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                                        
是人類世界的偉大發明 
 
< 另類小說 >
-- 雪芽 --

輸入頁次 2/3
每頁20筆
Total:41

共 41 集 -- 待續 --  訪蝶

--雪芽專輯--
上一頁  下一頁

第 21 集 ( 817 )   5/19/2006 5:00:26 PM

  附註: 滿滿,滿滿的鮮血環抱著自己,滿滿,滿滿的氣息都是屬於鮮血的...這是他最愛的味道呀...
 

第 22 集 ( 763 )   6/2/2006 4:43:36 PM

  附註: 原來呀,錯過就真的是錯過了,想補償,不管用哪種方式,所有的補償都有個缺憾,這缺憾是從錯過就開始了呀……
 

第 23 集 ( 762 )   6/14/2006 12:23:43 PM

  附註: 沒有所謂的永恆,只有拿起與放下。隨心所欲,往來無懼。因為心有所牽,所以願意永世相隨…
 

第 24 集 ( 739 )   7/21/2006 4:46:11 PM

  附註: 多想問問,這究竟是心之所至還是操縱所至?人生早已混亂不堪,若沒有這絲線人生真能改道轉為常人嗎?即使能問怕是也無人能回答這問題吧。
 

第 25 集 ( 615 )   8/22/2006 9:15:55 PM

  附註: 從來沒有想過死亡,也沒想到她的人生竟會如此之快的結束,耳畔仍響著母親淒厲的哭喊聲:不要死…不要死…我不准妳死…求求妳張開雙眼啊!
 

第 26 集 ( 667 )   9/2/2006 9:20:00 PM

  附註: 到底是誰在為難誰?也許,答案早就相當明顯了不是嗎?
 

第 27 集 ( 690 )   9/11/2006 9:54:20 PM

  附註: 回來後,至少我還剩下期待…我還有心可以飛,還有夢可以做…
 

第 28 集 ( 820 )   9/23/2006 12:09:27 AM

  附註: 一個關於蝴蝶與花的故事、一個關於等待、期望與對幸福失望的故事、一個母親只想好好的陪女兒走一段回家的路的故事……
 

第 29 集 ( 621 )   12/29/2006 11:19:27 PM

  附註: 『是自己讓幸福從指尖溜走,能怪誰?』
 

第 30 集 ( 615 )   2/15/2007 10:20:33 PM

  附註: 原來,所謂的永恆是時間不推進,永遠只停留在不變動的那一刻,你真的懂嗎…
 

第 31 集 ( 588 )   2/25/2007 2:54:03 PM

  附註: 伸手、仰首,舒緩疲憊的靈魂。然後,一覺醒來,我的世界沒有夢…
 

第 32 集 ( 684 )   3/4/2007 12:35:19 AM

  附註: 一個人要真的死透徹,也就不會有所埋怨。原本還跳曜著原本還火熱的,原本還…還是有感覺的…如今已被冰凍了呀…
 

第 33 集 ( 647 )   9/6/2007 12:04:03 AM

  附註: 你(妳)能夠為一個你(妳)愛的人付出多少?或者我該問你(妳)願意為他(她)付出多少?那東西包括自尊嗎?
 

第 34 集 ( 529 )   2/9/2008 9:34:47 PM

  附註: 春風不來,冬意不走,白雪滿天落,風吹雪茫茫。春風不來,冬意不走,茫茫無邊際,寒走還是冷…
 

第 35 集 ( 411 )   5/11/2008 9:21:02 PM

  附註: 等待再等待,我不害怕期待因為終將明白…等待再等待,我終將等到有你的將來…
 

第 36 集 ( 450 )   5/11/2008 9:24:23 PM

  附註: 她像朵罌粟用那緩慢的速度腐蝕他的心智,讓他那不動的心漸漸為她瘋狂,然而,她卻總微笑拒絕他的真心…
 

第 37 集 ( 500 )   5/11/2008 9:34:51 PM

  附註: 在那早已經被遺忘的過去,一個數不清多久以前的從前,故事就是這樣悄悄拉開序幕…來吧,曾屬於他的一部分,全都來和他會和吧,再度共同孕育一個真正的他。那遺失的另一半啊,請靜靜地等著他去尋回吧…
 

第 38 集 ( 594 )   5/11/2008 9:44:02 PM

  附註: 他是不是有一點不一樣了?還是說他和以前一樣看事情只看表面,做事情永遠有目的,永遠也不懂放下身段去傾聽、去討好對自己來說是重要的人?
 

第 39 集 ( 700 )   5/11/2008 9:54:53 PM

  附註: 怎會有亮如晝的夜晚?還是說有暗如夜的日晝?也許會有。當妳是神時,是一位讓日晝恍如在暗夜中的神;當妳什麼都不是時,卻是一位讓夜晚有如白晝光亮的母親…
 

第 40 集 ( 762 )   7/1/2008 9:01:16 PM

  附註: 絕非故意也非刻意,但對他來說,情緒這種東西早八百年前就已經從他身上消失無蹤,如今要他記起是難上加難,只是為何對只知道迷惘的他來說,何以會獨鍾這撮髮,這髮…這髮於他而言有何意義存在?
 

上一頁 下一頁 <--Back -- TOP --
Since 1999, ©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5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