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客健少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武俠 >
< 第 5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5/5
4/14/2001
天與地
附註:因為小弟有要事,未能每天連載,多多包容^^
 

白玉樓離開「悅來客棧」後,便又開始他那流浪的生活,但他不是青松道觀的人嗎?
為何他可以如此無拘無束地生活呢?不用在青松道觀堶袙m法術嗎?
其實白玉樓的身世十分堪苛,他無父無母,自小便由青松道觀中的一個火工所養大.
其實所謂道觀,亦只不過是眾多道士修練法術的集中地,因為奇峰高山矗立於天地,
當中薀含大量靈氣,有助修為,故道士們愛聚於此地,太行山正好是一座傳說中眾多有名仙人飛升的地方,故青松道觀因此而生,但此道觀卻絕非日後尊崇三清道人的那種道觀耶.

話說回來,白玉樓只不過是供應道士們齋菜的火工的養子,故他得不到那些跟隨道士們上山的僮子的尊重,因而飽受欺凌,但他也因此養成堅忍克苦,但又陰沉的個性.
到了他十六歲那年,一次機緣巧合下,遇上八大神官之一的柳下禪.
柳下禪見他飽受他人的白眼,而且又骨格精奇,經過十日的觀察後,決定收他為徒,
並教他一些基本的咒語和給他一件仙器,這件仙器便是上次抵檔史超致命一擊的那柄木劍,
名叫「桃木劍」.這柄桃木劍是由仙界的仙桃木樹的樹莖削成,
可以將那些有仙骨的常人,把體內薀含的仙力一點一滴引發出來,
所以上一次白玉樓一唸咒語,便能叫出一招殺著出來,「桃木劍」實在居功不少.
但他得到奇遇後,並沒有提高他在青松道觀的地位,反而引來更多人的仇視,
因為有些人苦練二三十年,仍是一介凡人;但他只有十六歲,便有此修為,
實在叫人心有不甘.

因此,在白玉樓十八歲那年,在青松道觀修練的一心道人,口口聲聲說白玉樓傷其弟子,
便聯同多名道士,一同圍攻白玉樓.白玉樓雖然得到柳下禪的指導,
但極其量也只是十日罷了,十日後柳下禪便返回仙界去了.因此,
他的力量可以自保,已是萬幸,更不用說他能擊敗多名道士,這些道士更是修練數十年的呢.
最後雙方激戰三個時辰,白玉樓不支倒地,但以一心道士為首的道士群亦不好過,
盡皆遍體鱗傷.當時大家均以為白玉樓難逃一劫,但事情卻峰回路轉,
於青松道觀中最有名望的神山道人出面調停,才免了白玉樓一死,但死罪可免,
活罪難饒,白玉樓亦因此被驅逐出青松道觀,過著流浪無家的生活.
流浪生活令他將自己的內心冰封,變得嬉皮笑臉,吊兒郎當,但實際上他卻差非如此......

白玉樓出了大梁城,便漫無目的地往東行.行了三十多里,遠遠見到一條河水清澈的小溪,
白玉樓便在這小溪附近歇一歇息.但不知是他一生倒霉,還是上天刻意的安排,
他竟遇上了一心道人的首席僮子心凝子.心凝子坐在樹上,好像等著甚麼似的,
白玉樓看見仇人的僮子就在眼前,亦不敢怠慢,運起仙氣令其充斥全身各大穴道之中,
以免心凝子攻其不備.首先開腔的是心凝子:

「等你很久了......」他這句話恍惚滿含深意.

「哈哈哈,心凝子,好久不見了,別來無恙嘛!甚麼風吹你來這些荒山野嶺呀?」
白玉樓擺出一貫滑頭的風格,對心凝子的說話不聞不問.

「不用裝傻了,你重創我師父,令他瞎了雙眼,我今天便為他討回公道!!!!!!!」
說罷便拔出了一條「金錢鞭」來,鞭身金光閃閃,好不燦爛悅目.

「小小一串銅錢,便想取在下性命,是不是妙想天開點呢?」
白玉樓口媮鷁M說得像一點也不緊張,但他心中亦知道心凝子若無取勝把握,
絕不輕言報仇的,所以他希望用言語唬退心凝子,至少也令他憤怒而露弱點來.

「嘿~~~死到臨頭還不悔過,看我由八大神官之一的極樂鳥手中,得到的金錢鞭的威力吧,看鞭!!!!!!」

心凝子一聲猛喝,震得白玉樓心頭一凜,隨之而來便是當頭鞭喝,
這股大力壓得白玉樓有點頭昏腦漲.心凝子這種氣勢,若換了別人,早已舉手投降了,
但白玉樓總算跑過一陣子江湖,實戰經驗絕不算少,他深知這條「金錢鞭」絕非凡間之器物,故先避其鋒,向後輕輕一彈避開去了.

「若閣下硬要與在下切磋,在下惟有奉陪了......」
白玉樓從背後拔出「桃木劍」,鼓起七成仙氣於劍身上,劍亦隨之而變得鋒利無比.
心凝子亦知道「桃木劍」的威力,故亦運起八成仙氣於鞭上,金錢與金錢互相碰撞,
「叮登」之聲響過不停.

首先發招的是心凝子,他的身體如一支箭般激射至白玉樓面前,
一招「黃沙萬里」橫掃地面,濺起地上的塵土,遮擋了白玉樓的視線,
再以一招「橫掃千軍」,平掃過白玉樓的腰間位置,隨之發出「拍」的一聲.
心凝子認為這招完美極了,口角自然地泛起淡淡的微笑,
但白玉樓真的這麼輕易便會被打敗嗎?答案肯定是......不!

「乾崑借法......」白玉樓的聲音轟入心凝子的腦海,令到本已為必勝的心凝子收起微笑,流出冷汗來,一方面他完全不知道白玉樓的位置,而猛招亦漸逼近;
另一方面他的鞭捲著一件不知是甚麼的物事,令他不能收回金錢鞭.
心凝子發瘋般地用力扯鞭,一邊咆吼:

「混蛋!!!!!你在那兒呀!!!!!!!」

「風火雷電......」
這次心凝子清楚地聽到白玉樓的位置了,位置是他的......正上方?!他向上一望,
望見白玉樓那張嬉皮笑臉,正好與自己那張驚惶失措的臉形成強烈的對比,
他感到既痛恨,又沮喪,作戰意志盡失了.

「風!飛呀~~後會無期了!!!!!嘻嘻~~~」白玉樓竟不殺心凝子,還乘風飛得老遠去了.
風亦將心凝子用鞭濺起的沙塵吹散了,心凝子一望自己的「金錢鞭」,
原來只是捲著一棵老樹的樹榦罷了,但令心凝子感到無比恥辱及可恨的,
原來是白玉樓在短短黃沙紛飛的一剎那,在樹榦上寫上「一心道人正龜蛋,打者同意乎?」,
這是辱及師門的事,故心凝子大怒道:

「天殺的白玉樓!!!!!!我要煎你的肉,飲你的血!!!!!!!」

在心凝子與白玉樓對戰其間,一直有人在一旁偷看整個過程,這人是誰呢?
究竟有何目的呢?

待續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