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蕭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8 集 >
  輸入集數 8/18
6/30/2010 8:04:46 PM
《天使書Ⅰ人•間》Revisions2010
附註:Book II:4 艾米
 

《天使書Ⅰ人•間》
The Revelation of Angels - Vol.1 DESCENTION
by 羽蕭 Zephon W.


章節貳之四•【艾米】
Book II : 4 - Emmi



早已數不清是第幾次在同樣的夢中被驚醒,卻怎麼也習慣不了那清晨的刺眼陽光。

我一手扶著自己的額頭,深深地喘息著,調節著自己的呼吸。

回想起那反覆又反覆的夢,但總是只想得起聲音,憶不起言語──

「對不起……是我吵醒你嗎?」

被旁邊突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循聲望去,發現是冉翎站在一旁。心一定,我對她淡淡一笑,然後輕輕搖頭,突然有點疑惑。

「為什麼妳會在我房裡?」問題才問完,就注意到她手中捧著一疊我前夜所換下的衣物,我頓時瞭然:「啊!原來都是妳幫我折好衣服的,我還以為是媽呢!謝謝妳,冉翎。」

她臉一紅,低頭一笑,「不用……」

「我怎麼都不知道?」

聽得我的問題,她有點不好意思地答:「我通常都是在你醒來前把衣服折好,再去上班的……可是今天你醒得特別早,離你平常醒來的時間還早了二十幾分鐘……」

她望我一眼,眼神中有點關心的神色:「怎麼了,做了惡夢──」

不知道為什麼,她話突然一止,並撇開視線,臉色顯得黯淡。

我望著她,心裡大概有個底,卻不知道該怎麼啟口,我們就如此沉默了良久……

「她……是誰?」終於,冉翎再也按捺不住疑惑,「她叫艾米是吧?聽起來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呢……你在夢裡,總是一直叫著她的名字……」

「艾米……」是了,就是這個名字!

且如夢中被洗刷去的文字終於顯形,我默默地將它收入記憶的盒子裡,縱然我有許的喜悅,但此時,我更能夠感受得冉翎對這個名字所產生的不安,與一股被掩飾得很好的醋意。

「我夢到一個天使,她……或許是能夠解開我一切謎題的鑰匙。」

我不知道該怎麼完整地回答她,縱然有些許的隱瞞,但,至少不是謊話。

「真的是這樣?」她放下衣物,輕輕握住我的手,眼波在曙光下翻轉流動,「然後,你就會回到我的身邊?」

對於她的問題,我只能輕嘆、將手覆於她之上:

「給我一點時間,冉翎,給我一點時間去找尋答案。」



※          ※          ※



很快地,就這樣又過了一個月。

但是無奈地,在這段時間裡,我的搜尋幾乎是徒勞無功的:不是多餘的細節就是重覆的資料,也許最後的希望真的只能寄託於小曦。連續為此事忙了好久,這陣子幾乎都是和小曦一起沉膩在各個圖書館中,身心不禁有點疲憊,所以我決定今天給自己放個假。告知小曦後,我便開車駛出所屬的城市,來到一個沿海的小鎮好好散心。

一直聽晨提起這個小鎮,今天終於有時間能來親自看看。果然,這裡就一如晨所描述的優雅純樸,就連時間的步調也彷彿慢了下來,不像都市般緊湊。這種從容不迫的感覺還真是輕鬆舒適呢,也不難想像為什麼晨總是說,這是他最喜歡的地方之一,當然,不免因為這裡同時也是個出名的釣魚勝地吧?

走過當地的漁人碼頭,除了當地的居民外,看得出路上多半是外地聞名而來的遊客,因此街道上也開滿吸引觀光客的商店。這裡該是此鎮最繁榮的地方,想必該鎮的經濟也是由此所帶起來的,但是基本上,對於這類的店家沒甚麼興趣,我只是迎對著那帶著鹹味和微腥的海風,在午後的豔陽下漫步著,享受這種無憂無慮的感覺──

──也許是太過忘我,沒注意自己的腳步,我竟不經意間地踏入一團葉堆中,旁邊拿著掃帚的老先生不禁半皺起眉,抬頭望向我……頓時,我只感到尷尬,發覺自己將他辛苦掃成一堆的落葉又弄了亂……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那白眉白髮的老先生輕輕倚在掃帚上,「呵呵」地笑著對我說:「沒關係,反正散了,再掃起來就好。時間對我們這種老人來說,已經不重要了,甚麼事都只是打發時間而已。」

「沒這回事,人生沒有甚麼是沒意義的。」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點像是任性般地反駁,卻在講出口之後頓了頓,「這樣吧,我幫您掃好了,反正我也不趕時間。」

也不顧老先生的推辭,我禮貌地從他手上接過了掃帚,但是就當我開始清掃的時候,他卻被甚麼東西嚇到了一般,輕輕驚呼一聲──

「年青人!」他喚我,回過頭,發現他微微發顫的手正指著我的胸口,「你那個墜子,可以給我看一下嗎?」

他眼神緊鎖在我胸前的紫水晶上,我心由不得猛然一跳,急忙將其解下,遞到他的手裡,

「您認得這個?」

我的聲音中,有種莫名的期盼,想不到竟會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啊……果然呀,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它了呢!」他端詳了好一會後,不禁喃喃自語。他又抬頭望了我一眼,嘴角露出了笑,手一伸,指著身後的一個門,「年青人,我和你也算是有緣,有時間容我們進去聊?」

直到這時,我才發現自己身處一家古董店外,那古樸的招牌上印著幾個大字:「以諾的小舖」。

我又望了那老先生一眼,不自覺地問:「你的名字是以諾?」

他大笑,「當然不是!取這個名字,只是一個心靈上的慰藉吧……」

我望著他,多看了那店的招牌一眼,而隨著他的腳步,推門走進。

他點亮了工作桌上的燈,拿著放大鏡在桌上仔細地端詳著那顆紫水晶。我縱然心急,卻不敢打擾,唯恐會打斷他的思緒,因而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候。

良久,他終於抬起頭,嘴角掛著一絲如似懷念的笑,「這顆紫水晶,是從我這裡賣出去的。」他笑笑,從抽屜內取出一條和紫水晶上原本的繩結相仿的細繩,然後熟練地將原本鬆動而快斷落的舊繩,給換了新。

「對於這顆紫水晶,我的印象相當深刻,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眼就認得出它來的原因吧……」他瞧了我一眼,似若在打量我,但是卻無法達到甚麼結論,因而露出一種疑問也似的神情,問我:「可以告訴我嗎,年青人,這紫水晶你是怎麼來的?」

頓時間,從我在醫院醒來那刻,以及至今日的種種在一瞬間全湧入腦海,太多太多的事我無法言喻,一時三刻也無法說明,所以我放空了好一會時間,這才舔舔乾澀的嘴唇,反問:「我的故事,不是很容易解釋……如果可以,我想先聽你說,我想知道和你買這紫水晶的人是甚麼樣子,好嗎?」

或許是我語氣中的迫切與誠懇觸動了他,他點點頭,舉起手,讓那顆紫水晶懸在他的眼前搖晃,像一個鐘擺般,敲動時間的回流……

「事隔大概有十多年了吧,但我對那個下午記憶猶新──」



  §



──那時,古董店的名字仍是「老皮的小鋪」,而六十多歲的他是這間店的主人,一個一如這名字般平凡的人:老皮。

古董店本來就不是甚麼熱門的行業,生意自然也極為蕭條,但是老皮卻絲毫不在意。經營這家店子,本來就沒想過要賺錢,自從老伴先走了一步,他只是讓自己有東西忙,生活不那麼空虛罷了。

他總是日復一日作著同樣的事情:早上十點開門、十二點到一點午餐、閱讀休息到三點半、然後掃地整理、五點半準時關門……但是,就在他準備如此結束今天的工作時,一個能夠讓他改變這規律的顧客上了門。

老皮從來沒有見過她那樣一對眸子。

一對在夕陽的映照下,竟會變得如此攝魂的紫藍色眼眸。那種藍,像是天空卻更深沉、像是深海卻有著暖意,若是要他形容,他會說那是種像是暮霞般撲朔迷離的顏色,天真的神韻中,彷彿藏著千萬言語,又無法言喻得明白。

她,有著東方女子的輪廓和纖細姣好的身軀,襲著一身的黑,卻有著如天使般典雅的氣質。看似十七、八歲少女的外表,但那總不牽動的嘴和深邃的眼,則表露了她的寡言與執著,交織成一種似乎不屬於這年齡所該有的憂鬱氣息……

「對不起,小姐,可是我已經要關門了──」

縱然再怎麼震撼,他仍是反應似地說,卻被她出其不意的語句截斷:

「我再過不久就要離開這世界了……」

她的聲音,如同她的話語,撼動人心。

「我想要找一個能夠詮釋我的東西,留給一個對我很重要的人……我覺得它就在這裡……」縱然她吐露著的是深情,但音韻卻如風鈴般更輕盈、更飄渺,彷彿一陣誰也留不住的風,只能偶爾低喃有情人的思念。

也許是因為她的特別,或許是因為她的話語,可是,要老皮怎麼樣拒絕一個這樣的要求?他盯看著眼前的少女,在她眼中找到了真誠:也沒人會拿死亡來開玩笑吧?他不禁一嘆,卻露出笑容,決定要盡自己所能幫助這位少女。

「妳想要的是甚麼呢?」

「一個和我一樣的東西。」

少女重覆著,但同樣的話語,明顯是個詢問,而並非回答──



  §



──故事說至此,老皮微微抬起頭,視線穿卻屋頂落在不知名的遠方。

「一個和她一樣的東西……」他重覆著這句話,帶著笑意。

「所以你選了這顆紫水晶?」我問,緊緊握著這顆同樣的紫水晶。

頓時間,我有著一種衝擊、一種間隔感,好像在這不同的時空中,不變的只有這顆紫水晶。如今人事已非,握著它的,早已不是從前的人,而我,唯獨透過它,才得已窺探那久違的身影……有種時光流轉、星移月轉、過往不再的,輕愁。

老皮吸了一口煙斗,點點頭,指著如今在握在我手裡的紫水晶,緩緩地道:「我說,這顆紫水晶活脫就是她的眼神,就是這個顏色,一模一樣。」

他刻意在最後的四個字上加重了語氣,然後轉頭看向我,但眼神卻又不像是落在我身上,反而像是注視著從前,那個女子滯留於此的殘影。帶著懷念般的笑,老皮又喃喃自語地繼續敘述著:

「我這輩子閱人無數,一眼就看得出她幾乎沒笑過,可是,當她將紫水晶捧在手心裡頭,唇角卻洋溢著一種能夠感染人的笑容!那雙充滿著溫暖的雙眼,讓世界也亮了起來,一度讓我以為她是個天使……」

我專注地聽著他的話,卻不知怎麼落入了一如老皮的恍然中,彷彿能透過他的雙眼,見著這悠久的過往片段,在我眼前重新上映……

在這如似神遊的片刻中,我見到此處十多年前的景象:

同樣一個豔麗的夏天,除了看來更較明亮的櫥窗櫃子外,古董店內的擺設並沒有甚麼太大的不同。老皮此時正站在櫃檯後面,帶著依舊溫和的笑,朝著誰在說話……但我只能見其嘴動,卻聽不見任何聲音。

思想跳格般,我慢半拍地循著老皮的視線望去,這才捕捉到了一個鮮名卻模糊的輪廓,散發著能夠感沾染人的歡愉……我心一驚,有種急迫的欣喜在我胸口中大力地跳動,就在我欲往前行,想看清那道身影的瞬間,一對藍紫色的眼眸與我四目相交──頓時,我全身如受雷擊般猛地一抽搐,然後僵住──

──在那與她擦身而過的瞬間。

「她當場將紫水晶戴上,然後滿心歡喜地離開了。臨走前,她說為了感謝我,破例帶給我一句話……」他說到這時停了住,如似察覺我的呆滯,不禁關心地喚了一聲:「年青人,你還好嗎?還在聽嗎?」

被這麼他一叫我才回神,身邊景象飛逝、交錯,時空替換,終於又回到了這「現在」這個所有格裡。喉間「咯咯」一聲,我好不容易嚥下一口氣,這才努力回予他一笑,默默試著去平撫心間的波濤洶湧。

「沒事……我在聽。你說,她破例帶給你一句話?」

「嗯嗯,」他又吸口煙,繼續他的故事:「她那句話我永遠都記得;她告訴我說:『伊蓮要你好好過完所剩的生命,如以往般幫助一切需要幫助的人,時候到了,天父自然會派人來接你去天上的家,和她重聚。』……」

老皮望我一眼,輕輕倒入了自己的躺椅中,「伊蓮是我過世的妻子的名字……但是,這個女娃兒怎麼會知道呢?我想,或許她真的是天使吧!也因為她這句話,自從妻子死後就拒絕去相信上帝的我,重新開始接納……所以,我將這間店的名字改成了『以諾的小鋪』,算是一個心靈上的寄望。」



“And Enoch walked with God: and he was not; for God took him.”

「以諾蒙主寵召,但他沒有死,因為上帝帶走了他。」

──創世紀•節五(Genesis 5)



「年青人,我的故事說完了,那你的呢?」他輕輕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卻有種疑惑凝聚在他的眉稍,「你和那女娃兒,有甚麼關係嗎?請別怪我直言,從你的神態與反應來看,你好像對她有著一種……情愫?你就是個那她要將紫水晶留給的人?她真的已經過世了?你可以告訴我有關她的事?」

相信老皮找了「情愫」這兩個字許久,畢竟這件事發生在十多年前,在他的想法裡,十幾年前我不過只是小毛頭一個,和她又不像是甚麼母子關係……

我傻笑,不知該怎麼去消減他的疑惑……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對她,究竟是有著甚麼樣的感覺、甚麼樣的……情愫……我不禁搖搖頭,對於整件事,是雜亂無章的……最後,我只能深深嘆息:「對不起,我對她到現在仍幾乎是一無所知……但是,我相信她的確是要將這顆紫水晶留給我……」

他看著我,只是更迷惑,我也無從去解釋,只能疲憊地揉著我的額頭: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只知道我一定要找到她……好像我之所以存在,就是為了尋找她……這顆紫水晶,是我和她唯一的連繫……」

聽著我這樣說,卻沒想到他神情一緩,舉起了一隻手示意我不用再解釋,「雖然我不懂,可是我想我可以感受。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我會這樣覺得,不過,我相信你會找到你所追尋的。」

「真的?」

「這世上有太多無法解釋的事,但既然我相信她是天使,那我也該相信現實總有破例。」他熄了煙斗,眼睛笑地瞇成一條線。他頓了頓,如似考慮著甚麼,之後他才續說:「而我感覺得出,你和她都不是普通人。到時,可要和她一起回來找我喔!」

「嗯!」我朝他點頭致謝,然後輕輕將繫回頸上,我捧著紫水晶,就好似感覺得到她在我身邊……在這同時,門外突然傳來一聲叫喚──

「席凡!」

我循聲望去,正好見著一名身穿白衣的俏麗女子興奮地朝我揮手,推門走進來。

「啊,是小曦呀!」我不禁也笑了,朝她迎身而去,「妳怎麼會在這?」

只是,我卻發現身旁的老皮有點驚訝、有點呆滯地望著小曦,不能自己。

「好巧呢!老爹瞧我今天閒著,就抓我來這陪他釣魚,我呢,自己逛著逛著,就看到你了!想不到我們真的是天天見面喔?」她一蹦一跳地來到我跟前,然後也發覺了那有點出神的老皮,不禁俏皮地在老皮眼前揮了揮手:「老爺子,你還好嗎?」

「啊……對不起,」他眼一眨,回了神,用笑容來掩飾自己的失態,「真是失禮了,小姑娘,不好意思!」

「怎麼了嗎?」

「不、不……」老皮回頭望向我,語重心長自接續剛才說到一半的話:「就像我說的,現實總有破例、有巧合、也有奇蹟。我相信你總有一天會找到的,年青人──或許就在燈火闌珊處!」

當下也沒有再想下去,我「嗯」了一聲,再次感謝老皮後,便告辭離去。

如此,我和小曦離開了古董店,這才發現天色已晚,想不到和老皮這樣一聊,居然就是個把鐘頭。不過此行也算是收穫豐富,那名為艾瑪席斯特或是艾米的女子,感覺上是更為真實的了,不再只是一如夢境般虛幻、難以捉摸,而是彷彿真的能夠──

──被擁抱的。



※          ※          ※



後來找著了晨,但他釣魚釣上了癮,見到小曦和我在一起,就正好拿這個當藉口賴著不回家,要在那小鎮待到隔日。彷彿早就習慣自己父親的個性,小曦也只是攤了攤手,朝我做了個鬼臉,我則決定晚上帶她去吃餐法國料理,好好犒賞她這個月來的辛勞。

似乎從沒有機會如此奢侈地吃一餐飯,她還很興奮地要特地打扮,才肯讓我帶她去那間還算是高級的餐廳。老時說,平時從不上菄漲o已是極為清麗而可人,但是,在稍作打扮後,竟是如此得──驚豔──實是連我也傻了住。

無論怎麼樣,她的個性始終是天真活潑、可愛至極,有她在旁邊,彷彿原本很沉悶的事都被刷上新的色彩與生氣……真的很感謝她,要是沒有她在旁邊陪我一起無日無夜地勘查那些生澀的書籍與資料,甚至教我初級的靈學術回復精神等等,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是否早就崩潰了。不過話說回來,她的可愛也在於她的天真,也因而鬧了不少笑話,常常逗得我是人仰馬翻……

吃完晚飯,我又帶她到我常看日落的白沙海灘去散步,看看美好的月色享受漫步在銀沙上的悠閒,也聊了紫水晶以外的生活瑣事。之後才送她回去。當我自己終於好不容易返家時,已然近午夜。

脫下鞋子和大衣,我嘴角牽著笑走過沒有開燈的客廳,卻在窗外月光隱隱的映照下,見著了冉翎獨坐在沙發上的身影……

「冉翎?」我走過去,將手輕輕按在她的肩上,「還沒睡呀?」

然而,我卻感到一股不對勁……

對於我的觸碰,她完全沒有反應,她的身子,更在微微發顫著──

「──她,就是艾米嗎?」她的語調是冷冷的,卻依稀哽咽。

聽得她這樣問,我不禁一呆:「她?妳是說誰?」

「你知道我在講誰吧……我今天看到你們在四十一街那間法國餐廳裡有說有笑的,她,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呢……」

冉翎一笑,那種,慘然的笑。

我才想開口解釋,她卻先一步開口。

「這個月以來,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你們在一起了。」

她刻意淡漠地吐出這句話,想藏匿一切心傷,但出口的聲音卻是沙啞。

「她,就是你的艾米嗎?」



冉翎轉頭望向我,而沿著她的眼角,淚正流落。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