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幻琉璃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7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7/7
10/26/2013 1:21:36 AM
宅戀球魂
 

我回到牛棚大口的喝著剩下的可樂。

我一邊熱身,一邊看著比賽的情勢。老實說,這場比賽很刺激。因為八局打完,我們就已經換了七任投手,原因就是我們壓制不了對方的攻勢。但我們也不是被人家打好玩的,因為這一場比賽兩隊加起來一共也有40次三振,但同時也有12個打者揮出來全壘打。

我在牛棚看到過來暖身沒多久的隊友馬上又必須披掛上陣,讓我覺得自己很沒用。我也想很快上場,幫國家贏球...牛棚練習區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坐在裡面,我拿著空的可樂罐,望著記分板斗大的比數13:12,我們還領先一分......



此時,柏宏喊了暫停,決定要我出場。

九局下半,我從牛棚慢慢的走進場內,我是中華隊的最後一任投手......



斗大的太陽在頭頂上綻放著熱能,身上的衣物早已被自己的汗水浸濕。

站在投手丘上,風沙嚴重影響捕手打的暗號,我看不清楚捕手的暗號是什麼?不規則的場地,也同時造成了很多次的守備失誤;投手丘上面的我就像吃了搖頭丸一樣,拼命搖頭,不是我不認可捕手的配球,而是我真的看不到...幾次的溝通下來,我受不了了,我打暗號和柏宏說,我打算自行配球。當然柏宏也沒抗議,也許前幾任投手也有這樣的要求也不一定。

最後的三個出局數我必須好好的守下比分。我知道我們不能輸,就算對方再強我們都不能放棄。沉澱好心情,面對第一位打者,我決定第一球就投快速直球!

我的狠狠的盯著打者,流暢的投球動作在一瞬間丟出快速球。「啪!」一聲巨響,球硬是塞到了捕手的手套。這一球打者沒有出棒,主審判定好球。這是一顆163公里的快速球,記分板用著各國國家語言顯示了出來。那是一顆快到誇張的快速球...

場邊的休息室傳來驚訝的叫聲,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第二球我決定再次使用快速直球。摸了摸地上的滑石粉,抬腿,咬著牙,用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振著右手臂。

『176公里,快速直球,兩好球』打者似乎不相信測速槍上的球速,無法置信的望著主審。主審也聳聳肩,表示不知道狀況。這是我這五年來練習的成果,我努力的練著自己的球速,練著自己的球種。我決定,我要把我所有的所學和努力,在今天都發揮出來...

這個時候,室外的觀眾席開始有台灣人走出來。他們吃著檳榔,赤裸著上半身,一手拿著啤酒,一手拿著加油棒,身上紋著中華民國的國旗。雖然不知道這是流氓?還是台客?但我明白,他是我們中華隊的球迷。我看著他們,笑了笑,手上拿著滑石粉,比了一個滑球的暗號給柏宏。(滑球是一種變化球,在進本壘的時候會往打者的左下方移動)

我這次輕輕的抬腿,故意用撇腿的方式來擺動下盤,擾亂打者的節奏。當這球安安穩穩的落入捕手手套,而打者揮棒落空時,場內傳來了一陣歡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場內坐滿了臺灣人組成的加油團。我想這是所謂的民族意識吧?在炙熱的陽光下,竟然有人願意和我們一起在球場理面頂著陽光?也許大家都很愛台灣這塊土地,希望能夠為台灣,付出自己的一切...

望著天空,揚起了斗大的中華民國國旗,場邊同時也演奏起國旗歌。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國家的國旗那麼美,那麼的壯麗。

『我們一起為我們的守護神王尚淳加油好不好?』小藍在看臺上嘶吼了起來。其他觀眾也很配合的開始叫喊著...

『守護神、守護神、守護神...』就在這個歡聲雷動的同時,對方啟用了代打。那是一個蒙著臉的怪人,球衣上的號碼竟然是199號。看著他的模樣與外觀,我當下就覺得這個打者是外星人,因為我不但沒有在大聯盟的比賽看過他,而且我覺得我在相撲比賽場也沒有看過他。

他誇張的程度要三個我加起來才會有他的厚度。由此可見他的肌肉以及打擊實力應該有一定的水準了!雖然不知道他這樣的體質是不是吃藥換來的,但是我對這場比賽的藥檢一點都不信任。對我們台灣人檢查到連有沒有「疝氣」都知道了,但是對大聯盟球員可說是隨便到不行。而我們也沒有抗議的權利...

因為他的來歷讓人起疑,所以柏宏打算要故意四壞保送他。捕手站起身來,這是第一顆壞球。但是神秘客竟然伸展著自己的身體,甩著棒子,將球打了出去!那是個深遠的飛球......

球一直在飛,飛到了全壘打牆上彈進了場內。中外野手是港星,他不放棄的狂奔去撿球,很可惜他就算跑的再快,球依然算是安打了。回身看了一下跑者,他在三壘停了下來,這是一支三壘安打。但是令我吃驚的是,這個體型肥厚的神秘客為什麼能跑的那麼快?

雖然球被打出去了,但是觀眾依然為我鼓掌,幫我加油。這個時候,觀眾席傳來了一陣騷動,原來是王建民也進場看球...

他是第一個在大聯盟累積一百勝的亞洲投手,也是我們台灣之光。他的出現,彷彿就是幫我們球隊打了一劑強心針。我看著他向我揮手,站在他旁邊的,是那位馬來西亞的華裔女孩。說真的,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那麼特別的加油方式,帶偶像來給球隊加油!?

但是在那瞬間,我真的產生了無比的自信心......

下一個打者,是一個身高大約130公分左右的小鬼頭,雖然感覺起來沒什麼,但是她的好球帶真的是異常的小,但是又怕投的太中間會被他那個善良的外表打出全壘打,所以我在一開始就投了兩個壞球(好球帶是指打者的膝蓋到腰帶之間)。

『守護神加油!守護神加油!』觀眾又開始叫了起來,但這次的叫喊聲多了王建民的加持。

這是個正面對決的時刻了...

我瞇了瞇眼睛,抬腿,猛力一揮手臂,把球狠狠的往打者紅中的地方丟了過去。那是一顆150公里的直球...而且打者根本沒有揮棒。我有點不解的看了看捕手,柏宏給我的指示,是希望我投一顆滑球騙他,而且不要讓他打出去。不然他只要一打出去,那個三壘的怪物一定跑的回來。太陽曬的我的頭好昏,我覺得嘴巴有點乾...我想要快點結束這場比賽...

這次我連滑石粉都沒有摸,直接投球。

『130公里,變速球,兩好球』那是一顆讓柏宏差點尖叫出來的變速球,因為那顆球沒有威力,也沒有速度。直挺挺的飛進捕手手套,神奇的是那個打者也沒有出棒。我開始覺得疑惑,也不過是嘴巴有點乾,為什麼我那麼用力的投球,竟然會沒有球速呢?總不可能是因為沒有用滑石粉就變成這樣啊!之前我的變速球還有過140公里的速度,現在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我摸了摸滑石粉,打算要投一顆快速偏高的壞球測試一下自己的狀況。

我抿著下唇,抬腿,用力的把球甩了出去。打著揮棒了,但是他卻被我三振。可是我那球是一顆完全沒有球速的直球。記分板上面的球速只有90公哩,這個速度和傳球一樣...

最後一位打者,三壘有人,此時的柏宏喊了暫停,走上投手丘和我對話,其他的內野手也一起圍了上來,觀眾席的歡呼聲更是響亮。柏宏語重心長的說:「雖然你剛剛配的那顆球很棒,但是也太危險了吧?那個球速太慢了!記得不要掉以輕心,有什麼事情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解決的。」



一壘的阿龍也不屑的叫著:「最後一個人用三顆直球幹掉他就好了,這場比賽已經打了四個小時了,再打下去誰受的了?」話說現在的時間已經步入了黃昏,但是由於今天是夏至的關係,所以白天的時間比較長。而且在沙漠,黃昏的溫度卻是依然不減。

『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球速.....』這是我內心的話,但我不敢說出來,雖然我們還是有剩下的投手,但是他還沒有熱身,而且這個時間點換投手,會影響到士氣的。敵對的最後一位打者站上了打擊區。我了解三振他以後,比賽就會結束。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體內的力量好像逐漸在消失...

『守護神加油!你最愛的女朋友來看你囉!』觀眾席上的台客群開始叫囂了起來。

真的,小蘆真的就在看臺上...

場內的電視牆都映著他的身影,我清楚的看到她的手上拿著一杯冰炫風...

『我是你的可樂,你是我的冰炫風;你是A,我是B......』腦子裡逐漸了浮現出這樣的情話,我有了一股鬥志,我想,就算我沒有了球速,但我還有控球(控制球的能力)。我用我的控球,還是有辦法來解決掉那個打者。

我甩了甩肩膀,抬腿投球;我打算用我精湛的控球,把這顆下墜球投出去。那是一顆騙打者相當好用的變化球,所以那個打者是乖乖的揮棒落空了。靠著球速不到100公里的變化球,我把球數投到了兩好兩壞。

觀眾已經瘋狂了!所有的人都抱著隔壁的人亂喊亂叫。我看著王建民、看著小蘆、看著那個馬來西亞來的華裔、看著柏宏、看著一壘上的阿龍、又看了看休息室裡的金針...所有的人都在等我投出下一球。

柏宏比了暗號,他要我投一顆快速直球。說真的,當時的我真的很想投快速直球,就算是我自己配球,也會是一顆快速直球,我覺得自己沒有反駁的空間。

原本行雲流水的投球姿勢,現在感覺起來有股吃力感。我要投出這場比賽的最後一球,我用力的咬著牙齒,抬腿,投球出去...

...

...

...

『62公里,大曲球,壞球。』記分板上顯示著這樣的紀錄。我的嘴角流鮮紅的血,因為剛剛我咬牙齒咬的太用力了,所以有點出血。但是...我連控球的能力都沒有了嗎?我明明是用直球的指法在投球,怎麼會投不出直球呢?而且沒有直球就算了,還沒有球速...

柏宏有點不高興的看著我,他還是比了直球的暗號。這是兩好三壞,三壘有人的局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太陽曬昏了?我有點不舒服...我的眼前開始
感覺到模糊,模糊到看不清楚好球帶。我看到了一陣光,那是電腦螢幕...我是個宅男,一直坐在電腦前面打電腦的宅男...我是在作夢嗎?好長的夢...好累的夢...好風光的夢......我竟然是一個中華隊的球隊守護神.........

看了看我的手掌,還是和一般的大男孩一樣細緻。皮膚也很白皙,沒有被太陽曬過的痕跡。我是個沒有特色的人,所以我交不到女朋友,更加不會出門。我的專長是玩踩地雷,而且可以坐在電腦前面玩一整天。打字速度快到鍵盤的聲音像在炒菜...我根本什麼也不是,只是個典型的宅男而已......

就在這個現實與虛幻交雜的時刻...



柏宏大聲的叫了我一聲,我依然還在球場上,而且三壘的那個人決定盜向本壘......

...

...

我沒有辦法注意狀況,我只覺得柏宏是要我投球。

身體不聽我的使喚,自己很隨意的將球投了出去,那是一個沒有球速的直球,很直很直...

那球投完,我支撐不了自己身體的重量,倒在沙漠的投手丘上。嘴巴裡的血好甜,有股可樂的味道,那個感覺好舒服......所有的隊友和一些觀眾都衝上了投手丘,眼前的人,我已經分不出來誰是誰了?我沒有力氣,也看不清楚東西,原本快贏的比賽,似乎被我搞砸了...

耳裡,依稀的傳來這樣的聲音......

『This is Goodbye Home Run!』主播吶喊著。所有的觀眾說不出話來,好像什麼事情都發生在一瞬間...

我哭了,很失望的大哭...我是個失敗者......

努力的嘗試站立,但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眼睛、鼻子、嘴巴都流出來黑色的血,血裡還帶著一些黃綠色的泡泡...可樂從我身體裡流出出來了嗎?這是怎麼回事?所有的人都在我身邊,看著我的狀況...

『柏宏,你打全壘打,小藍說她好喜歡你...』我迷迷糊糊的說著,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小蘆,我輸了是不是.......』我繼續說著,但是醫護人員打斷了我說的話...

「快點把他抬回醫護室!」醫護人員手忙腳亂的想要把我抬上擔架。

『不要碰我...』我喝止了所有的人,用著很難過的表情,想要繼續說話。

那個時候,我開始聞到一股很酸的味道,那個味道讓我很不舒服...我對著所有人,慢慢的說著......

『對不起...我對不起大家,對不起柏宏,對不起小蘆,對不起國家...對不起...對不起.........』聲音漸漸的減弱,一直到沒有人聽懂我在說些什麼,一直到最後沒有了聲音,眼前的黑暗才結束了這一切...

球場的風沙,依然飄盪在空氣中,沒有終結...

終結的只有這個球隊守護神的生命,以及在牛棚裡被參入毒藥的空可樂罐...





『我真的好愛好愛妳,但是我輸了球賽...』心裡充滿著這句話,但怎麼樣都說不出口了...

眼睛閉上的那一刻,我多希望我只是一個待在家裡什麼都不做的宅男;而不是站在球場上,聽著所有人為我加油的王牌投手......

眼裡流出來的淚水落在沙上,沙上不只我一個人的眼淚,這一切都是個陰謀...

那一年的可口可樂瓶,印上了我們的棒球隊,我想...那是紀念我,記念著我們球隊...

最棒的禮物.........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