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芽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另類 >
< 第 7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7/41
9/16/2004 3:22:28 PM
訪蝶
附註:平凡即是一種錯誤~~~~~
 

回到訪蝶門口我看見那一點小小的身影在那裡晃盪著,微蹴眉頭之後我開口說:「不要在不屬於自己的季節中出現,妳該進去了。」揮一揮手驅趕著秋蝶進入訪蝶,在這不到盛夏的季節裡,秋蝶往往會誤以為現今正是秋天。

踱進訪蝶中,看著牆上那幅畫,那是一個女孩子親手交給我的,圖裡面是淡黃的秋菊和向日葵,但我卻喜愛在圖裡花與花之間那抹小小的身影,恍如昨天的記憶般清晰,我小心的拿下這幅畫仔細撫摸畫作上的回憶,那是屬於這幅畫的記憶.............


「先生.....請問....」十六歲的小秋看著坐在樹上哭泣的男人小心奕奕的詢問著。

「不要吵,沒看見我要自殺嗎?」二十二歲剛出社會的平凡,此刻正對人生心灰意冷的想尋求死路。

「喔喔,可是你從樹上跳下來死不了呢?」小秋挺熱心的提醒這位先生。

「妳有沒有同情心阿,妳沒聽見我說我要自殺嗎?妳不會安慰我或者阻止我嗎?」平凡坐在樹上對著這個小鬼砲轟。

「喔,那....你下來吧,從樹上掉下去會摔痛喔。」剛剛被轟過現在小秋很小心的告訴這位先生。

「妳掉過阿?不然妳怎麼知道?」平凡摸摸這行道棵樹看著小秋問著。

小秋望著樹上的平凡說:「這種高度肯定是摔不死人。」還用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說著。

「.........」平凡看著小秋說:「小鬼,妳很愛管閒事喔。」

「嗄?我沒有阿。」小秋聳聳肩說著,只是路過真的沒有多管閒事。

「既然妳這麼清閒那妳幫我把這封遺書交給我家人吧,幫我跟他們說我對不起他們。」平凡望著樹上的葉子間的縫隙說著:「像我這種人是守護不了她的,像我這種人是沒有資格存在這個世界上的。」

「喔。遺書給我吧。」小秋站過去伸手向平凡要遺書。

「妳.....小鬼!」平凡瞪著眼前這位看起來沒有啥料又頭腦簡單的小鬼頭說:「妳為什麼不問我為何我要自殺?」一般人遇到要自殺的人不是都會勸他不要死的嗎?為什麼這小鬼可以好像沒事一樣的和自己閒聊?

「看遺書就知道啦,為什麼要問?」小秋依舊伸著手向平凡討遺書。

「拿去吧!」平凡故意將遺書丟在地上讓小秋去撿。

「好吧,那我幫你叫花車。」小秋邊拿起遺書邊說著:「你叫平凡阿,名字蠻好聽的嘛........原來你失戀阿......你還失業喔......真是可憐.....還是死了好......」小秋看著遺書還不斷的發表自己的感言,一點都不在意平凡氣得快從樹上跳下來揍自己。

「妳有沒有唸書阿?妳應該幫我叫救護車的不是嗎?妳在學校護理的護理課是不是都考零分阿?」平凡對這小鬼的態度十分不滿,不但不會勸自己還要幫自己叫花車??現代的教育真是有夠失敗的,不但教育失敗連家教都有問題!

「可是國中.....有護理課喔?」小秋看著平凡說著:「好像只有健教課程......不過沒差啦,你都要死了當然讓你安心的死,所以我直接幫你叫花車.......」

「切~~~今天流日不利遇到一個瘋子,我不自殺了。」平凡說完跳下樹幹就要離去,不料卻踩到一個石子一個重心不穩重重的跌倒在地上疼得他哇哇大叫。

「會痛吧!怪哥哥。」小秋墩在平凡旁邊笑嘻嘻的問他。

「妳說呢?」平凡咬牙一邊用手揉揉屁股一邊說著:「我的天呀,我的屁股都開花了。」

「還會喊疼就死不了啦!」小秋笑著站起來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平凡有點愣住,這小鬼從剛剛就一直在跟自己玩,原來是為了勸自己不要自殺啊............


翌日......

「小鬼!」平凡靠著樹幹對著小秋喊。

「阿,自殺先生。」聽到有人喊小鬼不自覺的看過來,原來小鬼是喊自己阿。

「什麼自殺不自殺的,我叫平凡,妳應該喊我平凡大哥,真沒禮貌。」一聽見小鬼喊自己自殺先生平凡火氣立即上升,自殺是自己一時衝動想不開,這小鬼怎麼把這件事掛在嘴上?

「喔。」小秋站的直直的看著平凡。

「怎不說話?」平凡被看的有點不自在所以只好自己開口說。

「你叫我應該是你有事要跟我說吧?」小秋很小心的提醒這位脾氣暴躁的平凡先生。

「沒什麼,只是剛好看到妳路過所以跟妳打聲招呼而已,妳可以走了。」這小鬼真是不討人喜歡,原本是要來跟她道謝的,被她這麼一鬧害自己連〝謝謝〞兩個字也不想說了。

「喔,那掰掰。」說完小秋轉身就離開,留下一肚子火的平凡在原地跺腳。

想一想平凡還是追上小秋喊:「小鬼!」

「啥?」小秋看著這個有點怪怪的先生。

「請妳喝一杯飲料吧!至少上次妳還在那裡陪我說話說那麼多。」平凡指著前面不遠處的賣冷飲的地方說:「我請妳喝一杯那種的吧。」

「哦~~~那我想喝....葡萄紅茶。」小秋笑著說。

「妳不考慮喝木瓜牛奶嗎?」平凡邊走邊說著:「瞧瞧妳,差不多是扁平公主,長大一點就是扁平皇后。」

「外表不重要吧。心比較重要。」小秋這麼說著還是照樣點了葡萄紅茶來喝。

「隨妳吧!到時候找不到老公別怪我沒提醒妳。」平凡依舊戲謔著小秋以報復這小鬼之前對自己的態度。

「小鬼,妳叫啥名字?」平凡在付完帳後問著。

「小秋,大家都叫我小秋。」小秋笑著說:「我希望自己能夠像秋蝶一樣讓頹廢的秋天更有活力。」

「妳脫光了都不行吧。」平凡喝著飲料笑笑的說。

「..........」




「凡.....,你怎在這裡?」才剛拿起圖畫紙就看見熟識的人趕緊過來打招呼。

「不要叫我凡,聽了就覺得煩。」這丫頭.........

「你也來買東西嗎?你要買什麼?」走過來好奇的看著這位只會花心思買花討好大胸部女孩的情聖怎會有空來書局。

「隨便逛逛,看看有沒有情詩之類的書。」總不能說因為自己剛好看見她走進書局所以才跟進來的吧。

「你是要那種小小本又可以隨身攜帶的吧!」好奇的看著他,他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詩情畫意,還要看情詩勒。

「大概吧。妳知道這種書?」喲~~~小泥鰍竟然會知道情詩呢。

「恩恩,跟我走。」小秋拉著平凡往書局二樓上去,在中間的小架子上抽出幾本遞給平凡,「你挑看看吧。看你要哪一本。」

「妳決定就好。」將小秋塞給自己的五本小冊子又全數塞回她手裡。

「喔。」小秋開始很認真的挑起情詩來,最後選了一本交給平凡,「這一本吧,很容易懂的。」

平凡連看都沒有看便走下樓掏錢買下這小冊子,小秋跟在平凡後面走,手裡的圖畫紙不時的拍打自己的背。

「不要發出怪聲音!」平凡轉過頭來對小秋說。

小秋吐吐舌頭說:「sorry~~~~」不過她還是繼續跟在平凡後面。

「妳要跟我跟到什麼時候?」這丫頭沒事做嗎?

「我沒跟你阿,我只是要去前面的飲料店買飲料喝。」小秋聳聳肩的說著。

「是阿,妳該多喝點木瓜牛奶,扁平族!」平凡刻意加重扁平族這三個字的語氣。

「沒差,我本來就很平,再喝也補不回來。」習慣了被叫太平公主的小秋實在不會在意平凡剛剛那三字。

「這麼沒志氣,難怪妳是條泥鰍.....」平凡轉過頭繼續走自己的路。

「呵呵.....可是我比較想當秋蝶,那......」小秋望著天空開始想起和平凡相遇的那一刻,想來就好笑。



「凡,你找我阿?」小秋坐在咖啡廳裡問著正坐在自己對面的平凡,自己正在買畫畫的顏料就被這傢伙叫過來。

「不是說不要叫我凡了嗎?越叫越煩!」平凡不耐的放下咖啡杯瞪著小秋說。

「喔。」小秋鼓起臉回應著,隨即拿起點單開始想要喝點什麼飲料。

「小鬼,這裡是咖啡廳,不要拿筆敲桌子,這樣子很吵。」平凡瞪著小秋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說。

「你怎啦?失戀了嗎?」小秋好奇的放下點單問著,平常平凡不是這麼兇的人。

「是阿!」平凡用手撐著桌子眼睛看向窗外說:「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眼睛瞎了,才會喜歡那種人。」說完眼睛還看了小秋一眼。

「習慣就好了吧!你每次失戀都說這句話。」小秋拿起點單開始考慮起自己要喝葡萄紅茶還是楓糖奶茶。

平凡,看著小秋腦海中不斷想起那一天他在街上看到的,小泥鰍挽著一個男人的手高高興興的在逛街。

那模樣、那場景,讓自己看了就一肚子火!自己是哪裡差?哪裡不好?泥鰍竟然會喜歡上那種比自己還差比百倍,不,是差了十萬八千里的人!

平凡看著小秋拿著點單去櫃檯結帳,然後拿起自己正在看的雜誌一頁一頁的翻,一次又一次........

那感覺像在把自己的心翻來掀去一樣,怎麼看小秋都不是自己喜歡的那一型,怎麼....怎麼.....自己竟然.........

「不要傷心啦!」小秋坐下來後繼續說著:「反正過幾天你又會遇到另一個波霸,然後把現在這個忘的一乾二淨。」平凡哪一次不是這樣子的,總是過幾天就好了。

「........」平凡放下雜誌緊緊盯著小秋。

「怎麼啦?」小秋好奇的看著平凡,這傢伙怎一失戀就這樣子?

「我是情場失意妳是情場得意嘛!」平凡冷冷的翹起嘴角說著:「大街上摟摟抱抱的,我可是全都看見了。」

「阿,那個阿....」小秋的臉微微的泛起一抹嫣紅說著:「只是認識很久想說彼此感覺不錯,所以....」

「感覺不錯....哼....發騷啦還是發浪?缺男人了是嗎?」平凡口不擇言的說著絲毫沒發現小秋的反應。

「你太過分囉!」小秋怒瞪著平凡說:「你不想想你失戀我陪你,你怎還說這種話?」說完拿起包包轉身就走。

平凡看著小秋氣鼓鼓的離開,無奈的放下手中的雜誌,怎麼自己老是說不好話呢?要去道歉嗎?要去說清楚嗎?要去跟小秋說自己已經喜歡上她了嗎?

站起身的平凡還是把腳定在原地。

這一步....好艱辛...。

平凡還是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有點呆愣的看著雜誌,心底想著:小泥鰍不小了,她也希望被人疼愛她也希望有個幸福的將來,反觀自己,夜夜拈花惹草不說還常惹她不開心,唉....原本打算今天要告白的卻又惹得她氣鼓鼓的離去,是不擔心小泥鰍會一直不理自己畢竟她是那種睡一覺就忘光光的人,可是自己呢?自己有什麼能力有什麼力量來擔保會讓小泥鰍過的開心?

平凡看著服務生送來小泥鰍剛點的楓糖紅茶,待服務生走了之後自己拿起來喝一口隨即推的遠遠的,嘴裡不斷的喊:「這甜的跟蜜似的東西她也喝得下去?」

隔天,平凡還是乖乖的打電話向小秋道歉。

「沒關係啦,我知道你失戀所以離開沒多久就不生氣了。」小秋一邊畫著圖畫一邊歪頭壓著話筒講話。

「泥鰍!」

「幹麻?」

「我跟妳說一件事,妳先把手邊的工作都放下仔細聽我說。」平凡有些緊張的下命令。

「喔。」小秋放下手邊的畫筆離開座位坐到床上去。

「我要說了喔。」平凡開始深呼吸。

「說吧!」小秋望著天花板心裡想自己應該來換壁紙了。

「我.....我......我昨天不是說我失戀了嗎?」平凡有點焦急的拍一下自己的大腿,氣自己怎連一句我喜歡妳都說不出口!

「對啊!怎麼啦?」小秋瞪著自己的指頭思考著該擦什麼顏色的指甲油。

「妳知道讓我失戀的人是誰嗎?」平凡小心翼翼的聽著話筒裡的動靜。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啊!難道那個人我認識啊!」小秋有點後知後覺的問。

「是啊是啊!妳不僅認識還跟她很熟哩!」平凡打算使用引誘法於是嘴巴開始說著:「妳不僅跟她很熟妳還跟她....跟她同一個屋簷下,跟她同一張桌子吃飯,跟她同睡一張床,跟她穿同一件衣服!」夠清楚了吧!

「你...你.....」小秋訝異的張大嘴巴卻說不出一個字來。

「沒錯我就是喜歡....」平凡正打算說下去卻傳來小秋的叫罵聲。

「你不要練臉!竟然喜歡我媽,活該你被甩!」小秋氣得對平凡開始大吼。

「誰說我喜歡妳媽!那個老婆子只有妳爸才會要,妳用點腦子好不好,我喜歡的人是妳!章-梓-秋!」平凡因為太過緊張想解釋而一股腦的說出來,沒料到卻換來電話那頭的一陣寂靜......

平凡心底開始計時,一秒、二秒、三秒、.......十七秒、十八秒、十九秒....心冷到谷底對方就是沒有說任何一句沒出半點聲音,就在平凡想死心的掛上電話時那頭突然傳來......

「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小秋無法止住自己的笑不斷的從話筒那端傳了過來.....

「喂喂喂,妳笑夠了沒有。」平凡開始不悅的叫起來,原以為自己跟她是連朋友也做不成了沒想到卻惹來她的訕笑!

「你沒事也別拿我尋開心嘛!」小秋努力的憋著氣說著:「誰不知道你這位平凡大少爺是出了名的愛波霸!你會喜歡我.....這....這不是開我玩笑嗎?....哈哈哈....我笑的肚子好痛喔....哈哈....」說完小秋又開始大笑起來。

平凡努力的瞪著話筒那一頭止不住的笑聲冷冷的說一句:「最好笑死妳!笑到胃潰瘍也別來找我,我絕不幫妳叫救護車。」說完掛上電話獨自坐在椅子上生著悶氣。

小秋有點愣愣的聽著嘟嘟的聲音,吐一下舌頭說:「太過火哩。」

三年後......

平凡看著小秋寄來的喜帖,心中是百感交集。

三年來,平凡放著自己喝的爛醉,最好醉死!可是自己偏偏不死,早上醒來還是得一樣的工作還是得一樣的面對這殘酷的事情!

直到今天下班回家看到信箱中的喜帖,已喝的半醉的平凡神智清醒了一大半:「這麼快啊....」平凡冷笑的想著:三年來自己不斷的躲、不斷的隱藏就是不讓自己的存在危害到小秋身邊的人的情緒,深怕因為有自己這個人而害的小秋跟她男朋友吵架,畢竟是自己唯一真正愛過的人再不情願還是得祝她幸福,可是自己的心偏偏又刺痛的緊.....

想到此,平凡又走向客廳的酒櫃拿出一瓶酒來猛灌..........

事隔沒多久,平凡帶著笑容出席小秋的訂婚宴會,臉上掛著笑容可心裡是百萬隻刀在割劃,除了無奈的苦笑,平凡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樣?為何自己還是學不會像當年那樣子,被波霸甩了之後還可以馬上找尋下一個目標!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日子照樣過,人照樣醉,平凡現今最常說的話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無酒明日尋,他日若無酒可飲,清水也可當酒灌......

隨著婚禮的日子一日日的逼近,平凡醉的更厲害,忘了自己愛過誰忘了自己醉在哪裡,這些是他目前最需要的也是他最渴求的,無奈越醉心思越清晰,清晰到他躺在大街喃喃計畫著該怎麼搶婚........

不用平凡搶婚,小秋的男主角卻主動退婚。

事出突然,平凡在爛醉之中打開家門就看見小秋站在門外哭....

「怎麼啦?哭成這樣子?」平凡站都站不穩的問著讓自己喝的爛醉的罪魁禍首!

「他....他說..他不娶我了啦!」小秋說完撲進平凡的懷裡痛哭失聲。

「怎...怎麼回事?」平凡有些手足無措起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平凡頓時酒醒了大半趕緊帶著小秋進入家裡仔細詢問起來。

「婚前體檢報告出來,醫生說我不能生...他聽到後馬上打電話跟他父母說....結果....結果....他父母就說她是家裡的獨子不能夠娶一個不能生的女人,所以...所以....」小秋說不下去又開始哭了起來。

「他...他們要毀婚?!」平凡有點喉嚨乾澀的問著,但見小秋點點頭後隨即罵道:「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竟然....」竟然讓我喝了三年多的酒!

安慰完小秋,讓她平靜的睡在自己的臥室裡,平凡在客廳裡幾乎要開始歡呼起來,這代表著自己希望很大!

平凡又開始喝酒,但這次是為了慶祝而喝,現在他連夢中都會笑....

隔天醒來平凡走進臥室裡去看小秋,卻發現床上空無一人,哪裡來的小秋?平凡拍拍自己的臉吶吶的問自己是不是因為喝醉酒做了了個好夢?!

「是好夢嗎?也太真實了吧!」平凡又開始懊惱起來,於是他走進浴室準備梳洗自己,沒料到一打開浴室的門就看見滿地的血水......

來不及叫救護車平凡駕著車子飛快的往附近的醫院衝,一道醫院開始大吼:「醫生~~~醫生~~~~救命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平凡來來回回的踱步著,小秋正在裡面急救!小秋正在急救!一想到此他就忍不住要往裡頭看,但又被來來回回的護士推出來,這.....真他媽的急死人......

好不容易,醫生出來了也宣布小秋保住了性命,平凡頓時跟著小秋進到加護病房,他有點懊惱的想著自己怎麼不多注意小秋一點,否則她也不會.....

黑夜中,小秋緩緩醒過來就見到平凡握著自己的手趴在床頭上睡著,這會兒才意識到自己沒有死,忍不住又開始哭了起來。

被斷斷續續的哭聲吵醒,平凡很火大的罵一聲:「半夜不睡覺吵什麼!」隨即想起自己是在照顧小秋立即警覺的望向小秋。

「對不起,平凡我不是故意吵醒你的。」小秋抽抽噎噎的說著,淚水還是不斷在雙眼中宣洩。

「笨!還說吵不吵,妳死了妳家人怎麼辦?怎麼不多替他們想一想?等妳好了我一定要狠狠的揍妳幾拳不可,妳要是把我強而有力的心臟嚇壞看妳拿什麼來賠我!」平凡口中不斷的斥責但握著小秋的手卻是那麼的溫熱。

小秋看著天花板不發一語淚水還是不斷的冒出來,平凡用另一隻手緩緩的擦拭著小秋的臉頰說著:「妳該慶幸,妳在結婚前發現到他的目的,他不過是把妳當成生育的工具,為這種人哭值得嗎?」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說:「真是傻.....明明痛的是妳的心為何要傷害自己的手?這不是讓自己多一處傷口嗎?」

小秋有些愣住但仍就緊抿著唇不說話。

平凡無耐的笑一下說:「休息吧,好好的睡一覺妳醒來會發現自己這樣的動作...」摸了摸小秋受傷的手腕繼續說:「是多麼的傻,也許,妳還不明瞭傷了妳自己最心痛的人可能不是妳自己而是另一個默默關心妳的人......」說完不等小秋問平凡逕自離開房間.....

走廊上平凡抽著菸,來來回回的踱步每隔一會兒他便打開房門瞧瞧在裡頭的小秋是否安然的睡在床上,有時候他是很無奈的對自己苦笑但這放不下的心卻熱烈的在空氣中跳躍著。

終於到了小秋出院的日子,算算也過了一星期了,男方始終沒有出面而小秋的氣色也始終那麼的差,小秋沒讓家裡的人知道這檔子的事情只說臨時不嫁了,家裡的人氣憤掛上電話而坐在一旁的平凡更是氣憤難耐!

「妳怎不說那混蛋.....」平凡即時住了口改說:「那人嫌棄妳!妳還在維護些什麼?」實在是不懂都這樣子了小秋怎那麼死心眼,還死心的跟自己一樣!

小秋看著平凡緩緩說:「不是維護著什麼只是不想讓家裡人擔心而已。」是啊,說了又如何?

平凡有些啞然,年紀一大把的自己竟然沒考慮到這一點!

「走吧!剛出院我煮些有營養的食物給妳吃吃。」平凡拿起小秋的行李轉身就走,而小秋默默的跟在平凡後面離開醫院。

「來吃吧!」剛回到小秋家裡平凡就鑽進廚房裡頭沒一會兒的功夫就端出一鍋熱騰騰的稀飯來:「吃吧,這可是本人親手做的虱目魚粥,保證好吃又有營養!」一邊說一邊幫小秋乘上一碗雙眼直盯著小秋一口接一口的吃才滿意的笑了。

「我不知道你還會煮飯。」小秋對著平凡說著。

「我的事情妳不知道還很多哩。」平凡也乘起一碗開始吃了起來

小秋低下頭吶吶的說:「到最後我還是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知道。」

平凡抬起狼吞虎嚥的臉看像小秋說著:「妳是不會知道的,因為我沒說,他的事情妳也不會知道,因為打死他都不會跟妳說。」

小秋點了點頭應了聲:「謝謝。」而淚水卻在眼框中打轉....

看著平凡小秋有點愧疚,但如今心痛啊,痛到實在不想去猜想平凡的轉變,以往的平凡不是喝的爛醉如泥就是只會開自己玩笑,現今怎麼......想來是因為自己上次的荒唐舉動吧。

這日,小秋提著一個小包包被平凡趕出自己的家門,原因無他,平凡嫌她整天只會待在家裡要他放鬆心情出去走一走,順便買晚餐回來。

下午三點多,小秋坐在家裡附近的咖啡廳裡面獨自算著時間,無聊到看著每位進進出出的客人成了她唯一不會無聊又可以做的事情。

當小秋從進進出出的門口回過神來就看見一個女生很自動自發的坐在自己的對面,讓她有點小小驚嚇到。

「我想妳應該不會介意我和妳併桌吧。」臉上堆滿笑容親切的問著。

小秋有點遲疑的說著:「不會啊,可是那邊....」看像自己的對面那裡明明有一個空位子怎麼她....

「我只是想在這裡好好的看清楚這隻蝴蝶而已。」雙眼飄向窗外的玻璃窗上,窗子外面有一隻小小的黃黃白白的身影飛舞著。

「蝴蝶?怎會在這裡?」小秋跟著她的視線望過去隨即發出驚訝之聲喊。

「這裡的季節的確會讓秋蝶以為現在是秋天。」淡淡的回應著,雙眼離不開那蝴蝶的身影。

「這是秋蝶?」小秋驚呼出聲響起這裡是咖啡館之後趕緊捂住嘴巴望望四周深怕剛剛自己的聲音會影響到其他人。

「這沒有什麼好驚訝的,這就是秋蝶,一種讓秋天更活潑快樂,一種可以趕走秋天蕭瑟冷清的蝴蝶。」嘴邊啣的笑容緩緩說著:「秋蝶常常忘記季節的輪替,誤以為春天就是秋天以致於在春天裡錯過屬於她的季節,然後以為自己已被人遺忘而漸漸老死,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出現在錯的季節堶情C」

小秋張的嘴看著眼前的女孩默默的問:「秋蝶....有這麼悲哀嗎?記憶中秋蝶是快樂的泉源啊」

回過頭望著小秋正色說著:「妳懂秋蝶?」這女孩.....也許自己可以....

「一點點。」小秋低下頭小聲的說。

笑容依舊掛在臉上只是多了分邪氣的說:「秋蝶是快樂的泉源沒錯,不過不見得秋蝶是永遠快樂的。」

「嗄?」小秋訝異的抬起頭看著這她。

「秋蝶總會碰到自己的秋天啊!」我笑笑的解釋:「正如人生的低潮,秋蝶也一樣會碰到啊。」

「那怎麼辦?」小秋有些緊張的問著,那彷彿是自己的事情一般的看待。

我遞出一張名片,上面只有兩個字:訪蝶。

「訪蝶?」小秋接過去看了看就是不懂。

「通常遇到自己秋天的秋蝶會頹然的死去,除非.....」神色改回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欲言又止。

「除非怎樣?」小秋湊過去詢問,將剛剛她嚇到自己的時候忘的一乾二淨。

「要我說可是有條件的,妳要不要先聽看看我的條件?」我輕輕的笑著說。

「嗯...」小秋考慮一下便說:「妳先說看看妳的條件是什麼吧。」

我點點頭,料定這女孩果然後秋蝶有關聯便說:「我想請妳送幾隻蝴蝶給我。」

小秋訝然愣愣應說:「我沒有養蝴蝶啊。」

我失笑的說著:「只要是妳送給我的蝴蝶,不拘形式、不拘樣子、不拘格式、不拘生命......」看像窗外的蝴蝶說著:「只要是從妳手中交給我的,妳只要說聲牠是蝴蝶我就收。」看回小秋歪著頭說著:「很簡單吧!」

小秋有點遲疑,這是什麼條件,怪怪的,不過好像對自己來說沒有啥損失,於是:「好吧!我答應妳,現在妳可以說了吧。」

我點點頭說著:「給妳的那張是我的名片,等妳想親手交給我蝴蝶的時候就照著上面的住址來找我吧。」說完朝她眨一下眼後起身準備離去。

「妳還沒告訴我答案!」小秋喚住她。

我遲疑的看著小秋然後低下頭來小聲的說:「答案在等一下來找妳的人的身上。出咖啡廳後別忘了往對面看幾眼再走哦。」說完頭也不回的離去,留下呆愣的小秋。

正想說自己遇到瘋子的小秋卻被人突然的拍一下嚇一大跳。

「妳在發什麼呆啊,叫妳好幾聲都不回。」平凡坐到小秋對面說著。

「阿...我....」小秋想說些什麼可是腦子卻想起剛剛離去的那個女孩說的話:妳要的答案就在等一下來找妳的人的身上,於是開始目不轉睛的看著平凡。

平凡被看的有些臉紅伸手推一下小秋的額頭說:「妳幹嘛啦!」

小秋這才回過神來喃喃自語著:「果然被騙了...」

「什麼被騙啦?」平凡看著小秋,心想她怎麼怪怪的。

「沒~~走吧,去買晚餐。」小秋急急的站起來說著。

「我買好了。」平凡無耐的說:「這輩子還是第一次照顧人哩,沒想到我還蠻有天份的嘛。」說完還自顧自的傻笑一下。

小秋看著這樣的平凡不禁笑一下說:「你還真孩子氣呢。」說完便往門口走去。

剛到門口就想起那女生的話隨即往對面看去,就看見她站在對街對著自己說話,可是離的太遠自己完全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小秋更仔細的去看女生的唇想看仔細她在說什魔,可惜自己畢竟沒學過唇語依然不知道她到底在說什麼。

「妳又在發呆!」平凡抓住小秋的肩膀晃了晃說著。

「啊!」小秋轉過頭想告訴平凡走過去對面找那女生時,沒想到才轉過頭回來看對街上早沒了那女生的身影。

「啊?妳就只會這樣子!」平凡打一下小秋的頭說:「那樣子有夠傻。」說完立即跑走。

小秋急著追上去,待兩人走遠在剛剛那兩人停住的位子上我悄悄的出現了,她的手中正停著剛剛窗外的那隻蝴蝶.....

「哇....」小秋看著自己的家,那被整理的一塵不染乾淨的不沾一絲灰塵連自己許久未動的畫架也被搬了出來,畫架上有著自己閑來無聊時所畫上的....畫上.....

小秋瞇起眼睛仔細的看著上面的小白點,看了許久許久才趕緊拿出畫具擠出一些黃色顏料開始塗塗補補的不久那些小白點變成了一隻隻的蝴蝶。

小秋笑著對平凡說:「原本在畫這幅畫的時候不小心灑上幾滴水結果弄出幾處白點來,剛剛我仔細的看了看想說也許可以把它們變成蝴蝶,結果真的成功了!」

平凡笑著摸摸小秋的頭說:「是啊,換個心境、轉個彎就有另一番不同的風景。」

小秋有點愣住看著平凡,她忽然想到那女孩說的話:秋蝶也會遇到自己的秋天.....

「怎麼啦?」平凡低頭看著小秋,不放心的摸著她的額頭喃喃說著:「該不會發燒了吧?」

小秋問著平凡不理他的詢問說著:「秋蝶若是遇到牠自己的秋天該怎麼辦?」

「那就再去找自己的春天啊!」平凡想都不想的說著。

小秋有點愣住,再去找屬於自己的春天.....人生也會遇到低潮...只要再去找高峰就好.....

小秋又想起那女生的話:妳要的答案再等一下來找妳的人的身上.......

「你就是我要的答案?」小秋看著平凡低喃這一語。

「嗄?妳到底怎麼啦?」平凡心想事不是上次的事件讓她有後遺症?改天找時間去問一下醫生比較妥當。

小秋雙眼噙著淚說著:「如果你要結婚時發現你老婆不能生育,你會怎麼樣?」

平凡有點失笑的說:「又不會怎麼樣,我是要娶她耶,又不是要娶孩子,在說我並不認為孩子很重要,有是好事沒有也是另一種人生而已,只是偶爾想提早溫存要不要擔心被看到而已......」

小秋點有訝然和臉紅的說:「你不也是獨子嗎?」

「那又如何呢?」平凡聳聳肩說:「我爸媽自認為我是惡魔了犯不著我再去弄幾個惡魔出來整自己吧!我自己都快受不了我自己勒。」

這次換小秋失笑說:「沒句正經的話,我好好的在問你事情你卻這樣子跟我開玩笑。」

平凡睜著眼很無辜的說:「我很認真的,小姐,我平常是很搞笑可是這種事情我可是想很多,我從不在意我的老婆是怎樣子的,只要是我真的愛上的人我不想去計較她任何事情。畢竟,她也不計較我啊。」

小秋笑著點點頭說著:「算你有理。」然而腦中閃過的卻是那女孩的唇語:找個愛自己的人去飛舞吧。

找個懂自己的人去飛舞吧!

小秋的淚水一滴滴一顆顆的掉下來,沾濕了臉頰濕透了雙手但心裡卻是那麼的舒暢,想起以往再想起這陣子平凡陪在自己身邊的日子,感覺上自己似乎歷經漂泊好久好久之後終於可以真正的休息的樣子,小秋撲到平凡的懷裡說著:「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平凡依舊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小秋可能真的需要去看醫生了,但是目前還是先只住她的淚水在說吧。


半年後........

我笑著從小秋接過那幅畫,裡頭是是淡黃的秋菊和向日葵,還有花與花之間那抹小小的身影......

「剛開始還真嚇我一跳我想說你給我的名片上面沒有住址,沒想到平凡竟然知道這裡。」小秋笑著對我說著。

「我也不知道啊,只是腦子突然想過這地方,所以....」平凡摸摸頭說著,手不自覺得攬住小秋的腰,那是自己獨有的特權,一個月前他們才正式去公證結婚,他們真的成了彼此之間的所有了。

我笑著也不打破他們之間的眉目傳情拿著畫趣牆壁上掛好,她等這幅畫等好久了,訪蝶也等秋蝶等好久了......

回程車子上,平凡笑著對小秋說:「這輩子我們用秋蝶相遇,下輩子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再遇見,拿著彼此的信物也許是靠著秋蝶的引導,在一個熟悉的地方慢慢走近,從那遙遠的彼方我們就可以認出彼此,緩慢的靠近是因為不相信自己的眼,也是因為想再仔細的看看彼此,然後,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說著,我們永遠不分離。」轉頭看向小秋說著:「我不要像這輩子一樣醉了三年,平白失去妳三年的時間。」

小秋笑著說:「我永遠相信,你是那個懂我的人,我也會一直在你身邊為你飛舞。」


我看著牆壁上的秋蝶只已飛奔到屋子外頭的花朵上,輕輕搖頭嘆息:秋蝶總迷失在春天裡,但也總能夠找到欣賞自己身影的人..........................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