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4 集 >
  輸入集數 4/7
7/15/2004 11:21:05 PM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附註:不怎麼感人,也不怎麼深奧……只是某女孩思念某個人的故事。
 

※※※※※※※※※※※※※※※※※※※※※※※※※※※※※※※※※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第四章 瞬間》

※※※※※※※※※※※※※※※※※※※※※※

  火堆發出爆響,在晚上那一瞬的火花特別顯眼。

  我獨個兒坐在旅館的大堂堙A木椅在「嘎吱嘎吱」的響,風在呼
呼的吹。我都沒多加理會,抱著左腳,下頷擱在膝蓋,坐在那堙C

  只是坐在那堙C

  「芙蘿拉,妳還在想嗎?」索修斯的聲音傳入耳中。

  我隨意的應了聲,不想回答。

  「別這個樣子吧,放輕鬆點會更好。」索修斯勸道。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實在沒法放鬆。」我無奈的道。

  索修斯沉默半晌,道:「那個人……是妳的舊敵人嗎?」

  「不,是新的吧?我的記憶中沒有那個人。」

  可是……祂不是人……是神……

※※※※※※※※※※※

  「幸會了,時間魔導師。我的的名字是『希比斯』。」男子站在
牛頭人血肉形成的符文中,彬彬有禮的道,甚至行了個鞠身禮。

  仔細一看,他的模樣平凡不過。梳著一頭普通的髮型,面貌也沒
什麼突出的地方。滿臉的笑容看來和藹可親……

  但是他散發出來的威壓感仍是有增無減。

  凝神戒備的我不由得擔心小鬼們的狀況。未受戰火洗禮的他們,
是不可能抵受得住這種懾人的氣勢。

  「啊,西風尼亞大人,請不用擔心。我暫時不會誤傷無辜,因為
我還不想和妳開戰。」希比斯笑著說。

  我淡淡的道:「不想和我打?難道你有選擇嗎?憑著『轉生魂體
之術』降臨在依莉斯娜大陸上,你不是冥黑龍就是魔界魔族。難道你
們又想再次挑起大戰了嗎?」

  希比斯傲然道:「相信妳誤會了,雖然我是用轉生魂體降臨大地
,我可不是龍或魔,我就是我。」

  「哪,你是誰?能擁有『希比斯』這個古名,你總不會是無名之
輩。」我冷然道:「太古神祇們用的『歐列斯文』,『希比斯』不就
是『降』的意思嗎?你是神族吧?」

  希比斯愕了愕,拍手,讚嘆道:「好厲害。雖然我常聽說時間魔
導師是現世中最厲害的人,但我壓根兒就沒想過妳厲害至此。」

  「不過今天我只是想和妳打個招呼而已,西風尼亞大人。渴望交
手的話,遲點機會多的是。」希比斯又是一笑。

  「對的,多的是。」我微微一笑,還沒說出我想說的話,強猛得
似是連接著天與地的龍捲昇起,直向我們襲來。

  是希比斯偷襲的念頭剛閃過心中,應該做的事閃過心頭。所剩的
時間僅夠我送走三人,或是不顧一切的反擊。選擇反擊的話,我有十
成把握可令希比斯吃大虧。可是,我照顧不了三個小伙子。

  若選擇和三人一起走,對我來說雖只屬舉手之勞,日後卻會生出
不願與希比斯正面衝突的心態,簡單點說,覺得自己比不上希比斯般
。在我這級數的法師……不,甚至是所有與我同級的高手來說,和丟
了性命沒什麼大分別。

  在高等的戰鬥而言,除了是戰技、謀略、本能、直覺、經驗等的
交鋒外,更是精神水平的比較。聽雪燄說,那是一種與敵人對峙時的
感應,和感覺。不過在我的角度,那是精神修養的完美程度。

  每使出一個魔法、每一個思緒,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都可以
不加思索而做到完美無暇,對方的任何異動都瞞不過感應。這就是高
層次的戰鬥。

  也就是說,逃跑的話,「比不上希比斯」的陰影極可能會在下次
對上時影響我,令我戰敗、戰死。在這種關鍵時刻可不能讓這種致命
破綻出現在我身上。所以只餘下硬拼一途。

  如果希比斯是甫出現便施襲,猝不及防下我也唯有認命了。在那
一陣子的對話,若我看不出希比斯心存不軌的話,我也沒臉自稱時間
魔導師吧?

  我早就準備好傳送術了。

  先揮手送走三人,下一剎那我已經昇上半空,也懶得打話,唸起
咒文,瞄準希比斯就是一個法術。

  「火燄彈!」

  龍捲風被火燄彈的熱氣迫散後,直射希比斯的天靈蓋。地面被燒
成熔岩同時,希比斯也消失無蹤。

  是瞬間移動啊,能在一瞬間令身體穿越空間的阻隔到希望的地方
。不過移動的距離和術者魔力/靈力成正比,這麼說……

  「太厲害了,沒想到人類竟然能修鍊到這程度。」希比斯的聲音
從身後傳來,讚嘆道:「可是,一天妳不能突破咒文的範疇,妳便一
天不可能戰勝我呢。」

  「也許吧。」我再唸咒文:「火球、連鎖閃電、龍捲風!」

  一口氣連施三個魔法都被希比斯輕鬆避過,一方面是唸咒令時差
拖長了,另一方面是唸咒暴露了我的意圖,讓祂知道如何閃避。縱使
我唸咒再快再短也無法避免這破綻。

  希比斯微笑道:「怎麼了?史上最強的法師就只有這級數嗎?聖
光彈。」

  元素系高階一級,神靈術的聖光彈……混帳,一起手便施出高階
神靈術?而且這樣子搶攻,明欺我無法免除唸咒……

  才不會讓你得意……

  我唸出四個咒文的名字:「真焱之龍火、破邪之神雷、聖裁之劍
、黑暗漩渦。」

  希比斯猝不及防——正是他剛才想讓我陷入的狀態——下,立即
被捲入我的魔法。強大的魔力發揮出效力,讓龍火、神雷、聖劍、漩
渦在虛無中顯現,先把聖光彈破去,接著光燄不斷爆出,強大的能量
衝突令空間也歪曲起來,看過去就像大熱天堹颻麈諝R塞了浮線。如
果不在空中打的話,整條村子也會被夷平。

  縱是如此,我還是看見了窗戶內一張張驚惶的臉,真不好意思啊
,嚇著你們了。

  再過了好一會,光燄緩緩散去後,希比斯才滿身瘡痍的再現眼前。

  「喂,」我平靜地道:「我才熱好身而已。」

  希比斯瞪著我,手抹去唇邊剛咯出的血。

  「我中計了?……我太低估妳了囉,時間魔導師。」希比斯沒半
點難受的神色:「連續四個高階一級的法術、沒空隙的連續施法、無
咒性念動施法……原來妳已回復了瑪娜契約的力量嗎?」

  我無言,與其回答祂的話,我寧願思考如何幹掉祂。

  希比斯臉上仍保持著風度翩翩的微笑:「首輪攻擊仍然唸咒只是
為了令我鬆懈……出色的戰略。」手指一彈,全身上下回復了原來的
模樣。衣服完好無缺,傷口消失無蹤。

  「今天的傷,請當是對妳無禮的代價而收下吧。後會有期。」只
揮一揮手,人影就消失不見了。

※※※※※※※※※※※

  總之,情況就是這樣。兩個牛頭人死了,而且死得很悽慘,卻做
就了更可怕的事態。

  一個我完全不知底細的神祇,我甚至連他擁有怎樣的力量也不清
楚。那時的交戰只是試探……試探我的力量。到底他為什麼降世?如
果可以問希蕾雅就好了……

  「芙蘿拉∼∼姊!!!」

  巨大的力道從背後傳來,我禁不住向前一仆才能反手摟住艾莉亞
,隨即一陣陣刺鼻的酒氣傳來。

  「哇…是誰讓艾莉亞喝酒的?!」我把艾莉亞嬌小的身軀抱回身
前,聲音高八調的興師問罪。

  「……嗝!…當然是我啦,嗝!」幕後黑手施施然的出現,手上
還提著一瓶酒往嘴裡灌,弄得下頷一片狼籍後遞向我,道:「芙蘿拉
,妳也來喝吧。嗝!」

  「……你!」我氣得說不出話來,伸指在二人眼前一彈。

  「啊∼幹嗎用醒酒術弄醒我啊∼」艾莉亞揉揉眼,從索維亞手上
搶過酒瓶,又往嘴裡灌。

  「少來了!未成年精靈不要喝酒!」我一把搶了過來,怒罵拿起
另一瓶酒的索維亞:「還有你,食人魔!不要教壞艾莉亞!!」

  索維亞不以為然的道:「呵,反正不教她也會喝的啦。」

  我氣往上沖,怒道:「她早晚會學喝酒就可以教壞她了嗎?你知
道酒精對一個未成年的精靈可以造成多大的傷害嗎?」

  「好好好,別說這個。」索維亞打個馬虎眼,道:「對了,芙蘿
拉,妳是九芒星沒錯吧?」

  我倒奇怪他為何現在才証實,隨便的點頭,輕嚐手上的酒。

  呃!好烈的酒,才入喉便活像化成火線般衝入胃袋,剎那間全身
都是火辣辣的,神智卻是出奇地清醒。

  我嚐得出這酒的酒精含量很高,但味道並不溫厚,喝下後連一絲
回味餘韻也沒有,就只有難受。到底這是什麼來的?

  「我想請教妳一個問題啦。」

  我撇撇嘴,不屑的道:「食人魔也會有問題的嗎?我以為你連腦
袋也變作肌肉了。」嗚哇,這時連視線也旋轉起來了。

  索維亞不怒反笑,道:「來吧,告訴我,妳想我揍妳還是來個關
節技?十字固定好嗎?」扳著的手指發出啪勒啪勒的聲響。

  我好整以暇,躺到木椅上,半瞇著眼媚笑道:「好啊,有種便上
馬吧,小伙子,如果你不怕被我虐待的話。」

  「……不,謝謝了。」索維亞臉色一變,擺手搖頭的敬請不敏。

  「索維亞你到底想問什麼?」索修斯坐下道:「我真的很好奇我
那笨蛋弟弟腦中的疑問。」

  「……豈有此理。」索維亞一氣之下,抿嘴不言。

  對付他自有竅門,我伸個懶腰,享受著後背和椅子磨擦的鬆馳感
,沉默起來。

  艾莉亞卻繼續逗他,道:「好了,姊,我們吃飯去吧。」

  就在索修斯和我還沒反應時,索維亞跳將起來:「去哪吃飯?!」

  艾莉亞翻著白眼的臉很清晰地寫著「吾不欲觀之矣」。

  我輕輕竊笑著時,索修斯掩著臉道:「現在才三時……吃什麼飯?」

  「啊?才三時嗎?也沒關係,現在村子埵陴膘撟嚏C出去趁熱鬧
也好啊。」索維亞興高采烈的自說自話。

  我沒好氣道:「我們躲在這奡N是不想熱鬧。」

  索維亞糾正道:「不是『我們』,是芙蘿拉『妳』自己想躲起來
,令艾莉亞和哥陪妳發霉而已。縱使妳是時間魔導師,難道不會遇上
困境的嗎?」

  艾莉亞驚訝的道:「哇……食人魔也會動腦筋的啊?」

  索維亞反唇相譏道:「食人魔不會動腦筋,但是我索維亞懂動腦
筋。」

  我不徐不疾的道:「好吧,哪麼我想聽聽你有什麼對策?對付希
比斯的對策。」

  索維亞很乾脆的道:「沒有,我沒想過。」

  「砰!!」

  哇……我的臀部跌得好痛……看一看,索修斯和艾莉亞四腳朝天
同時倒在地上,雪雪呼痛。

  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的艾莉亞慘叫道:「……連腦袋也是肌肉的
食人魔!」

  「哦…這個嘛……芙蘿拉妳在幹什麼?!」索維亞驚叫一聲,原
地一跳,僅僅避過。

  又是一道雷光飛向索維亞,我笑道:「這位客人,恭喜你!你將
得到大獎——第一號祭品!你有十秒時間考慮,請問你希望就地烤至
十二成熟,還是想變成食人魔呢?十…九……」

  索維亞大呼小叫的,像隻猴子般左閃右避,慘叫著:「喂喂!不
要衝動!太衝動會得心臟病!嗚哇!!出去散心總比悶在這堸楛d!
哇呀!!不要胡來啦!!不、不!有話慢慢說!!萬事好商量!!哇
呀呀呀呀呀呀!!!!!」

  一邊讓索維亞「痛快」個夠,我再喝了口酒。呃,還是一樣的味
道。真不明白索維亞和艾莉亞能忍受這種烈而不醇的東西。嗝,我好
像醉了。

※※※※※※※※※※※

  我們在村子堛漱j道上蹓躂著,手上滿是食物啊、飲料啊之類。
身周全都是狂歡的村民,有人類、有精靈,有魔族、也有獸人。直讓
我懷疑自己的眼睛有否出毛病。

  索修斯和索維亞兩兄弟走在前頭,艾莉亞挽著我的手在後,看著
一群小孩在我們身旁嘻嘻哈哈的跑過,向著和我們一同的方向遠去。

  走在前頭的索修斯嘆道:「索維亞你說話前可以先想清楚嗎?行
事再這麼莽撞,即使有十條命也不夠丟。」

  他一旁的索維亞彷彿有什麼十怨九仇似的撕咬著手中的肉脯,倖
倖然的道:「還好意思說哦?!這兇婆娘把我整得三魂不見了七魄,
哥你還要說風涼話!」

  「真囉唆呢,一點也不會反省反省看。」我斜睨了他一眼,嘴角
勾出了一道陰險的彎線:「還是想我再來一次?」

  索維亞不屑的撇過臉,懶理我的話。

  艾莉亞湊到我耳邊:「芙蘿拉姊別管那食人魔,一會兒公演的戲
劇可是妳的故事啊。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說話的呼氣讓耳腔怪癢的,我側了側頭,微笑道:「與其探討有
多少成可信的,倒不如欣賞欣賞那些小演員的演技吧。」

  她說的是村子在紀念天地大戰完結的祭典裡,演出有關九芒星和
天地大戰的戲劇。村子堛漯蠸倒花心思,竟找了仍在學的小孩們來
演這種爛故事。告訴我們這次演出的老婆婆還慈和的說:「這次的『
和平祭』可是十年來辦得最熱鬧的一次啊。你們來得真合時。」

  實不相瞞,除了必要的部份外,我們編出來的都是狗話。不是嗎
?例如我們進入幽明深域後,我們提供的版本是長驅直進,直抵最深
層的死亡深淵。

  事實上呢?我們沿途和深域內的魔物,還有餘下的聖皇御衛打個
要死要活,到最後全員受傷的情況下與聖皇艾利爾決一生死,所以我
說九芒星編了個大謊話來安全天下人之心不是胡說八道的。

  「對了,芙蘿拉。險些忘了,我有一個問題。」索維亞突然插嘴。

  「什麼問題?不是看著我和艾莉亞摟作一團便問我的性取向吧?」

  索維亞搖頭道:「有誰會關心一百多歲老太婆的性取向?我想問
的是:斐洛西亞大人和天雪燄大人是怎樣死的?」

  索修斯皺眉道:「索維亞你在說什麼?」

  「不是嗎?據我所知,斐洛西亞大人……還是喚怹斐洛吧,太難
上口了。在幽明深域之戰時,斐洛大人和雪燄大人不論哪個都能和聖
皇陛下平分秋色,怎會在最後決戰中同時與聖皇陛下同歸於盡?」索
維亞理所當然的道:「我有研究過戰時的資料,就只發現這部份有矛
盾。」

  我怔住了,完全忘記了要尋他喚我「老太婆」的晦氣。

  索維亞催促道:「喂,快說吧。」

  我向身旁一看,連索修斯和艾莉亞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我。

  「……殺的。」

  「什麼?」

  「…………他們是我殺的。」我虛弱地一笑,沒有回頭,直接走
向村子的大廣場。

※※※※※※※※※※※

  「芙蘿拉她怎麼了?」索修斯的聲音從門外傳進來,透過木板和
被褥,顯得有點失真。

  「還不是那個樣子,只躺在床上,都晚飯時間啦。」艾莉絲高八
度的聲線顯得微弱。然後就是一聲嘆息,和下樓梯的腳步聲,踏踏踏。

  他們雖然蓄意壓低了聲浪,卻仍瞞不過我的耳朵。

  剛才我並沒有等待戲劇結束便獨自回來,之後就一直躺在床上裝
睡,連旅館的老闆娘也跑來擔心我是否病倒了,還放下一杯營養飲料
,說對感冒效果很好。不過我一看那藍藍綠綠的色彩,也不知堶捲V
了什麼東西,索性就不喝了。

  不……我不是生病……只是……

  只是……我無法接受……


  「……喀…」

  我瞬間警戒起來,超級輕微的腳步聲,甚至不是腳步聲,只是碰
到什麼吧?是誰?刺客嗎?可能啊,拿捏時間精確,恰好是艾莉亞和
索修斯

  沙…

  真出色的潛行,連餘音也沒有半點遺下。如果是尋常人的話,在
睡夢中連一絲感覺也沒有便會被匕首剖開咽喉吧?不是碰巧在裝睡的
話,我可也沒半點反應。

  「……」來人沒半點動靜,只是在看著我。雖說不上強烈(廢話
,視線強烈怎幹暗殺者?未殺目標已反被宰了),可是相當專注。

  手、手?空氣的流動告訴我,來人把手探向我的額際。但是還沒
到發難的時候,我真有衝動使用「心靈視界」,卻又怕打草驚蛇。嚇
跑來人斷了線索就得不償失了,矛盾得想哭出來。

  最後,我還是決定任由那人探我的額。要發難,就在他探著的一
刻發難。一來是為了攻其不備;二來不入虎穴,又焉得虎子呢?對付
這麼高超的暗殺者,我可不敢大意。

  探上來的手寬大、修長,而且長著厚厚的繭。我認出這是劍柄磨
出來的繭。斐洛的手就滿布著比這更厚的繭,反而雪燄這個懶得不行
的劍術天才沒有。

  而且,掌心的溫暖直透進腦海,讓我自三天前持續繃緊的神經放
鬆下來。

  「……芙蘿拉?」

  氣死人了!害人家這麼緊張!

  「呿!索維亞你在搞什麼鬼?」我忍不住罵出來,順便翻了翻身
,讓被壓在身下的手回復自由。

  索維亞聳聳肩道:「沒什麼,只是想見見妳而已。」

  我忍不住道:「喂喂,先生。現在是你不對吧?隨便闖進人家的
房間,還要大模斯樣的說:『只是想見見妳』,加個『而已』。」

  邊發牢騷,我邊坐起身子,雙手掠起了深得近乎深黑色的紫紅長
髮。

  這把長髮也是麻煩的東西,每天也要梳理,每天也要編髮辮。偏
生我天生頭髮濃密,這也罷了,髮質乾旱易折。斷一根,心疼一根。
有時真想發狠剪短它算了。

  索維亞坐在床沿,瞄了我一眼,輕描淡寫的道:「妳頭髮這樣很
好看呢,其實放下來比較漂亮啦。」

  我怔了起來。

  「幹啥呆了?」他看著我,笑了笑。

  一模一樣,連「啥」這隻字的用法也是一樣。

  怎麼你這傢伙每句話、每個神態也和雪燄那麼像?

  「……沒什麼,找我甚麼事了?」

  「只是想見見妳而已。」索維亞道:「問問妳為什麼說斐洛大人
和天雪燄大人是妳殺的。」

  我不禁失聲道:「你有沒有神經的啊?」

  哪有人會這樣子問話的?!明知道別人不願說,還要直接問。這
傢伙實在太厲害了。

  索維亞滿不在乎的道:「我當然有神經,別扯開話題吧。」

  「你倒厚臉皮……」這麼一鬧,我竟發現剛才的難受感稍稍消減
了。心情好了些,說出來也就容易點。

  「你還記得我『史上最強法師』稱號的由來嗎?」

  索維亞點了點頭。

  「就是那個所謂獨一無二,只有我能獨力使出的法術,殺死了為
我牽制艾利爾陛下的斐洛和雪燄。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真的嗎?我看妳不像這麼灑脫啊。」

  我笑罵道:「去你這人細鬼大的傻子。」

  索維亞淡淡地道:「如果妳真的拋開了這包袱,剛才就沒有人會
先跑回來,躲在被窩哭啦。」

  「我何時說過我能放下這負擔?親手殺死了自己的好友,這種傷
痕是不可能磨滅的。」我深深地看著他,微笑道:「你年紀還小,應
該不會明白。我想,我這一生都會繼續傷心下去,也不打算忘記這傷
心。」

  哎呀,好痛!

  我強忍著被刺激到的淚腺,按著被這食人魔彈到的額,叫道:「
你在幹什麼?!」

  「我幹什麼?芙蕾西亞,妳不覺得一生背負著某個包袱活下去,
是一件很愚蠢的事嗎?」

  一瞬間,我看見了一副很熟悉的樣貌。不,應該說是很熟悉的一
個人。

  在昏黑中仍然閃耀著的白髮,蘊藏了那一絲絲飄揚的紅色似是燃
燒中的燄;閃亮鮮明的紅眸子深邃動人,埋藏著愛憐的思緒;繼承自
其父,有如大理石雕刻的臉龐、飛斜入鬢的劍眉、長得快碰到肩的髮
梢、略嫌單薄的身子……

  雪燄,他坐在我面前,一副憂愁的神情。

  「若是我的話,我便忘記了這一切。芙蘿拉,那不是妳的錯。不
要再掛念著我,妳還活著,我卻已經是個死人了。」

  「不!雪燄!!我不會忘記你,我不要忘記你!!」

  「芙蘿拉?!」

  索維亞的驚叫傳入耳中。

  我再看不見雪燄,只有索維亞滿臉慮色的看著我。

  我失望得快哭出來,原來是幻覺嗎?

  「沒什麼……」我擦擦眼睛:「對不起,你剛才說什麼?」

  索維亞道:「我只是說:『不要再掛念了,下去吃飯吧。』」說
完,仍是一臉擔心。

——真的很像……索維亞他真的很像雪燄。不是樣貌,是氣質和思想
。雪燄那別樹一幟的風格,是我悠長的一生中見過最獨特和最奇異的
性格。沒有一個人,或任何我認識的生命所能比的。

  除了索維亞。

——我終於都明白了。

  「索維亞,先等等。」我說了句,在床下揪出了我的行囊。

  抬起頭來時,索維亞還是那副要死要活的神色,讓我不禁失笑。

  「別這個樣子啦,很醜啊。拿著這傢伙吧。」

  索維亞端詳著我遞給他的銀色樸素護腕,好奇地問:「這東西是
什麼來的?這種質材可沒見過啊。」

  我涼涼的道:「天地劍,第二星芒『光之聖子 天雪燄』的佩劍。」

  「嗚哇!!」索維亞嚇得手一顫,把天地腕輪掉在床上,震聲道
:「我怎能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

  「少來了,你明明很想要。」我笑了笑,道:「若你不是太像雪
燄我也不會給你這個,這級數的神兵翻臉時都不認人。」

  索維亞把護腕摸了又摸,奇道:「我像雪燄大人?」把腕輪放到
口邊。

  他竟張口啃了啃護腕!

  我眼前一陣星星,叫了起來:「你…你…!你…!你在幹什麼?!」

  索維亞沒看我,雙手執著腕輪,用力板了起來。

  「這有什麼機關?怎樣用的?」

  哇呀!伯母大人啊,妳能生出穩重成熟的索修斯,為何會有這個
天然低能的「失敗作品」?

  「對現在的你來說還太早了,不先讓天地劍承認你是它主人的話
你這生也休想使用它。」我瞪著索維亞,硬迫他戴上腕輪後,再把他
硬推出去,期間一直在說:「吃飯了吃飯了吃飯了吃飯了」。

  不然,我怕自己會氣得心臟病發,橫屍當場。

  索維亞一邊走,一邊搔頭道:「原來這是腕輪嗎?」

  哇哩咧!我有沒有吐出血來啊?

  結果索維亞在我兇狠的瞪視下把護腕戴上,與我「滾」出去房間
到飯廳吃飯去也。

  這旅館很方便,才剛從二樓的廂房下樓梯便看到飯堂,所以不用
怕索維亞再搞出什麼會令我血壓昇高的花樣。

  可是,我太低估世事了,世事不會這樣容易放過我的血壓的。縱
使我從不承認……當我說錯話,是我還沒老,經過這麼多事血壓還是
會昇高的。

  我看著早一步踏進飯堂的索維亞下巴掉了下來,口張得可以塞進
兩隻雞蛋——請注意,是煮熟了的雞蛋,用滾水烚那種。

  搞什麼鬼?

  我一手撥在這天生缺了腦袋與神經的食人魔臉上,把他推進飯堂
堙A立即就知道了原因。

  還是先說說飯堂內的情況吧。對峙的兩幫人分別坐在廣大的飯堂
——大約十張桌子吧——的兩側,大眼瞪小眼。其餘的都是留在這
看好戲的客人們,可憐的的老闆娘則怕得不知怎辦的樣子。要勸阻又
怕被揍,放手讓他們大鬧一場又不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其中一方是早早進餐的索修斯和艾莉亞,另一方竟是另一隊冒險
者。

  奇怪,索修斯是個有禮的人,艾莉亞更不會撩事生非,幹什麼他
們會和這幫人對上了?

  「啊!老大!是那女人!」

  真低級的叫聲……我沒理會那容貌猥褻的笨蛋,逕自走到屬於我
們的餐桌坐下。

  「他媽的以為不管我們就可以瞞天過海嗎?!妳媽的拿妳來先姦
後殺!」看來像是領頭的瘦子向我咆吼,滿嘴的污言穢言令人生氣。

  啊!我終於記起來了,如果他不是說什麼「先姦後殺」的我也想
不起來罷。

  這班蠢材是我和索修斯三人初遇是的沒品冒險隊伍呢,沒想到還
能見到他們。原來他們還沒被人尋仇,拖到後巷打死嗎?

  艾莉亞不甘示弱,向瘦子叫道:「根本就沒有人理睬你,醜男你
少自作多情了!」

  「嘿嘿嘿嘿,」瘦子奸笑起來,道:「妳在說笑嗎?小妹妹。不
理睬我們可有你們好受了。」

  艾莉亞不屑地瞄了他一眼,別過臉道:「玩笑,是要程度相當的
人才會開。」

  「哪麼妳又很厲害了!?」

  「我還不至於厲害,總比你們強一點點。」

  「!!」

  索修斯看見我坐下,繃緊的臉容鬆了點,在艾莉亞強大聲浪攻勢
掩護下輕聲地道:「怎辦?」

  我瞥了老闆娘一眼,驚惶失措的樣子令人同情。

  「出去解決這件事吧。」我再睄了身後的沒品冒險隊,道:「單
憑你們三個便夠把他們煎皮拆骨的了。」

  索修斯臉上一陣躊躇時,索維亞道:「真的嗎?」

  「別看他們人多勢眾,可能四個齊上也無法打贏你倆。索修斯索
維亞,你兩兄弟的合壁啊,連我也不敢小覷。給點自信,雖說你們經
驗不足,可是你們都有潛質踏入『鬥神』的領域,這些嘍囉根本不放
在你們眼內。」我淡淡的道。

  「好!給我出外面証明你們的強悍吧!」瘦子終不堪艾莉亞的毒
舌攻擊,氣得大吼道。

  正合我意。

  我頷了頷首,示意索修斯扯走想推他老哥代理一切麻煩,獨自開
餐的索維亞。不然這食人魔極可能已經坐下,對食物進行全軍突擊。
現在則只能滿眶淚水的凝視著晚餐,滿腔不情願的離座。

  「快給我滾出來!!」瘦子又在用他那破鑼般的聲音叫囂。

  索修斯雙手負後,龍行虎步地走到食堂中央,下巴一抬,淡淡地
道:「現在要求決鬥的是你們,決不決定接受的是我們。如果你不喜
歡的話,我也可以在這婺悃M你們。我能保証不染污一絲一毫的地方。」

  如冰的視線射在瘦子身上,索修斯傲然不可一世,略帶點輕蔑,
又有點憐憫的道:「你既然連等待一剎的耐性也沒有,何來資格與我
們對陣?」

  瘦子的臉瞬間變得通紅,哇,真的好紅。像是著了火般。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眼睛瞪得大大的。哇,索修斯這副充滿霸氣
……不太像,傲氣?又不算嘛。

  罷了,不想。空肚子對思考不好。

  「索修斯,要打便出去打。要解決便快解決,我快餓壞了。」

  我的話應是起了作用,索修斯一聲好,領著索維亞和艾莉亞便走
了出去。老闆娘這時才敢戰戰兢兢的走近,一臉嚇到的表情問:「這
……不會弄出人命吧?」

  「鏘!」

  老闆娘的臉從蒼白變成慘綠,整個人彈了一下。

  「少擔心吧,老闆娘。」我拍拍老闆娘的肩膊,矮身坐下。正如
我剛才所說,我對他們根本就信心十足。

  「可是……這樣打下去……」

  「老闆娘,我這個法師能這樣安坐桌邊吃飯,任由同伴出去打,
當然有我的原因啦。首先他們不會被打敗,其次就是他們有能力不破
壞任何事物嘛。」

  縱使我如此說過,老闆娘還是一副天快掉下來的表情,才沒空管
她。隨便把一個麵包送進口中,慢慢的嚼,嚥下,祭我可憐的五臟廟。

  等等,怎麼了?

  刀劍交擊的聲音倏地消失無蹤。我霍地起立,直接就往門外衝去。

  「砰!!!」嗚呀,好痛!我和誰撞個滿懷了?

  「姊!!」

  我還沒頭昏完,艾莉亞便撲了上來,臉上煞白煞白的,哭叫道:
「不見了!不見了!!」

  「艾莉亞。」

  「不見了啊!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艾莉亞!」

  「姊啊!姊!」

  「艾莉亞!冷靜點!!」伴隨著這聲清叱,啪的一聲輕響傳出。
本來就已經全場側目,這下圍觀的客人都嘩然了。

  我才沒空理睬他們,這記耳括子著實不輕,令艾莉亞白晢的臉立
即通紅通紅的。

  艾莉亞根本就失去了方寸,思想混亂得連說清來龍去脈也辦不到
了。我無可奈何下的一巴掌,令艾莉亞呆住了。

  淚珠卻滾滾直落。

  「索修斯和索維亞……他們不見了!」艾莉亞像是遇溺般緊抓著
我的肩膊不放,哭叫道:「那個希比斯無端蹦出來,我才看他一眼,
,才一眼!索維亞和索修斯就不見了!」

  希比斯!真的是他!他就是這次的敵人嗎?

  在這瞬間,我再一次感到自己的無能。怎麼會讓希比斯擄走了索
修斯和索維亞也毫無所覺?不不不,在這之前我要想想自己有什麼能
做?不,也不是!到底希比斯擄走了兩兄弟作什麼?

  一時之間,我也是心亂如麻,不知所措。一把抓著艾莉亞的肩膊
,說:「艾莉亞,聽我的。甚麼也別管,立即趕回精靈宮殿去,通知
艾莉絲這媯o生了什麼事,她會知道怎樣做的了。不要回頭,不要擔
心。我會帶他們回來的。」

  其實我又在說謊,縱使沒有心靈連繫,我要通知艾莉絲也不須艾
莉亞趕回去,方法多的是。只是我不希望唯一剩下的艾莉亞也遇到危
險,因此找藉口便要打發她離去。

  對嗎?艾莉絲?

  艾莉絲?

  「不用再叫了,芙蕾西亞。」

  冰冷的語調在腦海中和耳邊同時響起,引起共鳴,勾出了心湖中
沉積已久的回憶……熟識的語調、冰冷的情感、熾熱的思緒……

  「法亞?」

  第八星芒,「暗影聖靈 法亞•修雷•路斯」,就這樣站在飯堂
的門口,靜靜地看著我。

  「芙蕾西亞?法亞?他們是九芒星?」「芙蕾西亞不是維特族來
的嗎?怎麼還這般年輕?」「你這就蠢了,芙蕾西亞大人是『時間魔
導師』,自然可以操控時間。讓自己不老不死也不成問題。」「不是
吧,芙蕾西亞的外號不是『大魔導師』嗎?」「艾莉絲大人在一個月
前公告天下,要把芙蕾西亞大人的外號改為『時間魔導師』啊。」「
哦,原來如此,那麼……」

  我早知身份曝光會引來騷動,竊竊私語從身邊不斷傳來,我卻彷
如未聞,只是盯著法亞。

  「法亞,什麼意思?」

  法亞冰冷的臉沒一絲感情,彷彿在陳述剛吃過飯的事實般,淡淡
地道:「艾莉絲已經死了。」

  死了……?

  死……了?

  艾莉絲……已經死了?

  「哈哈,法亞你在說笑吧……這一點都不好笑啊……」

  我勉強抽動唇角,想要露出一個笑容。

  「告訴我……不是真的吧……告訴我……」我猛地衝前,雙手執
著法亞的胸口。

  「這不是真的吧!!!???」

  在我沒感覺,只一個勁兒搖著露出難過神色的法亞時,淚珠在一
顆顆的掉下來……

※※※※※※※※※※※※※※※※※※※※※※※※※※※※※※※※※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