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蕭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靈異 >
< 第 4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4/5
6/21/2005 7:08:08 AM
《青月•Azure Moonlight》
附註:《青月》1-3
 

《青月•Azure Moonlight》  羽蕭•著
2005(c)滿天星文化 電影小說系列 STORY MOVIE 002
今年七月,熱情上市!

---------------------------------------------------------------



他的名字是朧,現「Azure」與前「Azure Moonlight」的首席作曲家兼鋼琴師。

人群中,有個女孩先尖叫出了他的名字,然後面帶著幸福的神情,誇張地昏了過去。就這樣,他的名字一傳十、十傳百地傳了出去,此起彼落地被叫喚著。每一聲,都是崇拜──當然,是以女孩子的尖叫聲居多……

在眾目睽睽之下,朧絲毫沒有一點不自在,就像是所有人都不存在般,自然而悠閒地將雙手插在口袋裡,來到了對峙的兩人旁邊。

和朧一照面,曦月方才的霸氣一下子全不知溜哪兒去了。她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想開口又不知道該說甚麼,只是低了下去,輕喚了聲:「朧學長……沒想到你們會來……」

朧撇嘴一笑,伸手摸了摸曦月的頭,神情相是個親切的大哥哥,笑著:「是我硬是要藍青帶我來的,說甚麼這也是小月很重要的個人演唱會呀……我可是很懷念小月在臺上的風采呢。」

「學長……」曦月的神情,十足像個犯了錯的小孩,「我……那個,紅色月舞……」

沒讓曦月說完,朧又笑著,逕自轉開了話題:「對不起,讓這笨傢伙搗亂了──一眼沒看好他,就惹出這樣的麻煩,真是不好意思……」

完全沒讓曦月有機會答話,朧已轉身走了開,而在從筱涵那邊領走藍青時,則悄悄地對筱涵似有若無般地一笑:「謝謝妳。」

「啊、不……我……」筱涵兩頰飛紅,所幸是上了濃妝,若不細看,是不容易察覺。

另一邊,那被朧「壓制」住的藍青只能順著他慢步離開,只有嘴巴絲毫不屈服,硬是轉過了頭冷哼一聲,然後大聲地說:「柯曦月,妳汙辱了音樂!妳根本不配作音樂人!」

藍青的聲音隨著朧的身影而消失於人群中,而人群,有的對著兩人的背影做噓、有的對藍青的指責保持了懷疑的沉默、有的則是向曦月關切地慰問。

但對一切充耳未聞的曦月,則是被藍青的話語深深刺傷。眼見朧絲毫不怪罪,更當一切都沒有發生般沒給她解釋的機會,只是依舊用同樣的愛憐眼光關注自己,她的罪惡感更是甚之,像頭猛獸般,啃咬著她的心……

而藍青的話,更是在火上加油般,給了她了重重的一擊……

「我不配做音樂人?」她眼前一眩,差點站不住腳,恍惚地喃喃自語。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筱涵將雙手輕放在曦月肩上,本想平復一下曦月,沒想到曦月的身子在她的觸碰下卻是猛地一顫,便用力推開了自己,淚珠,硬是就這麼一串串地落了下來。

筱涵錯愕地一愣,但當她想要回頭抓住曦月時,人卻早已掩面遠遠跑開了去……

「小月……」

垂下頭,筱涵一手輕按著心口,見著曦月這般如此,她自己可更是難受。



※          ※          ※



當晚,曦月離開了現場,匆匆收拾了東西後,便一路飆回到了自己在外面租的公寓。回到了家,她第一件事就是衝進浴室;扭開蓮蓬頭,而在那噴溢的冷水中,她壓抑住的情緒彷彿終於找到了傾瀉的出口,當場就失聲痛哭著。

卸了菕B洗了澡過後的曦月雖然已經平靜不少,但心情仍是鬱悶。一條鑲著藍寶石的新月型項鍊掛在梳妝台的鏡子上,從浴室一出來,她無意識地便將其套上脖子,直到自己發覺,這才好好端詳著那銀框略顯扭曲、寶石龜裂,且碎了一半的項鍊。

「月兒鍊」是它的名稱,以前藍青送給她的時候取的,分手的時候她親手摔碎了的。如今她憐愛地撫著那有著無數括痕的項鍊,但隨著一聲輕嘆,埋藏了為這月兒鍊所屬的過去。換上了輕便的衣服,也卸下了一身的沉重,她想也不想地就撲倒在床,卻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今天所發生的事……

『柯曦月,妳汙辱了音樂!妳根本不配作音樂人!』

藍青的聲音反覆在她腦海裡響起,像是一把利刃反覆刮著同一個傷口,而當她想到自己平時最敬佩的朧學長,曦月心裡不禁又是一陣酸楚,「不、不要再說了!」

她抓起枕頭用力蒙住自己的頭和雙耳,身軀不斷扭動,想要阻絕藍青話語的入侵,也不知道就這樣過了多久,曦月的耳裡已只剩下自己的呼吸聲,原本一片黑暗的眼簾卻開始浮現稀稀疏疏的影像……

隨著身體睡去,她無法安息的心,落入了夢境。

眼裡的世界正微微地顛簸著,繽紛的點點星火在一片糢糊不清的黑暗裡晃動,起初無法辨識,但是無數的點與線很快地構成了一幅夜晚的街景……

她認出那是往學校後湖的小山路;平時心情不好,她總是會沿著這條路到湖邊想心事……而現在,她在這裡做甚麼呢?

隨著景像的清晰,聲音也緩緩進入她耳裡──那是一陣催油的引擎聲。

是了,她在騎著摩托車,從學校的視聽教室出來;剛才,正為演唱會的安可曲苦腦的她,不逕意的聽到了從隔壁教室傳來的音樂聲,那音樂特有的風格使她毫無疑問地知道是由朧所創作的歌曲,明知道不該,但自己的手卻像不受控制般,將那首歌的旋律給抄了下……

感覺像是作賊心虛的她,一收拾好了東西,便趕緊離開了校園,只是一路上,那首曲子卻不停地旋繞於腦海,怎麼驅也驅不走……

一面騎著車,她再次失了神,迷失於那旋律當中,而望著天上泛紅的月亮,不知怎麼著,詞句莫名地湧入腦海:

「分不清是誰癡狂,我舞著月光;邀約顛覆的紅色月亮,用一身近雪的潔白,浸染鮮血的輝煌──」

曦月唱至一半,場景又變,恍惚回到了今天下午,正在後台準備登場的前夕。

此時,她手裡有兩份歌譜:一份是她自己完成,卻不滿意的歌曲,而另一份,則是她抄錄下來朧的那首歌……

曦月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攤倒在倚背上,隨手將自己的歌譜丟在桌上,而無意識地將著朧的歌譜,對著燈,高舉在眼前仰望著,然後又輕輕蓋在自己臉上……

重重壓力下的曦月,不自覺地閤上了雙眼,而隨著意識逐漸地矇矓,嘴邊卻輕輕哼唱起了朧的那首歌──

──卻不巧剛好被自己的團員們聽到。

門,突然被打開,探頭而入的,是筱涵和其他團員。

「嗯,這就是新歌嗎?」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