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洗貼魯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靈異 >
< 第 6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6/13
2/12/2002
浸食
 























































世界上最大的秘密
就是世界上在也沒有祕密....

所以世界上最大的真理
也就是沒有真理...


以此類推....

xxxxxxxxxxxxxxxxxxxxx



我想到我還沒拿到鑰匙時,鑰匙已經從我的口袋裡掉了出來,但我仍是動身趕到了昨天的廢棄山陂屋,天空...一片陰籬,灰色的光由烏雲內滲色出降到地面,如某種神聖般的灰芒,與炎熱太陽金芒相反,是種透著毫不刺眼的陰涼


警方比想像中更快一步的到了現場,黃黑間條膠帶封鎖了四周限制入內,四輛警車停駐在外,警員正在挖掘地段,房屋以經焦黑龜裂為平地,在這偏僻的山頭只有我一個人是圍觀者,太眼了,便衣便上前來詢問,(真笨!早該想到的!)但我又該怎麼說明一切呢?

嗯,我昨天來拿回後備鑰匙,卻發現還有些事沒明白,於是又上山來巡問?

我便被帶到警局錄口供,直到范館主前來證實了我的確是員工才的釋放,整件事就變成了失業漢失去工作與生活能力引火自焚,草草結案,身份調查時卻一直沒有找到死者的身份,於是判定為失非法外勞,范館主最後罰錢交保了事,直到晚上七點,整件事才落幕

范館主氣憤的口出三字經大罵老頭子,死了還要耍人,沒想想自己的所做所為,我懶的理他的步出了警局,前往城區部,胡亂在小吃攤趴了兩口飯後,開始了我第一天的工作


當我打開了鐵閘,地上自己的影子在地面擴張著,只有我一個人的感覺強烈的悅動著,只有一個人的時候,腦筋才能靈活的想事情,我點起了范館主交代的大廳七星沉月燭與雲龍水香,大堂上的絲絲煙縷在燭光抖動中往上飄揚著,煙絲的線有如光線般讓大廳瀰沸著道氣,抬起頭大堂天花板上畫著傳統星宿圖


我便坐在大堂看更的位子上,打開大抽屜還放著一台天線小電視機,收訊不太好,打消了看電視的主意放了回去,就這樣呆坐了三個小時,我站了起來查了查死體表單,便往今天唯一的一房走去,沒有名字,好奇而已,花貓也因此而醒了過來

通過長長又陰暗的隧道通路,直到出了門口透出燭光,我看見了抬上白布下突出的小小的身體,床頭仍放著一只新的布玩偶,幾件小衣物,我拉開了附蓋在頭上白布,那是一張清秀小巧男孩的臉旁,光頭,臉上部滿瘀痕,到底他短暫的人生裡面又有什麼樣的故事呢?我無從得知

花貓:

我說:[但是那不是找麻煩嗎?到時候收了一大堆像妳一樣的東西在那裡也不知道幹什麼?]
花貓:


對了!如果將頭骨腦殼捏碎,如果不用力去捏,不然外觀上看不出來,然後開個小洞後將舌頭插入頭骨縫中就能碰到腦了!

我拍了拍花貓的頭,睜開眼便開始尋找鐵鉗或瑯頭之類的用具,大堂雜物櫃裡就剛好有這一把用來開棺木釘的大鉗子,比對了一下小童的後腦,雖然想到了很殘暴會有報應之類的問題,但人都死,死的就跟人體就跟豬體一樣嘛..還不是被人拿來分屍般的切切剁剁,骨頭熬湯?

我用力一擠""''嘎"""""的一聲

頭骨碎了,卻不是很均勻,只有夾著的左右兩邊軟化的現象,我慢慢抓到了訣竅,原來擠的越快,頭骨中央碎裂的越精準,擠的越慢那只是將力道只會飄移似的壓碎左右而已,直到我用手指確任了中央碎裂後,那不安的感覺與不可思議感才湧出,小刀輕輕順著縫縫間刺了一個洞,小心亦亦的不刺破腦讓腦漿亂流,但在那刀痕中,身體內卻也溢出了一股臟器味,只要了解那是有用的物質,不胡思亂想也不怎麼難聞,而握著刀鋒時的觸感,屍體內凝固的血則像乾掉的巧克力醬一樣

我慢慢將舌頭繃成尖狀朝洞內深去,那感覺跟花貓的很不一樣,是大小的關係,我的鼻尖已頂到了那泥軟趴趴的頭上,舌頭盡力的伸長翻滾著,好像在舔著生雞肉或魚蛋般,鹹卻沒別的味道,除了沒有反應外,並懷疑著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如果沒有花貓的前例,那我一定瘋了,現在我只是沒抓到訣竅

痠累的舌頭累的不能動彈,也不縮回口內,我便將舌插在腦裡不動,想像著一個人把一個小孩子的頭打碎並伸舌頭到他腦內滾來滾去的樣子,還真像個食人魔般的怪物,差別是食人魔不知道他在做什麼,我知道

等了一段時間,已經唯持這姿勢過了兩個小時,想就這樣睡到天亮又怕被人看到,今天就算了
吧,我決定伸出舌頭,卻發現舌頭居然被黏在腦裡拔不出來

洞出現了,慢慢的轉動起來,吸旋起一股龍旋風 ...直到一塊什麼鑽進了跌落在我的意識"堨@界",我好奇的去看看,洞也慢慢的消失,花貓這才跑了出來,小男孩穿著啟智院獨有的衣服在縮在角落,花貓不住的在小男孩身旁繞圈圈逗他玩,但他卻動也不動的,我嘗試的進入他的意識裡去直接與他勾通,卻進不去,花貓在他的身邊喵來喵去也引不起他的反應

原來在我意識領袖內並不是萬能嘛,並不一定能鑽進別人刻意封閉的意識內,花貓能不說話跟我溝通,是因為我也是開放意識,同樣道理如果我關閉起意識,花貓就無法搖偷偷暗示我買貓罐頭,是嗎?或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會呢?看來得多花些時間摸索

快天亮時,我結束了第一次的實驗,收拾了抬面上那一片凌亂,根據報表,小孩的身體會在下午火化後,我才放心不會被控失職等問題,原來這裡自備著火化場啊!看不出來...

當天早晨六點鐘靈車又運來了兩具屍體,范館主這才攔珊的出現,搬運紋著身的屍體到內堂擺著,收下了帶著金框眼鏡,穿著名牌西裝,三十出頭眼神不正的人一包厚厚很像現金的紙包,

范館主招呼著他離去後就進入內堂,我站在大堂等待,范館主在我手裡塞了一張嶄新的千元現鈔後,我離開了那拜香薰人的大堂,出發前往課堂

腦中我拼解著范館主的謊言,也許外表這是一間快倒的小儐儀館,但實際上卻是一間專收無登記死亡立案的黑館,而會在那出現的屍體,都是屬於一些失蹤人口或黑道謀殺死亡的人也不一定,范館主隱瞞的就是這個吧......

但那也不關我的事
我只要了解今晚又有實驗材料就行了 ......


[對吧!花貓?]...我說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