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雲曦
個人專輯
網頁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7 集--未完結 >
  輸入集數 7/7
8/21/2007 2:36:47 AM
幻翼奇緣Fantasy Wings
附註:第一集請見序章,造成閱讀不便,抱歉。
 

     CHAPTER 6──《雲蔽蒼穹》
「只能找旅店了,不然我們在這蘇瓦城裡也沒有認識的人。」
「可是蘇瓦城的旅店在哪?」
「不知道耶,我們不會要沿著每條街道找吧?」
「拜託,這樣要什麼時候才找的到呀?」
「請問……各位在找借宿的旅店嗎?」突然從不知道何處傳來一個稚嫩有禮的小女孩般的聲音。
「誰在說話?」所有人都轉頭向四處望瞭望,就是沒看見有人影。「沒人呀!」
「在這裡啦!」那個聲音似乎又近了點,近到──就在絲卡的腳邊。
所有人往聲音來源處看去,發現有一個大約八九歲的小孩站在絲卡旁邊。
「我在這裡啦,很沒禮貌耶你們。」小女孩嘟著嘴不平的叫著。
「對不起啦,剛剛沒看見妳。」
「哼,你們都用身高欺負小孩子啦!」
「不要生氣了啦,小妹妹,你剛剛說什麼呀?」
「我要問你們是不是在找借宿的旅店啦!」
「對呀,你可以帶我們去嗎?」
「嗯嗯,跟我走吧!」小女孩說完蹦蹦跳跳的往前奔去。
「真是的,哪跑出來這麼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女孩呀。」
「算了啦,現在總算有個落腳處了。」
所有人跟著小女孩的腳步,來到了小女孩所指的旅店。
「這裡好像有點偏僻耶。」凱爾站在旅店門口,看著四周街道冷清的樣子。
「有的住就好了啦,你還想挑剔什麼?」
「我覺得這裡很清靜呀,比較不會像城中心那樣吵雜。」緹拉滿意的看著週遭的安靜。
「住在這裡比較不會有人注意到吧。」伊恩一向是以安全作為考量。
「嗯,伊恩說的也沒錯,我們住在這裡行蹤也比較隱密。」席諾同意了伊恩的看法。
「欸,你們站在門口幹什麼啦?不進來喔?」剛剛的小女孩從門口探出頭來喚著他們。
緹拉率先走進了旅店,這間旅店就像它的外觀一樣,略顯破舊,四周的牆壁有的已斑駁剝落,或許是因為落座在這個冷清的地方所致,這間旅店的生意明顯的不好。
「客人們,你們要住宿嗎?」一位面容慈祥的中年婦人上前問著他們。
「是的──」絲卡才回答到一半就被斐歐娜硬拖了過去,斐歐娜附在她耳邊低聲問。
「絲卡,我們有錢付住宿的費用嗎?」
「呃──好像……沒有。」絲卡完全沒考慮到這一點。
「對呀,我們沒錢怎麼住宿呀?」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他們到現在才發現他們居然沒有帶錢這個嚴重的問題,因為之前住在斐歐娜家,吃她們的住她們的,所以根本沒機會讓他們及早發現沒錢這個大問題。
緹拉與絲卡忘了帶點錢在身上,而原本整天關在聖殿的席諾,臨時跟著出來自然身上也不會有錢,至於伊恩四個人就更不可能有聖羽界的錢幣了。
「怎麼了嗎?」那位婦人依舊和藹的詢問他們。
「對不起……我們……好像沒有錢耶。」絲卡難為的癟了癟嘴。
「這樣呀……沒關係,你們是外地來的吧?」
「是的,我們是銀翼族的。」
「那麼遠啊……從那裡到這一定要不少功夫,這裡離銀翼族的羅亞城那麼遠一定很不方便,那你們儘管住下來吧,錢的問題……再想辦法解決吧。」婦人的心地十分善良,依然肯讓他們住下。
「我們幫忙打掃洗盤子做些雜務的什麼的嘛!」
「不過為了以後的旅費,我們還是趁著我們停留的這段時間賺點錢吧。」
「要到城裡找工作嗎?」
「這也是可以呀,只不過我們怎麼會知道哪裡有工作可以做?」
「你們想找工作的話,我可以介紹你們一個地方。」是那名婦人的聲音。「我有個朋友在城中心開餐館,最近好像需要人幫忙,你們可以去那邊找工作。」
「真的嗎?那就拜託您了。」
「小音,你帶他們去找妮樂阿姨,跟妮樂阿姨說他們想在阿姨那裡工作。」婦人慈祥的撫著那名叫做小音的小女孩的頭,然後她轉向緹拉。「妮樂是我的一個朋友,她那裡現在需要三個人幫忙,你們有人願意去她那裡工作的嗎?」
「只需要三個人呀?那不用去的人就留在這裡幫忙吧。」
「真是謝謝你們了。」婦人笑著說。「讓小音帶你們去吧,你們只要說是芙依介紹的就行了。」
「跟我來吧,不要走丟了喔,雖然說你們走丟對我們是沒什麼損失啦。」小音躍著步伐走到了門口。
「這個死小孩怎麼這麼沒禮貌呀!」
「人家只是個孩子,幹嘛跟她計較這麼多呀。」絲卡唸了凱爾一句。
「小音你等等,我們還沒決定誰要去的。」緹拉叫住了小音,「哪三個要去工作?」
「我去好了。」伊恩自願,因為他認為在城中心熱鬧的餐館打聽到青翼聖殿的機率比較大些。
「既然伊恩要去,那我也去好了。」歐洛說,因為他認為生性不怎麼勤勞的斐歐娜一定會選擇待在旅店,他可不想給斐歐娜有展現她毒舌功力機會。
「我也要去。」斐歐娜興奮的大喊,因為她認為在人多的餐館遇到的帥哥一定也比較多。
「……」歐洛突然好後悔。
「那好吧,你們三個跟著小音走吧。」


「你們來蘇瓦城有什麼要事嗎?」芙依問著正在幫她清理旅店環境的緹拉。
「我們算是來找人的吧。」
「要找人的話找妮樂就對了,妮樂在城中心經營餐館已經很久了,那裡是蘇瓦城最熱鬧繁華的地方,妮樂的店裡常常都有很多客人,不只是青翼族人,從其他族過來人們的也都會在那裡歇腳,這麼幾年下來,妮樂也認識了很多人,現在青翼族裡要找妮樂不認識的已經很困難了,所以如果你們要找人的話去妮樂就對了。」
「謝謝您,我們知道了。那個小女孩……是叫做小音吧,他是您的女兒嗎?」
「小音呀,她不是我的親生女兒,她是我撿到的。在八年多前的一個冬天不知道是誰把當時還是小女嬰的小音丟在我的旅店門前,我看當時的小音挺可憐的,於心不忍,就收留了她,小音這個名字是我後來給她取的。」
「小音知道嗎?」
「知道,我並不想隱瞞她,小音是個聰明的女孩,也很樂觀開朗,她從不因為自己是個棄嬰而過的不開心。」
「是呀,看的出來她是個很活潑的小孩。」
「是呀,不只活潑,還十分的鬼靈精怪。」一旁的凱爾毫無預警的插了句話。
「呵呵,對不起,小音就是這個樣子,但是她很乖巧,平常一些旅店的工作她都會幫忙,很多比較粗重的工作她也都搶著做,她是個很孝順的女孩。」芙依說到小音,兀自笑了開來。
「芙依小姐您沒有結婚嗎?」
「唉……說來真是命運弄人呀,十幾年前,我本來有個已經論及婚嫁的戀人,就在我們打算結婚的前幾天,那時正值殘翼族動亂,城中的男性全被召去保衛蘇瓦城,對抗殘翼族,那次雖然成功的擊退了殘翼族,但是城裡卻有好幾個人傷亡,他就是其中一個。」都那麼久的事了,雖然想起來還是有些難過,但她已經跳脫了悲傷的漩渦,雖然感慨,卻也讓她更加珍惜他與他曾有過的回憶。
「芙依小姐您很愛那位先生,所以即使他死了妳從也沒考慮要嫁給別人嗎?」
「不是這樣的,我是很愛他沒錯,可是我不想嫁給別人的原因是因為自從那次殘翼族動亂之後,我突然體會到,只要能生活安定就夠了,在這種動盪不安的時期,感情或許會成為我的累贅,更何況我已經有小音了,這讓我的生活不致太苦悶,這樣就夠了。」芙依長嘆了口氣。
緹拉聽了芙依的回答,對她笑了笑,低下頭去做著自己的工作。
看著芙依對過去曾發生在她身上的悲傷往事都能侃侃而談,緹拉突然好羨慕。
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放不下過去的傷痛?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整日將那些早就過去的往事一直掛在心頭上?
看著伊恩、芙依他們,當他們在說出他們曾經歷過的事件時,緹拉只在他們臉上看見苦澀與些微悲傷,並沒有哀慟,這代表他們已經不再將那些事耿耿於懷。但是,為什麼她總是不能?
「緹拉,妳今天已經做的夠多了,先上樓去休息吧。」芙依接過緹拉手邊的所剩不多的工作, 催著緹拉上樓休息。
「嗯,有事需要幫忙的話,我就在樓上。」
「大概不會有事了吧,我這裡一向冷清,客人也不多,像現在整間旅店就只有你們投宿而已,所以晚上不會有什麼事需要忙的了,妳儘管去休息吧。」
「那其他在餐館工作的人呢?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時間也差不多了吧,妮樂的餐館不會營業到太晚的。」
說人人到,緹拉才剛剛問起伊恩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門口就傳來斐歐娜洪亮的嗓音。
「我們回來了。」
三個人影出現在旅店門口,緹拉立即迎上前去。
「今天工作的怎樣?」
「還不錯啦,只不過那間餐館熱鬧了點,差點端盤子端到手軟,跟這裡比起來簡直就是強烈的……對比。」斐歐娜刻意壓低後面二字的音量,只讓緹拉聽見。
「小音呢?」芙依沒看見小音的身影。
「小音說她今晚要睡在妮樂小姐那裡。」
「呵呵,這孩子總愛纏著妮樂。」
「對了,我們帶回來一個人唷!」斐歐娜刻意讓開空間,好讓緹拉看清楚站在他們身後的那名陌生男子。
「他是……?」緹拉並不認為她見過這名男子。
「這位先生是我們剛剛在妮樂小姐的餐館遇見的,他也是從外地來的,他說城中的旅店客滿了,找不到地方投宿,所以我們就把他帶來這裡啦!」又是一個帥哥耶!才第一天工作就達成了她最主要的目的──看帥哥,真是一件值得斐歐娜高興的事。
「要住宿嗎?那……斐歐娜,妳幫我把他帶到二樓走廊盡頭的那間房間好嗎?」芙依尚未完成手邊的工作,她請斐歐娜替他把客人帶到房間去。
「當然好。」能為帥哥服務一直是斐歐娜視為榮幸的工作。
看著斐歐娜與那名陌生男性上樓去的背影,歐洛受不了的說,「斐歐娜現在已經到了沒帥哥會死的地步了。」
「你們不算嗎?」
「就算我們是他口中的那類『帥哥』,她也早就看膩了,我們四個至少認識了三四年了。」歐洛不以為然的搔了搔頭。
「呵呵,所以囉,斐歐娜一定是專程到聖羽界來看我的啦!」這種好久不見的自戀語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出自席諾之口。
「席諾,你少吹牛了,誰不知道斐歐娜最不喜歡你,最喜歡挑你毛病了,你要是剛剛那句話被斐歐娜聽到了,你準被她罵死。」凱爾順便告誡著他。
「其實也不是啦,斐歐娜她那個人喔,只是喜歡在說話上佔上風,其實她也不是真的那麼討厭席諾啦,只是席諾那種充滿自信的樣子,會讓好強的斐歐娜覺得很不是滋味,所以她才總是挑席諾的毛病,說不定這樣她心裡會覺得比較舒服吧。」歐洛解釋著。
「歐洛,你怎麼那麼瞭解她呀?」凱爾眼光變的促狹,他『好奇』的望著歐洛。
「拜託,我跟斐歐娜認識了快二十年了耶!要是在這將近二十年的時間裡還摸不清楚一個人的個性,那我豈不是太失敗了?」
「很難說唷,斐歐娜那種人要摸清楚她的個性很難的。」
「所以我才花了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呀。」
「我很好奇耶,你們對斐歐娜意見那麼多,那為什麼還能成為好朋友呀?」絲卡納悶。
「呵呵,也不是這樣啦,我們當然是成為好朋友之後才會互相吐槽的,而且斐歐娜也真的有她的優點啦,她雖然常常挑我們毛病,常常吐我們槽,但是她對朋友很好的,要是我們有什麼需要她幫忙或是有什麼困難,她都會毫無怨言的幫助我們的。」凱爾說著,伊恩和歐洛也毫無疑問的同意。
「原來是這樣的呀,斐歐娜有時候那麼讓你們恨的牙癢癢的,可是你們卻每個人都還是視她為好朋友,還那麼替她說話,斐歐娜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看來我認識她認識的還不夠深。」緹拉笑著,和斐歐娜相處了也有一段時間,但是她所認識的斐歐娜卻和他們口中所說的不一樣。
「沒關係啦,緹拉,沒有人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摸透斐歐娜這個人啦,況且呀,跟她很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啦!」凱爾忍不住又開起玩笑。
但是沒有人覺得這個玩笑好笑,或者是說,沒人敢覺得這個玩笑好笑,事實上,每個人的表情僵硬的很,像是正努力的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們怎麼了?我說錯了嗎?」凱爾看著他們怪異的表情。
「凱•爾•柯•斯•德?」一個輕如微風的聲音響起,但斷句卻斷的十分陰涼。
「……」聽到那個聲音,凱爾瞬時僵住,背脊從底直涼上來,他不敢回頭,因為他知道後面站著的絕非善類,他要是一轉頭,下場絕對會比掉入無底深淵還恐怖。
可是偏偏就是有人不讓他如願,絲卡硬是把凱爾的臉扳了過去,讓他面對著那張他此時最不想看到的臉,那張臉的陰森跟凱爾臉上的慘白成了強烈且醒目的對比。
「嗨,斐歐娜……」凱爾勉強撐起笑,那個笑容無力到讓人無法相信那是個笑而不是受到驚嚇。
「凱爾柯斯德先生,你居然敢在我背後說我壞話呀?」斐歐娜敲了凱爾的頭一下。
「哪、哪有?」凱爾顫抖著雙唇,困難的吐出這兩個字。
可憐的凱爾和斐歐娜認識了這麼久,在這種重要時刻居然忘了裝傻對斐歐娜是完全沒用的,一旦她認定了你對不起他,再解釋她也只當成廢話。
「斐歐娜,剛剛凱爾真的沒說妳壞話,他還像我們稱讚妳對朋友很好呢!」緹拉替凱爾解釋著,雖然她現在看到的景象或許跟她解釋的內容有著相當大的出入。
「真的是這樣嗎?」斐歐娜剛剛明明聽到凱爾說她的壞話的。「算了,緹拉都這麼說了,再說我現在心情不錯,不跟你計較。」
斐歐娜收起陰森的表情,逕自走向廚房去。留下一地呆愣的同伴們。
「斐歐娜居然沒對你怎樣耶!你真幸運呀,凱爾。」歐洛驚奇的叫,像是發現了新大陸。
「斐歐娜一定是吃錯藥了。」連伊恩都這麼說。
「我知道了,一定是剛剛那個人跟斐歐娜說什麼讓她很開心的話。」歐洛揣測著,「根據我認識斐歐娜這麼多年,她的快樂有百分之五十來自於帥哥,百分之三十來自朋友,百分之十來自學業成績,剩下的百分之十是生活中零碎的小事。」
「原來呀,歐洛你還瞭解的真透徹。」
「認識了那麼多年,想不瞭解也沒辦法。」如凱爾所說,很瞭解她並不是什麼好事。
但是,認識多年只是他唯一瞭解她的原因嗎?


寧靜祥和的月光從陽台中穿透進芙依的小旅店,銀白色的月光灑落,映出一條纖細頎長的身影,那是斐歐娜。
很少失眠的斐歐娜今天怎麼都無法入睡,臉上總是掛著的無憂無慮的表情此時也不知道哪去了,看起來像是有什麼心事困擾著她,連她的吐息也比平常重了幾分,夾雜著很重的愁緒。
「斐歐娜,妳怎麼還沒睡?現在很晚了耶!」已經睡了好一會且正要起來上廁所的歐洛很訝異的發現斐歐娜居然還沒睡。
「歐洛……願意陪我聊聊嗎?」
「……好啊。」歐洛雖然覺得現在的斐歐娜跟平常不太一樣,但是也沒有多想,畢竟他的腦袋現在處於半混沌狀態,還沒有完全清醒。
「歐洛……我會很討人厭嗎?」斐歐娜低下了頭,極力隱藏住臉上的難過與落寞。
歐洛似乎有些嚇到了,他不認會這樣的問題會出自於斐歐娜口中,「斐歐娜……你為什麼要這麼問?」
「你們大家……是不是都很討厭我?」不然為什麼凱爾要那麼說?斐歐娜的頭垂的更低了,眼淚悄悄的落下,但是被散落的瀏海掩去。
「斐歐娜,妳為什麼要這麼想?沒有人說討厭妳呀,妳不要想太多了。」已經認識了那麼多年,歐洛不懂為什麼斐歐娜會突然想到這種事。
「那為什麼凱爾會說……認識我不是什麼好事?我很討人厭嗎?還是我的個性脾氣很差?你們討厭我就說嘛,幹嘛一定要背著我議論我的不是?」斐歐娜紅著眼眶質問。
「不是的,凱爾那是開玩笑的,他絕對不是有意要這麼說,更何況我們幾個都認識這麼久了,我們之間的友情還需要質疑嗎?」歐洛從不覺得認識斐歐娜是件不好的事,應該說,就算他曾經這麼認為過,但是現在的他絕對沒有這種想法。
歐洛認為,斐歐娜的個性或許不能談上很好相處,但是這才是最真實的她,毫無矯揉造作,或許她的個性對一般不甚熟識的人來說會讓人受不了,但是只要與她一熟了,就會發現其實斐歐娜最珍貴的地方就是她的真,表露無疑的真性情的確讓人又愛又恨。
而且,沒有一個人能否認這樣一個在你成長生活中一直在你身邊的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無論對他是討厭或喜歡,沒人能否定他在你心中所佔的位置,相處久了,一定會不自覺的對他衍生出一種特殊的情感,這種情感不能用任何廣泛意義的感情,如愛情、友情或是親情將它定義或歸類,日久生情是一定的,只是這種情或許不一定會是愛情。
當然,歐洛與斐歐娜相處了將近二十年這段不算短的時間,兩人之間除了一般的友情之外也自然存在著另一種情感,或與這股情感的性質比較偏向友情與親情,但是感覺上又與這兩種不太相似,他們是朋友,但是又比一般的朋友更加彼此熟悉瞭解,近乎親人。
或許在他們這個年齡,不可能對很要好的朋友一直相敬如賓的,除了基本的尊重之外,互相開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或是互相嬉笑捉弄對他們來說會比相敬如賓的朋友來的親切溫暖,而且更像個朋友。
「我知道我的個性很直接,講話也很直,或許真的很惹人厭,或許是你們一直以寬大的度量在包容著我的幼稚,我知道人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們真的受不了我,我可以改……」
「斐歐娜妳在該開什麼玩笑呀?我們沒說討厭妳,妳也不用改什麼,真的。」這就是她最真的個性,或許有人不懂得欣賞,但他相信那對斐歐娜來說並不會怎樣,因為斐歐娜已經有他們這幾個知己了。「斐歐娜,妳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會想這麼多?這些問題不曾存在,將來也不會存在,所以妳根本不需要煩惱呀。」
「我只是……我只是很害怕,怕我當不好你們的朋友,尤其是來到聖羽界之後,我們背負著這麼重要的任務,我怕我沒有信心,沒有把握可以完成這個使命,我怕拖累你們,我怕回不去原來的世界,我好沒用,我什麼都怕……」
「斐歐娜,妳不用怕,朋友只是一個稱謂,它不是一個責任義務或是工作,沒有什麼當的好不好之分的,只要我們在一起很開心很快樂那我們就是朋友,並不是一定要誰對誰付出或是誰對誰貢獻,朋友最簡單的定義就是互相扶持,一起享受生活中的喜怒哀樂罷了,妳不用想的那麼嚴重。更何況,我們現在必須完成使命的原因已經不再是為了要回去原來的世界了,我們只是純粹想幫助聖羽界的人,幫助緹拉、絲卡還有席諾他們,只因為他們是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同伴。」
「互相……幫助嗎?那我又能幫你們什麼呢?我對聖羽界一無所知,什麼都不瞭解。」
「我們都是一樣的,妳不用顧慮太多,我們在聖羽界這塊土地上都是一樣的無知,我們唯一知道的就是要盡力幫我們的朋友們回覆他們家園的和平,就這麼簡單不是嗎?」
「嗯,我知道了,我想我瞭解了,謝謝你,歐洛。」她總有一天會想通的,她現在只要知道她自己其實並不像她所認為的那麼惹人厭就夠了,對於朋友這個名詞更深刻的定義,她總有一天會明白的。
「明白了就快去睡吧,明天妳要是工作遲到了,工錢可要全部都扣給我喔。」
「哼!你敢!」斐歐娜擺出平常的架勢,雖然眼眶仍是紅紅的。
「不想被扣錢的就快點去睡呀,顧著跟妳說話都忘了我自己是要出來上廁所的。」歐洛道了聲晚安,轉身走下樓梯。


「對不起,我遲到了。」斐歐娜急急忙忙的衝進妮樂的餐館,頂著一頭尚未梳整的髮,看樣子她是睡過頭了。
「斐歐娜,妳還是先進去把自己整理好吧。」妮樂微笑看著斐歐娜因匆忙而顯得狼狽的窘狀。
「真的很對不起。」斐歐娜急忙往餐館角落的一個讓在此工作的人休息的小房間走去,她不經意的瞥見了歐洛臉上一抹賊賊的笑,她在匆忙中瞪了一眼回去。
待斐歐娜梳洗好出來時,已經接近中午用餐的時間了,餐館裡的客人也漸漸的多了起來。
斐歐娜有點驚訝的在人群中發現昨日那名旅客,她走上前去殷勤的打了個招呼,「嗨,你還來這裡吃東西呀?」
「不然咧?跟妳一樣來這裡端盤子嗎?」那人戲謔的回答著。
「唉呀,很少人敢這麼回答我耶,真有個性,我喜歡!」斐歐娜讚賞著說,「你叫什麼名字呀?」標準的搭訕用語。
「從外界來的女生都那麼主動嗎?」那男子用著漫不在意的語氣輕笑著說,唇畔的微笑好看的邪惡。
這句話令斐歐娜倏的一顫,但隨後她告訴自己是她想太多了,他的『外界』指的應該是別的族群吧,是她多心了。
「我只是問個名字,你有必要就直接把我歸類在主動的女生那一型嗎?」
「呵呵,算我失言。」
「我原諒你的失言,你到底叫什麼名字啦?」突然發現他的笑容好看到讓她不曾移開停留在他臉上的目光,輕佻且漫不經心的慵懶笑容,帶著點邪惡,這樣的笑容表現在一張俊美十足的臉上根本就是在引誘女性犯罪。
「如果一定要問我的名字的話,那妳叫我恩努吧!」
「好吧,恩努,不跟你聊了,我還得工作的。」天哪!他又笑了,她一定要快點逃開,他的笑好看到會使人上癮,她怕要是她再將她的眼神多停留一秒,她就一輩子都移不開了。
「去忙吧,我等妳工作完。」
「就這──等等!你剛剛說什麼?」斐歐娜剛轉過身去卻又被恩努的話硬生生的給轉了回來。
「我說我等妳工作完呀。」
「等我工作完?要幹嘛?」要面對這麼誘人的笑容真是個煎熬。
「等妳工作完一起回旅店呀,不願意跟我一道走嗎?」恩努雲淡風輕的一笑。
「好、好呀。」要面對著這個笑容說『不』真的是一件比登天還難的事。
「那快去忙吧。」
斐歐娜離開了恩努的座位範圍,往另一邊走去,腦海裡仍舊重播著恩努的笑容。
「斐歐娜,妳在傻笑什麼呀?」正端著餐點走過的伊恩望著斐歐娜的表情。
「我?我哪有傻笑?」
「那……那什麼妳嘴角上揚的角度這麼大?」換了個說法,他還是認為斐歐娜在傻笑。
「伊恩,我真的沒有在傻笑。」斐歐娜認真的說。
「那好吧。」當作這件事沒發生過,伊恩繼續端著他手上原本的盤子離開。
「斐歐娜,妳在笑什麼?」剛從廚房出來的歐洛怪異的看著斐歐娜。
「我哪有!為什麼每個人都說我在笑!」
「喏,妳自己看。」歐洛將斐歐娜拉至一邊牆上掛著的鏡子前。「這不是在笑是什麼?」
鏡中的倒影正咧著嘴,不自然的上揚,標準的傻笑類型。
「……這個是我嗎?」
「妳照著鏡子,鏡中會出現不是妳的倒影嗎?」
「如果這個是我……那我為什麼在笑?還笑的那麼蠢?」
「拜託,清醒一點好不好,妳還沒睡醒呀?」歐洛無力的白了斐歐娜一眼。
斐歐娜這好笑又無厘頭的樣子全落入了一旁的恩努眼裡,他不禁一笑,有一股莫名的喜悅輕輕的在心頭漾開。
斐歐娜控制不住自己的傻笑了一整天,直到妮樂說她們可以離開了,斐歐娜才好不容易將已經傻笑到僵硬的表情回復過來,此時店裡剩下寥寥幾人,當然包括一直坐在最角落等著斐歐娜的恩努。
「斐歐娜,走吧。」歐洛叫喚著,他和伊恩已經準備要回旅店了。
「呃……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點事。」
「妳?妳還能有什麼事呀?」
「問那麼多幹嘛啦,反正我還有事,你們先回去就對了啦,我知道怎麼走回去啦。」斐歐娜揮著手要他們快點走。
「呿,神神秘祕、鬼鬼祟祟的。」歐洛不以為然的說。
看著歐洛和伊恩走遠之後,斐歐娜才轉身想走回店裡,一回頭卻撞上了正從店裡出來的人,結實的胸膛撞的斐歐娜鼻尖發疼。
「是誰走路不看路的啦!痛死了!」斐歐娜蒙著鼻子一抬頭,是恩努。「是你呀。」
「對不起不小心撞到妳了,會很痛嗎?」一臉堆著歉意與淺笑的恩努賠著笑。
「不、不會,輕輕撞一下而已嘛,怎麼可能會痛咧,呵呵。」真是自欺欺人,明明都痛到快流淚了。
恩努伸出手,輕揉了揉斐歐娜發紅的鼻尖。
「你……」斐歐娜沒料到他會突然做出這種舉動,她先是嚇了一跳,然後覺得心跳好像加快了一倍,被他修長手指輕揉的鼻尖好像更紅更熱了。
「有沒有好點了?」
「嗯……」
斐歐娜與恩努走在回去旅店的路上,夕陽在西邊放出漸層的橘紅色光芒,恩努體貼的站在西側替斐歐娜遮去斜射的炫目光芒。
「你是從哪裡來的呀?」斐歐娜問著恩努。
「闇翼族。」恩努簡潔的答了句,語氣與先前的溫和比起來似乎有些平淡,但他隨即恢復了原本的樣子,「那妳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呀,我從銀翼族來的。」
「看起來不太像。」
「哦?那你認為我看起來像什麼族呢?」斐歐娜輕笑著。
「我覺得看起來……哪一族都不像,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會猜妳不是聖羽界的人呢,呵呵,我隨便說說的,不要放在心上。」
斐歐娜一驚,有點震懾於恩努的話,但恩努的笑容讓她起不了任何疑心。「呵呵,你真是愛說笑,這根本就不可能嘛,呵呵。」
「妳笑起來很可愛。」
「我?」斐歐娜訝異又欣喜的指著自己。
「不然呢?」恩努的話如舒爽的微風般掃過斐歐娜的雙頰,「斐歐娜,我可以牽妳的手嗎?」
「啊?你……要牽我的手?」這也進展太快了吧?他們昨天才認識耶!難不成這位先生想超速行駛?
雖然是有點快啦,不過反正只是牽手嘛,斐歐娜並沒有反對。
恩努伸出了手,慢慢的伸到斐歐娜的手邊,他猶豫了一下後馬上握住,可是……好奇怪的觸感。
「斐歐娜,妳的手怎麼這麼小,而且好軟,就像小孩子的手一樣細緻。」
「啊?」他已經握著她的手了嗎?她怎麼一點被人握著感覺都沒有?她已經興奮到神經麻痺了嗎?
斐歐娜一抬起手,空空如也,哪有人握著她的手?
臉上一樣訝異的恩努急忙看的自己的手,他的確牽著一隻小手,他沿著手臂看上去,看到了一個此時不該出現在這裡打擾他們的人,在人界,這種角色被叫作電燈泡。
「小音?」斐歐娜張著嘴巴,似乎是有很多話想說卻不知道如何說起。「妳怎麼在這裡呀?」
「我要回去芙依阿姨阿姨那塈r!」稚嫩的童音教人不忍對剛剛的事有所責備。
「那小音你跟在我們後面多久了?」
「從妮樂阿姨那堨X來就一直跟在你們後面呀!」
「一直跟在我們後面?」她居然會沒有發現這個電燈泡一直跟著他們,莫非剛剛並非夕陽的餘暉,而是小音這個電燈泡所散發的光芒?
「對呀,這個哥哥人很好耶,還牽著我走唷!」小音揚了揚恩努牽著她的手,似乎沒有放手的意思。
「……」因無力而無言。
「你們不趕快帶我回去的話會害我被罵喔。」
「哪有這種事的啊。」斐歐娜突然在小音理應單純的眼眸中看到了一抹沒掩飾成功的賊笑。
她就知道!這個死小孩是故意的!她早該知道了她的古靈精怪才對。
「算了吧,反正我們也要回去嘛。」恩努安撫著斐歐娜不穩定的情緒。
「真是的,真不知道芙依小姐怎麼教出你這個個性的。」
「哼!」小音朝斐歐娜吐了個舌,隨後往前方跑去,斐歐娜才沒那個力氣去追她,反正她知道怎麼回去。
斐歐娜偷覷了眼身旁的這名男子,他的確很俊,而她也的確很喜歡欣賞很俊的男子,那是一種習慣,她覺得看著長相好看的人會給她很舒適愉悅的感覺,但並不代表她愛所有長的好看的男子。
即使恩努今天的行為很容易讓她誤解他有意追求她,或許說她已經誤解了,可是長相並不代表全部,擁有好看的長相並不代表就能擁有她的心。
斐歐娜至今沒經歷過愛情,不是因為她條件差,而是熱力四射的她身上所閃耀著的自信光芒會讓人有所敬畏,即使有人對她有意思,也不敢有所行動,或許是自認配不上總是散發著光芒的她,又或許她的光芒是一種『刺』的象徵,雖然耀眼,但卻有可能被灼傷。
這就是斐歐娜,一個沒經歷過愛情的大女生,有時輕視愛情,否定愛情,但有時卻又對愛情抱著無限的期待。
這樣的一個女子,神會安排什麼樣的男子來與之匹配呢?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