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專輯
推文:Facebook Plurk
 
< 科幻 >
< 第 2 集 >
  輸入集數 2/7
5/10/2004 10:06:16 AM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附註:在某個世界,某個魔法師的故事。不怎麼好看,也不怎麼感人。只是她在思念別人而已。
 

※※※※※※※※※※※※※※※※※※※※※※※※※※※※※※※※※

  《米蘭物語》〈時間魔法師〉

  《第二章 開端》

※※※※※※※※※※※※※※※※※※※※※※

  朦朧中忽有所感,使我悠悠醒轉過來,潤濕的眼角怪不舒服的。
正如大多數的惡夢般,我想不起自己夢見什麼,不知自己為什麼流淚。

  好一會思想才回到正常軌道,我卻不敢立時睜開眼來。我活了百
多歲,早便學會了衝動會令人吃大虧。

  「大哥,芙蘿拉她已經睡了整整一個星期了哦?她不會有事吧?
」粗心大意的索維亞用他那獨特的語調以擔心的語氣說出這一番話來
,份外感人。

  艾莉亞不知為何反應激烈,嗔道:「索維亞,你不是膽敢懷疑大
人吧?」

  索修斯顯然內心有點遲疑,卻一咬牙裝作沉著的道:「不會的,
大人不是說過嗎?芙蘿拉不會有事的,她只是精疲力竭,所以必須進
入睡眠補充精力而已。」

  想不到我對他們如許熟悉,就算不是睜著眼也能清晰看見他們的
反應啊。不過,是誰呢?可以被他們尊稱為「大人」,米克蕾蒂拉中
可沒有剩下多少個啊……

  也不對。那只是在我的角度看來沒多少個有資格被喚作大人而已
。大地上還是有著沽名釣譽的混帳在胡混,不過那些傢伙沒理由也沒
有能力去救一個失陷在暗界山脈上的我,還有餘裕把他們順便找來。

  艾莉亞又讚嘆的道:「真是幸運啊,我從來沒想過我可以拜見九
芒星的啊,還要是我們精靈的榮耀。」

  都已經呼之欲出了,我再不知道是誰在搞鬼便太笨了吧。我沒半
絲猶疑便從心中那往日設下的連繫、「心靈聯繫」送出了訊息:

  「是妳搞的鬼吧。艾莉絲?」

  「哎呀哎呀,芙蘿拉妳還真是遲鈍啊,竟然這時候才想起我?我
還以為你一感到精靈宮殿的靈氣便會知道啊。」一聲清脆如銀鈴的懶
懶聲音喚著我的乳名,在我心靈響起。

  九芒星中也就只有高等精靈的她,能請神降臨大地,親自顯現奇
跡的預言者才能令半精靈的艾莉亞如此推崇備至且尊敬無比的稱呼她
為「大人」。

  這個和我一起在一百零三年前開始在賢者村學藝、一起渡過了聖
戰的好友,擁有「神蹟的遵從者」、「降神之人」、「眾神的女兒」
等等諸多外號的「第五星芒」、「光輝預言者 艾莉絲•耶魯杜•卡
奧斯」,但是她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呢?這麼無賴!

  想還想,我可沒有放棄反駁的權利:「沒頭沒尾,我哪會知道我
昏倒後的事啊?不要引我發笑啦。是妳替人家療傷的嗎?」

  艾莉絲輕笑了兩聲,任由我把話題帶開道:「是啊,放心,我不
會收取治療費的。不過話說回來……妳竟然選擇連續使用兩次大魔法
來幹掉那群黑暗精靈,妳希望我稱讚妳的腦袋沒有萎縮還是罵妳不保
重身體呢?」

  我沒好氣,反駁道:「真是的……妳說的這麼輕鬆,不如妳去和
那班傻瓜打吧?如果不是兩個法術配合的好,我早被那群笨蛋給分屍
了。沒有戰士掩護的魔法師與毫無防備的兔子一般脆弱。只是中了一
箭便算萬幸了啦。」

  「還有,我要澄清一點。我頭一個使用的法術是初階二級的『魔
法飛彈』,可不是什麼大魔法。第二個高階三級的『精靈暴風雨』才
是百合姑姑親傳的法術。妳痴呆得連這些事都忘記了吧?」

  或者應該略作補充,魔法是分為初、中、高三個層次,每個層次
而又細分為一、二和三級。亦只有精通高階法術的魔法師才有可能獲
得稱號或瑪娜契約諸般「身份象徵」。另外是還有超越了階層和級數
的終極魔法,或稱禁咒。

  艾莉絲失笑道:「我的大法師啊,妳才是痴呆吧?能一口氣使出
三十個彈數的魔法飛彈不論魔力的消耗還是威力都最少可以晉昇至中
階三級的級數啦,不然它不可能消耗了妳這個史上最強的法師近四分
一的魔力吧?就是中階二級的『爆炸火球術』妳隨意也能吐出百多個
吧?更不要說正正經經使出五彈數的魔法飛彈了。

  「至於精靈暴風雨,妳還是真是該罵。妳明明知道使用這法術會
對術者造成傷害妳也要去用,受了重傷也是活該。現在妳魔力消耗殆
盡了啊,有數天都不能使用魔法了啦。」

  我氣得大罵起來:「我都說了,妳這麼厲害的話妳自己去打。伏
龍山脈可是精靈力集結的地方,精靈暴風雨需要召喚精靈導致嚴重損
耗精神力的弱點根本就不成問題。相比起來,其他大魔法的損耗的破
綻才更大啊!!」

  雖然口中在罵,我內心卻感到一股暖意。

  不論是之前她能在相隔十萬八千里的地方知道我陷入困境而拋下
一切來幫我也好,還是現在因為我連續使用了兩次「傷身」的大法術
而罵我也好,她也証明了我倆的友情沒有因為九十三年的分別而有所
減省。

  等等……有點不對勁。

  「艾莉絲!妳又潛入人家的心靈偷窺人家了嗎!?太過份了!!」

  這是唯一的答案。我戰鬥時她和索修斯三人不在場,黑暗精靈全
軍覆沒。艾莉絲哪有可能知道我只使出了三十彈數魔法飛彈和精靈暴
風雨?

  而且她突然說話時,是連接著我的思緒的回答。所以她依循我們
現在聊天的心靈通道來偷窺我的心靈是唯一可能的答案。

  「是啊,那可是人家僅有的娛樂嘛。妳也不知道在精靈宮殿當預
言者的生活是多麼的苦悶啊……人家快悶得想自盡了,妳還不可憐人
家的要興師問罪……」不止楚楚可憐的說話,艾莉絲還把她哭喪著臉
的模樣傳了過來。

  用到這招,我哪能奈何她呢?何況我還有很多隱憂要和她談的。

  「那麼……艾莉絲,妳知道黑暗精靈在密謀什麼嗎?老實說,我
有點不祥的預感。」

  「妳是指那個黑暗精靈說的什麼『神諭』嗎?不用管他,他胡說
八道而已。不然列位神上不會不通知我。」

  哎呀哎呀……怎麼她可以這麼遲鈍的啊?「我的小呆瓜啊……妳
不是不認為其中沒有陰謀吧?黑暗精靈會這麼大費周章來抓我這個第
四星芒就只為了放著好看?人家怎也不會信的了。」

  「這麼說來……芙蘿拉妳認為有誰在暗算妳嗎?」

  「對,不只是我,還有妳、法亞和刃。我們這些死剩的人都應該
是目標。」

  艾莉絲沉默良久才道:「妳說吧,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我為什麼會知道呢?」

  忽然我聽到倒地的聲音,然後艾莉絲半呻吟的道:「天啊……芙
蘿拉……妳差點謀殺了我……我要控訴妳……」

  「我才沒。」我打斷了她的胡言亂語:「不明朗因素太多了,憑
現有的情報我實在猜不出。不過,也許和幽明深域有關吧。」可是,
這個推測實在是太難以啟齒了……

  「……請不要提到那地方好嗎?」

  「事實上,我今次正在去那地方。」

  「怎會……」「因為他們邀我。」

  「不過,怎說也好,妳沒有理由答應那些孩子的啊!不說百合導
師、御神者大人和聖皇陛下,那是雪燄大哥和斐洛大哥犧牲的地方啊
!!我們不是發過誓不再踏足那處的了嗎!?妳告訴我,為何妳要破
誓!?」

  與艾莉絲激動的語調成強烈的反比,我心情平靜得有如古井的道
:「因為他們實在太像了…太像斐洛、妳……還有雪燄……我無法丟
下他們不管。」

  「妳實在太令我失望了!我夢中也沒想過原來斐洛大哥和雪燄大
哥的死對於妳來說竟然不值一文!!芙蕾西亞•西風尼亞,我不要再
和妳說話!!」

  然後艾莉絲便沉默下去,真的不再說話。

  我也陷入了靜默,重新意識房間的存在感。

  雖然說的話很重,其實艾莉絲的心態並不難理解。

  當年二人的犧牲,實在令我們這些餘生者的心靈傷得太重了。

  心靈的傷無藥可救,亦沒有法術可以治,只有隨時間讓它慢慢痊
癒。

  就是痊癒了,也必定留下了一道深刻疤痕。沒留下疤痕的傷,只
是因為它傷的不夠深、刺的不夠痛。

  還有一種心靈的傷,永遠也不能痊癒。就算表面癒合了,堶惜]
在化膿、腐壞……

  斐洛和雪燄二人的死就在我們的心靈上刻上了這麼一個傷口。

  我想,我們有生之時永遠也不可能忘記他們犧牲時的場面……

  特別是艾莉絲。她是個壽命接近一千年的高級精靈,時間感比我
這種人類、半魔族的法亞和龍族的刃都要來得緩慢。斐洛和雪燄死時
,她才二百一十多歲,心智年齡和一個十四歲的人類差不了多少。

  我們可以向一個十四歲多的少女要求冷靜地處理傷口引來的激烈
痛楚嗎?

  不可能的。

  就算艾莉絲是多麼厲害的預言者,我也不能肯定她能否處理,能
否裝作遺忘……

  但是,有一件事我是絕對肯定的。

  斐洛和雪燄的死,絕對、絕對不是算不上什麼!

  我緩緩睜開眼,裝作才剛醒過來。

  以為他們會大呼小叫,豈知入耳的卻是一陣輕輕的打呼聲。

  我猛地坐起來,房內一片昏暗。

  原來日已經落下了……

  靠著窗子射入來的微弱光線,我看到他們橫七豎八的睡在堅硬的
地板上,臉上滿是倦容。

  我輕輕笑了出來,想不到他們會這麼重視對一個可疑的法師,實
在天真得太可愛了。

  出乎意料地,平常天塌下來也吵不醒的索維亞竟然被驚醒了,睡
眼惺忪的道:「早啊……芙蘿拉……(呵欠)」

  又好氣又好笑,我只有作出「正常」的反應:「喂,食人魔,告
訴我這堿O什麼地方了?」

  索維亞艱難的回答:「(呵欠)是靈族大地的精靈宮殿啊,妳整
整睡了兩天三夜了。」

  拜託,看清楚時間好嗎?現在入夜了……不對!這不是重點。

  「怎麼我們會忽然之間來到了精靈宮殿的!?」又一個很「正常
」的反應。

  索維亞突然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般清醒過來,道:「這個我才要問
妳。妳為什麼會一個人走出營地啊?而且要身受重傷。」

  糟糕,這個食人魔轉眼間竟清醒過來,還要是能看出事情的不妥
?糟糕了。

  我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道:「索維亞,不瞞你說,其實我是一
個大法師,已經活了二百多年。今次是見你們孤苦伶仃才幫你們。告
訴你吧,其實我是為了去殺一條邪龍才會離開營地的。你會相信我嗎
?」

  大法師是真,活了二百多年是假,百多年才對。可憐他們是真,
殺龍是假,殺黑暗精靈才對。雖然有點隱瞞,真相都說出來了,信不
信由他。

  「才不!」不只索維亞,連應該是睡著了的艾莉亞和索修斯都劃
一整齊地叫了出來。

  「就是嘛,我就說你們不會信真話的了。」此刻的我看起來一定
很厚顏無恥吧。

  「去妳的!」「胡說八道!」「別亂講啦!」

  ……要他們齊心好像困難了點……

※※※※※※※※※※※

  談了一陣子後,艾莉亞驀地叫了起來:「對了對了!女王陛下囑
我們在妳醒後帶妳去謁見啊。」

  「……聰明點,看看身後吧……艾莉亞。」我按著額角道,連索
家兄弟也是一副沒眼看的樣子。

  一個雍容華貴的少女就在他們不覺的時候站在打開了門前。

  艾妮蘭比蕾•拉菲克莉爾•露迪翠西雅,永遠的精靈女王,靈族
實際上的領導者之一。

  關於她的傳說很多,多得令人難以相像的地步。其中最真確的便
是她是眾神創世時第一個被創造出來的精靈。換言之,她有萬多歲了
。難以置信吧?難怪外貌看起來與少女一般無異的她會有「永睆踰F
」的稱謂了。

  事實上,我總是認為艾妮女王的模樣難以形容。說她有著自創世
以來一直居於精靈女王位置上的無尚威嚴,她又太親切了;說她沒有
王者的壓迫感吧,她高貴傲氣的外表又會反對。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極其美麗的外表或者身上的簡單佩飾,而
是七色幻彩閃爍不定的眼瞳。

  別說我自吹自擂,說什麼我和她很熟稔,大戰前己經見過數十次
。事實上,我真的很熟悉她嘛。當年在賢者村學習時她常常探訪百合
姑姑,不熟也要變熟啦,更不要說之後聖戰時的支持了。

  還是不要說這些了。因為三個小鬼的反應實在很有趣。

  索維亞和索修斯兩個難兄難弟嚇得正危襟坐,艾莉亞則羞紅了臉
,囁嚅著問好。

  艾妮女王先向他們點頭為禮,然後才向我說:「這位魔法師大人
,芙蘿拉大人,妳身子好了點了嗎?」

  我極為愕然,正如我所說,我認識艾妮女王,所以我深知艾妮女
王不會作偽。

  所以我驚訝艾妮女王為何會為我隱瞞身份。

  他們卻以為我因艾妮女王這麼親切而受寵若驚。

  這時,艾妮女王向我眨了眨眼。

  嘖,又是那丫頭在多管閒事。

  趁著這短暫的時間,我想好了如何應付這個情況了。

  先把雙腳併起,從床上放到地上,然後盈盈的起立,躬身,帶點
結巴的道:「女…女王陛下妳好……小人實在不知如何多謝陛下的相
救之恩……」

  艾妮女王眼中射出了讚許的神色,點點頭道:「其實不用多謝了
,好好地在這媕R心休養就是最好的報答。」

  這下子不但艾莉亞佩服得五體投體,連索維亞也露出了崇慕的目
光。嘿嘿,女王這麼大方得體的話,恐怕他們想也沒有想過吧?

  艾妮女王乘著這一刻,向三人道:「對不起,我可以獨自和芙蘿
拉大人談幾句話嗎?」

  ……雖然有點突兀,三人仍然在訝異中走了出房間。索維亞臨走
前還不忘向我抬了抬下巴,示威地表示:「這才喚作淑女啊,潑婦」。

  艾妮女王又等了一會,才道:「西風尼亞大人,妳太不小心了吧
?」

  「呃呃呃呀……怎麼一覺醒來人人也說我不小心……」我一屁股
坐在床上,管他的什麼淑女。

  「女王陛下,我有一件事很好奇。所以,我想問一個問題。」

  艾妮女王笑了一笑,走到床邊的一張椅子坐下,才緩緩道:「什
麼?」

  我回以微笑,道:「女王陛下最近有踏出過宮殿嗎?」

  艾妮女王稍蹙眉頭,搖首道:「沒有。」

  「哪麼,知道了黑暗精靈襲擊我的事嗎?」我的話調越來越油然
,甚至有點裝模作樣的感覺了。

  艾妮女王點頭道:「聽艾莉絲說過了。」

  我忽然提高聲調,奇兵突出的道:「妳知道什麼嗎?黑暗精靈說
他們憑了天姬公主的神諭,特地來襲擊我這個孤身的第四星芒!下個
目標不是身處聖靈神殿的法亞就是身處這座精靈宮殿的艾莉絲,因為
還沒有人敢碰最厲害的刃!」

  艾妮女王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道:「西風尼亞大人,妳太強求了
。妳和艾莉絲不知道的事,我怎會知道?」

  我嘻嘻笑了兩聲,道:「算了,我也知道陛下不知道,那不過是
黑暗精靈騙我的話罷了。不過,我也想知道另一件事。」

  女王頜首道:「請說。」

  「是艾莉絲在搗蛋嗎?還是一貫的習慣?怎麼當年看著我長大的
艾妮女王今天會如同陌路人般尊稱我作『西.風.尼.亞.大人』?」

  艾妮女王模樣依然是那麼的平靜。嗯……雖說這種天崩也不會改
變的表情是沉浸在時間之河一萬年才能培養出來,放在這麼一副精靈
少女的臉孔上應該不太相襯。偏偏艾妮女王又看起來十分順眼。

  當我思緒開小差時,艾妮女王說:「這樣吧,作個交易。我回答
妳這個問題,妳也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腦海中某處敲起了「鐺鐺鐺」的警號,艾妮女王實在沒理由問我
問題。無視於多次救了我一命的危機感,我略為頜首,因為同時燃起
的好奇心是同樣的大。

  艾妮女王笑了笑,七彩閃幻的眸子閃閃發光,似是看著過去照顧
我時的時光,像在我小時哄我入睡般柔聲道:「我會喚小芙蘿拉作『
西風尼亞』大人是因為小芙蘿拉已經長大,有了自己的功績啦。所以
呢,艾妮姐姐要尊重小芙蘿拉,尊稱她囉。」

  我不禁放聲高笑起來。我想,在房外聽的話大概和瘋子沒什麼分
別吧?哎呀,實在太好笑了。永遠的精靈女王會尊稱一個她看著長大
的人類女子為「大人」就是就了尊重那女子?

  艾妮女王瞪著我道:「怎麼了?人類不是很想快點長大的嗎?一
百多年我喚妳作小芙蘿拉妳還要發我三天脾氣。」

  我微笑,已經一百一十二歲的我,雖然外表仍與少女無異,心境
應該是依莉斯娜上最老的生命體吧?精靈應該難以明白人類的心境是
老化得多麼快。因為他們是永遠年青的生命體,不管是肉體還是心境
。即使艾妮女王經歷萬多年淬鍊的智慧恐怕也是一樣。

  「到妳問我了。是什麼問題啊?」「為何妳還留在依莉斯娜上?」

  我默然,這條問題是等於在問我如何突破人類壽命盡頭。我不得
不考量應該如何回答。

  艾妮女王並沒有催促,反而眼中射出了同情的神色。我考慮的這
點時間與她歷經的時間相比,實在不算什麼。縱使如此,她仍是關心
我的,不會把我當作是個過客,她無有盡頭的生命中某個微不足道的
過客。

  我實在無法逃過在這樣的女王眼中射出的關懷。

  「因我接受了守護時間的責任。」衝口而出的真實不但令艾妮女
王詫異,連我也覺得難以接受。

  到底有多久沒有坦誠相告呢?

  「守護時間的責任?小芙蘿拉是在說『時間守護者』的傳承嗎?
」女王皺皺眉說:「上一任守護者是誰?好像是……」

  我接口:「龍天聖皇御衛三席的『守護者 時流』。」

  艾妮女王點點頭:「時流不是妳在天地大戰時的敵人嗎?象徵著
解放米克蕾蒂拉的九芒星竟然接受了敵人的責任。恐怕連想像力最荒
誕的吟遊詩人也想像不出這種情節吧。」

  搖搖頭,我彷似說著與自身無關痛癢的事般:「不是的。儘管在
戰爭的立場來說,九芒星和聖皇御衛是誓不兩立的敵人也好;時流那
傢伙肯定是御衛中的另類。理應保持絕對中立的守護者投入了史無前
例的龍天聖皇麾下,原因只有一個:尋找下任守護者。」

  「無疑我和時流在天地大戰鬥得激烈,一俟時間告訴他『芙蕾西
亞就是下任守護者』這個事實時,時流立時就脫離了御衛。之後才由
光輝補上御衛三席的空缺。」

  艾妮女王奇道:「我倒不知道這箇中緣由。這麼說來,時流並沒
有違反守護者的守則吧?」

  我正想點頭同意時,艾妮女王又道:「即使妳說了這麼多話,解
釋了妳與時流的軱轕,但是妳為何仍留在米克蕾蒂拉內的原因還沒提
及過。不,這句話說得不對。以妳的力量,縱使死了也應該能昇上神
界享福。但是妳為什麼仍以這個姿態留在大地上?」

  我一楞,就是因為守護者的職責嘛。一轉念間,我恍然大悟。

  很難怪女王追問到底的,時間守護者是整個米克蕾蒂拉內接近最
神秘的人,比起千年難得一現的聖衡之子民也是不遑多讓,行事又喜
暗中活動。莫說是一般人,就連艾妮女王這種身份超級顯赫的人也不
一定能對時間守護者有一半的暸解。

  縱使事實如此,要我把守護者的秘密說出來,簡直不啻於自殺。
我到底應該相信我們共渡的時間,還是把一切掩沒?

  罷了,艾妮女王是看著我長大的。百合姑姑逝去後,她算是我唯
一剩下的親人。再怎麼想她也沒有理由陷害我。

  我緩緩閉上眼睛,看見了在一片「無」中輪轉不息的一個藍色水
晶,水晶的中心另一顆暗紅色的寶石稍稍被水晶表面的土黃色片塊給
掩蓋。外面則被七顆小了最少三號、依大小排成彩虹七色的寶石圍繞。

  我肆意看著這顆難以形容的寶石,這才再睜開眼來,深深地注視
著艾妮女王。

  艾妮女王的七色眸子閃過驚愕的神色。我還是要很老套的說一句
:我明白她的感受。

  因為現在我讓她看的東西和時流讓我我在九十三年前看過的東西
一模一樣,就是我剛才看見的景象。

  是米克蕾蒂拉,諸神眼中的米克蕾蒂拉,我們世界的真貌。

  我再次開口,這次聲音不是迴響在房間中,而是沉入了四周的「
無」內,猶如慢慢沉入湖水中的羽毛般,輕輕的迴盪著、柔柔的重覆
著……

  事實上……

  自從我成為守護者後……

  我便從時間巨大的力量中脫身而出……

  既不像精靈般融入了時間,也不像龍般反抗時間……

  時間再不能影響我,亦再不能束縛我……

  「過去、現在、將來」這絕對的鎖鏈已經脫勾,

  我這時既身處現在,同時也立足過去……

  所以我不單坐在艾妮女王妳面前解說我的事,

  也身在九十三年前天地變時的幽明深域作殊死鬥,

  還站在天地大戰時絕峰皇城外的平原策動全軍衝擊城門,

  亦留在伏龍山脈賢者村百合姑姑的地牢中做著研究。

  時間鉅細無遺的影響對我來說,再沒有意義……

  我既看守著時、守護著間,但不再身處時間之中……

  房間再度回來了,我放開了讓幻境、讓這一片時間守護者才能看
見的幻境消失。

  艾妮女王的眸子一閃一閃的,震撼的思緒在美麗的臉龐上仍然有
跡可尋。

  因為這一切太匪夷所思。

  她本身已經歷了一萬年的時間,且是生命無有盡頭的永遠女王。
但就是這萬年智慧,也絲毫沒有辦法接受這事實。

——完全擺脫了時間的存在。

  雖然艾妮女王見過一萬年合共七代的御神者,也見過無數的火印
聖皇的血裔,甚至見過很多由神挑選出來的渾沌,但從沒有聽過這種
跡近荒謬的存在。

  花了一會才平靜下來,艾妮女王忽然間微笑道:「看來妳那『大
魔導師』的稱號要稍作改動了。」

  我側側頭,感覺到放了下來的長髮順著肩膀的線條散了開去,露
出了一個「不明白」的表情。

  艾妮女王裝作煞有介事的道:「就喚作『時間魔導師』吧。」

  我呆了呆,大喜道:「還真好,我真喜歡。」

  這次到艾妮女王愕然,不解的道:「妳不是在說反話吧?」

  我皺了皺鼻子,道:「我一直都覺得『大魔導師』的稱號實在太
普遍了,而且百合姑姑才應該是這個稱號的擁有人。但我又想不出其
他稱號。這個『時間魔導師』才合我心意嘛,又好聽又易上口,而且
切合我的身份。」

  艾妮女王失笑道:「這麼繞口的稱號會說容易上口就只有妳啊
……」然後肅容道:「也就是說,妳已經算是聖衡之子民的一員了,
對嗎?」

  我又搖搖頭。

  艾妮女王茫然道:「難道不是嗎?妳已經是與聖衡之子民『御神
、火印、渾沌』並稱、擁有同等力量的存在了啊。」

  我平靜地說:「不是。我的任務和平衡世界的聖衡之子民不同,
時間的守護者只是單純地守護時間而已。」

  艾妮女王點了點頭表示明白,道:「現在說妳是整個世界中最高
的存在也不出奇了。本來只是妳的魔法已經可以冠絕米蘭,但現在妳
所有擁有的甚至遠遠超出這個水平。」

  「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說罷後,女王深深一嘆。

  我看著艾妮女王,實在不明所意。

  女王漂亮的彩瞳深深地看著我:「妳從小便是一個柔弱的孩子,
我不知道妳能在這種外人無法想像的重擔中支持多久。孤獨是足以摧
毀每一個生靈的重擔。妳到底是否堅強得能忍受到最後?我不知道。」

  我忽然感到無話可說了。

  女王伸了個懶腰,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要用膳嗎,小芙
蘿拉?」

  我頷首,走到門前,為女王拉開房門。

  「砰!!」

  我和女王嚇了一跳,急急探頭。

  索修斯、索維亞、艾莉亞三人在洞開的房門位置仆在地上,露出
一副尷尬得無地自容的表情。

  我先是向他們皺皺眉頭,做出一個取笑的表情,再看看門口。

  艾莉絲佇立著,雙眼正在震撼的眨動著。

※※※※※※※※※※※

  用過晚膳,我躺在床上撫著有點漲痛的小腹,享受著腦袋一片空
白的感覺。

  艾莉絲在席間沒說過什麼,反而三人露出一副呆滯的表情,根本
不知道如何應付我這個「同伴」。

  反而我和艾妮女王談笑風生,和參宴的翼人、三眼和妖精族長說
個不停。

  「咯咯」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因為我沒有、也沒有必要張
開結界。所以到那人敲門我才知道有人來了門外。

  「請進來吧,門沒有鎖。」

  光線隨即擠進稍開的門扉,露出了艾莉絲的俏臉。

  「對不起……」

  沒頭沒腦的說話,不過我還是明白她的意思,道:「不用介意,
我沒有放在心上。」

  「對不起……」她還是說著同一句話。

  我輕嘆道:「進來吧。站在門外讓別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她撲在我身上,哭道:「對不起!芙蘿拉!我不知道原來妳身上
擔上了這麼重的擔子,還對妳說這樣的話!對不起!!」

  我推開她,用雙手握著她瘦小的肩膊,笑笑道:「難道我們的交
情只有這種程度嗎?」

  她淚漣漣的眼睛只會看著我。

  「不是吧?」我蹙著眉頭笑道:「我們加起來都三百多歲了,難
不成還要像少時般鬧脾氣嗎?別孩子氣了吧艾莉。」

  艾莉絲反而哭得更厲害了。我是不是不會安慰別人呢?

  好不容易等艾莉絲收了哭聲,我出其不意的道:「今晚我便要走
了。」

  艾莉絲怔了怔,用仍有點沙啞的聲音道:「這麼急哦?」

  「可以不急嗎?」我苦笑道:「我也想悠閒點啊,但是我實在放
心不下。」

  艾莉絲的臉蒙上了陰影:「妳是說之前遇襲的事嗎?」

  「嗯。」我隨便應了一聲,若有所思的道:「封閉的黑暗精靈沒
可能無故來犯我的。天姬公主更不會加害於我。更可怕的是,黑暗精
靈明知我是第四星芒仍來擒我。我怕他們一樣會加害妳、法亞和刃。
當中我最擔心的,就是妳。」

  艾莉絲還未復完的眼圈又是一紅,強忍著道:「哪又和妳要明天
走有什麼關係?」

  我哈哈笑道:「關係可大了,我的小呆瓜。妳認為無人無物的我
比較容易應付還是身處精靈宮殿、被一大群精靈保護著的妳比較容易
刺殺?」

  「當然是殺妳容易點了……」艾莉絲醒覺過來,大駭道:「妳要
當誘餌?」

  「當然啦。法亞是聖域武士,要在聖域神殿幹掉他難之又難。更
不用說身為真龍的刃了。相比起來,我還是最好最易下手的目標。」
我嘿然笑道:「不過,我可沒打算送死,我一定會查明是誰這麼斗膽
往我們九芒星太歲頭上動土。」

  艾莉絲劇烈地搖頭:「不可以,一定不可以!妳根本不知道敵人
是誰。敵明我暗,妳沒有勝算啊!」

  我胸有成竹的道:「才不啊。雖然敵明我暗是一個很不利的因素
,然而我孤身一人,自由自在的進可攻退可逃就足似抵消這劣勢了。」

  「妳瘋了啦。敵人明知妳是第四星芒還不會集結足以致妳於死命
的力量嗎?」

  「正因為我是第四星芒,所以我很安全啊。難道要殺死我是這麼
容易的事嗎?何況我還有可與幕後黑手有打個照面的機會呢。」我笑
笑說。

  艾莉絲看著我,懷疑的道:「有可疑!」

  「——!」我嚇了一跳。

  「每次芙蘿拉妳用這種開朗的語氣說話時,都一定是隱瞞著什麼
!我太清楚了!告訴我,芙蘿拉,妳到底在想什麼?!難道妳想連累
那些孩子嗎?索修斯、索維亞和艾莉亞他們。」

  真厲害……「啊,我不打算帶他們上路呢。」

  「咦?」

  「對對,這次旅程太危險了,」我佻皮的眨眨眼,再次回答艾莉
絲的疑問:「我怕投鼠忌器,所以不帶他們去了。」

  「妳!!」艾莉絲火冒三丈起來。

  我淡淡的道:「艾莉絲,妳認識我多久了?還不知道我的性格嗎
?是不是我要把一切都說得那麼白,妳才肯放手?」

  艾莉絲也平靜下來,道:「妳一定是想到什麼破綻吧?還是說妳
猜到了敵人的目的?」

  「哼,妳還是這麼觀察入微啊。」我輕輕的笑了:「對,我想到
了什麼。然而這猜測太模糊了,模糊得我根本不會稱之為假設。」

  「我想,那人應該是想利用幽明深域中的那東西幹些什麼吧?然
後不知道從哪媗巨鴔皕|到幽明深域,才順藤摸瓜的想到要先幹掉最
可能成為阻力的九芒星。」

  「我倒是想問妳,妳有看見嗎?我是指妳還可以看見未至的時間
嗎?」

  「不。自從妳出事後,我再看不見未來了。」艾莉絲嘆了一口氣
,無奈的道:「好吧,我不勸妳了。相對的妳要為我做點事。」

  不由我分說,艾莉絲拉起了我的左手,親自為我戴上一條腕鏈。

  我舉手細看,腕鏈是用精細密緻的漂亮銀鏈子環成,再另加一個
大約有半巴掌大的樸素十字架。十字架在邊沿刻上的簡單直紋縱使在
沒有光線的黑暗中仍閃出一股朦朧旳光芒。在舉起手的搖晃中發出「
叮噹叮噹」的動聽響聲。

  我的眼被它吸引著,口中不由得問:「這是什麼來的?」

  艾莉絲的回答乾淨俐落:「『聖靈十字架』。」

  是聖域神殿的三大聖器之一的聖靈十字架,就算是現在貴為聖域
領袖的法亞也不可以隨便動用的貴重物。事實上我根本沒想到他竟然
會借給我。

  「現在妳暫時魔力消散,沒有十來天的話魔力根本回復不了。這
十字架是法亞聽到妳遇襲的消息後託我交給妳。他說,這會幫到妳。」

  「替我謝他吧。」我沒有把感情露出來淡淡的說了句,「這麼說
來,你們早便猜到了我會孤身上路吧?」

  「我也想過妳會這麼做。只是沒想過妳會這麼蠢,連魔力回復也
不等便要出發。」艾莉絲說著說著:「雖然我們早就心中有數,妳這
種愚蠢的程度也是始料不及啊。」

  「嘿。」

※※※※※※※※※※※※※※※※※※※※※※

  名註:以下稍稍解釋有關首二回提及的名詞,以免各位閱者有看
沒有懂。敬請原諒。其實可以不看的,只是一堆又臭又長的設定罷了。

  這個世界名喚是米克蕾蒂拉(Mikland Tia),簡稱米蘭(Mikland)
或浩天變後的米克蕾,蒂拉(Tia ,或蒂雅)是「祝福」的意思。因
為作者變態的關係,米克蕾蒂拉就只有一塊大陸,另外零零星星還有
三三兩兩的島嶼及通往別的世界的次元大門。依莉斯娜(Eilyseia)
就是這片大地的名稱。

  「御神」這個世界生物進化的最頂點之一,能與世界結合,負起
平衡世界的重責——「聖衡」,與「火印」及「渾沌」這兩個種族並
列為「聖衡之子民」。意思就是負起平衡米克蕾蒂拉的種族。

  而前文提及的「聖皇」是「火印」的族長,特徵是金黃色的眸子
,皇姓「依迪倫」,初祖哥特艾利斯曾經手持神兵,建立了唯一一個
整個大地統一的王朝。

  「御神者」即是一脈單傳的「御神」一族中不定期地顯現出其特
有力量的生命。所有的御神(全部以「天」為姓)都是以人類的樣貌
出現,充其量只能使出微弱的御神力量。

  由於要命運與其他因素的配合,米克蕾蒂拉由創世到《時》的一
萬年間只會出現七代御神者,而天雪燄的父親天名就是最後一任的御
神者,特徵是一頭略帶其他色彩的白髮(但不是白子)。順帶一提,
天名是白髮帶紫,而例外的天雪燄也是白髮(不過帶紅)。

  「天地大戰」相信很清楚,是故事前九十三年發生的一場席捲整
個米蘭、一場堪稱浩劫的戰爭。事實上米蘭週期性地會發生特定的兩
種戰爭——「依莉斯娜大戰」和「聖魔大戰」。前者是世界的構成基
本——混沌「無」失控反噬世界;後者是大地居民與魔界居民為爭奪
大地的居住權而開戰(基本上都是魔界居民先動手的)。天地大戰就
是二者重疊出現、史無前例的浩劫。

  先挑起戰端的是數一數二的強國龍天帝國帝皇,人類和龍的混血
兒,艾利爾•克萊特斯爾•劍•龍燄•亞菲特。他藉著魔法秘儀,把
天名和自己十多廿歲冒險時的同伴——魔法修為堪稱米蘭第一的「炎
之魔神 依斯路爾」和火印唯一聖皇後裔「龍弦傳承者 巴沙拿•依
迪倫」吸收了,奪取了「最強法師」及「聖皇血脈」兩種力量,成為
前所未有的龍天聖皇。

  然後九芒星便開始了漫長的抗戰,直至攻陷龍天帝國首都「絕峰
皇城」,將聖皇艾利爾趕入絕境時,聖皇艾利爾約九芒星到伏龍山脈
作最後決戰。就在那時,眾神配合機緣,於雙方決戰的地方「深邃魔
域」創造出接通類近地獄的「無限深淵」的終極迷宮——「幽明深域
」,把世界一切的反動都封印在內。

  然後一場改變了世界的大災難——「浩天變」就發生了。之後會
發生的或已經在文中提及,或將會提及,在此不提。

  「魔導賢者」是米克蕾蒂拉內五個賢者之一,是魔法師的頂點位
置。天地大戰前足有二十多年就是由天百合,也就是天名的妹子在任
。其餘四個分別是大賢者、智慧賢者、知識賢者和創造賢者。

  「魔法網絡」是一種類似我們互聯網,由魔法的共鳴聯結。可進
行物質傳送、通信等等多種用途。簡單點想就是進化了的互聯網。

  「維特族」和「耶路族」是人類,真的是人類的兩大種族,說穿
了就是「白種人」和「黃種人」,而耶路族又以中土裔(即中華民族
)為多數民族。

  「神王 天姬」則是一個比較複雜的設定。米克蕾蒂拉本來在浩
天變前是有著八位最高神祇的,其下則是一大堆一大堆的次級神。而
天姬則是神界的公主,未來的主神。

  在浩天變時,八位神祇耗盡一切力量創造出幽明深域,把一切混
沌封印在該處。然後退下神界領導的位置,天姬則成為神界領導,也
就是主神、至高神「聖靈女神」。

※※※※※※※※※※※※※※※※※※※※※※※※※※※※※※※※※

  投票 。 討論
  回覆 。 轉寄
  此篇作品還沒有人討論唷∼來討論區新增一篇討論吧!      
  上一集 下一集 TOP

v7.2 Since 1999, eWriter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v7.2。建議調整螢幕解析 1024X768。
站內文章內容請勿重製、盜取及非法使用,謝謝您的合作!