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門
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愛情 >
< 第 9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9/27
4/20/2010 10:53:07 PM
俠盜情人第一部曲
 

第九章 新的旅程
蜿蜒的地洞中,並非相當寬廣,只能容納住一個半人之身,蒂潔諾公主只能採著半跪動作,膝蓋著地,雙手依偎著地洞旁,亦步亦趨地走著,沿途中,珠兒像是嗅著什麼氣味似的,相當刺鼻,讓珠兒感到有些作嘔,揪住公主的裙擺不放心說著…
「阿,公主這裡味道好臭喔,好像是又臭又重的腐爛味,妳說這是不是那種動物死去屍體味道,真的很難聞,公主,妳說我們該不該繼續往前走阿.」
公主並未對珠兒的提議多加採納,反而用著不同她柔弱外表下的言語,勇敢地邊走邊說..
「珠兒,妳若覺得不妥大可回去,但妳別忘了外面還有一位呆呆的蘇塔那等著找我們阿!說好了要一起去外面闖闖,妳要這樣回去就自己走吧,我可是不會如妳意喔.」
看到公主如此理直氣壯,沒法子,跟到這樣主子,自己還是捨命相陪.
繞著這樣的密道,公主靠著以往的記憶摸索出往前走的道路,行經一半時,漸感到濕氣頗重,不時還會滲下些小水滴,再加上沿途幽暗又無火把相隨,只好將就點用肉眼去目視,對於公主來說,眼前會出現怎樣危險狀況那都不重要了.
終於,行約10多分的路途,在能逐漸聽到周圍有著稀疏的人群鬧聲後,她們便知終點快要到了.
抵達密道的終點後,通道是逐漸寬廣,到了盡頭後,就會發現到一扇檜木製的大門,不見其他的通道可行,手把似已袘k很久,都轉不動,一時用力去推還未必推的動,珠兒在遍尋不到方法後,急忙問著也想出去的公主…
「公主怎回事,這扇門好像太久沒開,用推都推不動,身邊又沒鑰匙該怎麼出去呢?」
「鑰匙….阿我想到了.」
公主像是憶起什麼東西,連忙取出脖子上一付銀製項鍊,中間鑲著一付鑽石雕刻的一對翅膀,翅膀間夾著一張尖銳的錐體,像是鳥類的嘴巴,只是那付嘴巴周圍卻是凹凸不平,仔細一看卻跟木門上的手把鑰匙孔內的痕跡有些相似.
「若說鑰匙的話,我若記的沒錯,這付項鍊應該就是這扇門的鑰匙」
珠兒還在半信半疑公主公主所言之時,公主是毫不猶豫地就將那付項鍊插入門內,喀嚓一聲門是應聲而開,讓珠兒大嘆不可思議.
「公主公主,妳怎會有這付鑰匙呢?」
「我也忘了,那好像是我小時候一位叔叔送給我的,以前他常帶我來這,他只交代我說這是一扇通往自由之門,那天若有危險或是說想要出外旅行時,我一定會用上.沒想到這付平日被我放在房裡的項鍊,今日特別想到帶出,居然也有用上的一天,命運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珠兒點頭說是.
開起門後,珠兒首先探起頭到外面看看,發現所在位置是王國市集中的一個小巷子內,位於牆角處的木門,旁人不注意點,或許根本不會知道這條巷子,更別說這扇不起眼的木門.
珠兒欣喜之餘,準備大跨步要外遊玩,卻被公主一把拉回,拖著腮幫子鬧著…
「真是的,今天我才發現珠兒妳阿竟比我還嚮往愛往外跑,都忘啦要變裝出去,難道要我們這身打扮出走阿,看妳急著…」
珠兒被公主一唸,伸著可愛的舌頭,表明了不好意思,便乖乖跟著公主迅速在密道中變裝.
更衣後的她們,換上了一身鄉下女子打扮的服飾,相當樸素,而未免公主的絕色驚動路人,還抓起一把地上的灰塵,輕拍一下公主的臉頰,好看不出她原先的花容月色,雖說公主百般不願但也得乖乖順從,也因這樣,蒂潔諾在準備多時後才敢大搖大擺走到市集.
號稱羅亞席風王國內最大的市集,果真名不虛傳,雖已近黃昏之時,人潮仍舊洶湧,多的是看熱鬧以及打發無聊時間的人們.
公主跟珠兒她們可說是頭一次這樣大搖大擺地走到市集中,以前總是聽人所說,不然的話,深居宮內的公主了不起就是在馬車內窺見市集中的一角,然後在夢中幻想它的全貌,今天她可說真的是大開眼界.
沿途,一些宮內所沒有的飾品,雖然一度公主眼光暫時停留住,還會讓公主止住順道參觀看看,但是若說真要購買的話,很抱歉,她手中所碰過的珍奇異寶那才真夠吸引人.
走走停停中,看來似也只有小吃用品能勾起公主好奇的目光,蕃薯球、蔥蒜大餅等等…可說是滿足了公主的口腹之慾,買了一堆小吃過來填滿食慾,也因為逃出宮外後身邊有多帶些盤纏,否則定會對那些美食乾瞪著眼.
稍為休憩後,公主她們發現在街頭一旁正好集結了一群人,見著了稀奇,也湊進去熱鬧一番.
只見到一位老者,看來像是傳道士般的穿著,手提著一把蟒蛇皮製成的小鼓,旋著幾條細弦,輕輕彈起柔和的旋律,道出一段像是說書人的講法,敘述一個人生的故事,故事並不精彩,有些沉悶,但在說書人說唱俱佳表現下,現場氣氛頓時也便吵熱起來…
「世界外部皆有兩極,所謂的關係亦是,人與人相逢是種緣份,具有很大的磁場,它關係到現世的發展,引領人到最後的終點,現在的人都在尋求著解脫之道,找尋命運所為何物,想要趁早體悟到自己身後的命運.」
「集體生活中的人們無意識中發現到一種能量,它是有意識的,也是有磁力的,這稱它為命運吧」
「但是這種名為命運的能量,卻不是我們所能預知或是說能見到的,它的存在超越於現世中所有的次元,以我們所能知的極速也未必能捕捉到那種能量,除非人類真有像神那般的全知全能,否則命運必是偶然而不可改變.」
「生亦是…死亦是,很多人會想要重新來過,再尋回自己存在的目的,人死了,沒有軀體,也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那種強大的能量又將會重新來過,變成另一股強大力量,再度演變成另一種人生,極少數的會形成滯留的能量,再為身前命運而重複著」
「世上是真有宿命的因果論,前世未修得,來生亦可求回,冥冥之中自有主宰了,所有的愛情、親情、仇恨….早就已經註定了….」
那位老者滔滔不絕的大道理,很多人都不能明其解,但因古時對因果循環的道理尚未證實,對於他說的話多半是採著稀奇有趣的態度去面對,但並不會想了解她.
「世上為何會有一見鐘情這類的名詞,這是因為兩者磁力過於相似而產生極大感應力,所以為什麼當一個人見到心儀的另一半總是會有著跟不同於一般人的感覺而且還特別強烈,這就是愛情吧」
很多人聽到他這番謬論,都直呼不可能,將複雜的男女感情說成物理學這門學問,都覺得好笑.
珠兒在當場是聽的一臉茫然,不知他所云,反而公主是很在意他的說詞,就她心中仍舊相信命運這個名詞,是冥冥中就決定,找到自己要追求的目標,那也是自己決定,改也改不了,也包括找到那名黑衣大盜吧.
「阿~~對不起」
公主在聽到出神之時,一位形相鬼祟的瘦小男子,很突然地撞去公主身旁,便匆匆離開,相當沒有禮貌,只是公主並未有多大表示,只當他是不小心就好.

「…謝謝各位肯花時間聽我老人家一番演講,我是旅行於世界各地的占星學士華庭,希望有緣能與各位再度相見.」
那位名叫華庭了老學士在道完他那一番滔滔大論後,雖不知現場會有幾人去真正明瞭,但他自顧自個彈著手中那把樂器,緩緩詠起詩來,走出現場.
就當他走到潔蒂諾公主身旁時,突然有種驚為天人的表情出現在他臉上,他揉揉眼睛,不斷觀望著公主的全身,讓人感到渾身不自在.
「奇怪???觀看妳的樣子應不像是世俗平民,反倒有種高貴的氣質,不該是在這種地方出沒的人.」
華庭只一語便道出公主的真正身份,公主驚了一下,輕聲要他不要向外傳出.
「哈~~~放心吧,我不會那樣無聊,只是我在妳的身上感受到一種很強的磁力,或許不久後的將來妳會遇到那個他吧.只是…」
「???」公主不明白其意
「妳將會在今後的一段日子裡,做一件很重大的改變,那是足以影響國家每一個人的未來的改變,妳會面對一種截然不同的命運.」
「你能告訴我是什麼嘛?我聽的不是很清楚呢?」
「呵,抱歉恕我無法說出,畢竟命運是已然成形的,在往後的日子中,也已無法改變,我只是從妳的磁場感覺到很多的變化.」
「好了,這位不知名高貴的小姐,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會再相遇吧,最後僅記一句話,信妳所信,做妳自己該做的本份就是了,有緣再見」
留下一堆未解的謎題,華庭只是瞇著充滿皺紋般的臉頰,悄悄離開,讓公主不得不在意起自己的未來將要面對什麼挑戰.
傍晚…
「公主,妳肚子會不會餓阿,妳聽,我的肚皮已經開始咕嚕咕嚕叫著」
珠兒才剛吃完東西沒久,沒想到肚子竟就開始唱起空城記,對於第一次逃家的公主回憶,大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不停地吃吧.
走到一間王國盛名已久的攤子裡,是一間專賣名產煙草烤鴨的店面,那是用一種只在當地特產的薄荷草,搭配起上等土雞後,將薄荷草在雞肉上層鋪滿後並用煙燻烤數小時,這時會有一陣特殊的誘人香味傳來,本身土雞的肉質就很鮮美,加上燻烤後的香味早已滲入雞肉中,構成了人人讚不絕口的黃金料理.
早已耳聞這段成名已久的料理後,公主徘徊在大排長龍的饕客群中,也知道要進去吃這道菜並不容易,但也算是為了一飽過去未曾吃過的遺憾,便動下決心,自己也決定跟在那群民眾後面,呆呆地站著.
一輪長長的隊列,也不知等了多久,公主倒是不急,反倒是身旁珠兒恨不得巴望眼前的人群儘快疏散.
終於,在盼阿盼中,公主終能一嘗所願,買到自己想要的物品,但奇怪的是,翻翻自己身中的盤纏,卻發現到原是一鐺兒的銅錢都不見了,仔細想想,才知道她們身中唯一的財產,早就隨著下午的偷兒給悄悄摸走了.
無奈的公主怎樣也不能改變這已成定局的命運,只能對自己嘆聲氣,像自己肚皮說聲對不起.
但這還不打緊,今日王宮中的消息似乎傳的非常快,她溜出王宮中的大事,早已流傳至整個王宮中,有人還說是華得他本人親自擄走,沿路上,處處可見王宮的衛兵四處到市集巡檢,這些人數跟以往比來可說是多太多,可見他們也判斷說公主因為遠離王宮本地.
眼尖的公主留意到這一點,雖然身體是又餓又累,但仍是得躲著自家人,飛快地躲入各民家中陰暗的巷弄間.
天色已呈暗紅色,多的是夕陽中仍未消失的彩雲,以及數不清的星子,但不知長伴月兒怎了,卻偷偷躲起來了,讓這個夜晚顯得比過去還要昏暗.瀟瀟的冷風襲來,瘦弱的公主也不禁打起冷顫,但她仍強作鎮定,不管珠兒的關心,還是在注意身邊可能的人群來往.
很不妙地,有幾位衛兵似是很不友善地正往公主她們躲的巷子內走來,發覺有異,便招呼伙伴過來,公主見狀是驚了一下,很想要馬上帶著珠兒立即散去,但發現自己卻像是隻迷路的羔羊,怎樣都不知該往那溜走,是進是退都很難決定,正當危機將要逼近之時,在公主身後,暗處有一道聲音傳來,沉穩且具親和力…
「妳們在躲人嘛?先別多問,來來趕緊躲在我這邊,快,士兵快到了.」
公主與珠兒倒沒多加注意這位善心人士的樣子,只是從聲音中的感覺判斷他該是位親切的人,也沒詳加考慮,便跟著他一起逃走.
跟在那位好好先生的背後,看他的身形算是相當高佻,健步如飛,有點讓公主跟不上,不消2分鐘,拐個彎就看到一處馬廄,有一輛馬車裝滿許多的裝潢器材,等著運出,尚有一些空位,看起來就像是早已為公主所準備的位子.
「這是我工作用的道具,因日前已表演完畢,所有器材都暫時滯留於此,妳們先別急著上去,待我先把這個大木筒搬上,妳們大可躲進裡面.」
語畢,他從馬車旁的一處,找到一個圓木的大木筒,便跟公主兩人一起將她搬到上面,大小均等,剛好可容入公主與珠兒兩人,也不知是否真是那樣剛好,總覺得一切都太過於巧合.
「好了,兩位小姐趕快躲進木箱吧,一切有我負責」
「那位先生,我很謝謝你的熱情幫忙,但是我們並不知道你是誰,突然間要我們這樣上車,未免也太突然了.」
「那個….其實妳早就認識我,唉呀呀~~~我一時也說不清,阿有人經過了,快妳們先躲進來,請妳們相信我,我真的是在幫助妳們.」
聽那位好好先生的誠懇表現,再加上危機逼近,公主只好先收起先前的疑慮,馬上跟珠兒爬上馬車躲進那個看來又悶又緊的木筒內.
不經意的望著那位好好先生,隱約中只能稍微知道算是相貌不錯的年輕人,但因夜色過暗,一時間也無法仔細看清,但慢慢回想起,他就像有股強烈的親切感,彷彿過去似曾見過,但實在回想不出他是誰.
躲進木筒後的一段時間中,自己像是已置身於另一個世界,裡面很溫暖,感覺不到外頭冷風的襲來,但是相對的也失去了對外界所能知的訊息,舉凡聽覺,視覺,嗅覺等等,一切一切也只是由馬車行進間來推斷自己是否還在安全範疇內.
剛開始,馬車的行進是走走停停,好像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待在那邊,那時還不斷傳出細碎的對話聲,以及拍打木筒內的回音,重重地拍打幾下,真的讓公主等人感到心驚膽跳.
終於,過了些許,這段不安的過程已悄然渡過,慢慢地,馬車的路途顯得相當平穩,一路上就未見阻礙,心安的公主在身心俱疲的情形下,早已張不開自己的雙眼,深深睡去.

感覺到有一絲陽光打來,讓心頭覺得暖暖的,身旁的珠兒先是打了聲大哈欠,叫醒了公主,她是揉一揉雙眼,探一探外頭,有段時間的靜候,她像是把自己沉醉在眼前的一片綠野,想要真正告訴自己,從今天起,她就要邁向一個她所不知道的世界,心中是有種數不清的感覺交雜著.
「醒來了,蒂潔諾公主.」
「你怎麼知道我是公主???」
聽聲音便知是昨天相救的好好先生,還不明白為何他會知道自己的身份前,趁著天明,公主倒是先打量一下他的像貌.
原來他竟是位20出頭的年齡男子,只因聲音渾厚有力,會誤以為是位正值壯年的中年男子,一頭金色頭髮,筆挺的身段,清秀的外表,笑起來很好看,皮膚白淨,有著不輸於女生的好肌膚,跟夏門的陽光貴公子比來,他不如他的帥勁,卻有著鄰家朋友般的親切感覺,第一眼不會給人大太印象,但看久了,會相當喜歡他那種純真的樣子.
公主看著看也忘了要問他什麼,但那位年輕人有些半開玩笑的對著…
「呵~~妳終究還是忘了我喔,也難怪喔~~~」
「你是誰呢?我都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阿,我怎都不知道何時見過你阿.」
「那這樣說好了, 慈悲的大地之母阿,東方的月亮已不升起,王子為了宿命的輪迴而奉獻著他的生命,我願用我的最貞實的信仰來替她贖罪,換妳了接下來的對白呢?」
「!!!阿是你,吉卡.」
真是緣份嘛?兩道絕不可能交會的平行線,卻在這樣一天中,相交於今日…..
~~~未完 續待~~~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