,只表現出如實驗家的研究精神不斷嘗試無限可能。
不多久,廷華與巴尼拿了數顆先前大量購買的橡木果,請人榨乾成汁,並均勻塗抹在布瓜金黃色的表皮,到處抹得油油地,稍後便命人利用投石機發射。
碰~~一聲
炸彈般巨大聲響,瞬間,布瓜一砸到地,便炸成一團爛泥灑落在整片地面,比較獨特, 利用打火石點燃火燄後,一把火點著,順著那團布瓜泥掃去,布瓜泥結合上橡木果的汁液起了化學效應,旋著許多火舌向上攀升,火勢極大,久久不能散去。
廷華對這結果感到相當滿意,隨機摘了一把雜草,往天空一丟,那把雜草已順著風向撲向東方而去。
「就是這陣風~一切照計劃安排」廷華充滿自信點點頭,心中已有了一個肯定答案。
……………..
在廷華還在忙著打造投石機時,其它人也都一刻不得閒著,照著廷華既定規劃各司其職。
巴尼成為行動的召集人,除了調撥村內所有糧食外,並提供教堂的地窖供村內老弱婦孺做為臨時避難所,另外騰出教堂內空間當做小型會議室,做為臨時動議及召集人員的集合場所,不到最後關頭,這間教堂希望不要當作最後主戰場。
手藝精湛的布羅克,則帶領村人製作拒馬及一些武器,一向好動活潑的他,對道具安排及陷阱擺設要求卻是相當嚴格,心思異常縝密。
至於吉卡及霍克等人在劍術及馬術雖然無法像正式騎士熟練,但也都有一定水準,非常適合遊擊戰,他們正跟隨夏門做馬術練習,希望趕在戰爭前能多些許戰力;特別一書的是,霍克在練習射箭時,其技術上卻有著過人天份,練習不過數次,就算沒有神射水那樣百發百中,但在力度及準確度已是不亞於職業獵人水準。
具有豐富戰鬥經驗(??)的鐵之騎士團蘇塔那一行三人理所當然安排在最前線,立於村中正門口前,前面正放置一堆拒馬做為正面抵禦;只是蘇塔那仍拉著已經緊張到站不穩的皮格、布諾大聲喊著鐵之騎士團軍歌,並一邊教導村內的壯丁做劍術指導,但偶爾大聲嚷嚷結果,總是會出現珠兒不斷在跟他鬥嘴,戰爭前那種嚴肅氣氛瞬間被熱鬧氣氛化解。
眾人之中武藝最高超便屬夏門,他與朵拉除了一邊協助村民做戰鬥訓練及騎馬練習,另外在廷華刻意安排下,鎮守在村中北面側門,以防敵人趁虛而入,但對於自己劍術抱持極大信心的他,回絕了廷華建議增派兵力在此協防要求,只選擇與朵拉共同對抗奇襲部隊;此舉除方便達坦村中人員調度外,因村外小徑通道可容納人數不多,安排太多人手反而不易防守。
身為領導者的蒂潔諾公主除了是代表達坦村精神上的領袖外,她更不顧身份身著簡陋服飾與村中婦女一直整理村中各項雜物,並與珠兒共同協助布羅克縫製皮革甲等防具,偶爾也會試著揮舞著刀劍做為基本防身準備,在人民心中眼前的公主不光只是個象徵更是位優秀領導者;只是在這位勇敢的少女心中,仍是對那位守護者來與不來間有著異常複雜的情愫。
~華得,我好希望能在戰前見你最後一面,但是我卻更害怕你來,因為這場戰爭隨時奪去我的生命,我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無能再連累到你~
~未完待續~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