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一洗貼魯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靈異 >
< 第 7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7/8
5/11/2002
浸食
 


為了未來大部份人的幸福
犧牲現在少部份人的幸福

這是大多數人所認同的吧..

這真的合理嗎?

仔細想想.....

你會發現

那有多麼的詭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當我再次的吸收了第二個人類意識靈魂狀的東西到腦海裡,是在賓儀館工作的第十二天,那是一個胖胖的半禿頭烙腮鬍中年人,膚色略黑,油膩,粗燥,面色微微發紫,頸部與臀部呈現明顯屍班,腹部的進食仍未消化的鼓起,手背青筋暴露,死狀忿忿

[由此可知此肥豬死時是臥趴在桌椅上,唇面紫腫,是在吃飯時遂死的,真是正字標記豬的死法~哼...]范館主翻動屍體一面碎罵一面嫌重,懶的走兩步路,順便將壽衣當抹布拭桌,對於館主的行逕雖然我覺得吵,但也懶的理會,卻對這個老胖子那種蒼促的死法感到噁心

夜幕低垂,斗轉星移,

天色在我寧靜又無聲的凝視中以一種高速運轉的方式飛快的飄移,我默數到二十,兩個小時的時間快速的消逝,對我來說卻是時間的流速變的訓速,當我將自我沉入了堨@界那片黑暗裡,彷撫是身理機能也因此被撥慢許多,慢到我可以隨時調慢生理時鐘,而不感到肉體的飢渴,但精神上卻感到無比的孤獨,寂寞,渴望著更多,更多......的我所不了解的事物

白天的我將自己埋藏在圖書館中,靜靜的找尋有關於人體學骨架與肌理的架構,生命學的理論,還有靈魂學的種種假設,而在接觸到浸食這種能力前所沉浸的哲學思想,則完全被我完全甩棄不顧,

哲學的深沉無底只建立在一個人的思考,如一粒沙看恆河的波瀾,一個人在這世界上所有的感受都可被被歸類而透徹,因為一個角度,但如果那思維無底並能融合其它呢,在也沒有死角的視野是否就在也不能對任何信念深信不移?必竟曾深信不疑所謂的真實都成唇樓,又如何在相信他的存在?

雖然我還沒達到那裡,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在決定時並沒有太大的猶豫,必竟我沒有選擇,前兩天的女人看來比他正常多了,但我就是沒有那種那麼大的欲望,今天的飢餓卻是卻反常到胃痛的地步,那黑洞在身體的某個地方緩慢但強勁的游移,小孩則在花貓與我的帶領下繞過那些地方,

也許就像某種發條炸彈,不定時上發條就會感到飢餓,一股雞肉泡水浮腫的氣味衝鼻而來,我仍穩定的操縱著可笑的鐵鉗,以一種夾碎胡桃吃果肉的心情捏碎了老胖子的頭骨,伸進後腦之內,然後凝聚著靜待甘霖的心態,黑洞便在我越趨熟練下如瘋狗撲肉般由胭喉的深處滾到了舌尖,出呼意料的迅速,我做的異常的好,但相較於第一次之下,卻有點不同

一股麻閉由胃部發痲如火燒,卻又燉如寒冰,四肢無力,一口氣登時轉壢不下,手指卻灌滿了力道,青筋暴現,我感到眼內的血管正玻滋玻滋的暴開,眼球深深突起,然後
一片黑暗降臨.....好冷好冷

一陣腳步聲由遠到近,開門時鑰匙插入門把內打開上緊的鎖,在來是一連串的機器碰狀
上方一道光筆直射向天際卻停在一堵牆上,
古老的映像館撥映起一首五零年代的國歌,四周只有我一人,興奮的感覺讓牙齦滲出內分泌,

但那並不是我的感覺,我只是在旁關著這一切,感受著

一首首青春又善感的兒歌輕輕的飄在我的耳邊,彷彿至身於母親的懷抱,
泛黃瀑光的影像閃啊閃的有如五歲時在夏天河提下的小溪閃耀出某種幸福光輝
蟬的鳴叫,樹下抬頭時刺眼的虛幻光影,赤裸的雙足下柔嫩的草皮香,父親厚實的擁抱
(他的手上充滿了硬硬的厚繭)

母親的病床空空蕩蕩,後母的小孩的出世,雨天,(失寵的內心)一頭牛吃草,溫柔的撫摸牛的鬆軟的背,牛在霎那成為枯骨,(一種哀痛撞擊心靈),然後悲傷一轉成亢奮,與女孩兒纏綿時的喘息,刀影如機械般斬於剁板上的各種聲音,汗水落在砧板上,手上抱著嬰兒的婦人,(難以忘懷的溫馨),妻子的病床空空蕩蕩,(一股近瘋狂的悲傷撕喊拉碎靈魂的痛處),中年人微笑友善的面容(一種同父血源關係意識),桌食飯時的碗打翻在桌上,(難以至信發怔的感覺停待)

然後電源被切斷的一片漆黑,只剩下我與面前一道矮矮肥胖的輪擴面對面,胖子無神望著我,
然後開始悉悉紓紓移動著找尋一個出口,最後來到我的面前,


它只是驚魂未定的望著我,並沒有開口,可是當下我卻能讀到他的思想與感受,


我就像在凝望著一堵寫滿文字的牆,的讀著他的思緒
那是種很奇妙的經壢,明明死去的人,卻仍能擁有自己意識活生生在你面前

我回神了過來,我開始了解到一開始感受到的痛處然後片段,都是老胖子在死去時的感受,腦裡浮現的回憶,悔恨,哀傷,快樂,彷撫那是自己的人生似的
莫明的失落讓心靈沉重的無以自拔,

僅管我感受到他的一切,但在聽到他腦海中的不客氣時,一股不悅不痛快心情蔓延到指尖,花貓剛仍在我的腳邊,但一見狀也不知道躲到那兒去了,我的上方的空氣泛起一股微妙的改變,一開始是一小粒黑點,慢慢的蠶食掉四周空間的擴大成一片雲狀黑洞,而一切寧靜無聲,彷彿聲音也被吞食似的。

(吸掉他好了,吸吸看吧,你不是很想試試看那會產生什麼樣的感覺嗎)
這想法浮現在腦海裡卻也飛快的被吸入了洞裡,老胖子感到有點心驚的往上飄浮五支到立,一臉還弄不清楚的樣子,看了就礙眼,但在一邊悅讀老胖子思緒最後一行,卻讓我打消了念頭,

(早上六點半得開店,我得趕快出這鬼地方,女兒還得上學呢,早餐就蛋飯吧)

他有一個女兒啊,己始他早以死去,卻仍惦記著她....

是否有人也像他一樣的惦著我呢......

只是一喳眼的事,老胖子頹然倒地,彷彿了解了什麼事情的開始哭泣,我寧靜的蹲在他的身旁,花貓也由某一角躍了出來,坐在對面,形成了一個三角形。

一個老胖子的哭泣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從一開始的大哭,到一陣陣的綴泣,
直到某一刻突然停止,我簡單的說明了這一切,老胖子開始笑,笑的流出眼淚。
老臉深深的埋進了充滿繭與刀痕的雙手裡。

於是這個人被害的遭遇我卻都知道,而關於他所愛的,放不下的,還有怨恨。
如果感情是對一個活人種牽絆,那如今這一切已失去定義。

但現在他的身上卻是純淨潔白的。死去後的一切都沉澱在驅殼裡。

恨是一種過去,一種已經發生的過去。人持續怨恨的只是一種終結。

而愛...是一種發出於心的未來,所以只有愛能在未來持續。愛是一種誕生。


我抽象的體驗到了。



我到了萍兒的幼稚園。
看著萍兒一小步一小步的步出了幼稚園,我不僅落下了眼淚......那是老胖子的眼淚

老胖子登時的意識強烈到足子影響著我心靈,而小孩子總是能憑著某種微妙的氣息辨人。
萍兒在我的面前停下腳步,抬起小頭望著我的臉。疑惑卻又深信眼前的我是老胖子。
慢慢的,我感到我的身體蹲了下來,我(老胖子)不有自主的想抱著萍兒,抽泣。
我靜靜的看著這一切,並感受到那種,我從未得到過的溫暖,從老胖子心中所散發的感覺。
在那霎那,我突然很羨慕萍兒擁有這一切,僅管只是一下下也好。


牽著萍兒搭火車南下到老胖子的家以後,約定好一定會在來看萍兒後.便在萍兒不捨的眼神與揮舞的小手中道別。

夕陽下回程的火車很安靜,我一個人靜靜的做在四人座空車箱中想著老胖子與萍兒的事,還有我自己的事,穿越隧道時我看著車窗反映著的自己的臉,然後一直不敢閉上雙眼進入冥思狀態的堨@界

我只是暫時不想看見花貓的安慰還有老胖子的笑臉,我對於能夠幫助老胖子還有萍兒,那心情上是感到愉悅的,甚至我反而好想感謝老胖子,讓我看見了,也感受到了那種擁抱著至愛時的溫暖,

但那種溫馨的感受終究是老胖子與萍兒的,不是我的,
我始終是孤單的,那是永遠無法改變的

[早知道就別去進入別人的感受內了..]

出了隧道後車窗上反映的我的臉又消失了,只剩下絲許橘紅色的金芒映入我不閃躲的眼瞳中
原來在這世界上,不曾擁有過溫暖.....竟比曾經擁有容易活著些啊。
當那失落感開始發酵,我開始真正的感受到了心的空洞,人們叫它"寂寞"。


不久的未來當我被判死刑的時後。

才了解到原來早在這一刻,我已被種下了這樣一棵瘋狂的種子。
以一種無法掌握的速度,腐蝕我心中堅硬的殼。


NEXT.....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