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皇子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武俠 >
< 第 8 集 >
  輸入集數 8/10
1/13/2005 10:05:05 PM
葉鳴風動
附註:修改第一次
 

  【創刀城】,位於長白山脈上某處隱密的山坳間,由本城和附屬於本城的城下都市組成。本為自給自足,遺世獨立的小團體,罕為人知。但在四十年前,木英風祖父木征宿青年時期參加【英傑大會】勇挫六大派青年高手,博得【天刀】之名後始有人知。但卻在二十年後將【創刀城】之主的位置傳給其子木揚龍之後便消聲匿跡,隱遁山林之間。

  之後二十年木英風父親木揚龍積極參與武林事務,諸奸懲惡不遺餘力,博得【霸刀】之名後方纔聲名大噪。

  由於城中武學極重於【創】,城中武者刀法端看武者本身。資質、毅力、性格與武者刀法有極大的關係,故城中武士武藝高低不定。強者在江湖上皆有一定名聲,弱者便只能居於城中,庸庸碌碌過完一生。


  「子雲,你過來。」

  創刀殿寬廣的大廳兩旁各擺放了一排的燭臺,天花板上繫掛著數盞水晶燈,以及眾多衛士手上的兵器鎧甲發出逼人的光芒。明晃晃的照亮整座宮殿,照出華麗的壁畫,精細的浮雕。大殿之上,一人靠坐著一張以白熊皮舖設的巨大王座。此人闊面重頤,目若朗星,身長九尺,虎體狼腰,豹頭猿臂,氣宇軒昂,威風凜凜。雖以年近四旬,銳氣稍減,但更增一股霸王之氣。乃【創刀城】之主—【霸刀】木揚龍。

  「是。」

  從兩旁的衛士中走出了一名漢子,背著一把大刀,身披戰甲,身強體健。

  「英風最近情況如何?」

  「稟城主,英風少爺經過適當療養,傷勢復原情形良好,功體更勝從前。只是……」

  「但說無妨。」

  「少爺仍然毫無鬥志,在下擔心八月十五之時無法發揮。」

  「哼!就為了一名女子!成何體統!」

  木揚龍一拍椅子扶手,椅子扶手當場斷裂。眾衛士皆單腳跪下,以示惶恐。尤其子雲首當其衝,更是如履薄冰。

  「你們都下去吧。」

  木揚龍手一揮,逕自走入後殿,眾衛士也緩緩退出大殿。


  「我說木兄。」

  後殿之中,已有二人坐待木揚龍。一人溫文儒雅,身長八尺,面如冠玉,頭戴綸巾,身披鶴氅,飄飄然有神仙之概。待人接物一團和氣,令人有如沐春風之感。正是【書月春秋】莊主—顏頤。

  另一人身著官袍,長八尺,年齡大約三十開外,三縷清鬚。蓋開封府尹—羅嚴宸也。

  「非是小弟欲插管木家家務。但是木兄此舉的確有失分寸。」

  顏頤手搖羽扇,緩緩說出。

  「本人亦身有同感。」

  羅嚴宸亦表贊同

  「兩位賢弟何出此言,難道反是本人不是?」

  木揚龍走近兩人,並拉過一把椅子坐下。

  「當初吾將令公子之事告知,本欲撮合此對才子佳人,誰知反而好心作壞事啊。」

  羅嚴宸不住搖頭嘆氣,一副痛心扼腕之貌。

  「才子佳人從何說起?兩人身分差異甚大,【創刀城】雖非少林、武當之盛,但也非一般泛泛。」

  木揚龍一邊泡茶,一邊說著:

  「何況此女乃是飛賊一類,一般良家尚不能容身,何況吾家?」

  「非也,非也。」

  顏頤羽扇輕搖:

  「此姝雖是飛賊,但是心術良正,並非大奸大惡之人,兼之機智聰敏、心思細密,才德兼備是難得的旺夫賢妻。」

  「吾亦贊成顏兄所言」

  羅嚴宸啜飲香茗:

  「此女目前所知只犯二案,一是【天山派】之案,損失物品為【寒冰朱果】與【天山鐵令】,天山弟子行事本非正派,倒也不失好事一件;二是開封官印一事,此事之發亦與本官行事不慎有關,若非本官一時不察接下天山一案,這事也不會發生。」

  「且開封一事任何物件皆無損失,和平落幕,皆大歡喜。」

  顏頤接著道:

  「更何況吾兩人之夫人皆對此姝甚有好感,吾妻更認此姝為妹,身分之差已然消除。」

  「這……」

  木揚龍沉吟:

  「兩位賢弟不必多言,吾自有主張。」


  夜幕低垂,【創刀城】不如平時平靜。燈火大作,人聲沸騰,只因三道人影潛入【創刀城】,惹起風波。

  三道人影甩開城中衛兵,拋去遮隱身形的斗篷。斗篷之下,原是葉珍、宮嫦、呂婷三位俏麗佳人。葉珍身後還背著木英風的刀箱。

  三人避開追捕的守衛,藏身【創刀城】一處靜匿花園之中。

  園中一人斜倚湖邊柳樹,身長八尺,濃眉微蹙,虎目緊閉,闊面重頤,腰細膀寬,白衣銀袍,腰間插著一枝墨玉所製之簫。

  三人細看之下發覺此人非是他人,木英風也。


  自與葉珍分離,木英風鎮日寄情於音律之間。雖已不復【狂刀】之狂,但光華內斂,卻多上幾分沉穩。

  雖然眼前便是自己心中鎮日思念的人,但是機警如葉珍,在如此情況下只能強忍心中激動。

  忽地傳來一陣低沉悠揚的簫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技藝之高,情意之切,令人不忍乍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短松岡。


  「誰?」

  簫聲乍停,木英風功力已復,雖鬥志消沉,但是長久與人對戰的經驗,讓他感到四周有人窺視。

  「風!」

  一曲【江城子】,讓葉珍再也無法忍住心中激動不顧目前危險處境,解下身上的刀箱,奔上前去。

  「珍!?」

  乍見心中人,木英風彷彿置身夢中。

  「這是真的嗎?妳竟然來了。不是我在作夢吧。」

  葉珍也沒說話,只將纖纖玉手撫上木英風之臉頰。木英風感受到葉珍的體溫,已冷的心為之一暖。兩人迎風而立,相對無語。

  「找到了,在這裡!」

  一名衛士大喊。隨即出現一群衛士將花園團團包圍。同時宮嫦和呂婷也從一旁草叢竄出,擺開戰鬥架式。

  「通通退下!」

  木英風將葉珍拉至身後,大步向前。號令一出,眾皆嘩然。

  「我說退下沒聽見嗎!」

  木英風大喝一聲,狂氣更勝從前。

  「啟秉少爺,」

  眾衛士中,子雲從中而出:

  「此三人深夜潛入城中,眾兄弟奉城主命令要將此三人擒抓到案。」

  「哼!」

  木英風大大的哼了一聲:

  「少拿我父親來壓我,我叫你們退下就退下。」

  「少爺,這不是叫屬下為難嗎?」

  木英風內力透體而出,瞬間括起一陣強風,將眾衛士刮了個東倒西歪。這段時間的沉澱使他功力更上一層樓。宮嫦拉開架式,飄忽掌影彷彿凝結成形,媯衈衈菄瑭躝A赤芒,在黑夜中更顯腥紅;呂婷也兵刃在手,長鞭豁然自在地翱翔翻騰於空,像煞一條飛騰的金龍。

  「若定要擒此三人,先把我撂倒。」

  「英風休得胡鬧!」

  一股渾厚宏偉充滿霸氣的聲音響起,由木英風內力所引起的風居然逆吹,反而捲向木英風。雖然勁風在木英風身前便分做兩道往木英風兩旁拂去,但來人功力之高,可見一班。眾衛士皆自動朝著聲音來源方向讓開一條路,當首者正是【霸刀】木揚龍,身後顏頤與羅嚴宸也隨之而到。

  「國有國法,城有城規。此三人潛入城中犯【創刀城】例在先,若不懲處,如何服人?」

  自然散發的霸氣,連鬥氣十足的宮嫦、呂婷二人都被壓制,緩緩退至木英風和葉珍兩人身後。

  「哼!」

  木英風轉過頭去,不看一眼。

  「若是她們從大門進入,你會放行嗎?」

  眼見氣氛火爆,羅嚴宸走近木揚龍,低聲道:

  「父子倆何必針鋒相對?更何況之前英風賢侄尚無鬥志,這時卻敢為了此三人拼上你這【霸刀】,看來他是恢復正常了。」

  顏頤亦趁機低聲對木揚龍說道:

  「心病尚須心藥醫,相思病解,【狂刀】更進。」

  「不肖逆子聽著,今日若不是你二位叔叔求情,定斬不饒!今日之事到此為止,眾人退下。」

  木揚龍手一揮,眾衛士魚貫退下,進退井然有序。

  「英風賢侄,」

  顏頤一面隨木揚龍離去,一面施展傳音入密功夫:

  「切記你與葉珍之將來,端看你八月十五之表現。」

  「子雲。」

  木英風叫住了正隨著一干侍衛退去的子雲。

  「屬下在。」

  子雲瞬間轉身,單膝跪地,速度之快,彷彿他本來就跪在那裡。

  「我可以不計較你之前的事,但是你必須幫我辦好幾件事。」

  「是,屬下畢盡全力。」

  「先準備三面通行名牌,再準備一間三人雅房。」

  「因大會舉辦一事,屬下身上正好有幾面名牌可供少主使用,雅緻房間亦早有準備。」

  子雲起身向前遞給木英風三面名牌。

  木英風,貼近子雲耳邊低聲道:

  「另外還有幾件事麻煩你去調查一下。如此如此……」

  「屬下即刻去辦。」

  子雲向葉珍等三人做了個揖:

  「請三位小姐隨在下而來。」

  「珍。」

  木英風一把拉住了葉珍。

  「妳,今天可以不要走嗎?」

  木英風俊臉微紅。

  「呵,我看師姐妳今天就留下好了,我們幾個就先走囉。」

  宮嫦一邊調侃著二人,一邊催促著子雲:

  「快帶我們兩個去我們應該住的房間吧。」

  「快點快點,我們可不想繼續留著妨礙別人。」

  呂婷也推著子雲:

  「對了師姐,草叢中的刀箱不要忘記了喔。」

  「這兩個真是一對寶。」

  葉珍搖搖頭。

  「因為她們關心妳啊。」

  「那你呢?你會關心我嗎?」

  葉珍眨眨美目。

  木英風不作表示,只是微笑。

  忽然葉珍打了個噴嚏,木英風隨即解下外衣,當即給她披在身上。葉珍低下了頭,淚水如斷線珍珠般落下。

  「怎,怎麼了?」

  木英風見葉珍淚流不止,手足無措,欲待說幾句慰藉之辭,卻不知如何啟齒。

  「沒有啦,只是覺得感動而已。」

  葉珍擦乾眼淚,笑著說。

  木英風嘴角稍稍揚起,微微笑道:

  「夜深露重,容易感染風寒,進屋再談吧。」

  「嗯。」

  木英風一手拿起刀箱,一手摟著葉珍雙肩,緩緩朝著木英風的臥房前進。


  「師妹。」

  躺在柔軟的床上,宮嫦問著:

  「妳覺得木英風可以相信嗎?」

  「什麼意思啊?」

  呂婷不解。

  「之前我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武者,沒想到他竟然是【創刀城】的少主候選之一。」

  「等他當上城主,大師姐不就是城主夫人了嗎?」

  「我就是怕他若是哪天當上了城主,會不會……」

  「如果妳是說拋棄大師姐的話,我想應該是不會才是。」

  「何以見得?」

  「剛剛現任城主想抓我們也是他出面幫我們擋的啊。」

  「說是這樣說沒錯啦……」

  「既然沒錯的話就睡吧。」

  呂婷做了結論,倒頭睡去。

  「真是……」

  雖然還是有種不安的感覺,但宮嫦看著呂婷天真可愛的睡相,從心中升起了一種平和的感覺。


  「珍,」

  木英風一邊倒著熱茶,一邊問著葉珍:

  「妳怎麼知道我是被抓回來【創刀城】的?」

  「這很簡單啊。」

  葉珍一邊小小口的喝著木英風倒的茶,一邊伸出三隻手指,帶著驕傲的笑容回答著:

  「線索有三個。一是你留下來的烤雞。如果你一開始就想丟下我自己離開的話,就不可能留下一隻烤雞在現場。所以你一定是遇到什麼不可抗拒的力量而被帶離的。」

  「二是你丟在山神廟的刀箱。」

  葉珍指了指放在桌邊的刀箱:

  「如果是你的對頭找上你的話,那刀箱是難得的戰利品,沒道理不拿的,這代表說你是被親近的人帶走,所以有沒有那刀箱都無所謂。反正再做就有了,人比較重要。」

  「至於三嘛……」

  葉珍晃了晃喝光的杯子。

  「三是什麼?」

  木英風接過杯子,重新倒滿一杯熱茶。

  「三就是【踏雪】、【追風】兩匹馬沒有受到任何驚嚇的樣子,理由同上。」

  「妳就不怕我故佈疑陣騙妳?」

  木英風微笑問道。

  「這點我一點都不擔心。」

  葉珍充滿自信的說著。

  「喔?」

  木英風劍眉微挑:

  「這麼肯定?」

  「因為……」

  葉珍大膽的將身體靠近木英風,距離近到木英風能夠聞到她身上那淡淡的幽香:

  「你愛我。」

  木英風仍然帶著微笑,一副完全贊同葉珍論點的樣子。

  「所以你們就靠著【踏雪】、【追風】兩匹識途之馬找到【創刀城】來?」

  木英風身體也向前湊近,想一親芳澤。

  「就是這樣。」

  葉珍推開木英風站了起來,走向門外:
  
  「好了,我也該回自己房間了。」

  「啊?」

  木英風被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感到有點驚訝。

  「真的在這邊過夜,不知道你父親又會怎麼說。」

  「管他怎麼說。」

  「你是他兒子可以不管,我可不是啊。」

  「那需要我派人帶路嗎?」

  「這也不用,我們三個師姊妹之間有種特殊的聯絡方式,我會找到房間的。」

  「那……小心。」

  木英風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只剩下「小心」二字。

  「我會的。」

  葉珍甜甜笑著。

  就在葉珍打開房門準備離去的時候,木英風藉著幫葉珍披上披風的動作從背後抱住葉珍。

  「風?」

  「再讓我感覺一下妳的存在。」

  「別這樣。」

  葉珍輕撫著木英風的臉頰,悠悠的說:

  「明天我們還能夠再見。」

  「嗯…」

  木英風鬆開了雙手:

  「還能再見。」

  「明天再見。」

  葉珍說完話便在木英風臉頰上輕輕啄了一下,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離開。木英風則是靜靜的看著她離開,直到看不見才回到房中。


  「是誰?」

  甫聽門戶開啟聲,宮嫦和呂婷皆從睡眠中醒來。

  「是我。」

  一陣清脆的女聲響起,是葉珍。

  「師姐妳怎麼回來了?」

  宮嫦疑問道。

  「對啊,妳不是應該在大姊夫房間才對嗎?」

  呂婷也問著。

  「妳們喔。」

  葉珍搖搖頭:

  「在怎麼說我們都還沒有正式成親,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總是不好。」

  「可是你們不是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了嗎?」

  呂婷又問。

  葉珍拍拍呂婷可愛的臉頰:

  「事情不是妳想的這麼簡單,妳還小,不清楚世間的繁文重節。不過這也是妳可愛的地方。」

  「是木英風那傢伙要求的嗎?」

  宮嫦冷冷的語調透出一絲殺意。

  「風言刀聲滿胸懷,矯俗世情勝雪寒。默首月夜子星垂,今越江湖塵不染。」

  葉珍又搖了搖頭:

  「【狂刀】豈會拘束於一般禮節?」

  「那是為什麼?」

  「他可以無視世俗禮節,但我不能不為他多想一點。」

  「原來如此,」

  宮嫦臉上露出猝狎的表情:

  「還沒嫁過去就已經開始為人家著想,真是個賢內助啊。」

  「又開我玩笑,看十指搔功。」

  葉珍直接撲向宮嫦,衝著她敏感的地方呵著癢,頓時笑聲大作。但不多時笑聲便已轉變為哀求聲。

  「停戰,投降、投降。」

  宮嫦一邊閃避著葉珍的攻勢一邊求饒。

  「哼,現在知道不可以隨便開我玩笑了吧。」

  葉珍裝模作樣的哼了一聲,說道:

  「看在妳求饒的份上,本姑娘就大發慈悲的放過妳好了,現在睡覺。」

  說完葉珍便將棉被一裹,準備睡覺。

  「淑女報仇三年不晚,等妳睡著的時候看本姑娘怎麼討回來。」

  宮嫦暗暗想著,正準備跟著上床的時候,葉珍忽然從床上坐起來,嚇了心懷不軌的宮嫦一大跳。

  「不過呢……」

  葉珍看著宮嫦的臉,像是想到什麼事似的補充道:

  「以免半夜有人偷襲,今晚我還是跟婷睡安全一點。」

  說完便爬到呂婷的床上,跟呂婷擠一張床。

  「真是奸詐狡猾。」

  宮嫦拋下一句話。

  「應該說是機智聰穎才對。」

  葉珍回道。

  「好了,兩位師姐該停了吧……不然都不用睡了……」

  一直沒說話的呂婷抗議了。

  葉珍和宮嫦不好意思的吐一下舌頭之後也乖乖的睡下了。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