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洗貼魯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靈異 >
< 第 4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4/13
2/12/2002
浸食
 

人的價值是如何來衡量的呢?

世界人道主意者說無價

死亡保險公司說兩百萬
航空難殉難金為八十萬
警察的殉職金為六十萬
殺手的獵頭金為二十萬
但在戰爭中卻一毛不值

每個人對生命的價值是用自身角度來衡量
從弱者為無價到強者對生命的輕蔑

人對人的價值
僅建立在自身的強弱罷了

(不用掩飾眼神中對我的鄙夷....我甘之如飴...)


....但你知道嗎?

當你在費心推論人的價值之前

卻沒想到

你已為自己

訂下了價值的框



xxxxxxxxxxxxxxxxxxxxx

當我的腦海中產生所謂的自我意識時,我正倒在自己家中的地板上,全身酸痛,抬起頭望像窗外才確定現在已接近傍晚,無法分辨景物,只覺四週一片深沉瀰藍的暗夜由窗外流進,附帶街上車輛的引擎聲,由遠到進又逐漸流失到無,不斷重覆

我脫下滿是血跡與泥痕的衣物與鞋襪,全裸的站在水塔旁撈水清洗自己滿身的泥獰,
摸了摸頭上有如打洞般的傷口,已經禦合,但卻仍發出撕烈般的隱痛,
黏在髮絲上血塊順著水瓢中的冷水沖下讓我心寒的咬緊了牙

fuck......



我就像在急速空流洩的空氣中,試著伸手抓起空中的浮沙,而拼湊出一個近邏輯但不確定的記憶,那就是應徵工作是真的,我被老人襲擊是真的,也許老人是因為將失去工作而忿起攻擊我,或者因為以為我是小偷,但老人腿不是癱瘓了嗎,為何還能站起?還有嘴裡被塞貓頭的事,我仍記得舌尖上貓腦的滑嫩有如肉市場生鮮豬肝觸感,有如某種重覆影像讓我欲嘔又止,鼻間彷彿仍殘流著剖開肉體後體內所散發的臟氣,我打從心裡產厭惡,但卻仍阻止不了我腹中的飢餓,兩種極端,然後我記起了我在昏沉中爬出了小屋一路滾下山的情況,走回了家後在倒在地版,然後醒來就以入夜的等等....


風轉寒冷了起來...


為了慶祝明天工作後就有薪水可領,我決定到樓下便利商店買點食物慶祝,不用在如此為了食物的事而顯的卑弱,雖然我本來就沒自尊心可言,但卻仍得順著世界的洪流走,受限人類所謂法律與制序中,但僅從這小地方又可牽扯到一些大問題,正常人受限於正常規範與制序裡,是因為平凡者的無能為力,而文學家,科學家,政治家,商人,軍人,則從各領域發揮個人專長,嘗試著以本身能力對某些領域的規範坐出改變,但說穿了不是什麼規範的改變,而是試著讓世界跟隨自己的腳步走,


我不能餓了就拿貨架上的食物吃,就算我快餓死街頭了也是一樣,



shit......浪費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不管怎樣,我手裡已經有足夠三天不出門也不會餓死的食物,第一次用那麼多錢買食物奢侈的讓我有點不安,也許是因為窮酸慣了吧,
真無聊想法..



她嘆了口氣敲著櫃台結帳

[那我都要了]我說..雖然我不太清楚為什麼我想要


[嗯.....]



[?]

我打開袋內果真發現了一小盒包裝精美的貓罐頭,也許是在身手抓東西時不小心拿錯吧,我才懶的退錢什麼的,道謝後離開便利商店,一面把玩那只有小半手掌大的罐頭,圓弧形奇妙的好握,便在空中拋著玩,盒上印著一直充滿靈巧又溫柔魅力的貓臉,如果我是貓,也許也會喜歡這一型的吧!


回到了小木屋後,我將食品堆積在桌上,一股滿足感由然而生,我找出開罐器準備..
等等....開罐器?除了貓罐頭外我不需要開罐器,難不成我想吃它?

哈哈...

瘋子

我用腳將貓罐頭踢出我的食物堆,然後準備先開幾個肉鬆飯團來吃,


(喵嗚~~~~~)我聽到極微弱貓叫聲

我將頭伸出窗外,但窗外也沒有貓,我索興關起窗戶


(喵喵~~)

我在我小小屋轉了一圈,並在所有櫃子與衣物下包括床底都翻了一遍,連老鼠也沒一隻


(喵∼喵嗚∼喵嗚∼喵喵∼)

我突然通靈了!那居然是在說

{先吃貓罐頭好不好.......}

我隱約的發出了一個想法,但我不確定,難道說是鬼魂在說話?

{喵...那不太一樣,,,,,,鬼魂是在外面...喵是在堶...呼嚕呼嚕∼你閉上眼睛∼喵嗚∼}

盲目的聽從指試是很白目的事,但是我現在除了聽以外,沒有辦法
一般人會感到震驚或害怕的事,illusion or...?
但我的心卻麻目的沒有反應,害怕對我來說是多於的,我沒有什麼可以失去



我閉上了眼睛,跟往常一樣閉上眼睛後就是一片黑暗,
此時只覺得盤坐在地上一手拿飯團一手拿貓罐頭兼閉目對空氣說話真是白癡

閉上眼皮黑暗仍是黑暗,但是那是屬於視覺的黑暗,但當我的心安靜下來後,卻像從一個黑暗掉入令一個黑暗,呈兩個黑暗的重疊,我低下頭,看見一隻那隻花貓正坐著仰著頭站在我的腳邊,而在黑暗中

我看見自己的手還有身體,,腳是確實的踏在地面,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臉,也仍有疼痛的感覺,四周卻是仍是一片無底的黑暗.....除了我身旁仍像是留著一盞路燈的光

我一時間驚訝的說不出話來,試著走出了幾步路,但心想這樣走下去簡直會沒完沒了的停了下來,反正在黑暗裡走路不管走到那裡都是黑暗,而花貓緊跟在我的後頭


[你是....]


[為什麼?]

貓的聲音仍然在我兒邊環繞,原來就算我不在那黑暗內,也能聽見它的叫聲,或許不是用聽的,而是那意識感覺到它在說話,當我拿起罐頭時,那聲音就像在歡呼般的細細叫著,而當我將罐頭放在垃圾筒裡時,我感受到花貓心裡的難受與不忍,

shit..!

這不就代表我以後有事沒事都得平白無故的感到難過,就算那與我無關?




花貓在我的撫摸下呼嚕呼嚕的說,而我心念一起,那洞卻突然像一片烏雲般出現在我頭頂十公尺處,半徑卻少說也有五十公尺,我目瞪口呆,花貓卻開始往上浮起



[嗯~我想那我也會生氣吧!]我想~!花貓這才像平反一樣的抖了抖鬍鬚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